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过火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18-12-22 11:54:01 全文阅读

李进把自己的顾虑以及杨轶的情况告诉了沈墨,没想到沈墨却完全不担心的说:“你们不要觉得老人就一定很脆弱、不堪一击。越是历尽了人世沧桑,才越能看透世态炎凉。尤其是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他们更是能参透生死,看破很多年轻时候看不透的事。随着新陈代谢的缓慢变化,变得脆弱的也许是他们的骨骼、内脏、身体,但是心理,一定是要比年轻人坚强百倍。所以,你不要有太多的顾虑。如果老人知道孩子是被杀的,我想她一定会尽力配合警方调查的。”

  李进听过了沈墨的这一席话,忽然感觉到了格外的舒心。哪怕是最近焦头烂额,哪怕是悬案一桩接一桩,但只要有沈墨在,似乎就能让李进永远保持最好的状态。说是犹如醍醐灌顶,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最近的案子接二连三的给李进造成压力,甚至是打击。他的头脑有些混乱,有些感性,甚至有些迷失了方向。尤其是沈墨不在身边的时候,更是屡屡让他感觉疲惫不堪。现在听了沈墨的话,好像忽然找到了查案的方向。李进必须得承认,自己的这位挚友,对自己的影响是有多么的深刻。他甚至不敢想,如果沈墨哪天不做这行了,准备潇洒惬意的去过悠闲生活的话,那他该怎么办。

  打起了精神,李进站起身,整理着那些资料说道:“沈墨,你好好休息吧,估计也歇不了一天半天的了……我去杨轶的奶奶那里看看,如果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我再来找你。”

  “你等等。”沈墨拉住了李进转身要走的衣角,看似很不情愿的问道:“需要我帮忙吗?如果需要,我可以牺牲一下我的假期……”

  李进一听就笑了,他转回身,拍了拍沈墨说:“你已经帮了我大忙了,就不用牺牲你的假期了。再说了,以你的脾气,牺牲两天,肯定会要回十天。想起十天没有你帮忙破案的日子,我想我还是忍了这两天比较好。真要是把你剥削罢工辞职了,我可怎么办!”

  沈墨好像是被气笑了,瞪了李进一眼说:“你知道就好。那你自己一切多小心吧,凶手应该就是学校里的人。”

  “嗯,我知道。”李进的手,落在了沈墨的肩上。微微用力握了握,这才带着杜箴离开。

  在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杜箴礼貌过头的鞠躬道别,仿佛,是在和他的偶像道别一样。而沈墨,也第一次对杜箴露出了好看的微笑,还挥了挥手。

直到上了车,杜箴这才敢大声说话。他十分兴奋的对李进说:“这就是那位大法医啊!他真是好帅啊!啊不不不,应该说,他在推理案情和尸体死因的时候更帅!李队,你们俩的感情真好,感觉好默契。还有还有,他最后对我笑了诶,还对我挥手了呢!”

  李进微微笑了笑说:“嗯,看来他对你印象也不错。我和他大概是认识的时间久了,沈墨的专业能力确实令我佩服,有的时候,很多问题我都要请教他。”

  杜箴仍然激动的说:“真想不到,他仅仅是看了看照片,就推理出了那么多东西来。如果让他看见尸体,那你们俩还不是分分钟就能破案了?”

  李进发动车子笑道:“如果他能接触的到尸体,那我们就不必这样麻烦了。他能轻而易举的看出尸体的真正死因、死亡时间、甚至可以给我推断出凶手的侧写。比如,年龄、身高、体型、性别。但是尸体被火化,就意味着大部分的罪证都没有了。剩下的线索很少,只能一点点慢慢找。”

  这时候,杜箴忽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李进说道:“李队,我也想能帮得上你的忙,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信息,我可以去学校帮你。”

  李进看了看杜箴,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应该不错。你能不能打听到从四名死者入学以来,你们学校发生过的命案?即使是自然死亡也算,只要是死了人就算。你帮我好好查查?”

  一听李进真的给自己委派任务了,杜箴激动的点头应道:“没问题的,李队,你等我的消息!”

