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催眠?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02-07 17:43:01 全文阅读

宋城听后,目露凶光冷笑道:“我现在真的是开始怀疑了,你们到底是警察还是神棍?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卧室,却让你们差点儿编出了一部刑侦电视剧。你们到底想说什么?你们在怀疑什么?我愤怒?你们是在怀疑我家暴吗?那你们可以去验伤啊,去看看我妻子有没有被家暴过的迹象。就连我这个法律门外汉都能知道,你们这种推理,能当作证据么?”

  

李进摆摆手说:“诶,你别那么激动,如果你的家里存在着家庭暴力的问题,那你的妻子最多也就是愤然离婚然后和你分分家产,不会进精神病院的。”

  “你的意思,我妻子之所以进了精神病院,都是我造成的了?”宋城微微眯起眼睛,十分凶狠的看着李进问着。

   沈墨这时笑着反问宋城:“宋先生何必动怒。我就问你一句,你希不希望你的妻子能恢复正常,然后重新回归家庭,继续过你们的幸福生活?”

   宋城冷哼了一声说:“问的净是一些没用的废话!我当然希望我妻子能回到我的身边!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不过你们也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了,精神病医院的专家早就把实情对我说了,他们说我妻子复原的几率微乎其微!基本是不可能了。”

  “哦…所以你就踏实了?”李进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孟小川和韩城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因为这话听起来确实很欠抽……

   可还没等宋城发作,沈墨就笑着继续对宋城说:“医院里那些医生告诉你的,只是几率。我不相信有任何一个医生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你说出百分百的确定结果。所以,他们说的只是可能性,这就不排除还有其他可能性。”

   宋城不服气的挑眉问:“看来你很自信啊?看你的模样倒也像是个有能力的人,可是有能力和妙手回春是两回事。这么说吧,你要是觉得你能治好我妻子,你就去做啊!无论花多少钱、需要什么,你尽管提!我绝对全力配合你!”尽管宋城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从语气里就不难听出,他完全不相信沈墨他们能治好薛媛,这就是赌气呛火似的说出来的话。

   可是这话却正好是沈墨想听见的。于是他当机立断的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也就放心了。我不要你诊费、不要你出资、也不要你配合,我只需要你这个家!明天下午两点,我们会再来一趟。到时候自然会派警员去公司接你,你要是能在家等我们,那自然就更方便了。”

   此时沈墨的眼里满是自信的光华,别说是宋城了,就算是李进,也不是特别清楚沈墨的用意。只能说,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这个外表看起来深情又顾家的好丈夫,是有问题的。

   宋城在看到沈墨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后,不由得有些怔住了。他刚想试图开口再说些什么,李进就看准时机的招呼着孟小川他们说:“小川,赶紧去开车啊!宋先生的时间很宝贵,我们就别再打扰了。明天再来。“说完,连看都没看宋城,直接拉上沈墨和韩城就走出卧室下了楼。

   当他们正式走出这栋房子之后,李进就马上严肃的对孟小川说道:“派人来二十四小时监视这栋房子和宋城,他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直到明天下午我们再来。”

   孟小川有些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迟疑的对沈墨问道:“沈教授,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们在卧室里到底看见什么了?明天您来又是准备做什么呢?精神病院里的那个疯女人,真的还能复原吗?哎呀,您给我们讲讲吧!都快急死了。”

   韩城也在一旁试探着问:“那个薛媛,您不是说她是装疯的吗?我们从哪里入手能够让她配合呢?这个房子里实在是找不出宋城犯罪的证据,甚至,都不知道要指控他什么罪名。”

   沈墨笑着听完了孟小川和韩城的话,这才缓缓说道:“有你们李队这死神体质的人在,指控他的罪名当然是谋杀。我之前怀疑的一些事情大致都对上了,只是一直没明白薛媛发疯的原因。虽然她为了住在精神病院故意夸大装出一副危险的疯癫状态,但她的精神本身也是真的受过很大的刺激。她受的刺激,就是宋城所犯下的罪。所以,我们只有知道了她受了什么刺激,才能知道宋城在这所房子里到底做过什么。”

