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预谋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2832  |  更新时间:2018-12-23 11:55:01 全文阅读

李进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对老人很郑重的说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您多保重。”说完,就告辞离开了。他从不轻易承诺被害人及其家属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神,不是什么案子都能破的了,不是什么凶手能抓的住。妄自承诺,只恐辜负了别人的重托。而且也会给自己增加压力,那样反倒是更加不利于破案。

  在下楼的时候,李进脑子里总会浮现老人的眼神。那目光,悲伤且坚强。

  还没上车,李进就接到了韩城的电话。

“李队李队,您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们几个脑袋都快想破了,您快回来吧!”看来,警队那边已经等急了,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孟小川和小张他们几个人激烈讨论的声音。

有这些上进的好队员,李进倒是觉得很安慰。

  李进一边开车回警队,一边在电话里告诉了韩城,他马上就到,学校的这个案子绝对是他杀,当地警方和校方草草了事这一点自然是难辞其咎。现在,离破案还有最后一个重要环节,那就是等待杜箴的消息。三年以来如果那所学校中曾发生过命案或者恶性案件,那犯罪嫌疑人就基本上可以确定目标了。

  不过当今社会的校园里,暴力或者欺凌事件屡见不鲜,李进觉得以杜箴对这个案子的认真劲儿,恐怕带回来的大小事件不会太少。所以为了不浪费时间,还是需要先为罪犯做一个侧写,然后再从杜箴所带回来的事件之中查找,符合侧写的嫌疑人。

  到了警队,警员们一看见李进回来了,从大门口就都围了上来。韩城为这个案子已经暴躁了一天了,警员们都说李进不在,这李逵似的城哥怕是要发疯了。尤其是死的都是青少年,韩城他们更是一个个义愤填膺。

  李进快步如风的拿着资料往警队走,然后对身边的警员说:“到会议室开会,同时你们要马上调查,把这个地区三年以来的青少年恶性案件的档案带到会议室,其余负责学校案子的警员也在会议室集合,我们尽快侧写。”

  警员们一听,都动力大增的各自忙碌了起来,因为李进给出的侧写,几乎就等于破案的关键。当他的侧写出来了,那么这个案子也就离水落石出不远了。剩下的,只是他们要抓住凶手而已了。

  韩城和孟小川他们一听李进带着那么重要的消息回来,连忙通知档案室调查李进所要的档案。可是也真别说,三年之内一个地区的青少年犯罪事件,可能远远要比一般人想象中多的多。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档案室管理人员就整理出来了百十来个档案袋,有偷窃的、打架的、故意伤人的等等。当然,这些是都已经报警了的,还不能排除那些压根儿就没进入警方视线中的。

  那些正处于人生最美好年龄的青年,也是最容易变成小恶魔的阶段。尤其是在十八岁之前,他们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几乎可以肆无忌惮,因为未成年保护法,造就了很多走上弯路的少年更加无惧无畏。

  韩城带着两名警员,抱着那些档案来到了会议室。他一看见李进就激动的说:“李队,您可回来了!来来,这些都是您要的,可由于时间关系,不一定特别齐全。小张他们在继续找呢,如果有遗漏的,马上就送来,咱们抓紧时间找出那个在学校里杀人的变态吧!”

  李进拍了拍那一摞厚厚的档案说:“没关系,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我就能看完。我们先说说学校这个案子的凶手侧写吧!”

