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酒剑长歌行 > 第一卷
第一章:天山风雪,卿酒公子
作者:华裳绝美  |  字数:2778  |  更新时间:2018-06-13 18:52:48 全文阅读

云海纵入天山万丈之峰,刀剑斩断六道五行之门。

有多少人在闯入求道长生这一条无法回头的康庄死路,就算是见过尸山血海,尝过九幽黄泉,就能够真正的得道永生吗?就算是天选资赋无一还是万贯家产,帝皇圣王,能够求得长生的人又有几何?

壶中的酒早已经喝完,无论是天山上的温泉还是顽强的九世翠竹,都已经在无尽的岁月中缓缓逝去,一个化为水汽离开天山,一个是枯老衰败化为泥尘,无法继续燃烧的木柴也早早的消耗殆尽,用上好的干燥茅草搭建起来的房屋有了倒塌的迹象。

天山万丈,无人得活。

“酒不醉人人自醉,就算是天天喝夜夜喝,我也喝不腻这壶中的岁月,眼睛能看到的很多,心里想的也是极多,却始终不敢去做,去问,去选择,这样一个懦弱的人,你说,你们说,长生还有意义吗?”

流传千万年岁,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开天辟地便已存在的天山之峰不可能存在活人,往往走至半山腰,无尽的风暴飞雪就会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似是老天爷的警告让他们不敢僭越。

呼!

一枚完好的雪花落在了与山顶截然不同,四季如春的天山脚下的一座小村庄,村里的老人无不是流下了年近古稀的热泪,也只有他们这辈人才知道这枚雪花代表什么,就算是转瞬即逝的昙花盛开,这些人无论在做什么,都挪动了自己的脚步走到了天山脚下,跪在地上合上了双手。

“是天山顶峰的雪花,百年一落,看来老祖宗的预言真的成真了!”

离寐吩咐村中壮丁取来了窖藏了许久的成年好酒,打开封泥的那一瞬间,无数的人陷入了绮丽环境,那是能够沉沦的味道,却是极为短暂,离寐愤怒的斥责着那些不懂事的小孩,随后将晶莹如玉的液体洒在了那片依旧没有化的雪花之上。

“这壶酒是祖父留给离寐,祖父死前吩咐离寐在天山雪花落下的这一天将这壶酒洒在雪花之上,离寐自当尊崇”,当着所有人的面,离寐饮下了最后一口酒液,只见其人昏昏遥遥,不一会就倒在了原地,有人想要上前搀扶,却被村中老人阻拦,只是示意不要吵闹,继续看着便是。

“酒公子,酒公子,祖父一直都记得你,就连离寐都无法忘记你,这壶酒,真的是醉人,真的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再去梦里见一见你”

离寐呢喃着,周围跪拜在雪花之前的老人们也呢喃着,他们似乎在等,等一个口中名为‘酒公子’的人出现。

穿上岁月折磨之下依旧似雪的白衣,挂上刻有香之一字的酒葫芦,背上裹在破布之中的残缺长剑,推开了关闭了百年之久的大门,他早早的就闻到了那酒液的香味,那些凡人的呢喃声自然是在耳中清清楚楚,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嘴角微微扬起,带着酒气的嘴巴开口对着空气说道:“一生一剑一壶酒,一步一世走天涯!”

“哈哈哈哈!好酒好酒啊!”

九世翠竹枯了来年还能长回来,温泉蒸发后将会结冰。

这座山似乎越发的高了,温度也越来越低了。

九卿摇了摇头,将落在自己及腰长发上的雪花抖落,挎着腰间的酒葫芦就朝天山脚下走去,虽说雪花迷人眼,仔细望去时却不难发现,他的步伐就像是浮萍戏水般在这足以埋没一个小孩高度的积雪中快速行走,迈开一步便是千米之远,而那白衣竟是在狂暴雪风下丝毫不乱,只露出一抹属于酒葫芦的厚重的土黄色。

“唔,看来你就是离雀的后人吧,那壶酒你还有存留的吗?我今日想要带走一些在路上喝”

