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三章 最后一顿饭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8-10-10 12:25:01 全文阅读

沈墨少见的也有些激动的说:“我一开始以为死者头颅面容如此肿胀是因为伤害所致。但是后来我仔细看了看凝固的血液污迹之下,口和唇周围竟然有类似胡须一样的毛发。于是我又再三观察,以便确定这颗人头确实是个女人。这一观察,我发现她的下颌骨处有刀口,并延伸至发际线。这张男人的脸,是硬生生被‘安’在这颗女人头上的。等回到法医室之后,你一看就能明白。”

李进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固然杀人手段凶残的凶手他这些年来没少见。但是举凡杀人犯,多是冲动杀人。杀人手段也是干脆利落快。就算遇到了个别心理变态的凶手,他们的杀人手法也不会太离奇。现实毕竟不是杜撰演绎的作品,在李进看过的案子里,即便是变态杀人犯,也就只能停留在折磨以及过度杀戮上。

而今天,他们遇到的这个案子,背后的凶手,似乎并不仅仅是残忍折磨杀害那么简单。他的每一个行为,都有着他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从报警,到弃尸,再看这弃尸的方式。在李进看来,这已经不能算是弃尸了,而是一种对话,一种挑衅。凶手想要让李进明白些什么,从那个电话开始,这一切都是为警方,或者说是为李进,精心安排的。

那么……凶手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这个问题,是李进此时脑海中最想弄明白的。

不同的肢体部位,不同的被害人,从人头上剥下脸皮,再覆盖上原本不属于死者的脸。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说,这是在间接剥夺死者的人格身份。可是,那重新覆盖的脸,又是什么意思?给予死者新的身份吗?还是与性别有关?应该不是……

人的面部肌肉和神经非常复杂,想要这样完美不粗暴的,严丝合缝剥下整张脸皮再安在另一个头颅上,绝对是一件很费力气和时间的事情。甚至可以说,这项“手艺活儿”远比凶手杀人弃尸的时间还要长,还要更费力气。

那么说来,凶手杀人的本来目的,应该就不是杀戮了,而是这张脸。

看着沉思的李进,沈墨没有打扰催促,他看向了不远处放着的第四个袋子,也是最后一个袋子了。

在经历了前面这一个比一个恶心的袋子之后,警员们对待这最后一个袋子的心态也完全和刚开始不一样了。他们甚至连手上的动作都谨慎了起来,好像时刻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随着孟小川“咦”了一声,李进也回过了神来。再看那最后一个黑色袋子,里面既没有什么腐尸残肢,也没有散发出恶心的气味。里面装的,都是衣服之类的东西。直觉告诉李进,这些衣物应该是属于死者的。

孟小川惊讶的看着袋子里男女款式的衣物,不解的对李进问道:“李队,这…这个凶手也太不正常了吧?一般情况下,凶手杀人碎尸后,应该是尽可能的去处理这些证据才是呀!因为证物越少,尸源越难排查,破案的难度也就越大呀!可是您看……这个凶手,不但把带着死者DNA的衣物和贴身物品都留了下来,甚至里面好像还有个证件钱包……”孟小川显然是十分不能理解这个弃尸现场的所有诡异迹象。

李进并没有着急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看,他只吩咐大家小心处理,并让韩城马上送到鉴证部门查检。

之后,李进在不打扰现场勘查人员取证的情况下,稍稍退开一点距离,和沈墨一起初步分析起了下这个古怪的案子。

“两张脸,是什么意思呢?”李进先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沈墨想了下答道:“这种目的性很明显的犯罪特点,通常都是为了表达凶手的某种意图或情绪。关于人脸这方面的特殊意义,我刚才也想到了几个。比如罗马神话中的双面神杰纳斯,他有两张脸,一张看向过去,一张看向未来。又比如北欧神话记载,面具和脸代表着真实和谎言,剥夺整张脸,也有可能是对谎言和背叛的泄愤。再比如……咱们的国粹脸谱之类的,都是借助覆盖本来的那张脸,从而表现一个全新的人格和角色。”说到这里,沈墨和李进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可能性,但是这种事不是儿戏,不能随意猜测。还是要回了队里,把死者身份都查清楚了才行。

