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十七章 懊悔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18-10-24 11:54:01 全文阅读

赵梅万万没想到坐在警局里竟然还能玩儿游戏?这直接就让她有些懵了,紧绷的神经也有所放松。她很想了解李进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李进那无害的微笑,只衬得那张原本严肃俊逸的脸庞更显柔和。这一眼,赵梅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李进自作主张的当作赵梅答应了,他在纸上潇洒的写了几个字。然后将纸正着推到了赵梅的面前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游戏,我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如果你在第一时间说出你对应联想出的事物,那么我就能猜到你的心中所想。无论过去,还是未来。”

何蓉有些忍不了了,那神棍一样的德行,有什么资格总是批评她?

  赵梅低头看了看,纸上也没什么特别,挺秀飘逸的字迹,只想写几个毫无关联的词:比如干净纯真、春暖花开、秋水如波、夫妻恩爱,还有一个词是归途。

  别说是赵梅一脸茫然,就连何蓉都下意识的凑近看了看李进到底写了什么。她不明白李进到底是卖的什么关子,他到底要干什么?

李进没有理会何蓉,而是用眼神示意赵梅说说潜意识中对应的事物。

  赵梅有些痛苦的揉了揉额头和眼睛,然后不太确定的说:“干净纯真的是孩子吧?春天……应该是花吧?后面的,眼睛,丑恶,死。”赵梅的眼睛直勾勾的,不知道她陷入了怎样的意识之中。

  李进拿起那张纸,悠悠说道:“人的潜意识,能够提供很多很多的关键。就这几个词,我就已经可以断定了,你和你丈夫绑架奸杀的案情事实。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给你解释一下我们刚刚玩的游戏,我没有骗你,确实从你的回答中看到了过去了未来。”

  赵梅十分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恐惧。

  李进看着纸上的字迹,接着说:“我们刚刚玩的游戏,其实真正的名字叫做荣格词语联想测验。当你听到一组词语的时候,你的反应时间和反应词,都能透露出你内心的某种情结。当刺激词与你心中的一些阴影或者不愉快的记忆相联系的时候,你的反应时间就会相应的变长。只要将你的联想词语延续分析,就能获知你潜意思中最深的情结和秘密。刚刚这一组词语,是我特意选的。每一个词语,你的反应时间都超过了8秒,这远远超过了正常反应平均3.6秒的时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这几个词语和你有关系,能联系的到你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归途,你想到的是死亡。不知道死亡对你来说是不是也算一种奢求的解脱?还是你看多了李海所制造的死亡,从心底希望减轻罪恶,认为那是人的归途。恩爱的夫妻在你眼里是丑恶的代名词,因为李海的病态心理,你们夫妻之间的日常生活,恐怕如同梦魇一般吧。秋水如波的眼睛,春日暖阳下的花朵,这本来是挺美好的事物,可是当你提起的时候,却眉头紧绷,唇部肌肉微微颤抖,脸色发白。这证明你害怕眼睛和花这样的词汇,也害怕眼睛本身。不知道,是因为你亲眼目睹了李海的作案过程呢,还是那些战利品目前还藏在你的家里?至于孩子,那是你唯一能联想到比较美好的事物。你的内心其实还是期盼能过上正常人生活的吧?你有自主意识,也有正确的判断力,因此,你帮助李海杀人抛尸的罪过,是不可能因为你的心理疾病而蒙混过关的。”

  听着李进一口气说完,赵梅的精神瞬间垮塌了下来。她不再紧张焦虑,眼睛里的恐惧也渐渐散去。在她如释重负一般的深深叹了口气之后,整个人好像彻底放松了下来。

  这样的反应,是认罪,也是一个人寻得解脱后的舒缓。赵梅在李海所制造的恐惧阴影里生活的太久了,心理必定会产生一些扭曲。她用这样的扭曲的病态来支撑着自己,让自己还能麻木的活下去。但是当所有的谎言、所有的费尽心机全部都被李进用一张纸拆穿的那一刻,苦苦支撑的梦境就醒了。同时,噩梦也终于醒了。这对于赵梅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何蓉站在沈墨的身后,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忍不住低声问了沈墨一句:“李进他办案总是这样剑走偏锋么?你不觉得他这种神棍手段,其实和诱供没什么区别吗?”何蓉始终无法赞同李进对赵梅所用的审讯技巧。

