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试牛刀
作者:苦铁  |  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18-07-08 18:54:01 全文阅读

阳光照射在茅山的脸上,躺在地上,觉得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看见一条野狗正在抱着他的小腿做着前后运动,茅山顿觉一阵恶心,腿一踢把野狗踢得老远,那条狗像是意犹未尽,眼巴巴看着茅山,想再过来把自己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我去!茅山爆了一句粗口,站起身来,佯做了一个向着野狗打去的动作,野狗看见也只能悻悻而去。茅山动了动身上四肢,没什么问题,抬头打量四周才发现自己是躺在昨天的那栋大厦楼下,旁边的工地已经开始施工了,轰鸣声此起彼伏。茅山回忆着昨天的事情,像是梦境一般,心中叹了一口气,朝着自己出租房的方向走去,没走两步,脚底下被什么东西隔了一下,黑色的像是手机的部件,散落四周的还有好多,茅山猛的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扔在楼下的手机,发现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回到城中村的出租屋中,七月的天气,屋子里潮湿闷热,茅山坐在硬板床上回忆着昨天的一切,突然觉得脑中像是有什么东西,闭上眼睛仔细看去,像是一本书黄褐色的书,上面写着六个篆体字,他虽然没学过篆书,但却能看得懂,分明就是阴阳五行秘法六字,脑中再动,翻开书页里面写到,小辈,你虽有机缘但此秘法非洗髓之人不可修的,本尊昨日已为你开智洗髓,但你3年之内不可行阴阳调和之事,否则走火入魔,吾亦不能救。小辈勤加修炼造福众生,切莫饱私欲而行不善,切记切记!!!。看完这些字之后,上面的字便消失了。茅山此时心中像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还要让我再当三年处男。但随即便又冷静了下来,如果老者说的都是真的,这便是自己最好的机会,想到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那些相师全都是前呼后拥,位极人臣,如果自己可以将这秘术全部学会,别说三年了,就算是三十年,这个就有点多了,就算是再当5年处男自己也能坚持下来,想完苦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又想到这不正是小说中的郭靖掉悬崖,杨过进古墓。那我茅山就是跳高层嘛!想着自己这些年过得悲苦的日子,亲人的离世,到最后自己走上绝路。这次说不定就能咸鱼翻身了,茅山越想越激动。

待到整个把这本书游览一遍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里面大体分为相术、命术、卦术、丹术、气术这几大类,但是除了相术外,自己只能看每一术的前几页,后面的像是被打上了马赛克怎么都看不清楚,茅山想应该是和自己还未修的前面的初级术法,所以后面高级的没法看,想到这茅山又爆了个粗口,电影你打马赛克,给我脑子里也打。

但是相术这部分,应该是和修炼关系不大,所以相对能看的多一些,茅山仔细的阅读相术篇的内容,里面开篇写到。“夫观者,皆观气,辨真伪,天下众生,于无形至有型,气灌于貌,有道之,顾可查之。于微不可,于希不可,未来可得,过去可得”。意思就是观众生的相及是观察众生的气运,再从中辨别真伪,众生皆是从无形到有型的,都是气运影响的相貌,有规则可寻,可以辨别,不可太谨慎,也不可太大意,未来和过去都可以从相貌上面看的出来。但是这都是比较模糊的,笼统的分析,真正要能查人未来,避灾祸乘福运,必须要用命术的五行算法结合得知。想到这里茅山拿来一面镜子,照着自己的脸,突然发现之前脸上的痣全都不见了,连雀斑都没了,茅山心想这术法居然还有美颜的功能,动用自己脑中术法,自己的脸上像是出现了一个棋盘一样的纹路,上写有天中,天庭,司空.....星落密布,把整张脸都囊括在了里面,但是看了半天什么反应也没有,茅山奇怪的摇了摇头,是不是不能看自己只能看别人,或者说自己还未到能观自己运势的修为呢?茅山收起脑中书籍,肚子传来一阵的饥饿,从昨天到现在还是滴水未进,想想自己也是可笑昨天还想告别人世,今天就突然就要去造福苍生,这是什么剧情。

