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有消息了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272  |  更新时间:2018-11-30 12:09:01 全文阅读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钱已经借走了,怎么说也得还给人家才行。于是,宋建国最终还是拿出了那十万块钱,把欠亲戚们的钱都还上了。同时,也就相当于给出了那份她并不情愿的聘礼钱。

  在这之后,宋晓晨又回来过两三次,每次都是催促陈静把剩下的两万块钱交出来,而且他不相信家里就只有十万块钱,于是就逼着陈静把家里钱都拿出来。陈静本来就没有,而且她也不同意。

  就在一星期之前,有一天陈静准备下楼倒垃圾,按下电梯之后就站在楼道里等电梯。等到电梯下来了门开了,她一看,电梯里竟然站着那个女人和她的母亲。陈静生怕尴尬,就没有上电梯,想等她们下去了,再等一趟。免得三个人挤在电梯里,互相都觉得不舒服。

  可她没想到,就是自己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决定,就差点儿要了她的命。

  两天之后,宋晓晨带着那个女人回了家。一进门,那女人就横眉立目的质问陈静:“那天在电梯里,你为什么不上电梯?”

  陈静解释着说:“哦……那天我忘了点儿东西,又回家拿了一趟。”

  “你明明看见我和我妈了,却故意不上电梯!你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们是不是?”女人很跋扈的咄咄逼人。

  陈静瞪大了眼睛说:“我没有啊!我只是忘了东西而已。”

  那女人仍然不依不饶的骂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把我妈气着了?你就是存心让我们俩难看!你个老不死的,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陈静被骂的脸色煞白,可是又不会还嘴,只好问道:“电梯是公共场所吧?为什么你和你母亲在里面我就必须得进去呢?有这规定吗?我没进去,就气到你母亲了?咱们得讲理吧。”

  陈静的反击让那女人恼羞成怒,她十分极端的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个茶壶就朝着刘香的左眼上砸了去!嘴里还恶狠狠的说:“你竟然跟我说什么规定!老娘开心就是规定!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以后看见我和我妈该怎么做!”

  连着砸了几下,刘香就倒下了。眼睛和左脸剧烈的疼痛使她也想还手自卫,于是她顺手就抓起了桌上的一个茶杯。可本来都已经握在手里了,但是转念又放下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等到宋建国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从厨房跑出来一看,妻子已经满脸鲜血倒在地上了!

  他愤怒的指着那女人说:“你……你怎么能动手打人!”

  那女人毫不惊慌的一仰头骂道:“打的就是你们!老东西,再废话我连你一起打!”

  宋建国顾不上还嘴,只顾着照顾那倒地的妻子。而这个时候的宋晓晨,则是完全没有理会他重伤的妈妈,反而哄着那个女人说:“宝贝,老婆,你别生气了啊,他们俩就是两个老混蛋!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

  女人嗔怒的说:“不行!你得给我出气才行!打他们!”

  宋晓晨一听,二话不说,直接抄起椅子砸在了他父亲的身上。宋建国怕他们再伤到陈静,就用背部为陈静挡着。为此,矮小干瘦的宋建国,生生挨了宋晓晨这个亲儿子狠狠地一顿拳打脚踢。

  万幸的是,打斗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邻居。邻居们纷纷前来劝阻,拉开了宋晓晨,并报了警。宋建国记得,当时劝架的邻居中,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看到他满脸鲜血的时候,还特意递给了他几张纸巾。其中拉走宋晓晨力气最大的人,也是他。大家纷纷报警,劝说,一团轰乱之下,宋建国再想谢谢那个小伙子,却发现已经不见了。

  不过,直到现在,这个案子也仍然没有一个说法。这家庭纠纷,谁又能说什么呢?而宋晓晨在两天前的晚上,就再也没回过他和那女人的家。那女人闹到了宋晓晨的奶奶那里,陈静他们才知道这个事。宋晓晨从来没有过这样,所以陈静他们才认为这孩子出事了。

听完了陈静的叙述,李进只觉得这世上可恨又可悲的事情何其多,只恨自己无能为力。沈墨在听着这些的时候,温雅的面容也变得略显悲伤,阴郁沉默。这件事情,不需要一个人多么正义,听起来都会觉得义愤填膺。

  李进在听着陈静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不由得几次攥紧了双拳。他很难想象,一个母亲是要如何承受儿子这种恩将仇报的对待。也许,这要比要了她一双眼睛,一条命,还更让她痛苦。人类最大的痛苦,往往都来自于内心。

