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十九章 简单聊聊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323  |  更新时间:2018-10-26 11:55:01 全文阅读

正由于这个原因,从那个时候起,身边总会有些风言风语说李海根本就不是个男人。无能,废物,连个孩子都弄不出来。那些刺耳的恶毒话语,一如李进刚刚摧毁他的心理防线一样.。李海那本来就敏感脆弱的自尊心,在这种自卑和偏激的情绪里,和过往的打击愤恨碰撞到了一起,一下子就全部爆发了。

  而也就是在同时,李海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家暴。反正不管他怎么打赵梅,赵梅也不会离开他,也没有地方去。这种病态的服从关系,导致他越来越大胆了。李海开始绑架被害人回家,或者让赵梅帮他站岗放哨。他作案的地点,始终都很安全。

赵梅就这样间接的帮着李海犯罪,而李海始终觉得不够。他们之间的配合好像完全可以更进一步。之后,李海就开始让赵梅当作诱饵。看到那些美丽自信的女人时,就会找个机会出现在目标的面前。然后可怜兮兮的利用自己这一身的伤,充当个家暴受害者。嗯,也不能算是充当,因为她本来就是个家暴受害者。这样以来,她的戏码,就格外的真实了。也难怪像夏林那样优秀的女性,最后也会被骗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赵梅的工作很顺利,好像李海盯上的目标,没有一个会对她袖手旁观的。她和李海的配合,也就从这时候真正开始了。

  每次事后,李海都会颤抖着点支烟,然后自言自语的说:“我倒是要让你看看,我配不配得到你。”

  慢慢的,普通的强奸已经满足不了他那刻泄愤的心了。他每次都逼迫对方看着他,可是每次看到女人直视的目光,却又总是能想起那位坑了他一辈子的青衣。跃跃欲试的他,不断的想要尝试挖出被害人的眼睛。没有胆量实际操作,他就从网上找各种相关的视频。

直到有一天,一个血腥的挖眼视频吸引了他。因为这个视频的上传者似乎是一个组织,他们以血腥折磨为工作,为各种客户工作,满足出钱者的要求。李海觉得这简直就像是国外恐怖片,不可能是真的。但那一段段血腥恐怖的视频,却又无比的真实。

李海没有钱,他出不起那天价去解决掉他最恨的女人。于是,他就开始用动物做实验,模仿着视频里的“教程”,开始实践他想要挖出眼球的变态梦想。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沈墨给死者进行尸检的时候,会觉得凶手挖眼的技术无比熟练。原来,是有“教科书”。

  李海没有资格进入那个组织,甚至都没有资格成为他们的“会员”。他只能以一个观众的身份,默默的看着那些达官显贵们发布的任务,和执行任务时候的视频。渐渐的,他不但上了瘾,而且还充分的付诸于了行动。

这个天大的发现,是李进觉得最为震撼的。整个案子从始至终,都没有给李进带来这样的震撼。因为李海口中的这个组织,像极了深网。那个隐藏在计算机中,虚幻又现实的恐怖组织,不正是教给了李海如何升级犯罪的网站吗?

李海说,那个网站的名字叫做暗河。创建者的名字叫做哈迪斯。没错,正是希腊神话中,掌管阴间冥界,控制死亡瘟疫的冥王。没有人知道这个暗河网站的创建者是不是真的存在,因为他从未真正出现过。不管有多么高金额的任务,也不可能看见冥王亲自出马。李海这个数据库中连个符号都不算的小观众,更是不可能了解更多。

但是从李海的叙述中,却能看出他对那个冥王绝对的崇拜。

一直处于上风强势的李进,在听完了这件事之后,忧心的皱起了眉头。他从未想过,何蓉带来的一宗普通奸杀案,最后竟然能牵扯出这样一个罪恶之网。一个杀人魔不可怕,一个心理变态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变态不但凑到了一起,而且还找到了组织。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个组织的统治者,偏偏就有能力让这些可怕的变态为之崇拜臣服!这说明,他的能力,已经不仅仅是掌握几个杀手那么简单。难怪狂妄到敢以冥王自称。

再想想李海说的那些发布任务的“客户”们,他们出手阔绰,没有个百万交易,都没有资格发布任务。那么,花几百万就为了报复仇人,或者寻求血腥刺激的人,难道会是普通人吗?恐怕真的就如李海所说,那些人,非富即贵,甚至可能权势熏天吧。

