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相对正常的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8-12-21 11:54:01 全文阅读

沈墨没有理会杜箴那充满了崇拜的眼光,而是转眼对李进问道:“我说对了?”

  “那…那当然。”李进有些讨好的笑着。因为他知道,本来打扰沈墨假期就很不应该了,更何况沈墨对郁少君向来没什么好感。估计,也包括和郁少君有关的所有事。

  不出所料,沈墨揶揄着来了句:“学校里的事情你也管,你现在对案件还真是没要求了。还是说,这郁总确实有魅力,送案子上门都能保证你一定接?”

  “……”

  李进不想争辩,直接将自己刚刚得到的资料照片递给了沈墨,然后说:“这个案子已经到队里了,只是我早了一步而已。你先看看这些东西,看完了再说我是不是对案子没有要求了。”

  沈墨看了一眼一旁再次张大了嘴巴的杜箴,理所当然的说道:“他能带你来,案子就肯定和你有关。能和你有关的案子,应该是在学校里的吧。你能和郁少君扯上的联系,不用说了,那学校是他的。”说完,他也不管杜箴的目瞪口呆,兀自缓缓翻看起了那些资料。

李进冲杜箴又眨了眨眼睛,大概意思就是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他的这位朋友,一样是个“生人勿进”的主儿。

  资料里的照片,李进刚才匆忙之间也没有好好看过。现在和沈墨一起仔细的看着,还真是觉得死亡现场异常诡异。一般冻死的尸体都会不自然蜷缩,可是这几位死者却没有什么蜷缩姿势,反而好像挺自然。

  沈墨只翻了几张,就懒懒的开口说道:“死者身上没有严重冻伤、没有水疱、没有坏疽、没有明显尸斑,这证明,他们肯定不是在外面冻死的。”

  “这个季节,他们当然不会是在外面冻死的。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是在正常环境里死去的?”李进问着,脑子里已经隐隐想到了几种可能性。

沈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很专业的解释着说:“自然冻死,这种可能性在如今社会发生的可能性很低。通常都是由于风、雪、湿、冷的综合作用,才能导致严重冻伤或者冻死。这种情况大多发生在登山、旅行、勘探测量或者船只遇难,突遇暴风雪迷路,或者坠入冰水等情况。当然,如果御寒不足,即便是在零上的气温里暴露的时间太久,也会导致冻死。尤其是在寒冷地带的冬、春季节。可现在这个季节,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

  发生冻死的主要条件除了低温,还有两个重要因素,那就是风和水。风是导致暴露在空气中冻死的决定性因素,因为风能加速热的消失,促进环境温度的降低。风速越大,散热就越快,所以风速和体温下降是成正比的。

  另一个决定性因素就是水,或者是十分潮湿的环境。这是由于水的导热能力本身就是干燥空气的25倍,水中散热的速度要比同样温度的干燥空气快很多。所以在水中比在同样温度的干燥空气中冻死的速度要迅速的多。正常人如果暴露在零度的空气中,可能依旧能存活几个甚至十个小时,但是如果人浸在零度的水里,只需要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被冻死。

  这就好像,你站在冰山上不会死,但是如果掉进冰山附近的海里,很快就会被冻死。泰坦尼克号知道吧?所以如果这几个学生没有从事某种特殊性质的工作,那我差不多可以推断,他们是在水里冻死的。”

  李进一直都在认真的听着,杜箴已经惊讶的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位惊为天人的大法医,哪里是厉害那么简单啊!

李进听到沈墨的结论,又看了看死者的照片,还是觉得有些疑惑。如果这些人是在水里冻死的,那为什么没有人看出来?

