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霸气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630  |  更新时间:2018-12-05 12:10:01 全文阅读

李进和韩城举枪瞄准鸭舌帽男子,鸭舌帽正用一把枪指着郁少君。而商磊,手中只有一把匕首,可是那目露寒光的样子,好像他的刀能快过对方的枪。

郁少君面对这种持枪威胁,依旧泰然处之。那不动如山的从容不迫,尽显王者姿态。

看到李进之后,郁少君更是露出了优雅得体的笑容,看了一眼指着自己的枪,然后又看向鸭舌帽说:“朋友,如果你知道你现在身后的人是谁,可能会后悔刚刚为什么没趁乱逃走。”

鸭舌帽似乎比被“挟持”的郁少君更加慌乱,他回头看了一眼李进等人,然后又恶狠狠的指了指郁少君说:“你闭嘴!只要我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就也是名人了!我也会有数不尽的财富,我也会有高人一等的地位!我现在想想,如果我再杀了你,可能我会更有名!”

商磊看着鸭舌帽激动的样子,手中的银色匕首又攥了攥,好像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可他的举止被郁少君看到了,郁少君站在那里,瞥了一眼商磊,有些嗔怪的说:“商磊,放下手里的东西。李队既然来了,就一定能保我无恙。你还怕这位朋友能伤到我?在李队面前,你如果不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好公民,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你。”郁少君的声音有些冷,可这明明不可信的怪罪,让人听来却是一副百分百模范公民的模样。

商磊很听话,低下头,放下了手里的刀。

李进微微偏了下头,示意韩城看好商磊,保护他先离开。然后自己缓缓上前了两步,对那鸭舌帽问道:“剥皮示众,是你的任务,是吗?”

鸭舌帽激动的一转身,一边用枪对着李进,一边借机站到了郁少君的身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枪威胁两人了。

郁少君微微偏头,难得皱了皱眉说:“朋友,当人质我不介意,可是请你把你肩上的东西离我稍微远一些。我这人,不太喜欢脏东西。”

那鸭舌帽大概是没有想到,枪指后脑,命在旦夕,郁少君竟然还能气定神闲的嫌弃“脏东西”的问题?

鸭舌帽索性把人皮往桌上一放,豁出去的说:“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张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刚才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闪光灯,他们一定已经见证了我的任务!姓李的!你别逼我!我要是杀了他,你可别后悔!!”鸭舌帽冲着李进大吼,同时还象征性的又用枪指了指郁少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刑警当然是人民安全的卫士。哪怕是在李进的眼皮底下死个普通百姓或人质,这都是极大的失职。更何况,死的是本市举足轻重的慈善家,企业家?那必定会人心惶惶,天下大乱。这个城市的安全问题,就要翻天了。到那个时候,李进引咎辞职怕都是轻的。这,大概是鸭舌帽威胁李进的意思吧。

可李进怎么会是一个受威胁的人?他已经从对方慌乱的语气中判断出了很多东西。比如,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可怕的杀人魔,只不过是一个被暗河利用了的可怜棋子。这个人根本没有勇气开枪杀人,他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手无枪械的商磊。所以他们才会一枪一刀的对峙了那么半天。这个人没什么智商,胆量也一般,背后必定有人操作,不然的话,恐怕连混进这郁氏大楼都有问题。年纪二十八九岁,黑色的衣服上还有浮夸的铆钉装饰,并且已经严重掉色了。鞋子磨损的很厉害,看得出来穿了很久了,鞋带有些松散,这不是一个职业杀手该出现的错误。手里的枪虽然是真的,但是空着的左手始终情不自禁的一下一下攥拳,这证明他拿枪不但紧张,久了还会觉得很累……综上所述,这就是一个自认为杀手很酷,十分想要出风头,得到酷炫认可的无脑反社.会者。

这样的人,拿什么威胁李进?所以李进稍微放松了下来,略有些无奈的看向了身边的沈墨,然后放下手里的枪,对那鸭舌帽说:“你想出名的路子选错了,别站在那丢人现眼了,放下枪,跟我回去吧。如果,你愿意把你这个任务给我交代清楚,或许你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这张人皮哪来的,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这里的。”

鸭舌帽一看李进这状态,俨然是连威胁都算不上了,顿时觉得脸面难堪,恼羞成怒的用枪抵住了郁少君的后脑,并狠狠的说:“你们这群人,狗眼看人低!姓李的,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很厉害?你被郁少君当了枪使,扳倒了刘总和王老先生!你自己又能高明到哪里去?还不是一样丢人现眼!!”

