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是社区主任 > 正文
第一章 老高的烦心事
作者:古小玉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18-07-04 10:53:54 全文阅读

第一章

随着一首《相约九八》红遍了祖国的大街小巷,高志远却在轴承厂内退下岗了。据说到了今天,他只要一看到姑娘的脸蛋是涂着圆圆的腮红,或是有人梳着双髻的丸子头,都会莫名的心烦意乱,可见下岗对他造成的影响有多深远,用现在的话说,下岗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

下岗后老高是豪言壮语,将未来的退休生活规划的十分完美,爬山、钓鱼、琴棋书画,结果终究没逃过三分钟热度,没几天就演变成他老婆主外,他煮内的煮夫生活。

人往往就是这样,忙的时候天天喊着要解放,可一但解放了,就开始奴性作崇,抓心挠肝的无所事事。

于是老高就想着鼓捣点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先是养花种菜,家里边所有能利用的空间都利用上了,就连儿子小高同志上阳台抽个烟,都得跟黄瓜架争地方。

接着老高又迷上了养鱼,家里干大小鱼缸就买了四五个,鱼也是大大小小、各种颜色。有一天老高的老伴半夜上厕所,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有张莹绿色的脸,当时吓的心脏病没犯了,结果是老高拿着手电,半夜看鱼产卵呢。

那些还都算好的,最后老高居然喜欢上了奶娃娃,那胖乎乎一逗就乐的小东西,看着就让人心情愉快,要是能有个孩子让他带,那他的生活也不至于如此无聊了。但是这孩子可不是商品,想要就必须自家的儿子给力。

于是乎,老高就在花样催婚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是威逼利诱,最后直接撒泼打诨,搞得小高同志忍无可忍,逼不得已他只能哭笑不得说:“爸,要不你找个班上吧!”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犹如醍醐灌顶,让老高茅塞顿开。他说他这一年来怎么这么闹心呢!原来他这是~闲的。

为了家里能再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更是为了老高媳妇夏桂兰那颗脆弱再经不起任何惊吓的小心脏,老高媳妇也十分赞成小高的提议。用老高媳妇的话,小高同志的提议简直太有建设性了。

第二天老高就精神抖擞的,投身于找工作的洪流之中,可结果却差强人意。他看上的工作,人家用工单位都嫌弃他年龄太大,他年龄适合的就只剩看门当保安了,想他干了半辈子的管理工作,怎么一下岗就变打更老头了。

最后经朋友介绍还真有人看重他的业务能力,但是工厂里市区太远,需要住在开发区里,老高合计着年轻的时候为国家和厂子奉献了青春,经常出差加班,把家都扔给了他媳妇儿,现在老了还要两地分居,那就得不偿失了,没办法只能放弃,但内心却备受打击,有些一蹶不振,整天神情倦怠的在小区里晃悠。

突然有一天,小区的公告栏前人头攒动,看着十分热闹,老高就踱步也去瞧热闹。

“这是咋了,出啥大事了?”老高问着前边的老李。

“说是居委会要改社区了,现在公开向社会招聘社区主任和干事呢。”老李卡着个老花镜说。

“啥玩意,社区,啥是社区?”老高疑惑的问着,这时代变化快,这新名称也层出不穷,居委会这么老土的名字,注定被时代的洪流所淘汰,被换掉也是符合社会主义发展变化的。

“改个名字而已,至于搞这么大动静吗?”老高自言自语的说。

“不是,说是以后很多事都得上社区办了,我说老高你不是要去挣补差吗?要不你去试试?”老李又说到。

老高虽然闲的难受,但却带着鄙夷的口气说:“那都是妇女同志干的活,我一个老爷们去凑啥热闹。”

居委会最盛产居大妈,他再闲也不能晋升到大妈的行列中啊!

成立社区的事,一时间成了热门话题,小区居民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事儿,毕竟这是关乎到百姓和民生的大事,老高也特意看了报纸,发现新社区的职能跟居委会有了本质的不同,了解了这一点后,老高的心就如同长了一大片嫩绿的小草一样刺挠的。

老高在办事处门前徘徊了两天,也没下定决心要不要去报名,但一看去报名的都是女同志,他就又有些犹豫了。说来也巧正当老高打了退堂鼓的时候,街道顾书记正好开了会回办事处,见着在街道门口转来转去的高志远,便喊住了他。

“老高,你咋跑这来了?”

