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最强都市修真 > 第一卷 龙游浅水
第一章 残魂
作者:俗师  |  字数:334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

有仇报仇,有愿还愿。

随着冥王一声令下,万鬼沸腾,民间各处肉眼凡胎看不到的鬼门全部打开,数不清的鬼魂在阴差的看管下陆续走出鬼门行向人间。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色逐渐暗下来,整个南洲市不论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善男信女们点纸、烧香、准备供品,更有老一辈的人嘴里念念有词:“七月半,开鬼门儿,鬼门儿开了,出鬼怪,鬼怪难,鬼怪苦,吃好,喝好去投胎。”

在这一天所有国家的玄学、佛学等部门都如临大敌,或许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是无神论者,但是对于某些层面来说,很多事情绝对不只是公诸于世后的那样简单。

忽然,位于南洲市一处大型公墓周边刮起飓风,数颗苍天大树拔地而起。

“不好,不许走!拦住他!”

“速速来人,有一条残魂逃了出去!”只见,一道肉眼看不到的透明气流飞掠而出,数名阴差以极快的速度冲出鬼门追向气流。

残魂的速度太快,几个眨眼便拉开跟阴差的距离,消息瞬间在冥界传开,冥王大怒,下令快速捉拿残魂,七月十五仅仅是对于正常死亡的鬼魂以及孤魂野鬼开放,但是残魂却是不允许流出。

何谓残魂,人分三魂七魄,死后哪怕仅仅丢失一魂一魄都是残魂,不完整的灵魂是无法转世投胎的,就算强行转世,来生要么就是痴呆,要么就是畸形。

所以残魂只能呆在冥界任其慢慢分化消失,而且绝大部分残魂没有意识,万一祸乱了人间的秩序,后果不堪设想。

数十上百道气流在窜向大街小巷,让这闷热的天气陡然阴冷了几分。

周阳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微躬着身子缓缓走在小街上,天色已晚,街上的行人很少,似乎惧怕七月十五黑夜的降临,路边的纸钱燃烧出的火光时不时地照在周阳苍白的脸上。

可能是用力大了些,刚刚凝固的伤口再次开裂,疼的周阳倒吸一口气。

远处仍然能够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

“下次别让我再遇到你,妈的,晦气!”

“算了算了,老大,别跟他一般计较,明天到学校再给他好看。”

“什么玩意儿,克父克母的贱种。”

周阳没有理会身后的叫骂,慢慢的向自己租的房子走去,炎热的天气并没有给周阳带来一丝温暖。

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也是他从家族里搬出来第五个月。

周阳原本不是孤儿,虽然不懂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但在三岁的时候就被一对姓周的夫妇收养,而且周家在当地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家族。

周家总共有兄弟四人以及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的老父亲,老大周为进是现任南洲贾汪区区委书记,老二周为心接替家族企业,算是个当地有名的企业家,老三周为齐整天无所事事,高不成低不就,已经四五十岁的人,至今没有一个稳当的工作。

而老四就是周阳的养父周为民,周为民没有依靠自己的家族,跳出来后凭自己的能力创办了一家公司,一直经营的有声有色。

周为民年轻的时候因为受过重创而失去生儿育女的能力,不得已在三十五岁的时候才带着自己夫人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小孩,回来后取名周阳。

生活在这样的家族中有好处也有坏处,吃喝不愁,却没有太多亲情观念,周阳在享受了十年的亲情后,养父母因为出国考察遇到海啸后双双失踪,经过长达一年多的寻找无果,最后判定为死亡。

于是,周家三个兄弟一致决定,将老四的公司并入周家企业,在周阳十八岁之前,三人轮流抚养,等到满十八岁后,再给他一笔钱让他去自力更生。甚至当时还对外承诺,等周阳大学毕业后,会将他养父的公司重新交还给他。

在周阳刚进入周家时,周家爷爷还没有痴呆,对于老四领养回来的孩子欢喜不已,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痴呆越来越严重,这些年已经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了,哪里还管的上这些事情。

这五年里,周阳经历了太多同龄人没有感受过的冷漠,所有人都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一样的抚养着他。

如今,周阳已满十八岁,正在南严中学上高二,年初的时候,三兄弟家人就决定兑现当初的“承诺”,给了周阳五千块钱,让其搬出家族,自己养活自己去,对外说是,锻炼独立能力。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五千块能做什么?周阳仅仅是租了个半年的房子都用去四千多,而且距离学校很远,每天步行来回都要两小时。

