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十二章 自命不凡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8-10-19 11:46:01 全文阅读

夏林的父亲微微叹了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起伏的胸口不难看出,这位父亲是在用多大的勇气,才能坚强的回想自己和女儿最后说的话。

  “林林她啊,从小就很懂事,我们管的也严。所以,从上学的时候起,她稍微晚回家一会儿,就会给我们打电话,生怕我们会担心。后来长大了,工作了,每次加班也都会给我们打电话。那天,她来电话的时候,是我接的。她说她可能会稍微晚个二十分钟再回来,让我们不要等着她,姨妈的生日重要。还说,不等吹蜡烛,她就回来了。我就问她啊,是不是公司又临时有什么任务要加班了?如果真有的话,别耽误工作啊。可她说没有,还说已经出来了。我听她的语气也没什么异常,看她挺着急挂电话的,就没再多问……”说到这里,这位老父亲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了声。

  “每次夏林的妈妈接电话,都会唠唠叨叨,问东问西,我怕孩子烦,从来不多问。我觉得她长大了,早就有了自己的主见。我也相信夏林做任何决定都有分寸。可是…可是那天…如果我不那么相信她,不那么放心,像她妈妈一样再多问问,多唠叨唠叨,也许……也许我们就知道她最后再做什么了,她就不会出事了啊!”

  夏林父亲自责懊悔的痛哭,惹得夏林母亲更加痛苦。两个原本很显年轻的中年人,一下子看起来苍老了很多。他们的家,好像已经天塌了。

  何蓉毕竟是个女性,她心底的柔软,绝对要比李进多。所以这时她忍不住想要开口劝劝这对可怜的父母。

可李进却在这个时候用眼神阻止了她,执意不让她说出任何安慰的话。这让何蓉更加确定李进就是个冷血动物!

但是沈墨看着李进,却由衷的懂得他的用心良苦。深谙心理学的他们,都非常清楚。在这个时候,柔软的安慰,不但很苍白,而且还会让伤心的人更加痛苦和委屈。所以,与其在这时候去说那些毫无意义的节哀顺变,不如安静的多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至少可以宣泄心中的痛楚。

  不一会儿,夏林的父亲才缓缓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等了她一夜,她也没有回来。我们了解自己的女儿,她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于是我们就报了案。没想到……”说着说着,夏林的父亲又泣不成声了。

  李进点点头,声音很低沉的轻声问道:“您可以确定,夏林在打电话的时候绝对没有任何异常吗?”

  夏林的父亲很肯定的点头说:“我可以确定,真的没有!她当时好像是在着急办什么重要的事,但绝对不像是什么危险或者可怕的事情。夏林很聪明,如果真有什么她认为危险的事情发生了,既然还能打电话,那她一定会用某种方式提示我们的。”

  李进点了点头,然后稍稍考虑了一下,最后对夏林的父母征求道:“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夏林的房间?”

  二老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默默的点了点头。

  李进他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夏林的房间。夏林的家庭条件不错,整体的装潢简洁却很精致。

  一进门,李进就低声说道:“卧室,是一个人最能散发自我的地方。从一个人卧室的风格和摆设品味,就大概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夏林,她的生活是年轻人当中少有的健康,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没有什么恶习,阳光向上,有品位,有内涵,确实是个优秀的姑娘。”整个过程,李进都像是自言自语,可是何蓉完全能感受到,李进在对沈墨说话。

说着,李进双手拿起了夏林床头上的两本书,然后对沈墨晃了晃说:“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懂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没有翻译注释的《楚辞》,这姑娘,内外兼修,中西兼顾,气质一定是出类拔萃的……”李进说这话的时候,难掩心中的遗憾。

这倒是让何蓉忍不住看了李进一眼,毕竟在她眼里,这个李进可能压根儿就对女人不感兴趣。他就没好好说过话,更没有这样直接的夸赞过某位女性。

  沈墨站在书架旁,也摇头惋惜的感叹着说:“你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你看看她的这些书,都不俗。除了文学名著之类的,还有一些关于瑜伽的,花卉知识方面的书籍。这些书都有着不少的翻看痕迹,可以肯定,这姑娘的书,不像是某些年轻人拿来摆在书架上装深度用的。夏林是个很懂得修心养性的女子,这样的她,更不可能轻易被两个或更多的陌生男人骗走。”