  “那怎么才能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呢?看她那个状态,好好聊聊也聊不出什么。连正常说话都费劲,一副随时都要咬人的模样。”孟小川瘪着嘴说,似乎是对薛媛不抱什么希望。

   沈墨一边走到自己的车前,一边胸有成竹的说:“想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刺激她一次!李进,明天你和我一起接薛媛来这里。至于宋城,就交给小川和韩城了。我相信,有韩城在,看住他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李进点点头,目送着沈墨离开。

   孟小川眼看着沈墨的车没了影子,便有些埋怨的对李进说:“我说队长啊,您也不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您就不着急吗?沈教授到底有什么计划啊?”

   李进随手揉了揉孟小川那乱蓬蓬的头发说:“你什么时候能没有这么多问题了,你就可以真正自己办案了。我了解沈墨,他既然敢说出带薛媛离开精神病院回家来,那就证明他有把握在保证薛媛安全的同时,在这所房子里找出真相。我们办案需要的是证据,我要的就是证据,至于他怎么做,做什么,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无论在法医室内,还是法医室外,他都给我最直接的证据。”

  “这么神奇?!”孟小川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明天跟着来好好学习学习,神奇的还在后面呢!”说着,李进又叮嘱了韩城:“记得你的工作就是盯死了这个宋先生,另外明天再多带上两个人。”

   韩城有些不解的说:“李队!就宋城那个小个子,我拎他就跟拎只大白鹅没什么区别!有必要还多带几个兄弟吗?”

  “你听我的就是了,保不齐还有其他工作。”说完,李进就让他们都坐稳,驾车离开了。他回到警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安排人手,还要顺便布控宋城的公司和他家附近。

   当天晚上,沈墨就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络了精神病院的负责人。他会以自己的方式带走薛媛,并保证安全送她回医院。当然,医院也可以带上两名医生随行。

   沈墨的保证还是很管用的,尤其事关刑警队大事,负责人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沈墨。这个薛媛的病情很让人头疼,如果这位沈教授能够成功找出病因,也算是大功一件。

   转天一早,沈墨和李进准时见了面,再次来到了薛媛的病房外。从窗口看去,薛媛还是之前的那个状态,精神恍惚,疯疯癫癫。

  “她宁死也不愿意离开医院回家,我们都知道她的刺激点就是回家。在这种情况下,你准备怎么带她离开这里并乖乖的跟你走进她家?”尽管李进是如此的信任沈墨,可当他看到薛媛状态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沈墨抬手看了一眼表,觉得时间还很宽裕,于是便对李进讲了一下薛媛的病情以及带她离开的方法。虽然那些深奥的精神学很是专业,但沈墨尽可能直白的表述还是让李进毫不费力的就听明白了。

   人的大脑就像是一个云端,里面储存着我们自出生以来所有的所见所闻和经历。包括出生时,出生不久,以及那些早已想不起来或早就已经忘记的。这些,都在我们的意识和潜意识里,直到死亡,不会消散。如果把我们能察觉到的意识比做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那么那些我们察觉不到的潜意识就是深藏在海平面下的巨大冰山。按照比例来说的话,有可能是三七,二八,甚至是一九。这些我们很清楚能感觉到的意识,只是很浅显的东西,更深的精神意识则全部藏在那仿佛可以是无边无际的潜意识中。

   沈墨面对着李进,伸出双手做着比喻说:“在我们正常的生活里,大脑有一扇门来隔绝意识和潜意识。有一个小哨兵在门边放哨,禁止潜意识越界,也禁止两种意识交流。而在心理学说中,有那么一种行为,可以让这个看门的小哨兵放松警惕或者小憩片刻。这样一来,那些潜意识就可以通过大门进入到可察觉的意识中了。这个行为,可以是做梦,也可以是催眠。”沈墨一字一句非常专业的说着,那漂亮的双眼里,有着迷人的自信光彩。

   李进听的十分入神,很感兴趣的问道:“你是想催眠薛媛将她带走?”沈墨的本事他很了解,但是关于这方面,大概还是第一次。而且李进实打实的追求证据习惯了,催眠这种词汇,对他来说很飘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