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章 这张脸不是她的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267  |  更新时间:2018-10-09 12:44:55 全文阅读

都不用听他真正说完,只看周围几个警员干呕要吐的样子,以及随着打开袋子而飘散出的腐臭气味,就知道沈墨的推测是正确的了。

李进冷静的走上前,让现场勘查的警员先拍照取证。然后和沈墨一起看向了第一个袋子的内部。

里面,是两截残肢。一条腿,和一条手臂。

有着粗糙毛发的男性小腿,从腿骨和脚掌的大小来看,应该是一名身高在184左右的成年男子。常年和沈墨搭档,就算不精通,也多少懂得了不少法医的知识。李进粗略的判断着。

可……诡异的是,与这条腿装在同一个袋子里的手臂,却是一条纤细的女人手臂。十指尖尖,还染着淡金色的指甲油。

残肢的创面都已经乌黑,并不时的有液体从创口内流出。

沈墨带着口罩,带着手套,轻轻拨弄了一下两截残肢,翻看了一下创口表面,之后就站起来对李进说:“从骨骼的状态来看,男人身高在180到185之间,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肌肉结实紧致,应该是个爱锻炼或者有点儿功夫的人。足下有轻茧,证明常年站立或走路的时间较多,并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残肢创口已经感染,应该是被体积较大,较重的砍器以挥动性方式砍击,硬从膝盖处砍下来的这半条腿。根据伤口肌肉的生活反应判断……这条腿离开身体的时候,腿的主人应该还活着。”沈墨的声音,专业,理性,且冰冷。但是他越来越低沉的语调和微蹙的眉,不难看出他此时压抑的心情。

所有人都围在一旁看着沈墨这“一眼辨尸”的超凡能力,即便是李进,这会儿也没有插嘴说话,只等他这位好友,把那条手臂的情况也一并说出来。

沈墨斜眼瞥了一下那节断臂,然后又看向李进说:“没想到还真让我说中了,这袋子里的被害人,不止一位。从尺骨桡骨的大小间距就可以肯定,这条手臂无疑是女性的,而不是伪装的。年龄大概28岁左右,身高大约168,体重不超过110.我刚才看过了,这位女性虽然有着精心保养的指甲,还有价格不菲的指甲油,血污之下的皮肤也算是光滑细腻。但是那手指和掌心内的薄茧,却可以肯定,这双手的主人绝对不是弱质纤纤的女子。她有力气,经过训练,回去尸检的时候我再仔细看看,说不定就能判断出她手指上的茧是常年拿何物而来了。“沈墨说着,微微眯起了他那双狭长的眼睛,似乎是在怀疑着什么,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

李进这时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鼻翼说:“一个袋子,两截残肢,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体质不错,爱好锻炼的人。他们年龄差不多,应该不是随机被拼凑在袋子里的。”说着,李进又看了看刚才挂着袋子的树干,接着说:“树枝树干上有明显的划痕,这些装有残肢断臂的袋子,应该是利用绳索之类的东西挂上去的。另外,你刚才在翻看残肢的时候我也看到了,从伤口创面腐烂程度和蛆虫大小来看,被害人大概不是刚刚遇害。”

其余警员们听到这里都尽力扭着头,控制着又要干呕的状态。唯有沈墨,赞赏似的夸了李进一句:“行啊,观察的很细致嘛!李队,你如果继续这样优秀下去,我怕是就要失业了呢。不过,为了避免我会失业,我就再给你个细致的死亡时间。”

说着,沈墨又一次蹲下身,拿着镊子从断臂创口中夹出了一只蛆虫,然后就像是讲课一样自然而然的对周围警员说:“看,这家伙倒是吃的白白胖胖。一般来说,夏季人死后十分钟左右,苍蝇们就会到达尸体。一小时左右产卵,十到二十小时内出现蝇蛆。在现在这个季节吧,蛆虫大概每天能长0.1厘米,所以这个大小呢……”沈墨饶有兴致的又看了看镊子里的蛆虫,最后对李进笑道:“被害人至少已经死亡55个小时了。”

李进没说话,只对沈墨挑了挑大拇指,然后又叹了口气说:“现在咱们的坏消息是一个接一个,目前至少已经有三名被害人了,走吧,去看看下个袋子里是否还有更坏的惊喜。”

听着李进这话,一旁的韩城,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儿的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追上了李进和沈墨,问道:“诶,李队!您刚才是不是算错了啊?这袋子里一男一女,咱们暂时还没有发现第三名被害人啊!您说的那三位被害人……?”

