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道去我来 > 正文
第卅六章 搅局
作者:苦求真  |  字数:4850  |  更新时间:2018-07-13 11:13:47 全文阅读

“嗯?!风争!”吕慕闻声望去,只见一位黑衣青年带着一名黑袍青年和几名衣着露骨的侍女正踱步而来。

“原来是吕长老!久仰久仰!”风争闻言拱了拱手轻笑道,神色却不显恭敬。

“不知你灵风宗此番来次有何贵干?!”苏星沉声质问道。

“见过苏前辈!前辈莫要误会!此番晚辈只是以个人名义前来,无关灵风宗!”风争嘴角一直噙着笑意,语气有些玩世不恭。

“废话少说!风争!你们此番打断我们外峰比试究竟意欲何为?!若无闲事,还请你们赶紧离去!”苏漠此时突然神色不善,厉声呵斥道。

风争见此脸上泛起些许玩味,戏谑道:“哟——这就是你们清水宗待客之道?这要是传出去!啧啧啧……”

“你!”苏漠见此一声怒哼,当即便要开口。

“漠儿!”苏星一声轻喝打断了苏漠,苏漠见此也不在言语,当即退到一旁冷眼看着风争。

苏星又向风争淡然道:“不知贤侄此番究竟有何贵干?”

风争闻言一笑,朗声道:“晚辈此番就是想以个人名义来参观一下清水宗的名山胜地而已!不过此行恰逢贵宗比试,风某倒是也想参与一番!”

苏漠闻言脸色阴沉,冷声道:“你风争又不是我清水宗的弟子,有什么资格参与?!”

风争见此当即嘲讽道:“切磋而已!何必在意出身何宗?苏师兄此言难道是怕门内弟子输给在下吗?难道苏师兄对同门那么没信心?”

众弟子闻言皆是心生怒气,同时也有些人对苏漠有了些许怨怼。

“漠儿!”苏星此时又是一声轻喝,语气似乎有些动怒,暗道:“这下中了风争的激将法!若是不让他参与,怕是这些弟子会对宗门有所怨气,若是让他参与,那就是中了此人计策!虽不知风争此番究竟意欲何为,但却可以肯定来者不善!”

苏漠见此当即也不敢多言,向苏星拱手行礼后便又退在了一旁。

苏星转而沉声又道:“我观师侄如今已是结丹后期修为,而本宗外峰弟子也才筑基之境,境界有别如何对阵?还请师侄不要开玩笑!”

风争见此抚掌轻笑道:“这简单!晚辈只要压制自身境界便可!这样便是同境对敌了!”

“你!”苏漠闻声一声怒喝,又躬身沉声对苏星道:“不行!宗主!此行不可!”

风争见此也不给苏星说话的机会,当即对台上云风三人戏谑道:“三位认为此事如何?难不成三位同境对决没有信心?若是怕输那就是算了!毕竟风某也不想让你们出丑!”

赵河闻言当即动怒,厉声道:“欺人太甚!”随即又转身拱手对苏星沉声:“还请宗主同意晚辈和此人一战!”

风争当即笑道:“好胆色!在下佩服!苏前辈你说呢?!”

苏星见此事已不可逆为,心中暗叹:“也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随即开口提醒道:“赵河!此战要多加小心!”

赵河闻声心生感激,当即抱拳行礼道:“多谢宗主关心!晚辈定不负宗主所望!”

言语间风争已然迈入场中,右手在上抱拳轻笑道:“风争!请师弟指教!”

众人见风争如此嚣张无礼,竟敢行丧礼!不由得皆是心中大怒。

“你!”赵河更怒不可遏,当即就想出手教训风争!又想到此番比试在乎宗门声望,便强压下怒火,同时右手在上抱拳道:“赵河,此番外峰第三!”

风争见赵河还礼,当即嗤笑一声,怪气道:“赵师弟好胆色!佩服!”

话音未落,便见赵河一击赤焰掌已经含怒击来,更有层层热浪不断向风争袭来。

风争始终嘴角笑意不减,此番更是身形不动,嚣张道:“练气八层!不错了!不过敢在本公子面前用掌法?!本公子此番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掌法!”

说罢,只见风争左手背于身后,右手捏出法诀后以玄妙的轨迹汇成一掌,此番只见场中空气略微凝滞,随后竟全部随风争右掌而动!

“风云掌!”吕慕见此神色一凌,当即出声提醒赵河:“赵河快躲开!”

苏星此番也是神色凝重,沉声道:“来不及了!赵河快认输!”

赵河见此当即深知这一掌非同小可,而自身掌法已出,避无可避,随即便要开口认输。

风争见此嘴角一挑,低声自语道:“想认输?!想都别想!”随即一掌轻退而出,霎时间只见场中空气全部凝于这一掌之中,经过压缩凝聚的空气在一瞬之间爆发,直击赵河胸口,赵河被瞬间击飞出场外,挣扎了几次都没能起身。

风争又是右手抱拳对着倒地不起的赵河戏谑道:“师弟!承让了!”

