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右相 > 正文
意外圣旨
作者:狂羽凌爵  |  字数:2026  |  更新时间:2018-06-15 16:09:36 全文阅读

黄沙漫天,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骑在白色的站马上,俯瞰这被血染的战场,狂风烈烈,风扬起此人墨色的长发,男子却不知,恍若谪仙,身后的长剑闪烁着摄人的光芒,神秘、神圣••••••

一声马的长嘶自身后响起,白衣男子看着来人,不解此刻来人怎么会出现在此处,衡璇随意的把手中的圣旨扔给白衣男子,笑着说:“流风,你说这里面写的会是什么?朝廷那群人可是很久都没和我们联系了。”

没理会来人的问题,流风迅速的打开圣旨,皇帝病危几个字刺的流风眼睛生疼,转过身下的白马,流风不再顾来人,飞回了营地。衡璇在身后急得大喊,流风都已无暇顾及,衡璇回到远处,捡起被流风不小心掉落的圣旨,把玩了一下,也是看见了病危俩字,衡璇不屑的一笑,小皇帝,你这又是玩什么把戏,祸害遗千年,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衡璇心里想着这个,突然反应过来,有诈。

流风出兵为国作战,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期间一直都没有回去,而不知为何,传言越来越夸张,说流风是天神下凡,护佑一方百姓,甚至传出了流风是不败的将军。可这世间,又怎么可能有不败的神话,更有甚着,只知国有右相,不知国有君王。

衡璇想到这,也策马往回奔,一定是小皇帝觉得流风功高盖主,想除之以绝后患。

流风到了营地,直奔主帐,只看见了衡玧,衡璇的妹妹,在研究地图,走到衡玧面前,流风问:“玧儿,其他人呢?”

衡玧奇怪流风怎么现在回来了,但也没多问,回到:“流风哥哥,他们去了主战场练兵去了,流风哥哥这么着急,是我们军队出了什么事情吗?”

流风痛苦的闭上眼睛,:“不是军队出事了,是我皇兄病危。”

流风本名皇甫流风,皇甫家族唯一的孩子,皇甫家族历代为将,史称军魂,但变故突生,流风四岁那年,父母同司徒家主,夫人,战死沙场,尸骨无存,保住了剑阁,历来兵家必争之地,但也因此损失了四位大将。为回报皇甫家族和司徒家族的忠心,从小流风便和司徒家族的长子司徒晴哲在宫中长大,待遇并不比皇子差,流风更是同晴哲成为了生死与共的兄弟。

流风本没有北宸国北宫家的血统,但太子新皇登基,便已昭告天下,流风是他的义弟,所以从小到大,流风都叫皇上为皇兄,不论何时都不曾改变。

衡璇也到了主帐,看见了眉头紧锁的流风,看了眼手足无措的自家妹妹,使了个眼色,让衡玧叫回其他几人,衡璇没有说话,他知道流风的重情义,但他不信君家所谓的兄弟情,为了不让流风出事,说什么都不可以让流风回京城。

不一会,衡玧便急匆匆的带着大家来到了主帐,一路上大家心急的同衡玧往回赶,也没来得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嘈杂的声音中,流风逐渐的抬起了头,来了一句我要回京城,又闷声不响的缩了回去。

衡璇看着这么颓废的流风,替他解释道:“刚才宫中传来圣旨,说是皇帝病危,流风因为这事闹着一定要回宫。但是我不会同意的。”

流风震惊的抬起头,不解的看向衡璇,不懂衡璇为什么不让自己回去。

白鸿站出来说:“你疯了吧衡璇,如果流风不会去,这可是抗旨呀。”

衡璇解释道:“这怎么能叫抗旨呢,那小皇帝只是说自己病危,又没说让流风必须回去。再者说,他怎么以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现在却突然病危了,开什么玩笑呀。这一看就是有诈,给流风一个鸿门宴,这样他就可以拿回兵权,我怎么可能看着流风回宫中送死。”

流风看了眼衡璇,说:“皇兄不是那样的人,不论你说什么我都必须回去。”

衡璇看着不听自己劝得流风,也发狠了,说:“行,你一定要走,那你踩着我尸体走。”

听完衡璇的话,流风脸色一变。

但流风已经不想和衡璇争执了,衡璇不是北宸国的人,对皇兄有误解可以理解,但自己却是必须回去。

面对越发混乱的局面,在军中向来是军师般存在的墨玄发话了,“够了,你们是打算内讧吗?我们折中来看待这个问题,衡璇召唤你的剑魂--朱雀,让她去朝廷打探一下情况,然后我们再行商议。”

衡璇一拍脑门,感叹道:“我怎么没想到呢。”白鸿鄙夷道:“就你,能想到什么?”流风看了眼墨玄,点了点头。

墨玄继续说:“流风,虽然衡璇是有些鲁莽,但他想的却不无道理,倘若皇上真的有什么事情,怎么会到现在才通知你。你在外也有四年时间,历代君王有谁能不畏惧功高盖主的臣子,况且他新皇登基,根基根本不稳,虽然这个时候动我们,是个不明智的时期,但趁乱夺走兵权,对于他巩固江山却大有裨益。记住一句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你也冷静冷静吧,我们静候朱雀的消息。”

本来热闹的主帐,又只剩下了流风。风拂过柳絮,带来希望与歌声,百姓都在怅望,这世间的和平,没有烽火,没有硝烟,没有杀戮,只有大家都祈求的长久的和平。

黄昏时,残阳如血般的点燃了大漠,苍茫又广阔,一只赤色的大鸟飞翔在天空中,仿佛要与残阳融为一体,看着飞舞的朱雀,流风的心情稍微好转,朱雀在民间传说中象征着安详,而安详就是百姓们心中的和平。

衡璇也看见了朱雀,在主帐中,衡玧给流风、墨玄、衡璇等人倒了一杯清茶,这在黄沙漫天的战场,也是一种不可多得奢侈。朱雀幻化成了人形,说:“主人,北宫绮云【北宸国国君的名字】根本没事。”

伴随着朱雀话音的,是流风手中杯子掉落的声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