沈墨笑了笑,轻声回道:“李进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只要不逾矩,用拍桌子瞪眼睛的方式,还是用心理测试的方式,又有什么区别呢?李进和一般办案人员不太一样,有些人是以审讯过程为目的,强调自己的工作性质,修饰自己伟大正义的形象。而李进,他是以结果为目的。能破案,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何蓉默默的点了点头,这几天,不管是自己亲眼所见,还是通过别人之口,她似乎了解李进越来越多了。奇怪的是,了解那个人越多,当初极度反感的情绪,也就越淡。

  赵梅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清楚的正视自己潜意识中根深蒂固的心结了,她第一次抬眼直视着李进,幽幽的开口问道:“警官,你刚才所谓的游戏,测试,其实都是骗人的吧……你只是为了引导我说出你想知道的东西,对吗?”

  赵梅似乎有些介意被李进玩弄的感觉,她不想在家里承受非人待遇,出了家门还照样让人当作傻子或疯子。

李进微微摇了摇头:“不,我说的那些,都不是骗你的。这个游戏不是专门针对你的,我们所有人都一样,不管意识层面有多么的伟大坚定,或者有多么的擅于伪装和谎言,潜意识,永远是最诚实的。正是因为这世界上的追求真相的刑侦人员们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荣格的词语联想测试,才会成为了测谎仪的开发基础。”

这句话,让赵梅的眼睛倏忽又睁大了几分。一旁的何蓉,也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李进。原来,她刚刚还认为是诱供的邪门歪道,竟然是测谎仪的祖宗。

  赵梅仿佛了无遗憾的点点头,哑声对李进说了句:“谢谢。”

只有这么一句谢谢,赵梅就又恢复到最初双眼无神的样子了。

何蓉非常诧异,她刚刚明明就已经是要认罪的表现了,为什么现在不继续往下说呢?看的着急,何蓉走到赵梅的面前,挑眉怒声问道:“你这是执迷不悟想要包庇李海吗?就那样的男人,也值得你这样做?你知不知道他侵犯了多少无辜的女人?在杀人之前,他还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吧!你是习惯了,可是那些女人该找谁说理去?李海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人,你竟然还在忍受和包庇,你不觉得你和他一样变态吗!”

赵梅的嘴唇在颤抖,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情绪的爆发,失声痛哭。

李进一看,何蓉这样其实倒也不失一个办法。反正这位何队长嘴可是毒的很,赵梅的心理防线已经崩塌了,让何蓉刺激刺激,也许能使她愿意说出真话也不一定。

于是,李进对沈墨招呼了一下,然后又对何蓉说:“你是女人,也许你更能说服她吧。我去隔壁看看,你和她好好聊聊。”说完,带着沈墨就出门了。

沈墨本来不太想看李海的审讯了,因为这个虚伪的变态杀人魔,实在是让人越看越厌。以沈墨优雅的气质来说,他实在不想在那个变态的面前失了理智。可是李进却执意让沈墨一起,说是有他在场,破案的速度会更快。

当李进走进李海的审讯室的时候,正在审问和做笔录的警员站起了身,尊敬的招呼了一声:“李队,沈教授。”

  李海本来像是个无赖一样,懒懒的坐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皮,大有死磕到底,绝不开口的架势。这时听到警员的声音,才缓缓抬起眼,看向门口处。

可是当他看见了李进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甚至,在情绪突然变化的情况下,他有些失控的忽然站了起来!看着眼前人,震惊的指着李进开口说:“你…竟然是你?”

李进微笑着走了过来,挺拔的身姿站在李海面前,那气势让李海又跌坐回了椅子上。只能愣愣的仰着头,看着李进。

“对,是我。我说过,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再见的。”李进脸上冷冷的笑意,让李海情不自禁的有些发抖。

这个之前送自己回家的小警察,李海本来以为就是个警队跑腿儿的,还是个无知的白痴,连戏曲的基本知识都不懂!毕竟,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什么管事儿的人呢?可是刚刚,那审案的警察,竟然喊他李队…难怪啊,从在车上的时候,李海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太古怪了,当时自己只想马上远离他,所以才撤了谎及时下车的。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李进的故意安排……

“唉!”李海颓丧的叹了口气,双手深深的插进头发里。懊悔自己一子错,满盘皆输。当初就不该上那辆车,就不该和这个警察搭话,更不该纠正他谈论戏曲时所犯的错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