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岛地师 > 正文
第十三章 落户晋源村
作者:璟麒麟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18-07-07 09:12:26 全文阅读

村长带人站在村口,准备迎接。此时的村长心里忐忑不安,事情发展到他无法掌控的局面,他只能顺其自然了。只见王家小子一身戎装,铠甲上反着闪闪的金光。来人正是王老的长子王胜凯,从名字上就能看出家里人对于这孩子寄予厚望。只见王家小子脱下头盔,手持一封家信,缓步走向村长,每走一步村长心里就“咚”一下,不敢抬头看下王家小子,“村长,这是我收到家里的家信,我见过皇帝,立马就赶回来了,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表面上看是对村长的信任,其实是逼着村长做出个合理的解释,不过信中并没有提到眼前发生的事,双方家长均已魂归西天,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解释的清楚的。按照王家小子的态度,多半信上只说了家里羊有问题的事。

“将军远来,舟车劳顿,还请将军移步,小老儿为将军准备了宴席,为将军接风洗尘。”村长拱手道,事情就是这样,不论你年龄多大,这是个讲究实力的世界,人家贵为当朝大将,你一个小小村长,按照三纲五常来论,与人相比地位天差地远。人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一个村长也就比平民高一点而已。应了村长的邀,令众将官听从村长安排,列队入村。看样这个王胜凯确实治军有方,确为一国栋梁。村长也不多说,讲话要分时宜,现在如果将实情和盘托出,恐怕局面不可收拾,看着整齐划一的士兵,村长冷汗直流。

王胜凯跟随村长入了宴席,多年的军旅生涯令他十分警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宴席中的青衣道人,伸手一指问道“这个陌生人是谁?为何也在宴席中。”“这是上宾,待会宴席过后我自会与将军细说,还请将军上座。”村长这么一说,王胜凯虽然心里嘀咕,但也不便多问,毕竟他心中惦记自己的老父亲,眼看宴席上只有村里的长老和一些有名望的人,却不见自己家人,也不见赵家人,这让王胜凯很是不解。

刚要开口询问,村长举杯敬来,“将军沙场冲锋陷阵,流血流汗,保家卫国,此次西征又是为了保我中原大地和平繁荣,小老儿和众村民敬将军一杯,祝愿将军百战百胜,英明神武。”王胜凯只得举杯回敬,一饮而尽,战场上的汉子没有那么扭捏。村长接着斟满酒杯,又敬一杯说道“恭喜将军此次旗开得胜,又要加官进爵了,祝将军步步高升。”王胜凯再饮一杯,战场上有规矩不得饮酒,但是热血男儿,死都不惧,何惧饮酒,况且身体素质这么好的人酒量也是很高的。又再敬“东风吹,战鼓擂,将军战场怕过谁,我们敬将军万古流芳。”喝到这,村长也高了,敬酒词都开始胡说八道了,连敬三杯,王胜凯就连喝三杯,来者不拒。看来王胜凯也是个性情中人。

这一切青衣道人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不错。尤其是观察了面相,看相有几个方面要先看,一看贵贱,二辨忠奸,三看福缘。看王胜凯天庭饱满,三十岁之前必荣显,双目有神,目光深邃,虽有些杀气但那是久历战场的缘故,英气勃发,一看就是忠良之人。再看福缘,双耳垂珠,下巴兜,一看就是有福之人,鼻梁高挺似伏犀贯顶。看过这些,青衣道人便自顾饮酒了。三杯下肚,村长也不劝酒了,因为规矩过了,在劝就矫情了。

这时王胜凯发话了,“我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为我接风,但王某心中挂牵家中之事,满饮此杯,我就要告辞了。”说罢就要离席而去,此时的村长不知如何续下文,这时闷不做声的青衣道人,走将过来,给王胜凯斟满酒杯之后,递于他,接着斟了一杯给自己,举杯便敬“我本方外之人,不理俗事,但在将军村中,受村里款待,感谢将军保家卫国,保护一方。”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青衣道人这杯酒敬的不卑不亢,王胜凯也是阅人无数,看得出此人绝非凡夫俗子,也喜欢这种直来直往的风格,所以接了下来满饮而尽。

“将军这边请,贫道有话要与将军讲。”有青衣道人接了这事,村长松了一个口气,因为青衣道人按理来论也算他王家大恩人,所以讲这个事更加合适一些。王胜凯看了眼青衣道人,正待欲问,村长也走过来了“将军请。”接着和青衣道人一起把将军请进了自己的书房。

