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七十章 算你报案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2907  |  更新时间:2018-12-16 11:44:01 全文阅读

“那他们也得再出来能成为我的目标才行,暗河这个案子,我们和没破了是一样的。”李进刚刚的开心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该属于他的颓败和落寞。

沈墨用鼓励的语气说:“你得这样想,这个案子不是单独的一个小案子,而是案子里的案子。虽然现在我们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但是一旦有朝一日这个案子破了,那么整个暗河深网案,也就随之真相大白了。为了那一天,打起精神来。”

李进笑了笑:“好吧,也是该休息下了。王局长那边我就先不去了,省的他看见我心烦。你也好好休息休息吧。”

就在李进准备安排沈墨一起去吃点儿东西的时候,郁少君打来了电话。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李进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就接起电话说:“你好,郁总。”

电话那头郁少君礼貌的回道:“李队一定还是非要那么客气,那我也就客气的邀请一下,不知道今天李队有没有时间?我这儿有个挺奇怪的事情,正好想找你聊聊。”

“哦?”虽然李进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而且他也知道郁少君不会无缘无故说些什么无聊的事情。但李进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看向了沈墨。

沈墨用看不出情绪的表情摆摆手,示意他去吧。李进这才回了郁少君:“好,我正好刚忙完,哪里见?”

“我就在警队门外,李队安排好工作之后,直接出来就行了。”

“嗯。”李进还是有些诧异,没想到郁少君就在警队外等着。按理说,他那个身份的人物,不应该会有这样的行为才对。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沈墨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转身回头问了李进一句:“李进,当你遇到一个你觉得很优秀的人,你心理第一渴望的是什么?”

李进想了一下,回道:“大概,是不想失望。”

沈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留下一句:“趁着没有案子,抓紧时间好好休息。”说完,就离开了。

李进知道,沈墨所说的那个优秀的人,应该是指郁少君。像李进这样从不弯腰侍权贵的一身傲骨,从来不曾有郁少君这样身份的朋友,因为李进与他们根本合不来,是不是好人都影响不了的那种合不来。唯有郁少君,他身上那种睿智沉稳和坦荡气魄,都让李进觉得与众不同。这大概就是沈墨有些好奇,有些担忧,有些纠结的地方吧。

想着这些,李进快步走出了警队。一眼就看见了停在路边,那辆相对于郁少君来说,已经很低调的车。而且这一次,没有助理,没有司机,是郁少君亲自开车。

上了车,李进就耿直的来了句:“我要不是个警察,我几乎会怀疑你是在监视我。怎么今天这样低调,商磊也不在吗?”李进已经习惯了郁少君出门被人蜂拥的样子,就算没有外人,贴身保镖司机一样的商磊也会不离左右。所以出于好奇,李进很直白的问了出来。

郁少君有些苦涩的笑了下说:“不瞒你说,李队,今天我要和你谈的话,不想让别人知道。确切的说,是最近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很困惑。我实在是弄不明白,所以这才想和你坐坐。”

“好,没问题。那走吧。”李进大方的说。

就在车子即将发动的那一刻,郁少君忽然问了一句:“李队,你冷吗?”

李进以为郁少君指的是车里的冷气,就随口回了句:“不冷,走吧。”

郁少君找了一个他公司名下的西餐厅,安静,私密,不会被人打扰。

等坐稳之后,郁少君又问了句:“李队,你冷么?”

这一次,李进有些在意了。他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看了看郁少君,最后有些犹豫的反问了句:“现在是夏天,是不是冷气开的有些太足了,郁总你……很冷么?”

