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独步仙迹 > 第一卷 十方风云聚巫蒙
第三十八章 蛋蛋很受伤
作者:摩崖  |  字数:4409  |  更新时间:2018-07-13 11:13:46 全文阅读

万剑一虚弱得厉害,最后很羞耻的一个平地摔,被轻漪轻松撵上……

“啊!”万剑一惨叫:“我的手要断了,男女授受不亲,快放开我!”

“我说过,我要砍掉你这双脏手。现在没有刀,我就是拧也要拧下来!”轻漪压在万剑一背上,使劲拗他的手臂,瞧那穷凶极恶的架势,像是真的要把他的手扭断。

万剑一的胳膊被拧得硌嘣硌嘣直响,发出远超负荷的声音,眼看真的要断了,便威胁道:“我警告你,我并不是怕了你,也不是打不过你,只是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不屑与你计较。师父说过,好男不跟女斗,好女不会找揍。你再找揍我可不客气了!”

轻漪抬手就给了万剑一后脑勺一巴掌,道:“你师父没告诉你不要惹女人么?因为好女专找狗揍!你这条好色狗,我今天就打死你,为民除害!”

“哎呦~轻点!!”万剑一嘶嘶地吸着凉气,道:“算了,算了。我师父还说过,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认错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看光你,不该摸你,不该救你……啊!!!大小姐,我错了,真心错了……断了,真要断了呀~……”

轻漪脑门上尽是汗水,累得够呛却尤不肯罢手“断了好哇,快点断啊!”一发狠,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

“你这八婆!”万剑一真的怒了,驴脾气上行,大声道:“难怪世人都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 二者皆不毒, 最毒妇人心!你这毒妇,我还手了啊!”说着便也不顾疼痛,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拱又一滚,硬把轻漪从身上掀翻下去,反过来骑到她的小腹上,一只手拄着她的肩,伸手就要扇耳光,轻漪本就觉得委屈得不得了,又被一通臭骂,眼看还要挨打,一时悲如天倾,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真是……震耳欲聋啊!

万剑一瞧她哭得伤心欲绝,把手僵在半空,心中有些不落忍,不由吟道:“玉容寂寞泪澜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居然是这个样子。”平素见识的都是杀戮与狠辣,遇到这种情况他哪里还下得去手?

轻漪是为女儿家的清誉痛哭。一而再,再而三,这才多长时间,这个混蛋居然轻薄了她数次,最可恨的是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不能报仇,是以更加伤心。但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万剑一若是无恶不作的丑鬼混蛋也就罢了,无论用什么方法,杀了他绝对不会有心理负担。偏偏这个家伙,长得人五人六的,还几次不顾个人安危把自己从鬼门关捞出啦……杀他吧,于心不忍;托付终身呢,自己却早就有了心上人,这该如何是好?啐!

咋就想到要托付终身了呢……偷偷抹去一把泪,看了看骑在自己身上万剑一的模样,真的……有点心跳的感觉呢……

柳依依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万剑一吟出两句诗,立时柳眉倒竖,心道:绝对是情场浪子,这时都不忘撩妹,必定人面兽心,残害了不知多少黄花大姑娘,我要为天下女人除害!

于是不顾自己酥麻的心跳,膝盖往上用力一~顶!——百试不爽的爷爷亲口传授的防狼秘术!

话说,自从意识到男女之别,万剑一大多数情况下做得还是相当到位的,至于剥光别人……嗯,也就是眼前这位姑娘的衣服,那纯粹是情势所迫。天大地大,当然是小命最大,救命要紧嘛!说到看光,拜托,早就看过一遍,应该不会在乎第二遍了吧?于是顺便看了两眼。抱着这种心理才在柳依依醒来时目光还有些肆无忌惮。现在呢,看起来他像是骑在轻漪小腹上,实则还离着些距离,以示自己的诚意和对她的尊重。

他却不知道,第一次发生时轻漪想的是:反正以后都不会见面,这厮人品不算无药可救……谁知道居然还会见面?! 最最要命的,万剑一居然有高阶妖兽晶核,说不定来头大得吓人,若是他大嘴跑风到处乱说怎么办?所以,总体来说,她有点倾向于干掉万剑一。她的心里有一个天平,左边盘里写着“生”,右边盘里写着“死”,刚刚还左右摇摆、稍向左偏的指针因为两句小诗砸在右盘里,相当于判了万剑一死刑,右盘直线下沉!所以,那一膝盖格外用力!

