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相寺 > 第一卷 魔王在高山
第九章 魔相寺的飘散
作者:仓沙湖  |  字数:2972  |  更新时间:2018-07-13 01:13:33 全文阅读

来的人是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个子不高,一袭麻衫,头戴儒巾,脸庞黝黑,一对眼睛闪闪发亮。此人道:“我找余一味、高本、李万象。”

余一味问:“你是谁?”

年轻人道:“我姓扬,名雄,字子云。”

余一味问:“找我们作何?”

年轻人道:“说来话长,可有幽僻处细说?”

余一味道:“山上”。

余一味和李万象带着杨雄手脚并爬上了山。李万象在山顶上双手作喇叭状大喊高本,不一会儿,高本缓缓在另一个山峁上出现了。余一味请杨雄先讲,杨雄坚持待高本爬过来再言。余一味和李万象今生还未曾有过听人讲秘密的经历,不禁有些紧张和期待。

高本爬上山顶,见一老者与余一味、李万象坐在一起,用眼神询问了余李二人。

老者环顾四野,对三人道:“我乃朝廷黄门侍郎,休三月病假,不甘寂寞,遂往西域天山一游。”

余一味听到天山二字,知此事定与方丈有关,看了一眼高本和李万象,见他二人亦眼神发亮。

老者杨雄继续道:“我在天山瑶池畔……”。

杨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人打断了,是悄悄摸上来的巧儿,巧儿气喘吁吁地道:“人家老头都自称老夫、老朽,你怎么不那般啊?”

杨雄道:“因为,我不喜欢。”

巧儿道:“你快说,在瑶池怎么了。”

杨雄道:“在瑶池见到了传说中的瑶池神女。”同时向余一味三人使了个眼色。

余一味说:“以后再说罢。”在树叶上寻一小虫,追着巧儿下山了。

半夜,余一味爬出自己的鸡笼屋子,去白菜地里拍醒了高本,二人在魔相殿前遇到了还在练功的李万象。推开杨雄的门,李万象拍醒了杨雄,对他说:“我背你上山,山上再讲你今天没讲完的话。”

杨雄下炕道:“我不用你背,我的腿脚利索着呢。”

李万象道:“今夜无月,你看不见路。”

李万象道:“那更不能让你背了,天这么黑。”

余一味道:“让他背吧,我们不用看路。”

李万象背着杨雄飞一般的上山,高本余一味尾随而上,待到山顶,见群山中还有几处灯火闪烁,是李蔑匠在连夜赶制竹筐吧,明天又是集了……是老赵起来看羊丢没有丢吧……是老刘奶奶睡不着起来剥杏仁吧……

杨雄说:“太黑了,我不好讲。”

余一味三人去拾了柴,燃起了一大堆篝火。

杨雄说:“我本朝廷黄门侍郎……”话被李万象打断了:“你说过自己是黄门狼了。”

杨雄哼了一声,道:“我年轻的时候,可不会打断别人的讲话。”

余一味说:“你继续说,明天让李万象给你做好吃的。”

杨雄咳嗽两声道:“我乃朝廷的黄门郎,休了三月病假,遂起出门漫游之兴……”话又被高本打断了:“你病了怎么还漫游呢?”

本以为杨雄会又生气,谁知杨雄哈哈大笑道:“天下欲成大事者,莫不书破万卷,路行万里,孔夫子周游列国,去鲁适齐,逐乎宋卫,厄于陈蔡,南下曹郑,东至吴楚,夫子之游,何其壮哉,何其广哉!想我杨子云,十五岁便已漫游巴蜀了。”

篝火幻化不定,如一种神秘的舞蹈,跳跃在四个人的眼前。

李万象问:“那先生您一定成就了大事,黄门郎是一个很大的官吧?”

杨雄沉默几息,道:“再去拾些柴来,火不旺,我谈兴不佳。”

火舞再起,杨雄接着道:“我休三月假,策马去往西域天山,在瑶池畔搭帐篷住了下来,观瑶池之变幻而悟人世变易。整个天山,呈现着一种梦幻般的色彩,我看到晶蓝的瑶池,看到圣洁如玉的雪山,看到瑶池之畔翠绿的云杉,心为之夺,神为之飞。瑶池近处,云影、山影、树影、在明快的阳光下,齐游在镜湖之中。再远处,阳光在湖中洒下银色的群星万点,跳跃在水波上,似天河倒映人间。再远处,群山笼罩在雾中,在阳光中,时而像白色的飞,时而像蓝色的泪。云行万里,使阳光斑斓不定,而瑶池色彩变幻,使你完全的沉醉在那彩色梦中。而晚霞飞来时,雪山似跳舞的篝火,热烈而神秘,晚霞穿过雪山,洒在瑶池中,当风吹起,真似玉碗中的葡萄酒,醉了心灵。”

