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新朋友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8-12-20 11:53:01 全文阅读

李进有些发愣,胖子趁这机会甩开李进的手,仓皇而逃。临走还不忘骂了一句:“死变态,口味真重!都是死鬼闹的,真他妈晦气!”

  李进没有理会逃走的胖子,只是用一种略显悲哀和怜悯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女人裹着睡袍,倚在门口,点了支烟,然后打量了李进几眼就问道:“我肯定跟你没有睡过。因为像你这样的,如果我们发生过关系,我不会不记得。说吧,你是谁?”

  “我……”一番话说的李进有些语塞,犹豫了一下,他才抬起头回道:“我是来询问下江鹏死因的。”

  一听这话,女人边转身走进了屋里,边说道:“那个小短命鬼儿有什么可说的?死都死了,民警和学校都没个说法,都怀疑他是自己不留神送了命。你来还想问什么?”

  李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有些忍不住的低沉说道:“你知道母亲在一个孩子心中的形象本应多么的圣洁吗?你不应该这样。”

  女人进屋之后深深吸了两口烟,轻浮夸张的笑道:“圣洁?哈哈哈,小帅哥,你还真是有意思。我圣洁,谁给他饭吃?谁给他交学费?年轻人,现实点儿吧!我圣洁了,他早饿死了。”

  李进本想告诉她,这世上正经挣钱的方式有很多种,哪怕苦一点,也不应该毁了母亲在孩子心里的形象。有时候,一旦母亲的形象地位垮塌了,支撑孩子走向正轨的支柱也就垮塌了。可是李进转念又想,江鹏已经死了,多说无益。即便是眼前这个女人痛改前非,那个孩子的生命也回不来了。

李进觉得这个江鹏母亲的价值观有很严重的问题,但现在也不是纠正她的时候,所以李进索性直接问道:“江鹏的死,您有没有觉得有什么疑点?或者说,江鹏死的时候有哪里和平时不太一样吗?”

  “呵呵,有什么不一样?死了和活着怎么会一样?他死的很难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个脱衣服的状态,那模样看着哪里都不对劲。但是民警说他是冻死的,我也就没再多追问。还是那句话,死都死了,再说那么多还有什么用。不管他是怎么死的,不都是死了吗?”

  李进看出来了,在这位母亲的口中,是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他得去找当时处理案件的,亲眼看看尸体的照片才行。

  李进转身出门,在大门口的时候,他微微偏过头说了句:“你想没想过,如果你不是这样,也许孩子也不会变成那样。好自为之吧,保重。”说完,李进就快步离开了。

  房间里江鹏的母亲听着李进临走时说的话,失神的笑着,看着墙上江鹏的照片,缓缓闭上眼睛,干涩的眼睛,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回到了车上,杜箴着急的对李进问道:“李队,有没有什么消息呀?又找到线索了么?”

  李进叹了口气说:“没有。”李进不愿意过多的说出自己刚刚所见之事,所以转头对杜箴说道:“我要去一趟派出所,从那里看看死者现场资料。我先把你送回去吧。”

  一听李进要送自己回家,杜箴连忙央求着说:“不要不要,李队…您能不能带着我?我想从头到尾跟着您,看着您破案。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变得像你一样了,就能阻止坏人做坏事了。至少,那苦笑的脸,不会再成为我的噩梦。”

  李进本想拒绝,但是当他听到杜箴提到噩梦的时候,他又略有些动容。他想告诉杜箴,即使他变成了和自己一样,也无法真正的阻止那些坏人,因为正与邪始终平衡对立,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万恶消失的时候。只有办不完的案子,抓不尽的凶手。

  但是这些话,李进没有说出口。他想起郁少君说的,不愿意阻止或破灭他人的理想梦想。于是他看着杜箴点头说道:“好吧,当你没有课的时候,就和我一起吧!不要耽误学习,现在一切要以学业为重,知道吗?”

杜箴连连点头。

李进又说:“看来我又有不少事得麻烦我的朋友,他本来这两天是休息的。”想到这里,李进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这段日子大家都很累,沈墨可是难得的在家清闲两天。

  杜箴见李进答应了,马上兴奋的问道:“是不是那位非常非常厉害的法医呢?”

