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最可怕的答案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2838  |  更新时间:2019-01-16 12:07:01 全文阅读

最常见的抑制死死亡原因有敏感部位受到刺激,比如轻微的击打胸部,上腹部,会阴.部,阴.囊,或扩张宫.颈尿道,这些部位的神经末梢遭受刺激,会引起迷走神经反射性的心搏停止。还有可能是腹腔手术,胸腹腔穿刺等刺激造成。最后一个可能性比较高也比较难以发生的原因,就是因为极度的惊吓,恐惧,悲伤或疼痛而死。

   但依照这位法医的意思,前几条可能性都不是贾元抑制死的原因,有没有受到轻微身体刺激还得详细做体检才能知道。但是从他的表情和某些特殊情况来看,他的抑制死死亡原因是因为极度的惊吓和恐惧,说白了,他是被活活吓死的。

   这反而倒让李进有些不解了。如果说论那些奇思妙想的杀人手法,或者血腥残酷的折磨方式,李进可以肯定的说,这卡戎绝对是罪犯之中的佼佼者。可是再厉害的罪犯凶手,他也终归是个人。一个人,怎么能轻易的吓死另一个大男人呢?

   带着非常疑惑的心情,李进问那法医:“你说贾元有些特殊情况是什么?”

   法医为难的皱了皱眉说:“他……他被人活活的阉割了,生.殖器官全部不见了,但是那缝合和止血的手法却相当高超。所以现场并没有血流成河的状态。至于那个望远镜,应该也是死者还活着的时候放进他下腹部的。他所承受的身体和心理的折磨,其实要远高于前两位死者。”

   李进听完久久不能回神,因为他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按理说凶手杀害贾元的时候,李进和沈墨就在校外,学校里的人都走干净了之后校园就非常安静了。如果贾元被抓来这里并被望远镜折磨的话,那他为什么不反抗呢?就算反抗不了,那为什么不叫呢?为什么整个犯罪现场那么安静?并且法医们还都已经完全确定了,死者死前是清醒的,他是被活活吓死的。

   这些问题还没想明白,孟小川就跑着回来了,他像个大孩子一样,一边挥舞着左手,一边大喊着:“李队,李队!我找到了,我找到那张名片了!”

   李进赶紧迎着孟小川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喘口气,然后接过了孟小川手里的名片。这一看,李进彻底傻了。

   也得说这个看门大爷是真好骗,名片上就只有八个字,他竟然也能相信了那个人的身份!

   钢琴修理师纪廉风。

   “不,这不可能!!”李进无法克制的大喊出声。

   沈墨见状连忙跑了过来,拿过李进手里的名片,顿时也皱起了眉。

   一旁的孟小川看不明白李进和沈墨的反应为何如此激烈,就不明所以地问了句:“李队呀,你怎么那么激动啊?您认识名片上的这个人?”

“他…他是我的老师,是我进警队之后的启蒙,他是老队长…他已经去世了…”李进已经被这几个字震惊到大脑一片空白了。

沈墨及时问了问那老大爷:“您老记不记得这个年轻人的样子,这张名片,他给您的时候有什么异常举止吗?”

大爷摆着手,十分自信的说:“没有,我告诉你们,他绝对不是凶手,可有礼貌了呢!我跟你们打赌我一个月工资的,怎么样?”大爷还真是有兴致。

可李进和沈墨都清楚,老队长早就去世了,在那诡异的猝死中,早早的离开了人世。为此,李进很长一段时间都郁郁寡欢,而且他一直没放下老师的死。可为什么……卡戎的名片,会留下老队长的名字呢?这是赤裸裸的向刑警队和李进宣战吗?挑明了他们知道老队长的真正死因?

