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
作者:六月尊上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18-06-27 08:57:26 全文阅读

“哈哈,凌君生、端木燕,你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快点将剑尊之心交出来!”

  一座悬崖之上,一男一女站在边缘,那悬崖云丛环绕在其中,让人看不见深浅。

  男子脸色苍白,左臂被利器齐肩斩断,雪白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红。女子身上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剑伤,娇柔的身躯显得垂垂欲倒,而手中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在女子手中不断哭喊。

  他们的面前站着一群人,那些人脸上满目凶光,露出饿狼似的眼神望着他们。

  “君生,我们死也不能将剑心交给他们!”端木燕一只手抓着凌君生的衣袖着急地说道。

  凌君生看着身旁爱人着急的眼神,对着她道:“放心,纵是你我身死道消,我也不会将剑心交给他们!”说着看向端木燕手中的婴儿用仅剩的一只手抚摸着婴儿的脸庞说道:“只是苦了音儿了,才刚出生不久便经历此事。”

  端木燕温柔地看着怀中婴儿轻声笑道:“放心,我已经全身修为与剑心尽数封印在音儿体内,只是接下来就只能依靠你了君生。”

  凌君生淡然一笑,随后望向那群人,身上剑气迸发,透露着浓浓的死意道:“来吧,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剑派剑阁,让我看看你们手中的剑是否还能接住我这一剑!”

  “接住!有死无回剑!”

  凌君生脚下猛地一踏,仅剩的右臂瞬间凝聚出一道惊人的剑气,冲向人群。

  “哼,凌君生,既然你找死就怪不得我了!想要剑心的人给我上!杀了凌君生,夺取剑心!”为首之人恶狠狠地看着凌君生冲过来的身影,将剑气瞬间凝聚,而周围之人也无不将浑身的剑气齐聚在一起向着凌君生杀去!

  凌君生被几十道剑意齐压,身体瞬间变得沉重无比身上剑气满满消散,脸上变得毫无血色!紧咬牙关浑身剑气再次凝聚。

  “给我破!”

  大吼一声,凌君生的剑气瞬间就他们的剑气击散,冲着为首之人杀去。“受死吧,木绝”

  “哈哈,来得好!给我死。”

  木觉早有准备,仰天大笑,手中利剑向着凌君生斩去,“凌君生,我真是不舍得杀你,但是,为了剑尊之心我必须杀你,霸绝杀戮剑!给我破!”

  轰

  两道惊天地剑意对拼在一起,凌厉的剑气带起无数尘埃,尘埃散后两人身下的地面击成一道很深的大坑。

  只见木觉身体凌空而起,而凌君生倒在了深坑之中,昏迷不醒。

  端木燕见状撕心裂肺地痛哭道:“不!君生,你起来啊。”随后一眼一眼的看向众人,带着无比怨恨的语气道:“君生我生,君死我死。就算死!我也不会将剑尊之心交给你们!”

  随后抱着婴儿冲向悬崖,奋力一跳!带着手中婴儿消失在了悬崖的云端之中。

  “哼”木觉见状,冷哼一声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到剑尊之心,此事关系重大,立即走向山崖查看。”

  “是!木长老。”众人齐声回答。

  看见了深坑之中,那凌君生的尸体道:“长老,这凌君生的尸体怎么办?”

  木觉看着凌君生的身体,有些感叹道:“挖个坑埋了吧,这凌君生,倒也不妄为一代剑皇,死也得给他立个碑。”

  “是”

悬崖之下,这里灵气澎湃,树木丰茂青绿。旁边一条汹涌澎湃的河流,河流之中一具女子的尸体安然地被河水不断的冲刷上岸。

  女子手上紧紧地抱着一个婴儿,将婴儿护在自己身上,而一旁无数的妖兽眼露凶光,狰狞的嘴里露着锋利的牙齿,流着口水望向女子与婴儿。

  婴儿不断的“哇哇哇”哭喊扭动,似乎想要将女子喊醒,可惜,无论婴儿怎么哭闹,身下的女子都纹丝不动。

  天空之上,一位白须白毛的老者踏剑飞过,听到有婴儿的哭声,便停下脚,“奇怪,这万妖山脉怎会有婴儿的哭声?莫不非是我听错不成?”

  “哇哇哇”婴儿的哭声更加大声。

  老者脚尖轻点,瞬间抵达婴儿哭声之处,望向那女子的尸体与婴儿与妖兽叹息道:“造孽啊,造孽,这是何等丧尽天良才能做出此事,也罢既然我遇上了,便管上一管。”

  手中剑指一并,带着一道剑气击退了婴儿周围地妖兽,胆小的妖兽连忙退去,而较为胆大的妖兽张着血盆大口便要向老者咬去!

  “哼,孽畜!死!”

  老者左掌将空中的剑用力一拍,那剑便如同电光一般从妖兽嘴里穿过带起了无数血丝!

