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是自杀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19-01-29 12:01:01 全文阅读

李进第一次感觉,哎,刑警队除了沈墨,终于有一个出息点儿的法医了。只可惜,这姑娘一心都在沈墨的身上,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变数。如果没有,这顾思琪绝对是一大得力帮手啊!

李进表面不动声色地问:“那顾法医你的意思是……这起案件,利用大火来焚尸灭迹掩盖犯罪事实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了?”

  “对呀。”顾思琪好看的笑着,嘴角还有一对浅浅的酒窝。看得出来,她对自己在队长面前的表现很满意。

  可李进这会儿摇了摇头又说:“问题是,报案人亲口说看到了死者在自焚前还在窗前走动,并且还给报案人发了短信,时间短信都有证据并且对的上。他好像还在窗边徘徊了一段时间。这证明大火烧起之前,这个人是活着的啊。顾法医,你说这怎么解释?”李进有意考验,但同时也确实是用自己和沈墨平时的方式在试图和顾思琪一起分析。

  “呃……”

可顾思琪忽然被问到了尸检之外的推理问题,顿时就卡了壳儿,只眼巴巴的看着李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由解剖室那边的响起了沈墨:“李进啊,她将来是法医,不是刑警队长。推理的事情你应该自己解决,法医把案子都破了,还要你干什么?”

李进被这一通明怼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大有深意的看着走过来的沈墨。难得啊,他竟然会替顾思琪解围说话,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进展。

李进的笑,沈墨看得出来,却直接无视了。走过来之后,直接步入主题的说:“按现场和报案人的说法,死者是自焚而死的,对吧?不过自焚的人通常是用汽油煤油之类的助燃液体从头部往下浇遍全身,再利用打火机之类的点火物品来点火自焚。我先问你,你在现场发现打火机了吗?如果没有,那他是用什么自焚的呢?其次,自焚者当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会选择开阔的公共场所,因为自焚的目的多因邪教或病态的精神,或一些极端的政治目的。因为自焚现场多开阔,所以死者心血中的Hbco普遍不高,都会低于百分之三十。可是今天这位死者,并不是这样的。

还有,自焚的尸表典型特点就是烧伤程度不同,因为他得自己从头到脚淋汽油或者自己点火对吧?所以应该是上半身的烧毁程度绝对的重于下半身的烧毁程度。可是今天的这位死者,依旧不符合。”沈墨说完,就那样看着李进,好像是在等着看李进着急的样子。

  “要是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有人故意毁尸灭迹制造自焚的现象了?那……田雪看到的人是凶手?!”李进被沈墨的定论弄的也有点儿惊讶,不过这倒是和他最初的预想差不多。他从第一次进入现场的那一刻,就有一种感觉,王磊不是那种极端的自焚者。就算自杀,也犯不上用上这样惨烈的方式。怎能想象一个少言寡语从年少就热衷文学名著的人,忽然某一天毫无因由的就纵火自杀了?

  沈墨好像是故意的,他看着李进叹道:“哎,李进啊,你看你这破案无数,有时候反而会被证据给束缚了。有些案子就是这样,证据都给你摆在眼前,反倒会影响你的判断力。因为好像所有的证据把你所有的预想都推翻了,好像什么都不对。我只能说,如果真的碰巧遇到了那极个别的利用单纯火烧进行他杀的罪犯,那你可就要做好准备了,因为仅靠尸体检查是无法认定的,还得结合案情调查,现场勘察,实验室检查等等综合结果来判断才行。那个人,不比你要追查的卡戎好多少。”

  法医室内一片安静,半晌,李进才低沉的开口问了句:“到底有没有一种可能,可以让被害人老老实实的被活着烧死呢?”

  听起来好像是天方夜谭的问话,可沈墨却笑了笑说:“你别说,还真有。”

接着,沈墨就理所当然的来了句:“这其实很简单啊!要想一个人老老实实的被烧死,要么他本来就是死的,要么他就是昏迷的。”沈墨说着,勾了勾手指示意李进跟他一起进解剖室。

  李进有些着急,他央求着沈墨说:“好友,你就别在这个时候做弄我了,我可是很着急啊!你也知道,现在处于特殊时期,上面早就暴跳如雷了。你不想过两天躺在这床上的是老王吧?你到现在也没明确的说,我这死者,他在着火时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的?他身上有没有明显外伤或着致命伤?你刚刚告诉我的那些,如你所说,只能让我把自己原有的所有设想都推翻了。”

  沈墨走到尸体旁,不以为然的笑着说:“李进,你以为法医是万能的吗?”

