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命启仙途 > 正文
第一章 归
作者:许枯言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18-06-25 15:22:48 全文阅读

  北冥之山,幽林封之,常人见路而不得入,有人因缘而入,出时便是百年已过,而己不知······。

  八百年前,古陆动乱,妖族入侵,人族修士纷纷扛起护族大旗,浴血奋战,经过近百年的战争后修士死伤大半,却也成功地将入侵的妖族赶回极西之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毒域。而后各地修士纷纷潜修,疗养伤势,此后经过百年的变迁,或因激斗,或因仇隙,或因天性,不少修士都选择了离开中心地域,北冥山如今的掌宗顾博便是其中一员,他远离世俗,在极北之地的山峦之中建立了这座通灵阁。通灵之阁,意在化灵,七百年后,顾博成功化灵,北冥山,一举踏入顶尖势力行列,于极北之地一家独大。

  中心为凡世,北方北冥,南方观星,东为落尘,西则毒域!

  在启世四十五年前,百岁之内的超级天才共有三人,观星、落尘、毒域各占其一,唯独北冥山上没有可列于超级天才的年轻一辈修士。而到了启世四十八年时,北冥山许言横空出世,艳绝天下!正式踏入超级天才之列,从此,北冥许言,观星刘幻,落尘古浅然,毒域李焕月,四大天才齐名。

  就在整个修真界震惊于横空出世的许言时,北冥山沉浸于欢天喜地之时,话题的主角却已经身着顾博给予的天蚕青衫,于无星无月之夜冒着漫天大雪,一步一步地走下了北冥山。风儿一吹,脚印也消失不见,隐于漫天飞雪。

  欲修道成仙,需断情断缘,斩凡世羁绊,这是修炼界所公认的事实,而脱凡境界便是为此所建,脱离凡体,亦脱离凡世,进而净身净心。顾博知道,不可能永远阻止许言,所以便定下来脱凡灵境,一方面是为了稳住许言,一方面,此时的许言确实需要回到凡世,斩断这牵挂。

  此时许言已经行了数日,走出了极北之地,距离溪头村也不过一日路程。其实若不是顾博封了许言的修为,许言也不必如此风雨兼程,对此,许言心中还是抱有怨念的。许言还记得自己临行前顾博那张嘴脸,笑嘻嘻的就把自己的修为封印了,说是什么修士入凡世,必须封掉修为,防止其扰乱了凡尘秩序。

  “溪儿,昨日临安城的张少爷又托人给你送来了布匹,这次你还是不要么?”问话的是一个身穿麻布袄的微胖妇女,头发散乱着,手指上还有着常年缝制衣物留下的茧子。她一脸慌忙的样子,小眼睛里带着些慌乱,手指遥遥指向溪头村东边的村口。

  “李婶,是那送布的又斥喝你了吧。”李溪儿一身干净的布衣,空灵的大眼睛微微带着怒气,白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更显白皙,俏脸生的更是极为标致。

  “唉,我只是对他讲以溪儿的性子不会收下,他便……”

  “既然溪儿不想说这个,李婶就不说了,只是这都三年了,小言还没有回来,怕是官道上又闹了贼……唉,倒是苦了你了。”

  “溪儿不苦,相公一日不回,溪儿便等一日,有乡邻的照顾,溪儿也是幸运呢。”

  “溪儿这是哪里话,溪儿若不愿收,李婶就去告诉那些小崽子。”

  “谢谢李婶,不过还是溪儿去吧,不然那家伙又要对李婶说那些不能入耳的话了。”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又飘起了零零落落的雪花一如李溪儿现在的心情,今日,那个临安城的张少爷又带了半车的布匹,小厮又搞的李婶的心情乱糟糟的,而那个离开了三年,自己见了不过三天的相公也迟迟没有音讯,没有传话也没有什么书信,就好似那脱了线的风筝一般杳无音讯,若不是那临安城下贴出的告示告诉李溪儿自己的相公并未入榜,她都要考虑是不是中了状元便弃了自己。

  昏黄的油灯照着李溪儿那仍然带着些稚嫩的小脸蛋,还有那双被冬天的寒气冻得发红了生着冻疮的小手,她的手里是一件麻布织就的棉衣,这棉衣看上去已经快要完工了,已经可以看出其大体的样式,这件算不上精美的棉衣看起来比李溪儿身上那件打着补丁的衣服要好看,厚实了许多。只是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女士的衣物,而是一件男士的棉衣,其样式大抵与长衫相仿,带着些书生气儿。李溪儿照着有些昏暗的灯光认真的缝制着这件棉衣,只是房间里实在是太冷了,没缝几针就要把手放在嘴边哈上几口热气,而缝制的时候双手也总带着一丝颤抖。

  离家三年的许言当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不过经过十多天的星夜兼程,许言已经模模糊糊看到了溪头村村头那个显眼的大石头,看到了那个与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小木屋,那自己亲手扎起的篱笆墙。三年了,溪头村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愈加临近这个村子,愈加临近那个小木屋,许言就愈加忐忑起来,虽然自己已经思考了十多天见面说什么,做什么,但真的到了这一刻,许言忽然就不知道如何面对了。也许,她已经离开了,嫁给了别人?许言在心里默默想到,仿佛要用这种方式减弱自己内心对于记忆中人儿的愧疚感。

  许言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热气在空中凝成一道白气。可是这依然改变不了自己短而急促的呼吸和砰砰狂跳的心脏。许言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个破旧的木屋前,他看到了门框上仍然贴着当初结婚时的对联,窗户上也依然贴着那剪纸,只是经历了三年的时光,对联和剪纸已经被风雨洗去了原本的火红,褪色的泛白的对联还能隐隐看到当初写下的誓言与祝福。当时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那个盖头下羞涩的女孩露出了迷人的笑靥,触动着自己原本平静的内心,那个单纯的男孩在内心决定要珍惜这个漂亮单纯的女孩。只是时至今日,许言想起那一幕,浅浅的笑颜上仿佛又挂上了两行清泪,红红的眼眶无声地控诉着自己的罪行。

  油灯的光投过油纸糊的窗户,映着雪夜里站着的俊俏少年,少年偷偷将窗户打开一道缝隙,半蹲着将眼睛凑了上去。房间里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一张被擦得干干净净的木桌,几个木凳被整齐的摆在墙边,还有那张勉强能挤下两个人的床,床上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有的还打着些补丁。还有一个女孩,她比几年前看上去高些许了又消瘦了些许,女孩正静静地坐在那个离窗户比较远的梳妆台边,躲避着窗外呼啸的寒风。修炼三年的修士眼睛看东西也格外清晰,许言能清晰地看到棉衣上的麻线,还有那双生着冻疮的手,许言记得,那双手,原来是生的极美的。看着这一幕,许言忽的又恨起了那个叫做顾博的老头,忽的红了那双拥有褐色瞳孔的眼眸,哽咽了喉咙。

  曾经的一切,在眼前变得越来越明显,被时间消磨的情绪,在这一刻同时爆发了出来。许言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却是打翻了立在墙边的木锄,木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谁在外面?”女孩被惊了起来。许言条件反射地蹲了下来,蹲在光照不到的窗户下面,那里对于房间内的人来说正好是一个视野的盲区,而许言所穿的青衫又正好适合隐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