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想日 > 狂想日
第三日
作者:o旧爱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8-07-16 16:07:37 全文阅读

狂想日

第三日、五年岁月

散修们一边准备着,一边继续增强着自己的胜算。但而后的五年里,那扇门却再未有过任何动静,就好像一切只是人们的幻觉,那扇门而不曾存在过,不曾引起任何的轩然大波。散修们的耐心也一天天地锐减,一开始他们还会走到那片战场上,去看看那扇长在大地上上的门,暗金色的花纹,还有不知名的兽纹,大的令人生畏,带着瑞气也带着不祥之气。可风没日没夜的刮,卷带着黄土为其附上薄薄的一层,浅薄却让人无奈。

五年,人生有几个五年。哪怕是散修,其一生也不过徒徒上百余年,他们早已不再年轻,他们也没有任何天赋,他们只能赌博,而不是做这种遥遥无期的等待。

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海国国王贝尒塔驾崩,海国禁药弥散死人复活,说来也奇怪,那种怪病竟只能对拥有海国血统的人产生影响;万红楼盛装宴告了一段落,却未真正结束,因为盛装宴上的王莫名其妙消失了,其整个房间里还消失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血溪”,(关于血溪,嗯,它是吸血女王的兵器,传闻吸血女王的灵魂就在里面,任何持有血溪的人,只要你的力量还没有足以与神媲美,那么你就会沦为杀戮的兵器,没有理智,只有对血腥的渴望、十分渴望),鉴于此,万红楼的乱是可以想象的,但万红楼的主人却似乎非常淡定,淡定的好像一切如常。还有最近的一件事,岳城城主府忽遭突袭,据说是一名采花大盗,甚至就在前几日,这采花大盗可是进了城主的后花园。

不过,最让人新奇的事当然得数,精灵圣子的转变。

精灵圣子格莱弗特,若是以前说起这个名字,你能想见的形容只有“天真到愚蠢,懦弱到无能”,当然倒也不至于这么差,但是总是被人当作饭后的谈资不是吗?

曙光纪元70年,神王现世,八族战争被迫停止,就在这件事发生发生的第五天,刚满75岁的精灵圣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精灵性冷,却并非无情,而变化后的格莱弗特就像千年寒冰,也许并不这么说,依旧是那副脸,依旧时不时带着微笑,可之前的微笑带着少年的羞涩,现在的微笑却只算皮笑肉不笑,那双绿色的眼睛却不再是充满生机的,而是随时准备着将你拆吞入肚的饿狼。

精灵圣子的异变是让有心人嗅到了机会的,但五年以来,从来没能产生一个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的家伙。可作为这个故事的叙述者——我,知道总有无心栽种的柳枝长出绿荫。

精灵圣子与女王的关系已经到达了一种随时就要开打的境况了,令人惊异的是,五年后的今天竟有不少人是支持精灵绳子的,支持那个过去曾经无比怯懦的精灵圣子。啊,不,也许正是因为过去的软弱才更凸显今日的狠决,但又不是令人畏惧的而是令人深深信服的,使人被之征服的。精灵圣子无疑是具有很大的人格魅力的,在那清冷俊美的外表后还有让人赞叹的内在。

教会的骑士们一直觉得现在的精灵圣子是具备骑士精神的,是一名真正的骑士。“啊!你是在问我吗?啊~我对精灵圣子并是很熟悉呢~就算你这么说,仅凭精灵圣子做的事也很难有一个恰当的评价,但!果然啊~还是好想说,超可惜哦~他竟然信仰自然女神,不过...没关系啦~如果可以预见的话,一定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的呢!”一向跳脱的骑士团长被问及对精灵圣子的看法时,是这样回答的。别看骑士团长一副呆呆的样子,年龄还小就以为他好欺负,那是大错特错。这一任的教皇可是鲁姆士,可是拥有“堕落的光明使者”的称呼的鲁姆士,拥有神的博爱与仁慈,却又不择手段无所不及,他深知黑暗的不可消灭性,却仍固执的不允许作为神的侍奉者里毫无能力却深居高位的存在。