赵河见此怒火攻心,当即吐出一口鲜血,随后便昏睡而去。

“风争你此番出手过重了吧!”吕慕当即出言呵斥。

风争轻笑回应:“请吕长老宽心!晚辈自有分寸!小伤而已,不影响赵师弟参加北域大比!吕长老若是不信可以询问莫长老。”

“你!”吕慕见此也不好发怒,一声冷哼后便不再言语。

风争随即又道:“方才赵师弟说他是第三名,那么此番在下就是第三了!还不知第二名是哪位师弟?还要让在下讨教一番!”

段浚见此也知此事无可避免,随即便要上台应战,不料苏星突然轻声笑道:“罢了罢了!此番比试就算贤侄第一如何?若是贤侄再无它事,还请速速离去。”看来苏星已经对风争忍无可忍,当即下了逐客令。

风争见此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取出一柄气息凌厉的华贵飞剑轻笑道:“受之有愧啊!不如这样吧!既然诸位都承认不是在下的对手,那就让在下的小师弟开一擂台,若是有人能够击败小师弟,那就算是你们赢了!并且在下愿意送出这柄上品灵宝飞剑,如何?”

等了数息不见众人回应,风争又是难以置信道:“不会吧?!你们这么不相信自己?那还修什么仙?回家享福去吧!”随即又对随行侍女挑逗道:“真是无趣,还不如和你们比斗呢……”

“咯咯咯……”侍女闻言皆是发出略带放荡的笑声,这声音传到众人耳中甚是刺耳。

云风见此当即怒极,大叫道:“啊啊啊!你欺人太甚!莫要小瞧了我们清水宗!我来领教你们的高招!”

“哟!终于来了一个有自信的!好!”风争见此当即抚掌大笑。

随即便指示那黑袍青年上场,黑袍青年上场后也不也不言语,只是略微拱手,随即掀开黑袍露出相貌,此人竟是——李让!

木无生一见李让,当即瞳孔微缩,心中凌然,随后便动用神识探查李让周身情况,发觉此刻李让已是结丹修为,灵根也是被梳理的十分纯净,神魂却好似被压制了一般,木无生心中瞬间明悟,暗道:“这灵风宗竟然是想将李兄练成夺舍用的躯壳!看来是想等到这风争和李兄一同步入化婴境,而后吞噬李兄的神魂……”

念此,木无生当即明了在座的弟子除了明玉皇和自己无一人同境可击败李让,随后连忙喊到:“云风!下来!”

云风闻言露出不解之色,但木无生语中带有不可违逆的命令之意,云风从未见过木无生有这种态度,当即也是从擂台边缘退下,对木无生疑惑道:“齐哥!为何打断我?!我还要教训那个什么狗屁风争呢!”

木无生沉声道:“你不是对手!好好看着!我来!”随即木无生不在多言,径直向擂台走去。

云风见此瞪大了眼睛,随即轻松道:“稳了!齐哥出手了!”云风虽然此刻已是外峰最强练气弟子,但是却从未赢过木无生一次!这一年来每次突破之后云风都会找木无生切磋,但每次都会输得很惨,云风每次和木无生切磋,都无法察觉木无生的破绽,反而自身破绽百出,每次都被木无生揍的爬不起来,所以见木无生上台后,云风当即心中大定,同时也在心惊:“这黑袍男子倒也厉害!竟然需要齐哥出手!”

木无生上台后双目紧盯李让,抱拳轻声道:“云齐!练气七层!未请教?!”

李让只是略微拱手,并未出声回应,风争见此,当即出声轻笑道:“我这师弟不善言辞,还请云师弟见谅!”

木无生闻言心中一凌,暗道李让果然被压制了神魂,此番恐怕也是这风争操控着李让的肉身!

随即木无生提掌便攻向李让,想要借此机会仔细探查李让的具体情况。

李让见木无生攻来,当即体内灵力狂涌,霎时间整个场地都泛起灼热之感,似有无边烈火正在逐渐蒸腾一般!

“极品火灵根!没想到之前灵风宗放出的传言竟然是真的!”苏星见此当即起身惊讶道。

“此人就是传言中的李让?!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便已经结丹成功!这便是极品灵根吗?!”吕慕也是惊叹道。

“还不知那云齐有何应对方式?!此战却也正好可以看出此人来历……”苏星转而低声道。

……

李让周身灵力涌动之间,便已双掌齐出,只见其双掌此刻业已泛起尺余烈火般的掌罡,此掌若是击在人身上,恐怕就算不被掌力拍碎也会被那烈火掌罡焚灭殆尽!

木无生见此深知不可留手,若是手下留情,被此掌击中怕是会当场暴露自己的修为,随即动用身法,身形游走于李让周遭,好似流云一般,完全不受李让灵力的影响!

