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宫奇谋 > 佛经三藏
第五幕 御赐明珠
作者:穆法沙  |  字数:2279  |  更新时间:2018-08-11 02:16:15 全文阅读

敖闰带着五花大绑的儿子敖烈端正地跪在灵霄宝殿门口的台阶之下,父子两都面色紧张,特别是老龙王敖闰,头上正冒着豆大的汗珠。突然听见殿内唱诏:“宣西海龙王敖闰及其子敖烈觐见。”父子俩赶紧应诏进了灵霄宝殿。

  一入大殿御前,两龙不敢看御座上的玉帝,敖闰拉着敖烈就赶紧地俯首跪拜:“罪臣敖闰携孽子敖烈叩见上圣大天尊。”

  玉帝见敖烈被缚着双臂,便问道:“龙子所犯何罪?”

  敖闰一脑袋重重地叩在地上:“孽子顽劣,失手烧毁御赐圣物,老龙不敢包庇,所以绑了孽子,特来请罪。”敖闰一头叩下去之后就不敢再抬起来,额上汗珠不住地滴下。

  玉帝一听,“唰”的一声从御座上站了起来,怒视着御座下面瑟瑟发抖的西海老龙王敖闰,还有自打进来就不说一句话的敖烈。面对龙族,玉帝根本就不隐藏自己的情绪,喜怒全浮于表面,而且极易动怒,若是往常听到龙族犯下欺君之罪他早就降旨严惩,而且严惩基本上除了杀就是剐,少有活罪。今日他却没有当庭发怒,只因太白金星眼见玉帝即将发作之时,悄悄上前,在玉帝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陛下息怒。”

  经太白金星一安抚,玉帝平静了不少,又坐回御座,问道:“当真烧毁了?”

  敖闰伏在地上,冷汗直流:“不敢欺瞒陛下,孽子在龙宫纵火当日,老龙便在大火熄灭之后,在废墟之中仔细查找,未曾找到圣物,应是火势太猛,已烧为灰烬,望陛下恕罪。”

  玉帝:“你又是请罪又是恕罪,让朕如何依你?”

  敖闰:“老龙不敢,全凭圣意处置。”

  玉帝:“那就诛你九族吧。”

  敖闰一听,惊吓不已,不住地叩首:“望陛下开恩,望陛下开恩……”

  而一旁的敖烈听见玉帝竟然将诛自己九族这种极刑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又看见自己那位被自己祸害了的老父亲不断磕头求饶的样子甚是可怜,心中自责,同时倍感悲愤,于是倔强地挺直了腰板,主动开口请罪:“陛下明鉴,此事是小龙独自所为,小龙纵火之时,我父王并不知情,待我父王知晓之后也是即刻下令灭火,无奈火势太大,没能救出圣物。此事与我父王无关,陛下要罚就罚小龙,放过西海,小龙任由陛下杀剐!”

  敖闰见着儿子情绪激烈,生怕又惹得玉帝怒上加怒,在一旁不断小声提醒敖烈“闭嘴”,只是敖烈性子上来,一股脑的把话说完了也没理会父亲的提醒。

  见着敖烈倔强地样子,玉帝并未动怒,反而笑了起来,扭头对着太白金星说道:“这小龙倒是有点气节。”太白金星微笑点头回应。

  玉帝又回过头来,看着敖烈,说道:“朕要诛西海龙宫九族,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敖烈:“西海无罪,有罪的是罪龙敖烈,陛下贵为大天尊,要遵天理,不可滥杀无辜。”

  玉帝:“怎么遵天理朕要你教吗?你不过区区小龙而已。”

  敖烈:“区区小龙也有尊严,可以伏法,不可枉杀。”

  玉帝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下面的两龙;敖烈虽然双膝跪地,腰身却是直挺,目光坚定的等待着玉帝发落;敖闰则是五体投地到几乎趴在地面上,头上冷汗不止。

  良久,玉帝终于降旨:“罪龙敖烈,你烧毁圣物,本是罪不可赦,朕念你年少无知,朕赐你一丝机会,罚你悬吊凡间半空,鞭打三日,昼夜不停。三日之内若有旁人救你,朕必赦你之罪,若无人来救,你就自己上剐龙台。”

  敖闰一听玉帝的旨意并无降罪西海龙宫之意,赶紧伸手按下敖烈的脑袋,按着敖烈同自己一起“砰砰砰”地直叩首谢恩:“谢陛下开恩,谢陛下开恩……”

  玉帝甩甩袖袍:“行了行了,天兵天将速将敖烈押下。老龙王也快回西海吧。”

  几个天兵应诏进入大殿将敖烈押走,敖闰又是三叩玉帝方才离了灵霄宝殿,返回西海龙宫。

  龙王方离,玉帝就示意太白金星上前,说道:“朕欲将敖烈吊在观音菩萨东渡的必经之上,爱卿觉得何处合适?”

  太白金星:“观音菩萨方才启程,灵山至东土陆路虽只一条,云路却好几条可走。老臣猜想这次观音菩萨东渡是为取经人预先安排,必定是顺着陆路走云路,此路必经过五行山,且五行山也是观音菩萨非去不可的地方,老臣觉得吊在五行山以西,不怕观音菩萨不能遇见。”

  玉帝:“甚好,就依爱卿所言。”

  太白金星:“陛下仁慈。”

  玉帝:“朕是觉得那小龙有点儿意思,不想杀他。不过,他烧毁的是佛门的东西,吊给佛门看见一是告诉佛门舍利子的结果,二是若佛门都不愿意救他的话,朕又有什么理由不杀他呢?”说到这里,玉帝停顿下来,思索片刻后又对太白金星问道:“爱卿信吗?”

  突然被问,太白金星一愣:“陛下所指何事?”

  玉帝:“自是舍利被烧毁一事。”

  太白金星这才反应过来,笑呵呵地回道:“舍利子本是火化之物,若说能被烛火烧毁,实在叫老臣难于相信。不过老臣观那敖闰的模样实不像在说谎,老臣也觉得敖闰没有欺瞒陛下的必要,所以这就叫老臣有点不明白了。”

  玉帝:“爱卿所言极是,朕觉得定是有贼人趁乱将舍利窃走了。”

  太白金星:“陛下英明。”

  提及了舍利,玉帝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似的,感叹道:“说起来,这颗舍利子可是西方如来的一番心思啊。”

  太白金星:“老臣只知道,这颗舍利是前段日子如来佛祖进贡陛下,陛下又赐给了西海龙宫。至于佛祖的心思老臣却是不曾知晓。”

  玉帝:“那如来进贡此物时说道,此物启开之后可佛光普照,福泽八方。朕的天庭哪里需要他的佛光普照?他分明是在请求希望假朕之手将此物放置到需要佛光的地方去。”

  太白金星:“所以陛下就赐给了西海龙宫。”

  玉帝:“凡间受得起朕的赏赐的只有四海、江河、淮济的龙王,难不成朕要赐给那些山神、土地?加上西海地处南瞻部洲与西牛贺洲交界处,于那处广布福泽,想必也是如来的心思。”

  太白金星:“陛下对佛门真是厚爱啊。”

  玉帝笑了笑:“人家都把道观开到灵山脚下了,朕再不帮点忙,他那佛法怕是不用推广了。”

  太白金星:“陛下圣明。”

  玉帝:“如此说来,爱卿现要速派灵官暗中纠察舍利子去向,切莫伸张。”

  “老臣领旨。”太白金星恭敬领了玉帝圣旨,退了下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