从当时的角度看,万剑一的蛋蛋首当其冲!

“玉容寂寞泪澜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居然是这个样子。”万剑一满脸同情,歉意如水的“子”字刚出口,就虎目圆睁,一张大脸从脖子根开始迅速变成茄子色,扭曲得不忍直视,仿佛还有高压蒸汽从耳朵里喷出来O 0!与此同时,鼻子里怪异地发出一声绵长、痛苦、无法形容的声音,两手捂着某处,双腿条件反射地做了个弹跳的动作后死死夹紧。

于是乎,他就像一个倒栽的癞蛤蟆,脸朝下就戳到了轻漪身上。

要亲上了……真的要亲上了……好吧,真的亲上了……

柳依依始料未及,这货居然不是向旁边栽倒,而是这样脸对脸戳到了她脸上,然后整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自己的初吻,竟然也……。

不过,接吻的美妙万剑一是无福消受了——身体、道行双重透支,加上难以言述的剧痛,他终于光荣地昏死在美人的怀里……羞耻感爆棚有木有?

“小友,小友……”

不知过了多久万剑一隐隐约约听到亲切的呼唤,从混沌中醒来,睁眼便见到一位全身挥发着圣洁光芒的老头——见过,不久前给柳依依疗毒就是这位过路神仙一指把自己从死亡悬崖勾了回来。

见到恩人万剑一心头一暖,赶忙施礼:“小生万剑一见过前辈,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从第一次相见万剑一就感到莫名的亲切,何况这条命都是人家救的,所以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

老头欣然一笑,道“不必拘礼,这固然是你的机缘,可未尝不是我的机缘。”

万剑一一怔——果然还是奔飞仙石刻来的么?不怪他这么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这是他永久的痛。

老头不知万剑一所想,只神色一肃,道:“时间不多,接下来的话你可要听好了。老朽封无极,乃是巫蒙创教始祖座下第三徒,当年封魔之战,我以残躯镇封黑魔身于那封魔塔中,为之奈何,老朽终究不敌。不过那黑魔总算也快磨死了,嘿嘿嘿……”

好魔性的笑声啊……万剑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咳~,嗯,老朽如今仅剩的一缕执念和残力都倾注于你,也算巫蒙赐予你的福泽,如今我就要彻底消散,我想知道,你可愿保我巫蒙一丝血脉?”

就我这样的小喽啰?

万剑一苦笑不语。

“当年封魔一役,巫蒙流血又出力,就算如今的八仙门加起来都不及,可现在却连个道统都要被灭去……不求丗上有人记得我巫蒙的伟绩丰功,可是……”

这老头……怎么说着说着就要哭鼻子了?这画风不太对劲啊!要是这仙风道骨的恩人真的哭了鼻子,自己看了会长斗鸡眼的吧,而且,于情于理也应该让这最后一缕亡魂走得安详一些吧……

万剑一打定了主意,硬着头皮说道:“承蒙大恩,只要力所能及,必当竭心尽力!”

“嗯!”封无极画风又是一变,气势变得威严磅礴,道:“那就拜师吧”

“哈?”万剑一脑袋一抽,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位前辈思维跳脱得有点跟不上节奏啊……况且,您老不是已经升天了吗!!!莫不是,您老刚才是在演戏吗?

封无极瞪了一眼万剑一,似是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你当老夫是好唬的吗?拜师之后,你就是巫蒙人,也不怕你敢不守诺言。再者,啧啧啧……虽然你还算有点特色,但是就凭你现在这点三脚猫功夫,等你能扶持巫蒙的时候,说不定魔族都一统天下了……”

特色?魔族一统天下?万剑一额头黑线无数,心道:“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夸人啊”

“好,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开始吧”封无极道。

什么?什么?!!您给我开口的机会了吗?等等!我的身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听使唤地给这老头磕起头来!封无极,疯老头,你的节操呢,难道老死在一万年的岁月中了吗——好吧,节操已老死,鉴定完毕。

“嗯,勉强够格做我的传人,不用谢我,做好事不留名,吾辈生来性如风,不追功,不逐名……”封无极又是坏笑一声,不理万剑一丰富的内心戏,又是一指点在万剑一的眉心上,尔后身体再次化作光点消散开来:“不用怀疑,这次,老夫真的去也,哈哈哈!!!”

