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飞花剑 > 正文
第一回:塞外飞雪嫁衣烈(2)
作者:尘絮  |  字数:1991  |  更新时间:2018-07-14 20:41:01 全文阅读

若在常人断难活命,贺老三毕竟久历江湖,此番受伤非但不见面有苦痛之色,反倒桀桀怪笑,倏然右手圈转,倒握长刀,反手一刀斜撩,使双剑的短髯汉子双剑已被他肋骨夹住,待要回拔已然不及,只听一声惨呼,胸膛已被斜斜剖开,就此一命呜呼。

这些人皆不是江湖什么赫赫声名的人物,但也不是寂寂无名任人宰割的妇孺。他四人从未谋面,更谈不上深仇大恨。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贺老三不知何处得了江湖至宝《焚情温雪》。那《焚情温雪》传闻是昔年天南大侠凌诗尘所创的一曲琴音,他穷尽毕生精血修订成谱,只可惜最后在出南海的船上抚琴而逝,那琴谱便落入了船家之手,之后中原板荡,天下分分合合,至安史之乱江湖传言焚情温雪中藏着一个天下独一无二的宝藏,江湖一阵骚动,人人欲得焚情温雪的琴谱,但历代也只是江湖口口相传,没有人见过琴谱,更没有人听过焚情温雪的琴音。

数百年来天下多少人为这虚无缥缈的宝藏远走天涯抛妻弃子,不想一块肥肉落在了贺老三手里,既是被他三人撞见,必然合力抢夺琴谱,他三人自西川过绵亘的秦岭又度过黄河,无日无夜的追杀贺老三,如今在这苦寒之地,贺老三自知若再一味厮杀绝非他三人敌手,是以心生一计,卖个破绽杀了一个便少一个敌手,他本意是要先借机宰了那使暗青子的书生,他浑身毒针,稍有疏忽便吃亏不小。但凡以暗青子做兵器的人皆是道貌岸然,背后出手的人物,贺老三再是精明终究还是着了道,霎时间一口血吐了出来。使双钩的独眼人提起另一柄钩直取贺老三咽喉,狂叫道:“杀了你,不怕琴谱飞了!”他出手如电,贺老三待要回刀搁挡已然不及,心下悲从中来,闭目道:“罢了,罢了,报应啊,报应!”这一刻他突然明白所谓的宝藏,不过是每一个江湖人的催命符,自己为了这张琴谱杀了别人,别人也可以为了这张琴谱杀了自己,到头一死,就算这琴谱真的藏着惊天的宝藏又有什么用?他正闭目待死,疏忽听得一声惨叫,猛然睁眼看时,见那独眼汉子抛下双钩,双手捂着脖子跪在雪地里咯咯怪叫,只叫了两声双手便缓缓垂了下去,咽喉上隐约一个黑点,显然是被那书生的毒针杀死,也许他死之前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当阴毒的人不再躲在别人背后,他一定有了正面杀人的把握。

那书生出手之时已然有了计较,杀了那独眼人,回手抓住贺老三胸前的两柄剑,一拔一送,双剑直透过他左右肩头,长刀脱手落下,哧的一声插入雪地里,胸前创口鲜血如注喷涌。贺老三眼中陡然闪过一丝杀机,嘴角微微一笑,自牙缝中射出两根极细的银针,那书生只觉眼前霎时间一片漆黑,双眼已被银针刺瞎,倏的拔出两柄剑在雪地里嚎叫砍削。原来贺老三嘴里藏着一根铜管,内设机簧,此时吐出铜管躺在雪中屏息瞧着那书生兀自发狂。过了半晌,那书生双手拄剑跪在雪地里喘息,双眼血丝顺着面颊流下,只听见雪地里火把上桐油哔啵烧灼之声和呜咽的寒风。

云秋踩着积雪吱嘎作响,那书生闻声跃起,挺剑刺出,只听剑身上嗡的一声响,两柄长剑已被云秋弹断。他正自骇然,云秋道:“我不想杀人,只想知道琴谱何处得来?”那书生哼了一声不答,贺老三咬牙道:“原来你这奶娃娃也知道金银珠宝的好处。”云秋一掌打翻那书生,走到贺老三面前,道:“你只消告诉我还有谁见过琴谱,那琴谱还是你的。”贺老三双臂已废,自知再无力反击,道:“琴谱是一个怪客所给,是他让我把琴谱带到江湖上,说…”他说道此处支吾不言,云秋厉道:“说什么?”贺老三道:“说有人来抢尽管给了他便是,否则招来杀身之祸那是自取其辱。”云秋道:“你起了贪心,私藏了琴谱?”贺老三叹息一声,道:“我也是猪油蒙了心,都说焚情温雪中藏着一个天大的宝藏,正要独自参悟这琴谱的秘密,哪知被夜宿的店家瞧出了端倪,又惊动了客栈里的人,如此一番厮杀,剩下我等四人逃至此地,也落得这般下场。”

云秋心想那怪客当真邪门儿,何以让琴谱流入江湖,师父的死也许与他有关,可何处去寻那快客呢?心中正自思忖,一骑快马赶来,马上之人身着嫁衣,手持火把,正是黄昏时见到的那个叫红英的女子。

那女子名叫薛红英,只见他提剑下马,轻轻抱住那书生,青丝贴着他右颊摩挲,柔声问道:“你说我美吗?”那书生鼻中嗅到她身上的芬芳,只觉得薛红英抱着他如身在云里雾里,全然忘却了身上创伤的痛楚,咽了口口水,道:“美,你是天下最美的女子。”薛红英娇笑着抱得更紧了,道:“你眼睛瞎了,怎么知道?”反身搂报薛红英,正要往她脸上亲去,薛红英伸手挡住,道:“我看你也是个读书人,夫子是这般叫你欺负我的吗?”那书生虽是眼瞎,可薛红英不瞎,却好似没瞧见云秋和贺老三。她如此千娇百媚,云秋只是瞧着贺老三,只听那书生道:“如果能让我见你一眼,叫我马上死了也无怨无悔!”薛红英缩在他的双臂间,嘤咛一声,道:“你莫要嘴上哄我开心!”那书生慨然道:“我句句真心!”他话音刚落,一道寒光闪过,云秋侧头看时,薛红英左手上托着一颗冒着热气的心,右手长剑兀自嗡嗡作响,鲜血顺着剑锋滑落在雪地里,那书生仍是站在雪地里,嘴角还留着死前的笑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