  “嗯,不过她有着致命的弱点。”李进用手指敲了敲书桌上几本杂志和桌角的猫咪玩偶说道:“太过喜欢小动物的人,通常本性都很善良、心软。因为善良,所以也很容易被骗。这与她们健康自律的生活毫无关系,却成了罪犯最容易得手的人。”

  何蓉也不管李进全程无视她,这会儿忍不住插了句嘴说:“善良不代表傻啊!你也说了,她看的书,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得懂的。而且你知道郁氏集团对员工的标准有多高吗?能在这样的年纪,成为那样大公司的小主管,这已经足以证明夏林的智商了!”

李进看着何蓉,淡淡的回了句:“我说的是,善良是她的弱点,我并没有质疑她的智商。任何人都有弱点,但是没有锋芒的善良,就是容易被坏人有机可乘。”说完,他不等何蓉再开口,就兀自站在了夏林那放大的写真前,看了一会儿,悠悠说了句:“夏林很优秀,很漂亮。尤其是这双眼睛……确实很美。”那挂在墙上的放大写真里,夏林正洋溢着青春的光彩,笑靥如花。一头乌黑长发,淡施脂粉,配上那精致完美的五官,非常具有古典美。

何蓉鄙夷的瞪着李进说:“你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我知道你的身份,我会怀疑你就是那个色魔变态的!”

  李进也不回话,就见沈墨这时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摸了一遍书架的里层的夹角,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说:“这房间一尘不染,没发现什么隐私,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衣柜里的衣服多数都是职业装,剩下的都比较青春休闲。这样的姑娘,基本可以排除她自己惹祸上身的可能性了。”

  “嗯,我觉得,她也是真的没有男朋友。大概条件太好,反而不容易将就吧。”李进打量着夏林的梳妆台和书桌。一个女人究竟是不是单身,一看私人物品,二看通讯记录。这点,李进还是很有把握的。

  什么也再次环视着房间说:“没错,越是优秀的女孩儿,才越容易被‘剩下’。因为配得上她们的男人不多,而优秀的人本身的原则就是不将就。”

  “哦?沈教授你这是在间接的表达自己吗?”李进打趣的斜睨着沈墨。

  沈墨笑了一下反击道:“半斤八两,说我的同时,其实和说你自己也没什么差别。”

李进有些无趣的转回话题,一本正经的接着说:“通常女性的房间内,都会有一些暖色调的东西,但是夏林不是。蓝色为主色调,蓝白相间,干净清新。她没有太多关于少女的幻想,干练,上进,像个职场女强人的样儿。这样的人,当遇到麻烦发生的时候,是有绝对的能力能够应对自如的。”

  “那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令她连家庭聚会都可以错过,而非要去做呢?很明显,当时令她改变行程的人,百分之九十五就是凶手。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要做什么才能留住夏林,并且让她毫无防备?”沈墨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质疑。

  李进看着夏林的照片,略有些出神,他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这可能就是整个案子最无法理解的地方。有些推测,我还需要再想想……”

何蓉忍无可忍了,急躁的说:“既然你现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就赶紧离开吧!不要再过多打扰她的家人了!”

  这一次,李进倒是没有反驳。干脆的点点头,就下楼告辞了。出了夏林的家门,李进就与何蓉分道扬镳了。

“你如果没什么需要做的,就回去休息吧。我和沈墨再仔细想想,明天早晨叫上所有人开会,明天一早,就发布推理侧写。之后,我们就可以调查相符的嫌疑人了。”

  何蓉虽然早就听说过眼前这两位在破案这方面的威名,但此刻却也有些质疑的挑眉问向李进:“你就这么自信,这么有把握?你要知道,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左右办案方向的,一句出错了………”

何蓉还没说完,李进就打断了她说了句:“我不会让自己出错。”说完,就和沈墨一起离开了。只剩下何蓉站在原地,一遍一遍的骂着这个没有气度且自命不凡的男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