  “回!”

  剑光一闪,剑便回到老者身上轻地一声“嗡”便已归入老者背上的剑鞘。

  来到女子身旁,老者双眼轻闭,双手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嘴里喃喃有神地道:“太上唤魂诀!魂兮归来!回!”

  右手双指指向女子,只见那女子的尸体上幽幽地冒出了一道模糊不清的魂魄。

  老者望着女子地魂魄道:“时间有限,你快快说罢。”

  “是,感谢上仙。小女子女唤端木燕,夫君名唤凌君生,这婴儿名唤“凌音”,我与夫君因在一剑尊遗迹中寻得一枚剑尊之心,便惨遭贼人毒害殒命,那贼人名唤木觉,小女子不求别的,只求上仙能将小儿抚养长大,哪怕做一个平凡之人也好。”

  老者点头“嗯”地一声道:“你放心归去,你的孩儿我会抚养长大的。”

  端木燕连忙谢道:“谢上仙。小女子在冥界定会…”话未说完魂魄便消散于天地之间。

  “哎”老者轻叹一声,上前将凌音抱在怀中,说来也怪,凌音被老者抱起后便不再哭闹,安详地在老者怀中睡去。

  “破!”老者剑指指向一旁土地,轻喝一声。那土地便炸开了一道深坑。

  “起,去!”剑气轻轻地衬托着端木燕的尸身将其埋入其中。剑指向下一压,旁边的尘土便填入其中,不一会便形成了一座坟墓。用一旁的石头简陋的刻上“端木燕之墓”。

  干完这些后老者再次轻声叹道:“你就在此安息吧。”

  脚步一踏,老者轻身跃起,背上的剑无需老者召唤瞬间出鞘变大,飞快地跑到老者脚下。剑光一闪便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老者走后不久,木觉便带着那些人寻到了这里,见到端木燕的坟墓之后气愤不已,浑身剑气向着四周斩去!惊起了一群妖兽奔跑。“可恶!定是有人先行一步将剑尊之心抢走了!啊啊啊啊,是谁!”

  愤怒地大叫回荡在整片山崖之中……

仙剑大陆,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座山,因形似一柄巨大的仙剑深入地中而唤作“剑山”,剑山常年被云雾环绕其中,整座山峰若隐若现。

  剑山之上有一宫殿名唤“凌云剑阁”。

  凌云剑阁之中此时盘坐着三个仙风道骨白眉白须的道人。

  其中一体型稍胖之人开头道:“掌门师兄,如今仙剑大陆之上妖邪横行,所到之处民不聊生,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我辈剑者理应下山斩妖除魔,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

  “是啊,掌门师兄。三师弟所说甚是,还请掌门师兄早下决定。”

  “哎”那为首的老者轻叹一口气,刚想说话,只听一声悦耳地剑吟声响起,一道白色的剑光瞬息而来带着一道人影斤入阁中,剑上坐着一老者手中还抱着一婴儿。

  三者见来人齐声道:“见过紫阳剑圣。”

  “嗯”紫阳轻声应道,看着手中婴儿“这乃我在万妖山脉内寻到的一婴儿。说来也惨,此子生父生母皆已他人所害殒命,只留他一人。方才我一路上察看此子时发现此子体内封印着一颗剑尊之心。若是不好生管教,将来后患无穷。”

  那掌门轻身上前,将婴儿接过手中后双眼缓缓闭上,用一股温和地气息感应着婴儿体内那颗剑尊之心,许久张开双眼道:“真不知到底是何人所作,这剑心在此子体内气息狂暴无比,若不是有一股轻柔的气息与其抗衡,只怕此子早已承受不住剑心的气息爆体而亡。”

  紫阳摇头双手抱在后背,望向远处的天空道:“正是此子父母将其封印其中,此剑心乃他二人从剑尊遗迹中寻得,岂不料被他人得知,想将其占为己有,从而被斩杀陨落。”

  说着回过头,看着阁中几位老者道:“诸位,我一人懒散惯了带着一婴儿有诸多不便,此子名唤凌音,父母名唤凌君生与端木燕。至于仇人之名在他二十岁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告诉他罢,”

  “待到二十年后,让他到老夫的紫阳殿,老夫再告知于他。”

  三位老者低头齐声道:“谨遵剑圣之命”

  “如此,便有劳诸位了。”

  紫阳地声音从很远处传来,诸位老者抬头看向不远的方向齐齐叹道:“多年未见,紫阳剑圣的剑法又深了一层。”

  其他二位皆羡慕无比地点头“是啊,也不知我们能否达到那一境界,说来我们已经困在剑君境许久了。”

  “不必强求,剑之一道顺其自然。”

  “是,师兄,只是师兄此子该如何处置是好?我们二人皆没有这方经验。”

  “哎”掌门叹道:“便由我抚养长大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