在家里翻箱倒柜了一会,找到点零钱好歹先吃个饭吧,自己卡上的钱都给自己老爹了,这可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出门下楼,饭馆点了一碗饭,城中村就是这个好处,吃饭便宜,茅山一边吃着,一边突然来了兴致,这店里座了4,5个人,为什么不试试自己的术法呢?于是放下筷子,闭上眼睛等再张开时,盯着店里一个单独坐的,30岁上下的男子脸上,那个棋盘一样的东西又出现在那个人脸上,额上日角、上墓交叉纹路,左眼上凌云处隐隐现有白点,观察了一会茅山便觉得头昏眼花,气力不济。看来自己这修为还差的老远,根据相术中记载这人应是最近官司缠身,而且家中有亲人亡故。这时坐在对面的男人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听他说道“我知道你说的事,我这不是找律师着呢,村里的事你先别急,我把事情处理完就回去了”说完就挂了电话,茅山听到这里顿时觉得心里一喜,笑了出来,那男人见茅山朝他笑,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老家拆迁自己兄弟还在家,房子就被拆了自己兄弟死在家里,拆迁的只给10万就准备把事情打发了,最近跑到省城来找律师打官司,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这是哪来的丧门星还朝自己笑,站起来朝茅山走了过来说道“你笑什么,吃错药了!”茅山一看心里暗叫不好,自己没管住表情,但是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大哥,要是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最近正在打官司,而且家中有亲人刚刚亡故,我说的没错吧”那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20来岁的年轻人“你,你怎么知道的”茅山接着说道“大哥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先说,我说的对不对吧”那人也不客气径直坐在茅山对面的椅子上说道“是啊,我兄弟前一阵不在了,家里正在打官司!”茅山继续微笑着他观这人面相,并非大凶之照“大哥你两耳朝前,额间又窄想必奔波劳碌,但是山根凸起,运势还未到此一事过,必定吉兆加身,你把八字给我说一下”此时面前的中年男子已经被茅山完全牵着走了,茅山前面说的都是对的,他自己从18岁开始就跑长途货运,长时间不在家,要不然这次家里拆迁不也至于让自己弟弟去处理,虽然这些年攒了点钱,但是却如这个年轻人说的四处奔波劳累,这次住在城中村的小旅馆里也是为了省点钱。“我是85年11月28日的具体时间记不住了,行不行”茅山笑了笑说道“没事大哥,我先给你算算你别着急”中年男子听到这里赶忙掏出烟来递给茅山,茅山拒绝了,他现在要全身心的投入到脑中的秘术里去。一支烟的功夫茅山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男子,男子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说道“大师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受得住”茅山听男子称自己为大师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我要是和你说我在拿你练手,保不齐你会打我一顿。但是事已至此茅山也只好无所保留了说道“乙丑丁亥辛未,海中金命,虽常年漂泊,但可保衣食无忧。23岁正值戊子霹雳火。此火不克金,金接火势成器故小运,33岁大运,你今年32岁,冲太岁虽有官非,但无大碍”男子一听此话马上喜笑颜开,地方上的拆迁公司一般都和政府都勾结,这次也是在县城官司出了问题,没办法才跑到省城来的。但听到这话无形中像是给自己添了几分信心,又给茅山发烟又让老板准备凉菜啤酒。

男子叫王栋,就如同茅山所说23岁的时候自己买了一个货车,也怪了那年活特别的多,自己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车挣了回来。于是王栋把这次来省城的前因后果详细的给茅山讲了一遍,还有刚才自己媳妇打电话过来,村里的村长三天两头让赶紧把他兄弟给入葬了,王栋走的时候交代过事情没有处理完,自己兄弟不能下葬,说道这里王栋不禁眼圈泛红,自己兄弟横死在家,到现在还不能入土为安,自己一定要讨个说法,兄弟还有2个孩子,这次要是官司赢了把钱全给自己的弟媳,也好让自己兄弟泉下得个安宁。茅山在男子讲的同时又重新在脑中计算了一遍,没错确实是这个命理,心中不禁的感叹道,这才是最初级的相术就这么准确,要是结合了卦术和其他的术法,会不会像神话里的仙人一样,铁口直断,一字千金呢,茅山自顾自的意淫了一番。茅山本也是苦出身,自然理解王栋的想法,两人相谈甚欢。

酒足饭饱,王栋给老板结了账,出门的时候又给茅山塞了500元钱,还说“兄弟,你这么年轻,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哪来的骗子呢,这钱你拿着,这个规矩我懂,我们那的师傅给人看相,驱邪也是要收费的。多少你拿着准不准无所谓,就当是你给大哥说的吉利话也中”王栋虽然平时小气,但是这时毕竟关乎到自家兄弟和自己以后在村里的颜面,看茅山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就算不是全信,也信个七八分了。而且这人的运势往往和人的气相结合,越是没有自信的人气就越弱,再出店门的时候茅山看着王栋的面相,好像又有着些许细微的变化。

最后两个人交换了QQ号,茅山因为手机殉了葬,只能留下QQ号,好以后联系。王栋也说等这次官司打赢一定找他好好再喝一次。

苦铁
作者的话

希望大家支持我的作品谢谢大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