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是斩魂使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灭灵三脉
作者:眷念阑珊  |  字数:2381  |  更新时间:2018-07-22 18:28:59 全文阅读

“你说什么?!恶魂已经死了?怎么可能!”

疾驰而去的陶小陶强行停下身子,他诧异的看着怀中的秦月道:“喂,难不成你所管辖的区域有其他斩魂使?”

秦月紧紧抿着朱唇摇摇头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的是其他师兄师姐来到我的管辖区域肯定会事先和我打声招呼的。在加上刚才那头恶魂死的突然,前后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出手之人的实力应该很厉害,据我所知在这个星球上的出任的斩魂使都没有这般能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轻松的斩杀恶魂。”

陶小陶思索了一下也感觉此时甚是蹊跷,之前的聚阴大阵在加上现在短时间内被虐杀的恶魂,这两者应该有某种关联。

虽然陶小陶才刚刚成为斩魂使,但是他很努力的去了解斩魂使。

这一切的重重让他不得不怀疑出手虐杀恶魂还有布下聚阴大阵的人的身份,应该是灭灵师。而且聚阴大阵的布阵者和今夜击杀恶魂者应该是同一人。

因为在这个世上灭灵师已经非常少了,在偌大的一个星球中能找到一个便已经很不容易了。

至于为何灭灵师这么少,秦月所给的书籍上也没有记载的很详细,甚是有关灭灵师的事迹都很少,只是简单的说灭灵师和斩魂使本是一通掌管着狱界,然而莫一天灭灵师背叛狱界遭到斩魂使和狱界的其他势力围剿。

最后在狱界的灭灵师几乎全部被屠杀个干净,只有被放逐和在其他星球最任务的灭灵师侥幸得意生存下来。

陶小陶不敢妄自揣摩,他看了一眼表情凝重的秦月道:“难道你也怀疑这出手之人是灭灵师。”

“噤声!”秦月瞪了陶小陶一眼道:“灭灵师你都敢挂在嘴边,别人听到有你好受的!”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陶小陶唏嘘不以,他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身为斩魂使出生的秦月对灭灵师还如此忌讳。

“哼。”秦月哼了一声不在多言,过了一会他让陶小陶赶到事发地,为了进一步验证出手之人到底是不是灭灵师。

陶小陶虽然不解,但是依旧按照秦月的吩咐前往事发地。

来到恶魂和白眼青年战斗的地方,陶小陶看着眼前的一方天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一丝惊恐。

天空之上的堆积的白云被轰散呈现一个扇形,而这个范围更是波及千丈,在白云见还夹杂着为消失的邪恶气息,陶小陶一眼便可辨别出这邪恶之气应该出自恶魂之手。

“恶魂应该是在反抗,如此大规模的攻击,就算是一切实力强悍的大恶魂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出多次这样的攻击。”

秦月伸出如青葱一般的玉指在空中一点,口中念念有词,随着道诀结束,散落在空气中星星点点的暴虐能量慢慢的汇集,就如同溪水如海一般,能量最终汇成形成一个黑色羽毛飘落在秦月的指尖,随着清风不断的左右摇曳。

“这是……”

“本命魂翼上的羽毛,想来出手之人真的是灭灵师而且还是灭灵三脉之一的威家。”秦月目光灼灼地看着在直接左右跳跃的黑羽,随即道出一个破字,黑羽便炸开了飘散的漫空之中再次成为能量融入宇宙之中。

陶小陶好奇的看着消散的黑羽问道:“你怎么知道出手之人是灭灵三脉之一的威家?难道仅凭一根黑色的羽毛?”

秦月看了他一眼轻声的道:“你还要雪地的地方有很多。灭灵师有三脉,分别是本命魂翼的威家,本命魂箭的宫家,和本命魂镰的鬼家。刚才的羽毛便是灭灵三脉之一威家独有的本命魂器。”

“本命魂器?和斩魂使的魂器有何不同吗?”对与魂器陶小陶还是有些了解的,他的魂器是一柄透明的长剑,按照书中记载斩魂使的魂器谁上天赐予的,毁坏了只要融入能量便可修复。至于秦月口中的本命魂器他不甚了了。

“两者当然有所不同,魂器我就不多说了。至于本命魂器都是灭灵师用自身的灵魂温养,从刚才那根黑羽其威力之大可见一斑。但是其缺点也很大,便是本命魂器毁了那么对灭魂师也有很大的影响,轻则成为废人,重则魂飞魄散!”

秦月说的比较笼统,不是她不愿说的详细一点而是她自己对灭灵师的本命魂器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毕竟灭灵师最忌讳的便是有人那他的本命魂器来说是。

当初灭灵师还在统治狱界时对于他们的本命魂器记载就不是很多。

“既然已经确定是灭灵师了,那麻烦就大了。”陶小陶眉头紧锁,说真的他真的不愿对上灭灵师。

因为灭灵师让他感觉比恶魂还要难对付的多啊。

秦月抬起头看向白眼青年消失的地方冷然道:“现在已经不是麻烦了。应该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刚才那根黑羽便是灭灵师给我们下的战书。”

“战书?不接就是了,古代打仗的时候不是经常挂免战牌吗?我们也挂!”陶小陶笑呵呵的说着,脸上一脸的和气。

秦月白了他一眼道:“刚才我将羽毛回去便是给了回复。”

“嘎嘎~”

陶小陶整个人都石化了,如果说黑羽是战书的话那么刚才秦月的回复算是简单粗暴了,直接将战书回去,这是在挑衅啊。

“啊啊啊,秦月你这是在害我啊。”陶小陶都快要抓狂了。

“怎么?难道你不准备把这个灭灵师收拾了?”秦月乜了陶小陶一眼,是在嘲笑他,不加掩饰赤果果的嘲笑。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奈何一个女人这样的嘲笑,这简直就是羞辱啊。

陶小陶一张帅脸憋得通红,最后无奈的喊道:“好啦,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我答应了还不行吗?”

“哼!你早就应该答应下来了,你难道还想继续放任这个灭灵师继续胡作非为吗?你难道忘了学校学生的死因吗?”

秦月几乎是指着陶小陶的鼻子骂道,顿时将陶小陶骂醒了。

他想起来白雪,想起来昨天刚刚死去的几个学生。他们犯了什么错,本是花样年华,没有享受眼前的社会却死了。

“是不能原谅啊,不能原谅!”陶小陶死死攥着拳头,拳头出的青筋凸起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

而就在秦月将黑羽毁去的刹那,别墅中的白眼青年便感受到他本命魂翼的一根羽翼气息消散了。这样原本心情不错的白眼青年瞬间暴走!

“可恶的斩魂使,竟敢这样做!毁我一根本命羽翼,我定饶不了你!”

白眼青年仰天一吼,刚刚回到别墅又飞向学校的聚阴大阵外,他看着聚阴大阵森然的说道:“斩魂使,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融阴瓶!”

说罢白眼青年便将击杀恶魂后剥离得到的精纯怨气投入聚阴大阵中,然后在催动聚阴大阵,精纯的怨气不断的分解汩汩涌入大量的阴气,不仅仅填满了之前被陶小陶取走的一部分阴气,甚至还多出许多涌出聚阴大阵扩散在空气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