然后还有一声嘀咕:“这便宜徒弟收的……也不知道靠不靠谱啊……”

万剑一有点懵……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封无极的三大神通术法——指法:飞翔一指、剑法:焚天剑诀、瞳术:至尊红颜,甚至还包括封无极对剑道的感悟,对这些术法的理解。同时也包括他一生中零零散散的记忆,其中就有封无极大爆师兄后~庭~花的辣眼记忆,显然,在这枯燥的岁月里,就是靠这些段子支撑他一路走来的——果然是倾囊相授啊……

万剑一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这老头虽然不太正经,但是从其记忆来看,当真如他所说,巫蒙曾经可堪天下第一仙门的美誉!

“师……师尊……”待万剑一从恍惚中醒转,封无极最后的音容却已化作光点散去,刹那间悲从中来,鼻尖久违地产生了酸意。他们只有两面之缘,可是每一面于自己而言都是一场大造化!先是救命之恩,又是授法之情,关键是,封无极零星的记忆中也有太多的坎坷和辛酸,百万年来都在用自己的生命镇压黑魔……如此一来,万剑一怎能不感动,又怎么能不愤怒?!如此英雄人物,怕是在典籍中都没留下名字,就淹没于滚滚尘轮中了吧?

巫蒙,这个道统,我保了!!!还有……那丝巫蒙血脉!

或许是继承了封无极部分记忆的缘故,万剑一此时产生了一丝明悟——当年的事,或许不该强加在仙门道统上,冤有头债有主!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样才能快意人生,纵意江湖!同时,对巫蒙也生出丝丝的依恋之感,仿佛那就是自己的归属。

这一声“师尊”,或许封无极到最后也没有听到,但是,他应该走得毫无遗憾!该做的,能做的,他已经做到了极致!

等等!!!……我明明记得之前是在……在亲嘴,怎么突然就……

啊!!!!!

突然,一股剧痛传来,万剑一猛地瞪大眼睛,眼前场景变换,一张怒气值报表的小脸映入眼帘,是柳依依!

“亲嘴?!”柳依依咬着银牙,惨白的脸色中掺杂着怒红,又是一脚狠狠踹在万剑一的胳膊上。

我才不要踹屁股,而踹脑袋的话,踩坏了这张……哼,很一般的脸,万一他将来报复,要划花我的倾世容颜,我岂不是会很亏?这个混蛋,做梦都想着亲嘴,踹死他算了,我踩踩踩!!!

啊!啊!啊!

发怒的母老虎,就问你怕不怕?

反正万剑一的内心是崩溃的,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沾惹了这么个……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闯进我的生活?!”柳依依都打得累了,发现万剑一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打不动!!!一时间竟觉得无比委屈,抱着膝盖大哭道:“为什么你要夺走我的初吻,为什么你那么讨厌!被你看了、摸了、吻了,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哇!!!”随手抓起地上的石头之类就朝万剑一丢去。

万剑一做望天状:“……封师尊啊,您收错了徒啊,柳依依做您的弟子刚刚好……”

猛地想起什么来,赶紧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发现只是肿大,并没有伤及根基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子也太牛逼了,这样都抗得住,厉害厉害!”

一个时辰之后,万剑一睁眼一瞧,柳依依还在哭泣。又过一个时辰偷偷观察,仍落泪连珠。再过一个时辰,好嘛,滚滚清泪兀自生生不息。嘴角一抽,心道:“我那便宜师父说得太对了,女人真的是用眼泪做成的啊。”

平白拜……啊呸!捡了个师父,以后得区分了,封无极虽然是自己的第二个师父,但是无论辈分还是实力,都远超自己真正的师父,而且又承蒙大恩,称之为师尊恰得其分。唉,心好累……

经过三个时辰的调息,万剑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只是由于帮柳依依祛毒,还略显虚弱。

是错觉么,我怎么感觉自己的悟性好像提高了许多,就连以后的修行之路都清晰不少,是封师尊记忆的影响么?万剑一略有窃喜。不对不对,封师尊刚走,我应该悲伤才对……万剑一惊恐地发现,自己恐有忘恩负义之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