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命启仙途 > 正文
序言
作者:许枯言  |  字数:2530  |  更新时间:2018-06-25 15:21:39 全文阅读

  启世四十五年,北冥山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惊世天才――许言,从入宗起始不过短短三年,年龄更是远远超出了修炼的适龄阶段,可他从入宗开始却奇迹般地展现出了远超普通天才的潜力。其领悟力和在修炼上的创造力简直能够惊掉每个修炼者的下巴。

  然而,关于这个绝世天才,在修炼者圈子中津津乐道的天才,却传说是被北冥山掌宗顾博从凡世中拐来的。当有其它宗门问起的时候,顾博竟然坦然的承认了!没错,就那么“嗯”的一声承认了。

  许言是在三年前被顾博拐到了山上。那时,许言是在入京赶考的路上,他一边步行一边回忆新婚不久,在家中等待自己赶考归来的小媳妇,想着那清秀的面孔,许言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他很庆幸,那个女孩能够不顾自己的清贫嫁给自己这个穷书生。然而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小毛贼抢走了自己的行李,可怜的许言追着这贼一路,却是追进了贼窝。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的合情合理――许枯言,被绑了,五花大绑那种。

  接下来,就是出现了一个跳戏的同样被绑的老头,说是看上了自己的体质,是什么溯源体质,非要把自己带到他的山上。许言当然权当他是说疯话,毕竟两个人都被绑的像个粽子,跑都跑不掉的好吧?何况修炼什么的,自己是听说过,但是,谁见过呢?

  好吧,接下来的事情确实惊掉了许枯言的下巴,特么的,这老头怎么这么厉害!许枯言眼睁睁的看见这个老头身上的绳子化成了粉末,然后除了老头与自己之外所有的人都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嗯,然后自己也被敲晕了。

  等到许言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内置简单整洁的木屋里,只有一个洗脸架,一个木桌,两个凳子,还有自己身下的一张床,简洁的房间却能够让人感觉很舒心。

  这时,吱的一声,木屋的门被推开了。许言目光一转,进来的人是一袭白衣,青丝系发,白净的面庞带着一丝笑意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好感。

  许言刚要开口询问自己的情况,便听这白衣青年说道:“这里是北冥山,昨日掌宗将你带回,留置于此。我已传书掌宗,掌宗稍后便来。”

  “掌宗,就是那个,贱兮兮的小老头?他有说要把我怎么样么?”

  “呃……掌宗,并未告诉在下。”

  “那,什么时候能把我送下山?”

  “以掌宗的性子来说,怕是不会了。”

  “靠啊!我家里,还有媳妇等着我呢……”

  “……”

  不久后,天际便有一身着金缕白衣,脚踏紫金云靴的老者踏空而来,白眉白须又偏偏没有一丝皱纹出现,完全没有当时在贼营中的模样,许言心想,这大抵就是传说中的鹤童颜了吧。只是这老头为何偏偏要把自己带到这里呢?就因为那鬼一样的溯源体质?

  “许言,你可知修炼么?”老者,也就是顾博如此问道,只是未待许言回答,自己便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从一千四百多年前,我们修士的老祖宗突然发现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将空气中的某种有益物质引导进入体内,这种物质进入体内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人所用,由于时代的原因,那一代人并没有什么功法秘籍,灵丹妙药,他们只能凭借自己先天对灵气的感应来修炼,但是就算这样,仍然有人能够修炼迅速。比如灵祖。他们进境神速就是因为他们本身的体质能够和灵气产生天然的交流,对于灵气修炼,得心应手,我们就将那种体质称之为——源。”顾博说完,便是破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许枯言。

  “我才不管什么源不源,我现在只想进京赶考,然后赶紧回家!”

  顾博老脸一红,又淡定的继续说了下去:“源的体质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了,武法修炼的方式虽然促进了每个修士的修炼进度,但是又在一定程度上毁去了子孙后代的纯净体质,只有一些得天独厚的人身上还能偶尔出现一种类似于源的体质,因为其相似性,我们将其称为溯源体质,而溯源体质也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最近一千年,我也只知道你一个罢了。”

  “所以,什么时候能送我回家?”

  “……修至脱凡灵境,我就放你回归凡世。”

  “脱凡灵境?”

  “修道分五境,吞气凡境、炼神道境、脱凡灵境、追仙化境、化灵仙境。在下修炼三十余年,已侥幸到达脱凡灵境,断凡情,除凡欲。”说话的是那白衣青年。

  “三十余年!不行,我要回去!”

  “洛辰所言三十余年,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般天才也只需十余年而已,而对于你等溯源体质而已,时间也不足十年便可。”

  “呵,十年,黄花菜都凉了!”许言说着便是撒腿便跑,只见顾博伸手虚抓,人便是被吸了回来。

  许言见此也只能哭丧着脸应允了下了,只是心中仍旧在盘算着逃跑的问题。

  于是从此时起,七冥山上便每天都会发出凄厉的哭嚎。七冥山的弟子都知道,那是掌教的亲传弟子许言又逃跑被捉了。

  如此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七冥弟子也就从一开始的同情或者幸灾乐祸变得毫不在意了。只是从通灵阁中不断传来的许言突破的消息始终在震惊着七冥弟子,往往是这次小境界的突破刚刚没几个月,下一个小境界又被冲破了,刚刚修炼不到一年,就到达了吞气凡镜,大境界突破了,总该歇歇了吧?可是并没有,他又迅速在第二年突破进入了炼神道镜,其速度可谓是惊世骇俗,前无古人!要知道,对于修炼之人,最难的就是炼神道镜对于灵魂神台的打磨,功法稀少不说,还极具危险性,一个不小心伤到了灵魂,轻则白痴,重则丧命。所以众人都是一步一步慢慢来,天才中的佼佼者都要三五年之久。

  溯源体质,竟强悍如斯?

  于是关于许言的传说,便在这片修炼大陆上口口相传起来,谁都知道,七冥山,断魂谷里出了一个艳绝修真界的绝世天才许言,一年吞气,两年炼神!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许言进入脱凡境界,需要多久?甚至有修真界的无聊者为此下了赌局。

  结果,就在第三年的冬天,那个漫天大雪的晚上,许言于通灵阁顶,突破了!

  那一夜,许言正式成为了修真界人人羡慕的对象,七冥山,也被各大宗门艳羡。

  可是许言知道,自己不仅仅是七冥山许言,还是溪头村穷秀才许言,是李溪儿的丈夫许言。虽然由于顾博对自己的极度照顾,对自己甚至比对他自己还要好,说是呕心沥血也不为过,只要许言不提回凡世的事情,其它任何东西顾博都会拼了命给他找来,任何问题都会绞尽脑汁为他解决。许言还记得,就在两个月前,为了自己突破脱凡灵境做准备,顾博前往极北寒域为自己寻来冰魄灵晶的时候,被冰熊抓破的胸膛和寒气封脉的惨状。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断魂谷中摇摆的幽幽竹林,心中总是出现那一个并不窈窕却触动内心的身影,出现那一抹并不惊艳却浸润心脾的笑靥,每当那时,许言都会郑重的告诉自己,自己,仍然是那个溪头村的穷秀才,仍然是那个李溪儿的丈夫,自己,必须回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