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都不值得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19-02-09 11:45:01 全文阅读

宋城回想当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还拿着礼物和鲜花的双手僵在半空止不住的颤抖!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凝固、再融化、再沸腾!直到所有的血液都冲进了大脑!他红着双眼,稳住步子轻轻走向了卧室。透过那半打开的门缝,看见了自己的卧室里正上演着那春光旖旎的一幕。

  一个年轻健壮的漂亮男子正在卖力的给予着薛媛想要的快乐,他们并没有察觉到门外那双怨愤阴狠的目光。

  在刚刚上楼的时候,宋城的心脏还在狂跳,他的热血还在燃烧!然而现在,当他亲眼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跳反而渐渐平稳了。他十分平静的看着眼前激烈的画面,脑海里,闪过的全是自己努力拼命赚钱付出的一幕一幕。

  自从和薛媛在一起以来,宋城几乎没有休息过。即便是病了,他也在努力的坚持工作,他始终坚信,自己拼尽全力付出的一切,终究会有回报。那么现在……这是回报来了么?

  “哈哈哈哈哈……”

讲述到这里的时候,宋城有些疯狂的笑了。他看着李进和沈墨,用那近乎绝望的声音说道:“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更不存在付出就会有收获!愚蠢的付出,只能让你得到惨痛的教训和代价!爱情?哈哈哈…不过是各种欲望拼织在一起的产物罢了。”

  宋城苍凉的笑着,再次淡然的讲述着那一天后来发生的事情。

  站在卧室门外的他,轻轻的放下了礼物盒子,从里面拿出了那双昂贵的十厘米高跟鞋握在手中,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床上的男子背对着宋城全情投入,所以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倒是薛媛,她感觉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猛然睁大了眼睛看向那男子的背后!她看见的,是宋城高高举起高跟鞋的阴狠面容。

  随着一声惨叫,年轻男子趴在了床上,后脑鲜血直流。宋城不顾薛媛的惊慌和哭喊,冷静的拿出绳子绑上了年轻男子,直到确定他无法逃脱为止。

  年轻男子自然是没想到在快乐的巅峰上会忽然遭受背后一击重创,这时他慌乱的看着眼前如魔鬼一样的宋城,大声的祈求着“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

可此刻的宋城早已被仇恨蒙蔽了理智,哪里还会听他说话?只随手拿起床上的内衣塞进了年轻男子的嘴里,之后便转过头冷冷的看向了薛媛。

  薛媛吓坏了,她看见了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宋城。如果此时宋城是大喊大骂或者大打出手,那反而不会显得那么可怕。可问题就在于,宋城自始至终的冷静、淡定、面无表情。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砸向男子的力度也刚刚好,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又能让他暂时虚弱。

  而这时的他,看着薛媛的眼神让薛媛背脊发寒。直觉告诉薛媛,这件事恐怕是要无法收场了。所以薛媛也不打算再解释求饶,马上抓起衣服就想往外跑!准备先报了警再说!

  可宋城哪里会给薛媛这样的机会?他一把就揪住了薛媛的头发,然后用同样的方式将薛媛也绑了起来,绑在了他们的床上。

  从这一刻算起,宋城在这个卧室里无声的坐了一天一夜,就那样沉默阴冷的看着眼前哭泣呜咽的男女。直到第二天晚上,他才终于站起了身,有了动作。只是,让薛媛他们没想到的是,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宋城砸晕了男子和薛媛,自己独自出门买了装饰材料。工人们只负责把材料放进大门就离开了。等到薛媛再醒过来的时候,床前的梳妆台已经不见了,那个年轻男子还在昏迷,而宋城却再墙边已经盖起了一半的衣橱。整个卧室就好像是一个还未装修完的新房一样,这让薛媛更是恐惧不解。她怀疑宋城疯了,但是从宋城那冷静且有条不紊的干活状态来看,他又不像是真的疯了。那么,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薛媛被堵住嘴只能呜呜咽咽的发出一些没意义的声音,对于宋城来说,眼睛看见的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他不需要薛媛解释道歉,也不想再听见她的声音。

  终于,宋城的工程完成的差不多了。他把那面巨大的镜子对接好之后,就拖着那个还迷迷糊糊很虚弱的年轻男子,扔进了镜子后的狭小空间。扔进去之后,还不忘拿出他堵在嘴里的内衣。