李进就这样在原地愣住了,那表情阴沉的可怕,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唯有沈墨,始终担心的看着他,却也找不出什么安慰的言语。

   眼看着警员们已经把贾元的尸体抬走了,李进才深吸口气,有些无力的对沈墨说:“沈墨,回警队,帮我给他尽快安排尸检可以吗?老师的事情,我不会放下,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我得知道贾元怎么被吓死的。”

   如果是之前的话,李进这话连问都不问,直接拉上沈墨走就是了。可是最近沈墨总是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忙,所以李进也就顺其自然的问了问他的意思。

   沈墨忧心的看着李进,直接答道:“只要你说话,没有不可以的事。现场交给痕检吧,咱们现在就回去把死者送往法医室!刚才法医们说了,死者的尸体还有很多值得追查的地方。”

李进看向沈墨,感激的露出了一个有些惨淡的笑容。他的老师,是他的痛。

   “小川,你带人先带着证据走,我一会儿就回队。”李进沉声下了命令。

   孟小川看见了李进严肃的神色,也不敢多问。本想看看沈墨的态度,却发现沈墨神色淡然,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实在是弄不懂这两个人,孟小川也就只好对其他人摆摆手,招呼大家赶紧走。名片上的名字,比火药桶还有威力,这会儿的李队,恐怕已经快要杀人不眨眼了。

   直到离开了李进的视线,其他警员这才停下脚步问孟小川:“小川,你为什么非要叫我走呢?李队明明是有事儿的样子,怎么不问清楚他到底怎么了?咱们可不能看着李队就这样失魂落魄地在那出神啊!”

   “问清楚?你傻了吧你!这个时候去刨根问底,你是想死的很难看吧?再说了,有沈教授在,李队没有问题的。咱们呢,抓紧时间去做好咱们本职工作,省的李队一会儿回队里时一个不开心再殃及了咱们无辜!”孟小川好像非常了解李进似的,经验老道的给其他警员讲着道理。

   警员们笑着说:“最近李队的脾气应该不怎么好,不过有沈教授在,还多少能安心一点儿。可最近沈教授也总是出门,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可能是暗河那个案子吧?”

   孟小川听着大家的议论,理所当然的说:“他们俩啊,咱们不知道的事儿多了!让你都知道了还是咱领导?不是告诉你了嘛,领导的事儿少管。走走走,赶紧去帮着沈教授把那个贾元拆了再说。”不再听顾思琪的胡思乱想,孟小川和顾思琪带着尸体和证据回到了警队。

   还在原地不动的李进,这会儿语气低沉的说了句:“沈墨,我什么都不怕,只怕最亲近的人受到无妄之灾。我不知道你最近在干什么,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卡戎能有老师的名字,就证明了他对领队有多了解。我担心……”

   沈墨看着李进那认真的表情,有些为难,最后终于谈了口气说:“李进,你是我接触到了不该接触的人,遇到危险是吗?对不起,最近我做的事情可能有些反常,但是请你相信,我从来都不想瞒着你,可是却没有办法,有些事我现在确实还不能和你多说。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想要找出你身边的鬼。”

   “你说什么?”李进有些悲伤的表情忽然格外吃惊。

   “我说,警方有内鬼。”沈墨十分平静坦然,可是这几个字却重重的敲在了李进的心上。

   李进没有说话,他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墨。

   沈墨又走近一些,他靠近了李进,用眼睛扫了扫远处那些还在忙碌中的警员,然后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在李进身边说道:“你现在吃惊的表情不是因为不敢置信,而是因为你也早就有了这种感觉,只是没想到最后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对吗?”

   李进如同僵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依旧是一言不发。

   沈墨继续说:“李进,其实你已经无意间问过我、问过你自己很多次了,为什么你总是会比卡戎慢一步?为什么他总是行动在你前面?为什么即便你就在校外,他依然敢在学校里作案?这些问题你至今都想不通,对吗?现在,我再给你添几个问题。为什么暗河冥王能够一次一次在警方眼皮底下作案?为什么最后我们调查的档案都那么费劲,到现在也看不见全部?为什么暗河冥王的存在这样高调,却始终不能抓到他?还有,老队长的猝死,如果和暗河有关系,警方为什么会不继续追查?李进,这些问题,你敢说你从没有想过吗?你从没想过最可怕的答案是什么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