余一味三个人已经听迷了,各在脑中想象着那远方的梦境。

杨雄道:“就在暮色四合之时,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背着一大堆东西缓缓来到瑶池畔,他放下行李,把身上背的木架子组合成了一个非常小的木屋,并把铺盖铺在了木屋中,当他忙完一切后,他看见了我。”

李万象道:“那是我们方丈。”

杨雄道:“后来他告诉我了。他向我走来,向我打了招呼,说自己是个画家,来画瑶池。我向他介绍了自己,他邀请我吃饭,他拿出了铁锅,生火,做了大烩菜。我问他年龄这么大了,怎么能背这么多东西,走这么远的路,他说自己身负绝世内功。”

余一味三人忍不出大笑三声。

杨雄道:“他九十三岁高龄,西出玉门关八百里来到天山,还背着那么多东西,如果不是身怀内功,谁敢相信?第二天,他便在瑶池畔准备开始作画了,可是,他伫立良久,一笔未动。我问他天山如此美景不堪入画否?他说,天山色彩如梦如幻,他无从把握,他当然可以抓住一个静止的瞬间来作画,可那有什么意思,他要画,就要画那变幻的每一个视界,可变幻无常,如何入画,是以,他在瑶池畔,提笔静观了三天。”

杨雄命余一味三人再去拾柴。

待焰火重燃,杨雄道:“第四天傍晚,起风了,晚霞在瑶池上飞跃,我静坐观看这一景象,他还是提笔站在画纸前。忽然,他动了,持笔挥舞,颜料挥洒,在画纸上勾勒出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线条。我上前观看,只见红色、蓝色、黄色、绿色、白色、墨色,还有一些中间色的线条驳杂的交错在画纸上,线条交错,毫无道理,毫无景象,毫无意义,我不明白他为何这样画。他让我专注看,我再定神,只见一层线条缠绕之下,竟还有第二层,我再凝神,发现第二层线条之下,还缠结着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直到第九层,每一层线条都展现着一种色彩变幻痕迹,细看之下,色彩明灭不定,我静心摒气,一层层看下去,直看到第九层,发现,第九层之下,竟有疏朗壮阔之感,那是一片梦幻般的蓝色,蓝色之中,又有银星点点。忽然,我竟感到一阵晕眩,捂着眼睛,坐在了地上。他把我扶起来说这便是他看到的天山。我再看那副画,竟又是一些斑驳莫名的线条,使我感觉方才观画似梦一般。”

李万象惊道:“方丈竟如此神奇!”

杨雄道:“第二天,他对我说,自己云游天下,不准备再回故乡,如果我路过黄原郡无定沟,托我给他的三个孩子带两句话。”

余一味三人齐声:“啊!”

良久,余一味问:“哪两句话?”

杨雄道:“第一句是,魔相寺解散了,你们还俗罢。相处十几年,我很快乐!”

余一味道:“未曾雅,何来俗!”

第二句话是:“愿生命多姿!”

远山的几处灯火已经熄灭,杨雄眼前的篝火也熄灭了。

第二日,早饭时,余一味对赵广才说:“师兄,上次王守仁说,魔相寺可以改成一个书院,我觉得,可以改成一个书院。从此以后,我们三人便不属于魔相寺了。”

赵广才惊诧莫名,问后才得知,余一味他们竟要还俗。问三人今后有何打算。

李万象道:“我打算去定远县城,困兽场对面租一民居,边卖面边打擂。”

赵广才道:“师弟莫要受伤的好,常回来看看。”

高本道:“我想先去找柳翠。”

赵广才道:“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回来找师兄。”

余一味问杨雄:“世间可有一处宝地,有酒,有景,还有许多有趣的人?”

杨雄轻笑道:“有啊!在那里,你可以抱着一壶酒,躺在舟上,漂流山河,也可以坐在桥头,看灯红酒绿,那里有几个年轻人,也像你一般好酒,那里也是一个学问重地!”

余一味道:“哦,是哪里?”

赵广才道:“先生说的必是建康吧!”

杨雄道:“然也,建康!建康有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他叫王弼。”

巧儿不舍得三人离开,哭了很多泪!然而,生命聚散无常,如梦如幻,如露如电,便似蒲公英,终究是要飘散无垠的!

注(文中之方丈绘画技法,源其美国抽象画大师波洛克也,观波洛克一生,观其画,当浮一大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