只要一想到那些身居要职,财势两全,平时看起来还像是个了不起人物一样的变态,偷偷潜藏在网络中,李进就觉得有些头疼。

不过好在这个案子已经算是处理完了,当警员押着李海离开审讯室,从走廊路过李进身边的饿时候。李海竟然张狂大笑道:“狡诈的大队长,你不要以为你用那卑鄙的方式问出了口供,就算是你的胜利了!罪网之中,我不过是连沙子都算不上的小角色!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暗河中的冥王会真实的来到你们身边,把你们全部都杀死!!哈哈哈哈……”李海疯狂的笑声,在警队走廊中回荡着。

这个人,已经不可能再恢复正常了。可他最后的威胁,却真实的刺激到了李进。李进并不怕死,更不可能畏惧一个或几个变态罪犯。他怕的,是那张无形可怕的网,真的就悬在头顶。随时都有人会因此而丧命,可他们,作为法律的化身,却无法从虚无之中真正抓到幕后操纵的人。

沈墨看的出来,李进从听说了那个暗河网络之后,就一直情绪不高。可现在很多事情还在等着他做,所以沈墨不得不提醒了下李进说:“喂,你别忘了,你可是专案组的负责人,更是大队长。你这样,可有些动摇军心了啊。已经发生的,我们改变不了。但是未来有可能会出现的大事,你也许还有机会改变。做眼前该做的事情吧。”

李进很听劝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对沈墨说:“我去把案子跟何蓉交代一下,你去车里等我。这个案子既然已经找到凶手了,后续细节就与我们无关了,我们去医院看看顾文彬。现在的他,应该可以让我们看看伤势,顺便问几个问题了。那个案子所有的被害人都是你亲手解剖的,我想你应该有能力判断出顾文彬身上的伤,和死者身上的伤,是不是同一个人所造成的。”

沈墨苦笑:“李队你还是真看得起我。不过我得纠正一下,我解剖的,是死者的一部分。剩下的残肢,可是至今都没有找到。好了,你快去吧!”说完,沈墨和李进就各自转身,朝着两个方向离开了。

与何蓉交接案情的过程很简单,李进也不愿意有多复杂。口供笔录证据样样齐全,就连李海家里的作案铁锨都被找到了。想来,找出死者的眼球,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了。只不过李进不想继续跟进了,对他而言,这个协助破案,已经结束了。

何蓉从李海的供词里也听到了那暗河网络的事情,她感到非常震惊和好奇。几次和李进商量,能不能让她也跟这个案子。

可是李进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理由更是简单,一,你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地方的,连同事都不算。二,现在我要调查的是我之前的案子,和这个暗河网络有没有关系还不好说,咱们根本就没有合作的理由。三,我不觉得你适合跟进大案,也不觉得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帮助。

这三个理由,这盛气凌人的态度,足以让何蓉被气的花容失色。饶是那美丽的面容已经在极力克制了,但还是不免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

李进既不喜欢何蓉这个人,也不喜欢她的办案方式。这两个互相完全没有好感的人,凑在一起硬要合作,结果只能是双方水平都被拉到最低。

所以,也不管何蓉有多么的生气,嘴上有多少抗议,李进都一律没在意,只说了句“再见”,就转身离开了。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李进和沈墨就已经来到了顾文彬所在的医院。凑巧的是,顾文彬正好已经醒来了,而且医生说,在不过度刺激他的情况下,还是可以进行简单答话的。

来到顾文彬的病房,李进他们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因失血而略显苍白的男子。上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还在垂死边缘,浑身满脸都是纱布,根本看不出个样子。现在,总算能看清楚他的模样了。

顾文彬的样子,和他的名字很般配。虽然脸上还有淤青,牙齿也还没补好,不过不难看出来,他在经历这些之前,外表一定是个文质彬彬的样子。二十九岁的大好年纪,高高的个子,文雅的气质。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惹上的这种灾祸。

“你好,我是李进,是你这个案件的负责人。我身边这位是我的搭档,名叫沈墨。”李进向顾文彬介绍着自己和沈墨的身份。

顾文彬强忍着腹部刀口的疼痛,咬牙转过身,微微颔首,咬字还有些含糊的说:“两位警官好,我还不能下床,嘴和牙齿的问题也还没彻底好转,所以说话可能不太方便,请你们不要介意。”

李进在床头的座椅上坐了下来,并拉了把椅子给沈墨,之后微微笑着对顾文彬说:“你不用拘束,也不用紧张,好好躺着就好。我的这位搭档也是个医生,让他帮你看看伤口的愈合情况。然后,我们简单聊聊,可以吗?”

顾文彬顺从的点着头,这个样子,让李进实在是想不出来他是怎么惹上杀身之祸的。也想不明白他是如何从那变态杀人犯手中逃脱的。如果不是命大,此时的顾文彬,大概也要以一截一截的形式出现在沈墨的面前,让他检查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