看着韩城有些茫然的表情,李进一边让警员打开了第二个袋子,一边平静回道:“你忘了之前沈墨找到的那颗牙齿了吗?血迹和牙齿表明都是在不久之前留下的,而残肢的主人却已经死亡50多个小时了。所以,袋子里的被害人和留下血迹牙齿的,都不是同一个人。至少,还有第三个人,也许当时他还活着,也许……”李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他冷峻脸上,眉头皱的却越来越紧了。从这个罪犯猖狂的程度来看,他从心底感觉那个潜在被害人的生存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打开第二个袋子,那股令人无法忍受的腐臭味道较之之前的袋子更重了。警员们都觉得再也无法承受,纷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记不。那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甚至都已经有些呛眼睛了,他们只有稍稍远离,才能争取一些干净的空气来维持呼吸。

孟小川是第一次出外勤,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场面,顿时再也控制不住的跑到一旁呕吐了起来。

李进看在眼里,虽然心里十分理解他,但嘴上还是略有些严肃的说:“你要么吐完了赶紧回来,要么就现在离开,以后不要再跟我提出出外勤的要求。”

孟小川一听,连忙擦了擦嘴,狼狈的走回到了袋子的旁边。那苍白的脸上,还冒着虚汗。但是表情却异常坚定执着。能跟着李进出现场,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来了,还是个大案,怎么能够被这臭味给吓跑呢?

沈墨倒是十分理解的递给了孟小川一个口罩,然后温和的笑着说:“慢慢来,刚开始不适应是很正常的。没有哪个正常人在第一次接触这些的时候能够完全淡然处之。以后接触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孟小川感激的对沈墨点点头,然后乖乖站好等着听李进和沈墨对这第二个袋子的分析。

之所以这第二个袋子能散发出这样强烈的气味,是因为里面装的是一段被保鲜膜包裹好的人体躯干。这种“封存”方式,虽然会加速腐烂的速度,但是在不打开袋子的情况下,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腐臭的挥发。

沈墨这一次没有蹲下身凑近观察,这倒不是因为嫌臭,只因这里是现场,不是法医室,这包裹好的保鲜膜,不应该在这里打开。他只大致的看了几眼,就招呼了拍照鉴证的人员过来,然后神色有些沉重的对李进说:“这截躯干的主人是男性,年龄大概在四十五岁左右。腹部如此长的手术缝合伤疤,证明他是至少在二十年前做过阑尾手术。现代的医疗水平已经不可能落下这样的伤痕了,所以你们回去调查的时候可以从这个手术着手试试。不过……二十年前的手术记录,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尸体内部器官及血管中的血液受到腐败气体的压迫,流向了体表,使皮下静脉扩张,已经形成了腐败静脉网。应该是已经死了两到四天了,具体时间还得回法医室打开保鲜膜才能再做分析。保鲜膜上也许会留有凶手指纹,我建议现在就这样原封不动的运走。”

李进点点头,让警员们照沈墨说的做,然后面色愈发阴沉的说:“已经是第四个人了,不知道那后面的袋子里装的又会是什么。不一样的被害人,不一样的身体部位。凶手到底想表达什么?”

李进被这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刺激的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他亲自带上手套打开了第三个袋子。

这一次,里面的物体倒是简单粗暴且直接。

只听孟小川在一旁颤声的啊了一声:“李 李队…这次这倒是很明显了,一个女人头……虽然已经血肉模糊看不清楚脸了,但我想……应该是那条手臂的被害人吧?”孟小川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单纯的不希望再平白增加被害人人数了。如果这个人头就是断臂那个女人的,至少现场发现的被害人人数也算是控制在五以内了……从他进入警队跟着李进办案到现在,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死亡人数超过四个人的凶杀案。

李进没有回答孟小川,他只是有些出神的看着袋子里那个被摆放的很规矩的女人头。这颗头颅,已经被大量血迹模糊的看不太清面容了。但是李进这么看着,却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沈墨蹲下身,没有伸手触碰,却变换着角度仔细的观察着人头。平日里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说出个大概结果的他,就这样认真的看那人头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这让身边的警员们不由的开始面面相觑。他们都在诧异,这个人头到底有什么古怪,能让这法医界神话一样存在的沈教授看了那么半天,而无话可说?

好一会儿,沈墨才面沉似水的站了起来,然后凝眉对李进低声说道:“这人头的确是女人,但是这张脸……却不是她的。”

“什么?”李进微微有些讶异。刚刚那种不确定的不对劲儿,这会儿在心里感觉更加强烈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