“法医不一定是万能的,但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万能的。”李进机智接话。

沈墨似有笑意的白了李进一眼说:“常见的机械性损伤或者窒息所致的死亡征象完全可以被大火全部烧毁,对着这样一具严重烧毁的尸体,就算是我,也很难准确判断死亡方式的。这你不会不知道吧?不过呢,我检查过他的舌骨和甲状软骨了,至少应该不是被人掐死的。咱们一点一点排除,好消息是现在可以排除扼死的可能性了。”

  李进看着眼前已经烧的面目全非的王磊,微微皱起了眉。沈墨说的没有错,再厉害的法医,也敌不过水火无情对尸体的破坏。尤其是在火灾现场,烧毁的尸体常有脑水肿、脑出血,甚至是因为高温焚烧的作用导致颅骨骨折。这些都看起来和机械性外伤很相似,经常和人为损伤混淆。也只有经验足够丰富老道的法医,才能准确识别两者之间的差异。另外现代建筑常使用的钢筋混泥土,在650度以上就会软化崩塌,对火场内的人也会造成严重的机械性损伤。这些,同样很难区别于人为还是意外。

  不过看着李进愁眉不展的模样,沈墨却好像是得逞了一样的笑道:“你看你那个样子,是不是觉得死亡方式千千万,一点点排除的话,我们会在这里排除到地老天荒?来,看好了啊,现在我就慢慢告诉你那些你最想知道的。我为什么要先给你讲那些看似推翻你所有理论的证据呢,是因为以烧为自杀或他杀的案例确实少见,我是提醒你要多个心眼儿。大部分单纯烧死的自杀现场都是有人精心布置伪装过的,其目的多为焚尸灭迹,真正的被害人在火灾发生前早就已经死透了。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你这个死者是活着被烧死的,却又不符合自焚者的特征,你……懂不懂?”沈墨看着李进,好像开始质疑自己这样解释有没有必要。

  果然,李进满脸疑惑的说:“沈教授,恕我愚昧啊……可能,我是真不太懂。你是不是再说明白点儿?没理解错的话,你是想告诉我…王磊他既是活着被烧死的,但又不是自己自杀的?这怎么可能呢?”李进马上联想到了王磊被捆绑束缚的可能性。

  “可能。之前说了,生前烧死和死后焚尸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尸体体表的生活反应,比如热作用呼吸道综合症及睫毛症候等。口腔啊、咽喉器官、支气管管腔里烟灰碳末沉积的越深,越能证明他是生前吸入的。相反,如果是死后焚尸,烟灰碳末则会仅沉着于口鼻,不会出现热作用呼吸道综合症和休克肺。可是你看看这个死者,烟灰碳末既不完全是沉着口鼻,又没有沉积的很深,奇怪吧?因为这证明大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呼吸平稳,并没有因为火势和一氧化碳而大口大口的呼吸。如此平稳的情绪可以确定他是自愿的,没有被威胁也没有被束缚。再来看看他的眼部周围。火场里,由于烟雾的强烈刺激,受害者通常都会不受控制,反射性的紧闭双目,想睁都睁不开。所以死后就会在外眼角周围形成未被烟雾碳末熏黑的鹅爪状的改变。角膜表面也不会有烟灰沉积,由于双目紧闭,睫毛将只有尖端被烧焦,这就是睫毛症候,也是生前烧死的特征。但是……”

  沈墨还没说完,李进就点点头说:“但是王磊的眼睛周围并没有你刚刚说的那些变化,他的尸体表象很矛盾。”

  沈墨笑着带李进走出了解剖室说:“对,就像你平常在现场还原犯罪现场一样,尸表特征也完全还原了死者死前的状态。他是像睡觉一样的闭着双目,完全放松,呼吸平稳的被烧死的。”

  “他不是自杀的……”李进现在终于可以肯定这个始终在他脑海里的想法了。没有人呢控制的了身体反应,不顾烈焰焚烧,不顾浓烟熏呛,面不改色,连紧闭双目或呼吸急促都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