接着掩上房门,两人一起将王胜凯父亲之死,和昨晚赵府门前发生的事,以及镀金婴尸的事一起告知了王胜凯。只见王胜凯表情时而激动,时而愤怒,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听完了二人叙述之后,先是跪拜了青衣道人,感谢他为父报仇,另一方面,想到主谋还有赵家的小子赵天福。又是恨的牙根紧咬,以赵老的蔽塞思想根本不可能懂如何养小鬼,想到自己的父亲成为了赵王两家争斗的牺牲品,王胜凯就痛恨不已。“不过,眼前之事,最要紧的还是将军的事,我观将军器宇轩昂,但是印堂隐有黑线,眼下最好这边取证之后,赶回朝廷,否则赵家那边通信之后,一定会在朝廷里搬弄是非,恐怕对将军不利,村子这边我和村长替你维护,你去家中交代一下即可。”

这王胜凯虽然是一介粗人,但是久居庙堂,也看了不少朝庭里的机关算尽,明争暗斗,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所以个中厉害,青衣道人一点就明,去了村子取证之后也不做停留,立马奔赴朝廷,要赶在赵天福举报自己之前,来个先下手为强。而赵天福这边,正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所做之事天衣无缝,又有高人暗中指点。准备在王胜凯回来之时,将他陷入绝境,却不知自己早已气数将尽,要遭逢大难。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村子这边有了村长撑腰,赵家人也不敢再争辩什么,只得书信找人快马加鞭去京城,却只敢在王胜凯走后的第二天,时间上便延误了不少。而青衣道人此间事情暂时告一段落,那么下面就是住在这村子的问题了。而小紫涵这时还在村子里的一个丛姓爷爷家中,这个丛爷爷是村子里的郎中,村中谁有个头疼脑热,疑难杂症的都需要丛大夫来诊治。而小紫涵特别喜欢这个爷爷,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大夫,所以经过商议,青衣道人带着三个孩子就住在丛大夫家中。衣食住行一应所用均由王家和村里承担,因为村长给的钱财,青衣道人分文不取。也是,如果收了钱财这一切就变了味道。道家人自有自己的规矩。

一天下来,大家都很劳累。这下孩子们睡了一整天,自从离开了永宁村后,这是过的最舒服的一天了。到了晚上,青衣道人和三个孩子在村口的河边溜达。要准备开始安顿了,所以对于永墨和小虎的学习安排也要开始计划了。两个孩子现在条件不同,小虎虽然从头开始,但是身体结实,可以从道家外家功法和轻功开始,而术法方面,则可以从占卜开始,这样可以预测一下自己每次行动的吉凶。而永墨则可以学习符箓道法,毕竟已经炼气二阶了,再学相地之术和面相。这样就比较合适两个孩子提升进度。至于紫涵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徒弟,就跟着丛大夫接着学医吧。

做好了这些计划,就开始给他们讲究一些天地之道。华夏文明传统五术并不分家,山医命相卜都是同根同源。先讲述了一些基本的易理和术法。常识中先要了解时间空间,华夏文明用干支纪元法来记叙时间,所谓十天干,十二地支,天干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各有其义,但共同之处在于五行与天地自然的变化之道。比方都是代表金水木火土,甲乙木,丙丁火,戊己土,庚辛金,壬癸水。地支也如此,亥子水,丑土,寅亥木等等。说明了各种符号及其含义,并让两个孩子熟记于心,在以后的学习中慢慢实践起来。

而无论时间空间,对人生的运数,经历都是有所指的,许多玄学大能之人穷其一生,都在追寻升仙之路,却不知只有悟道天地自然真理,才能有所收益。而要经过重重考验方可,其中包括从炼气开始,直至经历筑基、元婴等等,直至最后的渡劫成仙。这其中必须经历几个阶段闻道期、开光期、灵智期、消融期、神动期、元婴期、出窍期、灵虚期、玄灵期、渡劫成仙。炼气不过开始而已,很多人一生都在炼气或未达炼气,所以修仙之途坎坷异常,有多少人穷其一生,耗尽财富和人力物力,也是枉然。

讲过这些,青衣道人感慨万千,他自身就是元婴期大士,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人达到元婴期,更别说见过真仙,但很多人依然乐此不疲。现在的他落入如此下场,人生的意义又在哪里,看着皎洁的明月和漫天繁星,青衣道人也不知道今后能走多远,唯一的期望就在永墨身上,他身上的太极珠更是神秘莫测,也许玉仙门的振兴就在孩子们身上,一代一代人都是如此去想的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