以前轴承厂还没倒闭的时候,高志远经常会跟街道打交道,所以跟顾书记很熟。

“没事,我瞎转悠。”老高笑嘻嘻的说。

顾书记把他那台擦得铮亮的二八大驴锁好后又说:“你来得正好,正好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谈。”

其实老高也想策略的打听打听,成立社区班子的事儿,于是就坡下驴跟顾书记去了他的办公室。

1999年的时候,街道的条件还很艰苦,只是一个圈房子,很像老北京的四合院。顾书记的办公室就在靠西边的一间厢房里,正值下午,里边进了西照日头,即便是春天也烤得人十分难受,两个人刚一进屋,就出了一身的透汗,比花钱去桑拿都来得快。

顾书记给老高倒了杯水后,又给了他一把折扇,然后就打开了话匣子。“老高啊?你这内退也一年多了吧!在家里能待得住吗?”顾书记拿着一个大蒲扇扇着风问到。

老高也猛摇着折扇,不过顾书记的话,可算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他当然是待不住了,他才五十二,就成天在家里斥候老婆孩子,他一个大老爷们能待得住吗?

“顾书记啊!你是知道我的,我什么时候这么闲着过,刚开始还行,休息几天还挺新鲜的,后来就完了,闹死心了。我总合计着,我这跟混吃等死有什么差别,人生观价值观根本得不到体现,这一年多可把我闹心坏了。”

老高一提起这事儿,就一肚子苦水,改革开放了,当然就要适应市场经济,像轴承厂这样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老式国有企业,倒闭是迟早的事,这一点他也没什么好抱屈的。就是提前退休让他很不适应,就像小鱼离开了它习惯的池塘,所以他现在总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热情和斗志都在慢慢消亡和皲裂。

顾书记看着老高脸上痛苦的表情,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接着说着:“可不是吗?人就好比那机器,总不用就该生锈了,你现在还没到养老年纪啊!”

老高点着头表意认同:“可不是吗?我这一天,不是腰痛就是背疼,以前没啥毛病,这几天还有高血压了,再这么下去我不就废了。”

“我说,那你为啥不找个工作啊?”顾书记继续拉着家常。

老高叹了一口气:“哎!啥没找啊?找了,没适合的,人老了,这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了。”

“可别这么说,这世界还是需要我们这种老家伙的,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社会需要,我们这种老东西,当然也是有用武之地的。要说玩电脑,搞高科技,我们是老了,但是论社会经验,还有一些服务性工作,没我们这帮老家伙,都是小家鸟(qiao)还不得乱营啊!”顾书记有些高深的说。

老高终于看出点门道了,他笑着问:“顾书记,你说还有啥地方需要我们这样的老家伙啊?”顾书记说找他有事,难道是要给他找工作?

顾书记当然就等高志远这句话呢,但他毕竟是做了一辈子基层工作的,知道越是好刀就越得磨。“眼下倒是有个差事,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顾书记笑里藏刀的,先给高志远来个激将法。

其实顾书记从接到成立社区通知时候,就想到了高志远,但是高志远可是大神,要能把他放到社区这个小庙里,那就得需要他多费点口舌了。

这无巧不成书,正好高志远又急着找工作,他顿时就感觉机会来了,今天高志远要是不来的话,他最晚明天就得找上门去,毕竟社区与老居会委员的职能不同了,都是妇女同志,有些工作做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所以新社区急需要一个男同志掌舵,所以他把目光就盯在了高志远的身上,结果这人就来了,你说这巧不巧!

高志远以前在厂子的时候是干销售起身的,当年凭着自己的冲劲和对革命工作的热情,硬是把一个厂子给搞活了,因为他骨子里就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顾书记的激将法还真激发了高志远身体里沉睡以后的热情,他倒是对那个他未必能胜任的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啥工作那么难作,我咋就不相信我不能胜任呢?”高远志远信誓旦旦的说。

顾书记明白这鱼开始咬钩了,不过还不能太着急,要放长线才把钓到大鱼。“现在不是要成立社区吗?我们街道目前需要七个社区主任,就七个哦!名额很有限,现在已经报了十几号人了,对了你们厂的刘艳香也报名了,而且群众呼声还挺高呢!”

说起这刘艳香,也算是高志远的老对手了,当初在厂子的时候就经常跟他唱对台戏,那个同志哪里都好,就是太争强好胜,有些急功近利,所以高志远一直不太看好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