  大家纷纷坐了下来,认真的听着李进所说的每一句话。

  李进将尸体和现场的照片贴在了黑板上,然后又写下了四名死者的名字。只不过,他将四个名字分成了两组,而杨轶是单独的一组。

  接着,李进就指着杨轶的照片说道:“这个学生,是和其它三个学生不太一样的。那三个是属于欺凌者,而他属于被欺凌者。如果说校园案件属于复仇事件,那么可以证明这个杨轶也曾和那三个学生一起做过某件事。他们不属于同类人,有交集的时候应该不是很多,为什么会在一起并且做出错事,还需要调查。所以,这个被欺凌者,是关键。

  再说死者死因。当地派出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草草以意外结案,让那些不负责任的家长匆忙就将尸体火化了。现在没有尸体,我们没办法进行细致的尸检。但是从尸体现场照片来看,死者是在水里冻死的。”

  “水里?那溺水特征怎么会没有人看出来呢?”孟小川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寻找沈墨的身影,这个时候他不应该不在。

  李进简单的回道:“凶手只是让他们在水里冻死,并没有让他们溺水,所以才会没有溺水特征。他们身上的衣物,至少有某一部分不是他们自己的。而且衣服是在尸僵已经形成之后才套上去的,虽然这样做有可能会破坏尸僵,但是冻死的尸体,本身尸僵就会比自然死亡或者其他方式死亡方式更容易形成。”

  “有一部分衣物不是自己的……?”大家纷纷开始议论李进的这个说法,好像对此深感不可思议。

  想想也对,要不是因为他们四个人的家庭都那么特殊,有哪个孩子死后,家长会看不出他们身上的衣服是不是自己的?可悲的是,这四名死者,只有杨轶的那位老奶奶,发现了自己的孙儿身上有着一件不属于他的外套。

  李进依次指着四名死者的照片说道:“大家看,稍短的裤腿、不合身的外套、破旧的袖口、还有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厚围巾。这四件衣物分别穿在了四名死者的身上,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绝对不是他们自己的。邓阔的名牌裤子和破旧毛衣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两件衣物穿在同一个人身上,实在很违和。杨轶的外套一看就不是他的,无论是肩宽还是长短,都非常不合身。再看那围巾,这个季节带,不觉得很奇怪么?”

  当李进说完,就有警员马上提问了:“这难道是凶手故意给他们穿上去的?”

  李进点头道:“没错。在杀害青少年的案件中,为死者穿衣的行为多半出现在女性凶手身上。她们天生的母性会在杀死死者之后有心疼和愧疚的心态,所以才会为死者穿上衣服。可是这个案子有所不同,凶手为死者穿衣服的目的不是安抚,而是复仇。用代表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的衣物强穿在死者身上,以表明自己亲手复了仇。”

  “那这凶手是不是女人?”有警员追问。

  “不是。”李进果断的回道:“要想将已经形成尸僵的尸体从冰水里捞出来,然后再为之穿上衣服带走,随后弃于校园之中,这绝对是个力气活儿,一般女人干不了。不过尸体身上没有明显拖拽划伤的痕迹,所以,第一案发现场离校园非常近,也许,就在学校里。”

  警员们纷纷认真的记着笔记,大家都一边听着,一边思索。

  李进敲了敲桌上的档案说道:“学校里或者学校附近,一定有温度极低的地方,比如冷库之类的。这个凶手是学校里的人,也许是老师,也许是门卫,也许是清洁工,不要局限于他的工作性质,总之,他是可以自由出入校园的。

  还有,四个抛尸地点,应该都有各自的意义。不然的话,凶手没有理由背着尸体上天台。那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四名死者生前可能欺负过某个学生,某个老师,或者害某个老师害的很惨。不管他们是不是无心之举,这个满怀恨意的成年人都没有原谅这几个孩子所犯下的过错。他压抑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所有人都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才开始出来复仇。

  杀人的手段表明,这是有预谋的杀人,不是即兴,也不是被某件事情刺激的冲动杀人。冰水、面罩、衣物、运尸方式,所有事情一气呵成,在一个夜里快速完成,并保证尸体会在清晨被发现。这不是临时决定能做的出来的,凶手应该为这一次的杀人计划了很长时间。”

  大家听着李进的话,一个个都眉头紧皱。想起那些学生们的身边竟然时时刻刻围绕着这样的一个魔鬼,就不禁浑身发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