这句话一出口,沈墨马上看向了李进。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侮辱,是李进无法接受的。尤其……这是一件无法解释的事。不管刘星那个案子是怎样的合情合理,可从某种角度来说,郁少君也确实是个受益人。而且如果没有郁少君的“点拨”,李进怕是也没有那么利落的就把王延东拉下了马。

李进面不改色,只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向了郁少君,然后就继续对那鸭舌帽说:“激将法,反间计,就别在这儿用了,这些花把式救不了你的命。就这么跟你说吧,你是不可能跑的了了。想站着出去,还是躺着出去,选。”李进语气冰冷坚决,断然不可能给凶手其他可能性。

沈墨在一旁沉默旁观,看了片刻之后这才凑到李进的耳边说:“这个人似乎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他现在只是因为害怕,才没有继续下一步动作。我劝你,最好别再跟他废话,速战速决。这样的人,估计你一招就能拿下了吧?”沈墨用眼神询问着李进。

李进有些无奈的收起了枪,还微微叹了口气。

不明所以的鸭舌帽,看着李进收起枪,以为李进是怕伤到郁少君,思忖再三准备谈判的意思。却没想到,只见李进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紧接着就以疾风迅雷之势,几步就到了切近!然后眨眼之间,一个抬腿,一个转身,就护走了郁少君,同时也踹飞了鸭舌帽手里的枪!!

这一下正中鸭舌帽的手腕,在枪飞出去的那一刻,他也捂着自己的手腕痛苦倒地。当他再抬起眼的时候,就看到了李进那天神一样睥睨的姿态,高傲的正站在他的眼前。

“你!!!”鸭舌帽好像到现在还反应不过来,怎么就这样了?

而李进,只轻轻哼了一声说:“一个毫无经验胆量的九流罪犯,你还没资格挟持人质谈条件。就你这反应能力,进去好好锻炼几年吧。”说完,就给孟小川和韩城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马上上前薅起了地上的鸭舌帽,并小心翼翼的用手套收起了那张人皮。

“你们破坏任务,冥王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那鸭舌帽最后的嘶喊声,紧接着就是被韩城扭了手臂的一声闷哼。

李进在听到“冥王”那两个字的时候,不耐的皱起了眉。这个又真实又虚无的名字,大概是李进心头的头号敌人了。

人皮虽然已经找到了,但不可避免的还是晚了一步,毕竟已经有那么多人看到了。现在还留在现场的,似乎也只有郁少君和商磊了。可要请这位总裁去录口供,恐怕人家的律师会先到。可不管怎么说,这是唯一的线索,李进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开了口。

“郁总……你没事吧?”李进很别扭的先开口表示了一下关心。

郁少君优雅的稍稍整理了一下袖口衣角,然后微笑着看向李进回道:“多谢李队及时赶到,这才能保我郁氏上下的周全。”

李进很不喜欢被人这么夸,可又不好冷脸,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说:“别那么客气,我到底也还是来晚了,让这里造成了那么大的骚乱,还让郁总处于了危险之中。好在,现在一切安全了,你不用担心了。”

郁少君还没说话,沈墨就在一旁笑吟吟的用手肘轻轻推了李进一下说:“瞧你说的,刚才郁总那临危不乱的风采,我们可是都看在了眼里。相比之下,恐怕你的担心比他还要多。”沈墨的目光,不像李进那样凌厉,可是这谈笑风生之间,就已经表示出了对郁少君的质疑。这个人,在枪指额头的情况下,未免也太淡定了。淡定到……会让人不由得联想,他是不是和王延东那些人是同一种人。

听了沈墨的话,郁少君循声打量了一下沈墨,接着就很惊喜的说:“哎,这位……想必就是沈墨沈教授了吧?从刚才我就注意到了人群中这个卓绝出群的身影。能让李队如此青睐的挚友,绝对是不凡的人才。幸会。”郁少君礼貌的微微欠了欠身,并没有准备和沈墨握手。他笑着解释着说:“出了刑警队,百姓们之间也有不少关于二位的传说。其中,这位惊才绝艳的沈教授,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身体接触,我就早有耳闻了。所以今天,我们就免了难为沈教授的握手环节吧。”郁少君说的落落大方,坦坦荡荡。

沈墨也礼貌的回礼笑道:“多谢郁总体恤,看来,您对我们了解的还真不少。有时间一定多聊聊,不过今天……”沈墨准备代替李进直奔主题,免了李进的为难。

没想到,郁少君却先开了口说:“放心,我一定权利配合警队的工作。律师什么的,就免了吧。咱们是现场询问,还是我随二位回警队?”

这样大气的郁少君,反倒让李进和沈墨有些无言以对了。这个人,真的和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那些有钱人普遍存在的优越感和骄傲,盛气凌人和架子,在他身上,似乎全没有。也许,只是在李进他们面前没有。可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个郁总简直就是由内至外的完美。

李进看了看沈墨,然后想了下说:“郁总的时间,绝对是一寸光阴一寸金。我们就不耽误你太久了,这是你的公司,随便找个地方,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们,就可以了。”

郁少君点头道:“没问题。”说完,招呼过来了商磊,吩咐道:“去告诉公司部门,把这一层所有会议室清空,提供刑警队的警员同志们休息和办案的空间。刚才在场的所有员工,都放下手里的工作,按照警员同志的安排,依次接受询问调查录好口供。还有商磊你,最后拿着刀子的举动实在不该。写份详细的事发经过给李队长。直到李队他们忙完,否则这层楼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打扰。”郁少君掷地有声,十足的气势,终于露出了一丝他本该有的霸气风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