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梅林手抄卷 > 相遇
序章 前世
作者:威尔海姆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2018-07-04 03:11:14 全文阅读

不知道从何开始,这片西方大地日夜笼罩着淅沥小雨,大陆边缘之外,是深不可测的大海。环绕着海岸线,一万二千座耸云高塔直插云霄,白塔周围洒下七彩流光,若是有人靠近,则瞬间消失。至于这些上古之塔为何一直存在,尚是未解之谜。霖大陆公元纪一万八千年,大陆皇室经过三天三夜的皇室会议决定突破上古塔,将帝国版图扩大之外陆。

  拜尔大帝三世签下皇帝令,由内阁首相博里同意任命年轻有为的帝国中将厄尔雷斯为总指挥,建立西大陆远征军,突破白塔。

  远征军经过了十年的招募,十亿公民争先恐后参加了选拔,最终选出了七百万佼佼者。

  帝国富有战斗经验的军官对他们进行了魔鬼般的训练。十五年之后,远征军整装待发,集结于大陆的古战场威尔多斯战场–这里在无数年前曾是神魔大战的舞台。

  拜尔六世站在战场的最高处,凌风吹过,雨飘无情,皇室百人朝天跪拜。

  他大手一挥,下令出征。

  万里朦胧之外模糊的数百万之人,摩擦着漆黑铠甲上了军舰。

  数万军舰按一千二百水路,顺着国内最大的河流进入霖大陆禁区:古塔之林。

  两年之后,当第一支先锋队到达古塔之林之时,随后的军舰只看到了前方百公里之外的一个红色烟火,与其就再也没有了平时的通讯。

  红色烟火是危机的通知。

  然而正在指挥前进的舰长正要下令上前查看一番,下一秒却连着整艘军舰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噩梦开始了,从古塔之林的第一棵污染的树开始,“虚无”以疾风的速度扩散到了无穷远的地方。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空间以一种夸张的虚无存在着,远征军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瞬间全军覆没。不过一刻钟,整个大陆以俯瞰的视角观察,差不多一半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同时并波及到了拜庭联合王国的皇城。

  一张镶着金边红色的纸条从平原大陆最高处的皇城飞出,其中的魔法印记徐徐闪烁,飞出皇城外。然后,皇城消失成虚无。

  奇怪的是霖大陆一直下的小雨在虚无处也没有消失,还是一如既往地孤独飘落着,像孤独的悲歌,也像温柔的诉说。

  阿里萨关上霖大陆史,灰尘呛了他一脸,他笑笑,自己仍然在霖大陆好好地活着,甚至还偷偷地骗过了图书馆看门老头的视线翻进了地下一层。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在这里找到什么有用值钱的书去卖,谁知整个地下一层就一本泛黄着的脏书,要不是自己还有一点文化,估计这书的古文字他还看不懂呢。

  借着微弱透进的光线,他抱起这本厚重的书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地下。

  阿里萨走到了地底一层的铁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挖耳屎的针,小心翼翼地插进了泛青的门锁,“吱呀”一声响起之后锈迹斑斑的铁门缓缓关上,上了锁。随后他边走边将霖大陆史塞进了裤裆里,径直走上了图书馆二楼。

  在二楼他看到了图书馆老头,阿里萨微笑地向他打了个招呼,还没等老头回复便提提裤子上了二楼。

  图书馆老头微微一愣,心想:“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学习细胞,会来看书,真身可喜可贺。可惜就是人长得像猴子,不然自己的孙女也快十四岁,可以许配给他了。”想着想着不禁露出微笑,抚摸着自己不存在的白胡须。

  阿里萨避开了来往看书的人,转身一溜靠近了二楼窗口,一个猫跳上了窗子。在他他转头之时“不小心”看到了路上一条正在墙角撒尿的狗,“噗嗤”一笑同时摔下了二楼。

  阿里萨躺在一堆落叶里,一股发霉的气息无时不刻不渗入鼻孔,他起身打了一个冷颤,颤颤巍巍地淋着雨走回了家。

  第二天,他去了集市,穿越熙攘人群,进了一条泥巴小巷,在一个发霉严重的门前停了下来。

  门旁站着一个面相和善的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衣似乎体现了他比较高的身份。

  “拿到了吗?”男子背对着阿里萨说。

  “嗯。”阿里萨对这个派自己去偷书的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还觉得他很喜欢装逼,明明穿着的鞋子都湿了大半,一直冷得发抖却要装出一种丝毫不介意的语气说话,让阿里萨忍不住用家乡话小声骂了几句。

  他们路过了狭长的过道,过道时不时透过一丝光线,看起来很是幽静。

  最后他们到了一个稍微高级的房间,羊皮煤油灯一直在一个外貌很是古典的桌子上静静地燃烧着。阿尔萨姆把书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开口要价13个金币,男人先是不说话,先手打开了书,在一番审查后才满意地露出了笑容,双方成交。

  阿里萨也不知道男人要这本书做什么,他看着古书,说了一句不明觉厉的咒语。

  他家世代行窃,目前为止都已经传了七八代了,虽然他根本都学不到什么家里的秘传技法,但是小偷小摸还是无师自通的,在平时与狐朋狗友的深夜日常“逛街”之时,他都会将自己的盗贼技能吹得天花乱坠,比如前天晚上搞到了普廉爵士的金库钥匙;昨晚偷到了班花莎莉的内衣;刚刚摸到了城主大人的小老婆的大腿等等。

  不过家里有个规矩,就是每一次销赃后,都要说一段连阿里萨爷爷都不懂的咒语,以表示寻求主人的原谅。

  但是这段不明觉厉的咒语听起来又拗口又难听,甚至有种小屁孩在骂有人偷了他的奶瓶,口齿不清的感觉;也像西市场尼尔德老婆婆昨天晚上在街上骂西兹老婆婆是王八蛋的诅咒。

  “算了,还是念吧。”他想。

  当他念到一半时候的某个字时,古书突然一闪,发出微蓝色的光芒,把两人吓了一跳,阿里萨一时间目瞪口呆,赶紧闭嘴走人。

  当他走到过道时,那本书的某一页上,一个水纹形印瞬间形成,然后消失。时光流逝,百年之后,阿里萨早已不在人世。

威尔海姆
作者的话

前面都是铺垫,读者们耐心看下去,定会被剧情所惊讶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