  大镜子缓缓的被对接上,一层层的封胶和加固材料被用在了镜子和衣橱墙壁上,宋城那仔细认真的模样,就好像他本就是一个工匠。

  那面镜子的厚度和坚韧程度显然不是一般的镜子,宋城也是用了不少的时间和力气才封死了那墙壁。薛媛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宋城把那个年轻男子活活的封在了巨大的镜子后面。

  等到收尾工作也全部完成之后,宋城这才有些疲惫的拉过了一个凳子,坐在床前点了支烟,第一次哑声开口说道:“好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生活了。”

  薛媛惊恐的眼睛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她就像是害怕一个魔鬼一样的害怕着眼前这个曾视自己如珍宝的男人。而宋城却很平常的在这里洗澡休息,抽烟睡觉,好像他压根儿就不知道那镜子后面还有一条人命。

  隔天一早,大衣橱里传来了虚弱的呼救声。那声音很闷,但是在安静的卧室里却也格外清晰。

  宋城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的端来了早餐放在床头,拿出了堵住薛媛嘴巴的衣物。然后缓缓说道:“从今天起,你吃饭由我来负责。不要太在意那隐隐约约的声音,习惯了就好。我封住镜子前给他扔了点儿抗生素和营养药,如果他再愿意吃下一些自己的东西,我估计活个十几天是没有问题的。”

  薛媛瑟瑟发抖的看着宋城,恐惧使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城拿过早餐举到薛媛面前冷笑了一声说:“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那面镜子坚实的程度绝对不会被撞碎,而且还是高级的单反镜子呢。我们虽然看不见他,但是他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着你。为了这镜子,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啊……”

听着这个可怕漫长的杀人过程,李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碎裂的镜子。里面污秽干涸的排泄物,大概就是那名男子最后的营养来源。这样的死亡方式,不得不说是极其残忍的。

  据宋城自己交代,那个男人的生命力很顽强、求生欲也特别强。大概是年纪轻轻的还不想死吧,除了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以外,他在镜子后面竟然整整活了十五六天。这已经超出了宋城的想象。而且,也许还不止十五六天。可能他最后只是虚弱的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吧。

  之后的那段日子,宋城每天都要求薛媛在衣橱里欣赏她自己的华美服饰,可实际上,他的意图只在于让薛媛亲自验证一下那个年轻男人到底还有没有气息。他要薛媛近距离亲自见证着一个生命漫长的死亡过程。

  从噩梦开始的那一天起,每天薛媛都惊恐的瞪着衣橱里的那面大镜子,听着里面男人从开始强烈的,到最后虚弱的呼救声。那声音从始至终的折磨着薛媛的每一根神经。每天天一黑,宋城就早早的关了灯。他不说话,只在角落里吸烟,或者在卧室门外徘徊。留下薛媛独自在黑暗中听着那似有似无的凄厉哭声,还有那隐隐传出来的臭气。

  一天一天的过去,薛媛最终在这间卧室里崩溃了。可是即便她的神经已经如此脆弱,她还是被宋城强行留在这间卧室里与死尸隔着一面镜子相处了六个月!

  开始的前三个月,卧室里的味道很不好闻。即便是封死了那面镜子,却仍然还是隐隐能闻见腐败的恶臭。于是,宋城心血来潮般的研究上了花艺,他买来了很多很多鲜花,兀自的摆弄着。渐渐的,花香代替了尸臭。再也没有人能察觉出,他们的卧室里其实一共有三个人。

  薛媛被负罪感、恐惧、以及那夜夜不得安宁的心绪干扰到疯疯癫癫。最终,她如沈墨所说的那样,强行用潜意识保护了自己,摒除了那几个月以来的噩梦。

  宋城的供述让李进省去了不少的时间,他指挥着警员,马上动手开始查看尸体封锁现场。虽然,半年的时间,已经让这个现场没有什么值得保护的证据了。

  当警队来人带走宋城的时候,李进有些好奇的问沈墨:“这个结果是不是你一开始就想到的?你不会从拿到病例就察觉出异常了吧?”

  沈墨看着院子里枯萎的花坛,轻轻叹息了一声说:“最初,我只是认为薛媛的病例看起来不正常,好像疯的太蹊跷了。所以我觉得她那个日夜相处的枕边人不该是毫不知情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违和。但是我没想到这里发生的事情竟是这样的惨烈…至少我觉得…这三个人都挺不值得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