不过半晌,九卿便见到了还跪拜在雪花面前的一众老人,深邃的瞳孔一眼就明了了跪在最前方醉酒之人的身份,只是碍于自己那副足以欺骗众生的面容,九卿只好拿出了自己腰间的酒葫芦给离寐看,当后者见到葫芦上镌刻的那一个大大的‘香’字后,慌忙站起身,也不管自己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转身吩咐村里的年轻人去将酒窖里的酒坛子都取出来。

足足十坛,黑色的坛子杯红色的封泥包裹,九卿在一干人等睽睽目光下取下葫芦上的塞子,也不知道口中嘀咕了些什么,只见到十坛酒纷纷散去封泥,里面如玉的酒液就像是找到了最终的归宿般朝着那个不大的葫芦中流去。

不一会,九卿就将十坛酒全部装在了自己的葫芦里。

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离开天山了。

“将那片雪花种在那颗枯黄的花树下,来年春天就是发芽的日子,我相信离雀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前辈,离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就是祖父一直以来想要见到的,想要报恩的酒公子吗?”

微微一笑,摘下面上覆盖的一副雕刻着山川河流的白色面具,一张如同天意授柄,仙神亲手雕刻,足以魅惑众生的脸出现在了离寐面前,但这张脸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不过一瞬间,随着雪花纷纷,九卿已经消失了,就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只剩下看到了他真面目的离寐留在原地握着雪花喃喃自语。

“祖爷爷,那个哥哥是谁啊?为什么你会叫他公子?还有家里的酒为什么都拿出来给他了?他很喜欢喝酒吗?”

有些人对神明敬畏,但小孩心思单纯,离寐弯腰将自己的曾孙女离朦抱在怀里,用最认真的语气对着小姑娘说:“那是一个你祖爷爷的祖父都要尊敬万分之人,那是一个无论在这里还是在那九州的大地上都会受人尊重的人,以后当称呼为酒公子,家中窖藏的酒本就是公子的,朦儿你明白了吗?”

“酒公子?朦儿只知道他真的很好看,比家中祠堂中央挂着的画像更好看!”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傻姑娘,那副画像就是那如玉温雅,绝美绝世的酒公子啊。

醒了醒酒劲,离寐吩咐着其他人继续做着自己的本分,自己却是抱着曾孙女来到了村子中央枯萎的一颗树下,这棵树的名字由九卿亲自取名,唤为‘长生’,只要将那枚雪花埋在树根下的泥土中,这颗长生树就能盛开一个百年,百年之后再次回归沉寂,直到下一片雪花的到来。

种下雪花,掩盖了泥土,长生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抽出枝桠,长出绿色,盛开一朵朵如玉晶莹的花朵,一时间内,整座村子都弥漫在这一朵朵玉花散发出的清雅香气之中,就连年过古稀的老人此刻也感觉道身体衰老的速度开始减缓,就连呼吸起来都比以前更有中气。

‘公子,老奴就要死了,真是可惜,长生一途果然是可遇不可求,但离雀不曾后悔,跟随在公子身边是离雀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只是希望公子能够照拂老儿的后生小辈,让他们不要踏入长生路,老奴拜托了’

‘公子,若是喜欢,以后大可去往老奴家中取酒,老奴的一切都是公子赐予,既然即将魂归黄泉,那么老奴的一切就都是公子的’

天山脚下,离开了村庄的九卿站在进入天山唯一的一个入口处,望着逐渐被风雪遮盖的村庄,轻叹一声,他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离开这里依旧是让他想到了故人,想到了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叫他公子的老人,即使老人本为年轻人。

但长生路就是这样,孤独属于自己,落寞也属于自己,最后就连喜怒哀乐都将化为路上的垫脚石。

“最后的百年结束了,不知道你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就出来透透气吧”,斩去心头突生的思念,九卿打开了背在背上的包裹,一柄破碎了半截剑尖的古朴长剑微微颤抖,似乎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出现在已经不是冰雪天气的虚空之中。

长发飘然,裙袂翻飞,笑靥温雅。

“你呀,就是活得太累,牵挂太多,永远都不知道为自己活着,这次离开这处天地,不妨去寻找一下自我”

隔着虚空,九卿用手指点了但虚影那俏皮的脸蛋。

“是是是,这条路呀,你就继续陪着我一起走下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