这正是木无生一年来从《云中剑》中领悟而来的绝世身法《云步》!虽然只是略微掌握,但是对阵李让却是绰绰有余!

“这是什么步法?!竟然如此高深!就连我也看不出其中玄妙之处!这云齐又究竟是何来历?!”苏星看到木无生出手,越发心惊,同时亦是更加对木无生的来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明玉皇见此也是心中略动,低声对苏星道:“这不是步法!这是一种高深的剑法!一种传说中的剑法!云齐此人恐怕有大机遇!”

二人谈话间木无生已经步入了李让身形一尺之内,随即右手捏剑诀,出手便是连斩之术,先出两剑击在李让肩井、太渊穴,让其双臂麻木不能动用掌法,随后第三剑击在李让肺腧穴,破其气机使其体内灵力无法轻易调动,第四剑击在神阙穴,使其失去对身体的掌控,最后一剑直击神庭,想要以此唤醒李让神识!

五剑齐出不过呼吸之间,众弟子还没有做出反应便见李让已然身立台上犹如朽木一般无法移动!

“云齐果然厉害!”

“原来云齐此前都是在放水!”

“云齐最强!!”

“云齐最强!!”

众弟子见此皆是心头巨震,先前被压制的怨气和怒气此刻业已一吐而出,皆是发出振奋昂扬的斗志!

苏星见此心中也是震动,惊声道:“嗯?!这剑指!果然不简单!明师侄,你先前所说又是何意?!”

明玉皇见到木无生剑指,心中当即猜测了大概,神色凝重道:“此事牵扯重大!涉及到极灵星的局势!师叔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苏星闻声大惊,当即低声道:“你是说云齐此人来自极灵星?还是如何?”

“晚辈猜测云齐背后肯定是剑阁!至于此人来自何处?不太确定!不过师叔可以询问其一二,但是不要深究极灵星之事!此间干系重大!不是你我所能承担的……”随后明玉皇又将幽云之事告知苏星。

苏星闻言心中更是凝重,正色道:“明贤侄放心,老夫自有分寸……”

……

木无生看着因穴位受制而身形微颤的李让,未见其有一丝神识的波动,不由得心中担忧:“果然不行吗?看来李兄是中了所谓的血魂蛊!可惜此番不可详细检查……”

风争此刻业已快步走上擂台,仔细检查了李让伤势后暗自舒了一口气,随即又阴鹫的盯着木无生道:“师弟好身手!”随即便要带着李让走下台去。

“拿来!”木无生伸手挡住风争去路,面无表情道。

“什么?!”风争明知顾问,阴冷威胁道。

“原来风公子是言而无信之人!算了!”木无生闻言当即让路,转身离开,边走边唏嘘。

“哼!”风争见此怒哼一声,取出飞剑扔给木无生,狠声道:“有了灵宝小心没命用!”

木无生接过飞剑,出鞘查看一番后便直接扔给了云风,挠了挠耳朵道:“云风!你说你有没有命用?!”

云风接下飞剑,当即喜上眉梢,对着风争揶揄大笑道:“这一点就不劳风公子费心了,我——的飞剑,我——怎么会没命用呢?!”还特地的拉长了我这个字的音节,好似怕风争听不到一样。

“你!”风争怒指云风,随即又转而对木无生冷笑道:“不知师弟可敢再战?风某此番还有两位侍女作为赌注!如何?”

“公子~你讨厌……”两侍女闻声娇声怒道,声音甚是妩媚。

“战你?!一招而已!不过你这赌注我可是消福不起!”木无生语气极为嫌弃。

“你!找死!”两侍女闻声大怒,当即便要对木无生出手,却被风争拦住,风争面色阴沉如水,冷然道:“你要如何?!”

“简单!若是风公子输了,那阁下就大喊三声我是废物便可,如何?!”木无生淡然轻笑道。

“好好好!”风争咬牙连声道好,心中业已泛起滔天怒火,脸色更是寒如冰尘,沉声道:“那风某也有一个要求!除去飞剑之外!此战生死毋论!如何?!”

木无生闻声心中一动,当即想要趁此机会斩杀风争救出李让,随即便又即刻否决这一方法,不说斩杀此人以后如何行事,到时恐怕清水宗也不是立身之地,如今北域妖族虎视眈眈,若是加上灵风宗的追杀,恐怕会走投无路!

“生死勿论?!可笑!在下烂命一条,被阁下杀了也就杀了,但是在下可是不能对阁下下杀手,不然灵风宗可是不会放过在下!风公子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啊!”木无生嗤笑道。

风争见心中计策被木无生点出,却也不动怒,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此条作废!你我就赌飞剑!”心中暗道:“就算没有生死无论的协议,本公子杀了你,清水宗又能乃我何?!你还是太嫩!”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