  沈墨只瞥了李进一眼,就看出了李进的困惑,于是便解释道:“在足够寒冷的水中,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能冻死一个人。所以他们身上没有严重冻伤的痕迹,也没有明显尸斑。在一个人被冻死的情况下,身上是必定会出现冻伤的。可是在水里就不一样了,没有冻伤很正常。”

  “那……如果你是凶手,你该怎么让这几个人死于冻死而不是溺毙?怎样让人看不出他们被冰水浸过的痕迹?”李进看着沈墨,仍然不解的问道。

  沈墨倚坐在了沙发里,慵懒的一手撑头,一手拿着资料很自然的说道:“给氧啊。让他们可以在水下呼吸,但是却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死于窒息或溺毙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害人的情绪越激动,他们死亡的时间就会越加速。整个过程简单、快速、不血腥,只要有足够多、足够冰的水,就连处理杀人现场都省了很多事。”

“哇……真的太厉害了…太帅了!”杜箴自己大概都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声。

而李进苦笑了下对杜箴低声说:“你就不觉得他还太可怕了吗?看见没,做个好人很重要。就他这样的,做个好人就是一位厉害的法医,他要是个坏人,得是一个多可怕的杀人魔?”

杜箴地懂非懂的连连点头,好像是觉得李进说的很有道理。

“说什么呢?”耳边幽幽传来了沈墨森冷的问句。

  李进佯装思考,不予理会。大约过了两分钟,他忽然抬头问道:“不对啊,什么,那衣服呢?衣服怎么解释?如果他们曾被浸在冰水中,衣服应该是湿透了的。可如果是没穿衣服赤身浸在冰水中,死后才穿上的衣服,那又不可能会有反常脱衣状态。”李进在试着找出所有的不合理,当他们能解释通所有的不合理之后,剩下的一切就会顺理成章的变成合情合理了。

  对于李进这个问题,沈墨只是不以为然的问道:“他们身上的衣服就一定是他们自己的么?家属怎么说?有没有发现衣着不正常?”

  “这……”李进怔住了,他还确实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因为死者的死态并不算安详,反常脱衣动作也使衣物凌乱,这就造成没人注意到他们身上穿的是不是自己的衣服。再加上,他们的家庭环境都比较特殊。比如像江鹏母亲那样的人,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穿着什么衣服出的门吧!

  看到李进发愣,沈墨就了然的点点头说:“看来,都是一些缺少关爱的孩子。这样吧,如果还有没火化的尸体,你就去检查一下,他们的脸上有没有特殊勒痕,比如潜水面罩那种东西造成的痕迹。如果都已经火化了呢,那就仔细观察照片吧!我刚刚看了一下,从你带来的资料来看,他们几个的衣着就有问题。那个还算富裕的家庭,孩子怎么可能穿着那样破旧?袖口不仅有磨损迹象,而且好像还比较短。如果说是贫困家庭也还可以理解,可那个富裕家庭,应该不太会吧?还有,你看那个叫程勇的被害人,在这个季节,围了那么一条厚围巾,不觉得很不自然吗?”

  被沈墨这么一说,李进连忙拿过了那叠资料,仔细的翻看着。一旁的杜箴单单是听沈墨说的这些话就已经傻了,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沈墨,偶尔瞥一眼那些资料照片,可到底还是没有勇气凑过去仔细看。

  在李进仔细的观察之下,有几张近距离的死者面部照片确实发现了淡淡的痕迹,就在腮边。还有沈墨说的那个程勇,那厚厚的大围巾一看就是冬天用的,而且还得是风雪天才用的上的,在现在的季节里,围在死者身上确实很怪异。

  看了很长时间,李进这才抬起头来说:“沈墨,这么说……是有人先在水里冻死了他们,然后在反常脱衣尸僵已经形成之后,再为他们换上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衣服。这种换衣行为,属于强迫性无法控制的行为。因为如果凶手只是想给死者换上干爽的衣服,没必要还围上那条厚围巾。”

  “对啊,所以说,那些衣服是关键。衣服的主人,或许就是凶手杀人的原因。”沈墨说。

  “可是,尸体都火化了,那些衣服可能也不在了。”这是李进当下最着急的事情,没有了尸体、没有证据、无法尸检痕检,即便是他们推理出了整个杀人过程,似乎也无济于事。

  沈墨想了想又问道:“他们几个人中,就没有一个监护人是正常的吗?”

  李进和杜箴对视了一眼,然后几乎同时开口轻声说了一个名字“杨轶……”

  是的,如果单说监护人的品格状态的话,也许杨轶的奶奶是相对最正常的。只不过她那样的年纪,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李进一直都不敢,也不愿意再去刺激那位老人。可是现在看来……为了案件水落石出,给死者和生者一个交代,可能不得不去打扰一下那位孤苦伶仃的可怜老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