李进又在弃尸点附近走了两圈,然后把孟小川叫了过来吩咐着说:“外勤你也出过了,吐也吐的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给我查出在这片公园的地面上发生过的所有案件。记住啊,是这片地面上,也就是说,无论是三个月前,三年前的,还是十三年前的。只要觉得可疑的事件,就详细记录下来。凶手选择在这里弃尸,绝不是偶然。”

无论是从隐蔽性,还是弃尸方便的程度来说,这个公园都不是一个最佳地点。凶手冒着莫大的危险来这里,自然是有他的原因。

沈墨摘下了手套口罩,然后深呼了一口气说:“走吧,我回去赶紧把尸检完成,就这么几节残躯,应该用不了多久。然后你等我稍稍清洁一下,就去你办公室找你。或者有消息了,直接通知你去法医室找我也行。”

李进点点头,有些无奈的笑了。谁能想象,他的这位好友,身为顶级法医,却有着相当严重的洁癖。而且最可笑的是,他的洁癖不是针对尸体,而是针对于活人。无论是怎样腐败可怖的尸体,他都会抱着专业的态度,给予死者绝对的尊重,并利用他那天赋头脑,从死者身上找到答案和线索。洁癖?不存在的。可一旦他面对的人是活人,就显得有些麻烦了…他很不喜欢别人离他太近或者是有身体上的接触,李进曾经亲自目睹,有一些爱慕者为了套近乎而亲近沈墨,其最后结果都是被他巧妙的避免了身体接触,包括最基本的握手。可以说,除了李进这个多年搭档的好友以外,能让沈墨控制下洁癖的人,还真的是很少很少。

回到警队,大家各自忙活起了属于自己的工作。李进回到办公室,等着沈墨的“随时传唤”。多年来的默契配合,已经让李进在办案上将尸检结果变成了第一关注的信息。因为李进在长时间与凶手或被害人的接触中,深刻体会到了一个道理,无论杀人原因是什么,死者的身上,都必定会留下凶手所要传达的讯息。换言之,杀人方式,基本可以表露出凶手的大概身份。

想到这里,李进有些呆不住了。他脑子里那些可怕的猜测,都得由尸检证明来佐证。索性,李进走出办公室,来到了法医室外。他来来回回的徘徊于法医室门外,只等着沈墨快些找他。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李进瞥见法医办公室里有人影晃动。他急忙敲了敲门,示意那个年轻的实习法医出来一下。

这个实习法医名叫顾思琪,是个二十多岁的俏丽姑娘。论身材,论相貌,论胆量……都可以算是人中凤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这一行。而且,她好像一点儿都不畏惧尸体,这点倒是让沈墨很满意。所以平时忙不过来的时候,沈墨也会破格的留下思琪来帮忙。

这会儿顾思琦透过门窗看见李进,连忙放下了手里的电话,跑过来打开门有些惊讶的说:“李队?!您怎么知道沈教授正准备让我联系您?”

李进面露苦涩的说:“我哪能知道他什么时候找我,我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好了,进去说吧。”李进有些迫不及待的快步走了法医室,同时也熟练利落的带好了手套口罩,进入到了最里面的解剖室。

解剖室里,沈墨正优雅的举着一截肠子,认真的在端详着。看他那副怡然自得的状态,任谁也没办法想象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竟会是尸体的内脏。

不过李进看沈墨这个状态早就已经很适应,很习惯了。所以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讶异,而是直接走到那些碎尸残肢的解剖床边上,头也不抬的说道:“沈教授,您可是让我好等啊。这个案子事关重要,我希望你没有让我在外面白等了你那么久。怎么样,给点儿好消息吧?”

沈墨把那节肠子放进了托盘里,然后举到了李进的面前说:“好消息是,死者生前最后一顿饭挺丰盛的…”

李进无奈的看向了沈墨,虽然知道他一向不以被害人开玩笑,但是他这种表达方式还是让人着实感到无奈。

沈墨没有注意李进的表情,他轻轻将托盘和其它脏器一起摆放好,然后自然而然的说:“根据死者肠胃里残存的食物来看,我推断的死亡时间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就在他刚吃完这顿饭不久,就被杀了。人死后消化系统自然也就跟着停止了,所以他胃里的食物并没有完全消化干净。你看,这还有龙虾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