总的来说,被允许得到骑士团团长的友谊的精灵圣子是极具能力的才是。那么这样的人得到支持于人族来说也是合乎情理的。

与侏儒族来说。也许我们要来了解一下侏儒族与精灵族间的......渊源。侏儒族善锻造,而这不可避免要开采资源,对自然造成一定的破坏,精灵族却是被称为自然之子的,他们利用自然亦成就自然,自然中的每一种元素都是他们力量的源泉;侏儒一族酗酒,讲好义气,相互交谈中很少能用到敬词,而精灵族也许喜欢茶,尽管他们不曾接触过,他们常常权衡利弊,他们谈吐优雅、举止有礼,与人疏远。侏儒族与精灵族没有化不开的矛盾,只是有互看不顺眼的结局。尤其对侏儒族来说。所以,“哈哈~嗝~呼,只是太好了!啊不,太糟糕了。那毛小子与老巫......啊啊~看鸟叫的多欢!精灵圣子与精灵女王发生冲突实在是糟糕不过了!老子觉得!嗝~老子觉......****!不要啄老子!老子就是老子!不改口!老子还说!那*****玩意儿(精灵族)药丸!哎哟!疼疼!松嘴!*******!老子还不跟你玩个******了!”作为主殿饲养的信使,他相当于一名记者,它不想向侏儒族寻求有关精灵族的任何信息、看法,就像它不愿从巨人族嘴里分析龙族,从人族眼里看见亡灵族,从夕月谷(低等魔物集聚之地)得到食物一样。作为高等魔物,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人族对各种生物作出分类,还要分出种族优劣的癖好,但这并不妨碍他借此来表达对那些所谓低等魔物的不喜。

算了。它是这样想的。它是一只猛禽,接下来它将潜入精灵领地,然后,便可以得到半年的假期了......

“哗——”

一只精灵守卫看着无风而落的绿叶:“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是啊~过去一只大鸟嘛~恩?你怎么了吗?”

“影响到你了吗?真是抱歉。”

“请不要这样,怪不好意思的。好像我有多么无礼一样。但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请他们加强巡逻力度呢。”

“这样,也好。多谢。”

精灵族领地上长满了或高或低的树木,有些开着花,有些结着果。绿叶掩映中,有各种各样的生灵。有欢乐歌唱的鸟儿,也会有伺机而动的毒蛇,还有露珠忽的滚落,一个精灵正在诞生。这里欣欣向荣,充满生机,捕食或被捕食都是其中的一幕,你可以歌颂生命的奇迹与坚韧,你也可以哀叹生命的脆弱和残忍。

精灵族的建筑常是白色,被绿色的藤蔓缠绕,像是被遗弃的殿堂,却又更干净、更古朴、更令人生畏,像是梦想的殿堂,这里充满希望,被人向往却又似乎不可触碰。时间长河不能冲蚀半分,这是精灵一族对其许下的承诺。也许类似于“人在塔在”。

而离圣树最近的女王的居所脱离了以木为屋的传统,却亦未成为石屋,那只是一团云雾。随时改变自己的形状,成为起居室或是书房。从出生到死亡,一千年,精灵王只生活在这里及其附近。这里的一切的都是真实的、可触碰的,却都有可能在下一秒成为一团云雾。虽不消尽却亦不可被把握。

“女王。”

“嘘~啊!你吓跑了我的鱼!”河边的少女一袭青衣,半挽的裤腿被湍急的河水打湿,绿藻般的法斯泛着些灰,那双绿眸也是,“也有可能是我将死的缘故......啊~今天的文件已经全部处理完了,在小云那里。”不远处的云雾像是有生命一样,动了一下。

“女王,您......请注意身体。”

“当然,我当然会这样做的。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位工作过度猝死的精灵王。只是今天的文件挺少的,都没我高啊,况且嘛,这种事已经做了990多年了,熟能生巧听过没?......恩?你还有什么事吗?”

“关于格莱弗特,”

“请注意你的言辞!他是我们的圣子,你不该直呼其名......最起码是在那件事确认之前。”

是哪件事呢?嗯.....要好好调查一下。

“那么圣子最近的行动,是否对其......进行干预?”

“由他去吧。他的行动让人揪不出毛病,不是吗?他是一个的猎手,但是......我们不会是他弓弩下愚蠢的猎物。”

糟糕。起风了。

“来者是客。为什要着急的走呢?”少女抬手接住一片缓缓而落的绿叶,“不过我不是很喜欢禽类就是了,尤其是......魔族的。”她手中的绿叶一定是被赋予了新的价值,那么锋利、那么疾速。树木越长越高,妄图拦住入侵者,或者,稍稍阻碍一下也是好的,让那片绿叶刺向黑影就够了。

最终在黑影消失在天边时,女王节到了绿叶的成果,一根带着血腥味的羽毛,紫黑色的冠翎在阳光下闪耀着金黄。女王放开了它,因为女王的手指已经发麻。冠翎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只如千斤坠。本打算让人鉴别一下是何种生物,甚至分辨出是谁派来的,结果,呵~女王兀自地笑了笑,看着脚边汇集的水流:“真是有趣呐。你说呢?”不等对方回答,便又继续说道,“叫大祭司来好好净化一下这里,除除味。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我便先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