已经在外面独自生活了半年,周阳白天上学,晚上打工,所赚的钱也仅够维持生活,而他的那些叔伯婶婶几乎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更谈不上关心,似乎已经忘了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周阳的身世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虽说明面上也算是个豪门公子,但过得却连很多普通的学生都不如,而一些真正的公子哥总是隔三差五的找他麻烦,似乎感觉这样的人有些侮辱公子之名,但更多的是为了显得自己高高在上。

周阳性格也比较内向,平时话不多,但学习却很好,这也算是另一个经常受人欺负的一个理由吧。

今天便是因为别人嘲笑了一句周阳又跟别人打了起来,当然结果跟往常一样,受伤的总是他。

在这个年龄里,或许已经没有人比周阳更了解人性,五年的冷嘲热讽像催化剂一样令他明白,唯有自身强大起来,才能更好的生存。

突然,一阵风吹得周阳冷不丁打了个寒蝉,紧接着,一阵接着一阵冷风吹来,吹得街头燃烧的纸钱飞舞,周阳没有理会这一切,任由纸灰吹在身上,对于今天的遭遇他早已习惯,如果下次还有人嘲笑他,他一样会打过去。

租的房子很是简单,吃饭、睡觉都在一个房间里,房东也考虑的比较周到,在不到十个平方的房间竟然想办法隔出一个厕所。

周阳回到家后,先是拿出药酒胡乱在身上擦了擦,今天本来是出去买些生活用品,谁知道遇上几个学校里的纨绔,跟着周阳拿了一堆东西,准备让他一起付钱,周阳当然不同意,这些钱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

于是便发生了那一幕,东西也没有买成,自己还落下一身伤。

随便吃了点东西,周阳给自己兼职的地方请了个假,早早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深夜,周阳被外面的雷雨声惊醒,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

周阳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胸口,既然睡不着了,索性打开灯来到仅有的一张小桌前,拿出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似乎沉浸在书中能够忘记疼痛。许久之后,周阳并没有发现,自己房间已经变得有些朦胧。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突然,一道声音在周阳身后响起。

周阳汗毛炸起,瞬间起身转向身后,或许是动作太大,“嘭”的一声,桌椅全部翻倒。

只见昏黄的灯光下,一个模糊的影子站立在身后,灯光照射在影子上形成一个彩色的人形光圈,周阳顿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一般,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你...你...你是什么?”周阳脱口而出,可能原本想问你是谁,但思维却直接判定眼前的绝对不是人!周阳的声音中都带着颤抖,即便接受过新时代的唯物主义教育,可眼前的事物已经完全超过他的认知。

“我,我是魂体,准确的说是一道残魂,嗯哼...”在光圈发出声音的同时外面正好响起一道雷声,震的光圈几乎消散,不由的一声闷哼让周阳能够感觉到这位自称魂体的痛苦。

“魂...魂体,你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周阳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慌乱之中,一手从脖子上拿出养母生前给他的求的平安符对准光圈,然而想象中驱鬼辟邪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过了几个呼吸,光圈缓缓地重新凝聚,没有理会周阳手中的平安符,“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没了一魂一魄,失去太多的记忆,只剩下零碎的记忆片段。”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可以让你拥有这个世界无法匹敌的能力,但是当你能够飞升后,你需要帮我找到失去的魂魄。”

周阳目瞪口呆地望着光圈,思绪一片混乱。

匹敌世界的能力?飞升?残魂?

这些词语周阳也只是从书上看过,但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周阳狠狠朝自己受伤的胸口捶了一下。

“嘶”疼!这不是梦,也不是幻觉!可这也未免太令人无法相信。

这时,空中又传来一声响雷,光圈再次被震散,重新凝聚后似乎比之前缩小了一点,周阳肉眼能够看到这具光圈好像在微微颤抖。

“你...怎么了?”周阳索性大胆一些,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歹意,恐怕自己已经不可能还活着。

“魂体最怕的就是罡雷,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敢现身,哪怕消耗本源也在所不惜,不然冥王手下的阴差随时都会找到我,可能我说的这些已经超过你所能了解的一切,你放松心神,我让你感受一下,或许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光圈似乎有些不稳定,慢慢的走向周阳,准确的说,是飘。

周阳不明白心神是什么意思,可能就是放松精神的意思吧。

当光圈彻底包围住周阳后,周阳彻底震惊了。

一幅幅堪比神话中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一个个仙活的人物御剑飞行!移山倒海!打的天崩地裂,日月失色!更有太多太多只在古神话故事中才能出现的场景一一浮现。

“这便是修真的世界啊。”周阳耳边传来光圈无比怀念的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