察觉到自己有些失言,郁少君定了定神说:“不,我不冷。只是最近意外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我这说话也有些词不达意,李队你别见怪。”说话间,郁少君又显露出了一抹忧色。

李进就是受不了这种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的感觉,索性直接问道:“能让郁总这样忧心的会是多大的事?难道是又有人要挟你,或者威胁到你的安全了吗?”李进好像是想不出什么特殊的事情。

郁少君微微皱眉,摇了摇头说:“说来可笑,我最近第一次恍惚有种感觉……感觉我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和我有关的事,好像都越来越不对劲。”

“诅咒?”李进有些失态的笑了:“郁总,在我眼里,你可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不应该会说出这种愚昧的话来啊。”

李进刚开始i以为郁少君是玩笑,可郁少君依然一本正经的说:“李队,你从头想想,当初我们认识的时候,恰巧是我的对头公司出事了。你在跟拍我的那些记者里,又发现了一宗可怕的案子。后来,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天,又有人拿着人皮来到我公司大楼造成恐慌。现在……我资助的一所学校里,又出事了。”

也别说,不细想没发现,这被郁少君一说,好像还真有点儿像是诅咒一样……这位郁氏少东家,怕不是衰神缠身,霉运当头?

不过李进一听有学校出了事,也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回事,学校里发生什么了?”

郁少君把茶再次斟好,然后神色严峻的对李进说:“出事的这所学校,是郁氏赞助翻修的。因为当初建筑太老了,本来都打算拆了的。但我觉得只有努力保留,很久的以后才能成为一所有历史的学校。后来,我又赞助了一些比较困难的学生。那些少年天资聪颖,都像是未来的栋梁之才。因为经济问题失去学业,糟蹋了。在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是我已经资助了五年的。他叫杜箴。杜箴每年都会给我写感谢信,有时候还会寄一些家乡特产到公司。但我不想他始终背负着还有一个恩人,需要报恩这样的负担,所以我从不曾见他,都是偶尔派人去关注他的健康和学业。直到前几天,他来到公司门口,那样子,明显很憔悴,身体也很瘦弱。我看情形不对,就留下他问了问情况。这一问才知道,那所学校出事了。所有学生和教师都很恐慌,学校内部已经不胫而走传开了许许多多的鬼故事和传说。因为……学校里已经死了四个人了,而那四个人,都是被冻死的……”说到这里的时候,郁少君的目光更加深沉了。

李进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冻死的?你确定?”

郁少君也偏过头看向了窗外的夕阳,虽然已近落日余晖,但是那温度,那暖意,不会有错。夕阳柔和的光线透光明亮玻璃窗的折射,投在了郁少君俊逸的脸上。那浓浓的暖意,并没有驱散多少他脸上的寒意。只听他悠悠说道:“如果不确定,我就不会贸然打扰你了。李队,我一直觉得,成年人的世界或许有很多阴暗和残酷,但是那些孩子们……唉,总之,我已经问清楚了,实在找不出一个理由的解释,所以才找上了你。”

李进依然有些不可思议的说:“现在这个季节,这个温度,就算是在夜里赤身裸体也不可能会被冻死的。而且人类的抗寒程度远没有那么脆弱,想冻死也得是有时间有过程有一定条件低温才行的。怎么可能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被冻死呢?他们是怎么个死法,为什么没人报警?”

“这就是蹊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那些学生到底是怎么冻死的。学校里出了这种事情,从校方就会开始封锁消息。再加上那些孩子的家长,似乎并不愿意自己家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郁少君说。

“那尸体呢?谁发现的,在什么地方发现的?”一提到可疑的案子,李进来了精神,有些激动。

郁少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说:“杜箴告诉我,那些尸体……是很随意的出现在学校的某个地方。比如操场,楼道,教室,卫生间……总之,都是在学校里发现的。”

“这么说来,凶案都发生在夜里了。”

“应该是吧,每次都是被早到的学生或教师员工发现,每次都是一片恐慌和尖叫。有的死者明明头一天晚上还和其他同学一起上自习,可是转天就……”郁少君凝眉更深。

“一夜之间,忽然被冻死……这个案子有意思,今天……要不然就算你报案吧,怎么样?”李进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