  “当时为什么不自卫呢?”李进有些好奇,当时陈静到底在想些什么?

c 陈静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当时确实拿起了那个杯子,但是……但是我就稍微想了一下,又放下了……哎,咱不是那种人啊!怎么能动手砸人呢?”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人无不心头一紧。这就是一个老实人的善良本性,即便给他们钢刀在手,他们也做不出来凶狠残暴的事情。这就叫做天性难改。

可是同理,一个暴虐凶残的人,即便手无寸铁,也会想法设法的去伤人害人。社会,就是由不同类型的群体组合而成的。这就导致了人群中,必定是好坏掺半。

  沈墨这时候又看了看房中客厅的电视墙说:“按照你们的说法,宋晓晨很早之前就和他的奶奶一起住了,可是你们这个家里,却处处都留着他的影子。我想,你们对他应该比较溺爱吧?”

陈静倒也不否认的说:“可能是吧……在他小时候,我们做好饭,他要是不爱吃,就会让我给他重新做一份。我觉得,孩子小嘛……后来长大了,只要是和我们一起吃饭,吃鱼吃虾都没有自己动过手,我就是想,这辈子的缘分也就几十年,我想尽力给他最好的。尽可能满足他的愿望。”

沈墨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李进叹了口气说:“你一直满足他所有不合理的要求,现在,你不满足他了,看到结果了吗?”

这一句话,让宋建国和陈静都傻了眼。他们大概是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吧,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今天,也是自己亲手造成的。

  不想再给他们增加压力,李进转了话题问道:“自从那天之后,那个年轻人出现过吗?这几天,有什么特殊的人来过吗?”

  陈静摇摇头说:“没有,来看我的都是这楼上楼下的邻居。打了我的那家人,也始终没有出现过,在派出所也没遇见过,警察们只说是让回家等消息。其实……我现在啊,不求什么说法了。我只想知道晓晨他怎么样了…他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啊…”

  李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坦诚的对陈静说:“我希望你们还是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因为有些事可能会比您预想当中更严重……”

  陈静一听,顿时有些惊慌的问:“他是不是会坐牢啊?!千万别那样啊!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让他坐牢啊!只是……那个女人不会教他好,我怕他走的越来越远,早晚有一天会吃了亏,或者触碰了法律。我和我老伴儿一辈子都是老实人,我们家里也没有出过罪犯。我不希望我儿子走上不归路……”陈静激动地说着,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些痛苦。大概是因为她刚刚哭过,眼睛又开始剧痛了。再加上忽然间想起了那么多的事情,大脑也有些承受不了。她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最好什么都不想,就静养。

  所以李进在看到了她那一瞬间的痛苦表情之后就对宋建国说:“什么都别说了,还是快扶她进屋休息吧,您爱人现在需要静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放在心上了,也不要想不开,好好休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宋建国点着头,慢慢的搀扶着陈静回卧室。这过程中,还听到了陈静模模糊糊的喊着儿子的名字。

  李进这时用眼神瞄了沈墨一眼,是想问问报告上面怎么写的,陈静伤势到底如何了。

  沈墨叹了口气,很遗憾的摇了摇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那只眼睛已经完了,保不住了。对方下手太狠,不是奔着她眼睛去的,是奔着要她命去的。”

  李进在愣了两秒之后感叹似的说了句:“明明是个法治社会,但是社会上年轻的男男女女却都如此狠毒……在他们眼睛里就没有王法了吗?对待父母尚且如此,我都不敢想如果他们在暗河里,会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沈墨看了一眼卧室的门,见宋建国还没有出来,好像是在给陈静喂药,换药。趁这机会,沈墨低声说:“李进,别再为这样的问题困扰了。我只能说,你眼睛里看见的社会,和真实的社会,确实是有差距的。你我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当法律上任何一种伤害都能被明码标价了,那就注定有一大部分人会钻这个窟窿了。比如,以现在咱们社会的行情,打断一条腿两万,便宜的一万。当街扇耳光四五千。打断胳膊一万。还有断肋骨,脑震荡等等,不一样的伤害程度,不一样的价钱。钱可以买来暗河里的那些杀手,同时也可以买来减刑。这样一来,除了人命案会有人需要慎重的考虑考虑,剩下的几乎就完全是可以用钱来解决的了。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李进有些吃惊的看着沈墨,惊讶的说:“要不是看着你的脸,我都会怀疑这话不是你说的。诶,活的太透彻了不是好事。”

正说着,电话来了,警员报告李进,好像是宋晓晨的行踪有消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