  李进送杜箴回了学校,就直接去杨轶的奶奶那里了。听说老人刚刚出院,现在正在家静养。

  在这样的时候来打扰,李进的心里很过意不去。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能查清事实真相,不得不那么做。

  当敲响大门的时候,里面的一阵安静让李进不由得一阵揪心。他担心老人悲伤过度会出现意外。不过好在没过多久,屋里就传来了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谁呀……”那声音很沙哑低沉,一听就能想到,老人肯定哭过很长时间。

  李进站在门外,语气尽量柔和的回道:“老人家,您好。我叫李进,我是刑警队的,现在负责调查杨轶的死因……”

  门内没有回话的声音,但是却能听见匆忙赶来开门的动静。

  很快,门开了。老人佝偻着腰,蹒跚着步伐走出门外,抬头看着李进,十分激动的问道:“我家小轶不是意外死的对不对?对不对?”

  李进搀扶了老人一把,然后轻声说:“您先别激动,我们进屋聊,好吗?”

  老人缓慢的移动步子,干瘦的身体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李进走进房间,环视一周。很容易就看得出来,老人生活条件很清贫。但是杨轶的床,桌椅,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老人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着杨轶的照片。李进没有特意拿起来看,远远的瞥了一眼,那是一个从外表就能看出来十分内向,沉默寡言的孩子。他的眼神忧郁、自卑,还有深深地胆怯。这与其他三个学生的特质相差实在是太大。如果说那三个人会惹来杀身之祸,或许还情有可原。可是这个杨轶……

  坐下之后,老人就颤抖着双手捧起了杨轶的照片,然后呜咽着对李进说道:“我就知道……小轶他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事的……我家孩子那天走的时候,穿的不是那件衣服……”

  话音刚落,李进就马上问道:“您是说,杨轶死的时候穿的不是自己衣服?!”

  老人含泪点点头:“嗯,那件外套我没见过,我以为是哪位同学借给他的。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哪个同学提起过这件事。我住院的时候一直在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如果事情真是这位老人所说的这样,那么情况就与沈墨所说的完全对上了。尸体身上的衣服不是他们自己的,或者说,至少有某一部分不是他们自己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凶手冒险费事的这么做,目的是为了什么?李进快速转动脑筋推理着所有的可能性,最后他觉得,这应该是为了某种标志。那件不属于死者的衣服,应该很特殊,代表着某个事件或者某个人。

  李进觉得有些东西越来越清晰,于是就对老人问道:“请问,我可以随便看看杨轶生前的东西吗?”

  老人点点头道:“去吧……你自己随意就好。”

  李进“嗯”了一声,然后就在这间并不宽敞的小屋里看了起来。可是也正如李进所想的那样,这里没有日记、没有任何能突显性格的东西,没有兴趣爱好物品,这是一个孩子和老人一起居住的典型特征。由于是隔辈人,代沟比较严重,他们通常是不会对老人倾诉太多,也不会在老人面前展现太多的自我。所以在他居住的地方,能看出来的就只是一个老人想看到的那个状态,规规矩矩、本本分分。

  不过即便是这样,李进也还是发现了一些线索。在杨轶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个很小的面具模型,那是《V字仇杀队》中的以盖伊.福克斯为原型的面具。就是这个还不如手掌大小的面具,使李进更了解了杨轶一个层面。他渴望自由、渴望自我,并且有着强烈的复仇欲望。这个看上去十分怯懦的大男孩,心中是有恨的。

  再仔细观察那张书桌,有不少地方都有深刻的划痕。这些划痕都没有暴露在明面,都是在老人几乎不会发现的地方。这证明杨轶的心情经常处于疯狂激烈的状态,但是在老人面前,他要努力的克制,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宣泄方式。

  李进大概已经可以想象到,杨轶究竟是为什么会和另外三个“小混混”式的青年走到一起的了。恐怕是威胁、恐吓、羞辱、愤怒共同造就的结果。

  比如,那几个孩子逼着他做某一件事,他不愿意,于是就遭受了打骂、讥讽和羞辱,在求自保的心理上,杨轶还需要心灵上的愤怒发泄口,于是,他可能就做出了更离谱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李进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四名死者在生前一定做过某件十分过火的事情。这件事让当事人记恨于心,所以才杀了他们。不过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应该不是在最近,因为学校和家属竟然没有一个怀疑对象,显然,他们是不觉得有人会杀死这四名少年的。

  李进又劝慰了老人片刻,然后便起身告辞了。在临走之前,老人目光笃定的看着李进请求道:“请你一定要抓住那个杀人凶手。我家的孩子已经死了,不抓住他,可能还有更多的孩子有危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