  李进微笑着点点头说:“对,就是他。”

  “我可以和你一起见他吗?”杜箴小心翼翼的问着,他内心还是很想见见沈墨的,他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面对尸体的时候会无所畏惧,无动于衷。

  李进发动车子说:“可以,但是先得拿到死者照片。我拿到资料照片后,就去看他。只有他,在看到死者现场照片时,能给我一些有建树性的意见。而且,这样也是一个光明正大打扰他休假的理由……”李进心虚的说着。

  看李进这样子,杜箴忍不住笑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刑警队长,在朋友面前,也和寻常兄弟没两样。而杜箴对沈墨也越来越好奇了。他随李进去了当地警局,并且很吃惊的看着李进毫不费力的就调出了学校案件的档案。而且那些警员们都有些瑟瑟发抖,甚至都不敢直视李进,好像生怕李进怪罪下来,毕竟这个案子当成意外处理,并没有第一时间找上刑警部门。谁成想,刑警队长竟然亲自来了。

  李进给韩城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这个案子的疑点,希望警方重新开始调查立案。

  没想到,韩城说他也正好要给李进打电话,因为这个学校的案件已经到刑警队了。毕竟已经连续死了四个学生了,没有对外宣扬,是担心造成恐慌。在第四具尸体出现的时候,学校一度已经停课了。如果校方还有大动静,这所学校里的学生恐怕就要彻底放假了。但是纸包不住火,这案子还是到了刑警队的手里。

  李进就知道,这案子不可能就这样草草了之,所以他嘱咐韩城,让队里都先熟悉一下这个案子,自己晚点儿就回警队。现在得先去找沈墨。

  带着死者现场的资料照片,李进和杜箴一前一后来到了沈墨的家门外。李进清了清嗓子,就敲了门。

不久,门打开了,从里面露出了半个身影,看了看门外,然后声音有些疲惫的说:“李进,你可以啊,不请自来,还带了客人一起来?这两天,我在休假。”

李进尴尬的又咳嗽了一声,然后晃了晃手里的资料,对沈墨笑着说:“那个…我并没有让你非得上班,这不是亲自送上门来吗?你看看就行。”

沈墨白了李进一眼,转身回屋了。

李进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偷笑的杜箴,然后冲杜箴眨了下眼,示意可以一起进去了。之后他就推开了大门,走到了屋里。

沈墨的家,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整洁干净。这和李进有着很大的不同,李进的家整洁,是因为他压根儿就很少回家。而沈墨的家,干净明亮,却也有烟火气。桌上的茶具和沙发上的书,表示在李进前来打扰之前,沈墨应该是在窗边一边喝茶,一边看书,好不惬意。

沈墨走到窗前,环抱双手看了看杜箴,然后对李进问道:“这是郁少君给你介绍的新朋友?”

一直在痴痴看着沈墨的杜箴,终于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惊讶的问道:“您是怎么知道郁总认识我的呢?”杜箴想,自己这穷酸学生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认识郁总的人啊。他是怎么知道的呢?而且,杜箴迟迟回不过神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法医这个听起来有些阴冷,而且很讲究学术技巧,需要很老道的经验才能达到顶峰的职业,竟然能有这么年轻好看的人!刚才在门缝里没看清楚,这会儿看着沈墨一身得体休闲的居家服,背对阳光站在落地窗前,才惊叹李队的这位好友,真的是太帅了。

  对于杜箴的问题,沈墨只淡淡的转过头回道:“很简单,因为李进他没有朋友,更不可能有你这样年纪的朋友。他见过郁少君之后,就把你带来了,你当然是郁少君介绍的。能让李进带到家里来,要么是和某个他感兴趣的案件有关,要么就是正在案件之中。想想也能知道,这是郁少君给了他一个新案子,恰巧这个案子他感兴趣,恰巧这案子和你有关。”

  听着沈墨清冷的声音,再看着那张冰冷俊美的脸,杜箴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他十分吃惊沈墨和李进之间的了解和默契。更吃惊一个法医的推理能力都那么强,那要是想变成李进那样,是不是很困难啊。

  这时,李进招招手,让杜箴上前两步,然后介绍道:“杜箴,这就是我说的那位好友,沈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