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国山大王 > 正文
第一章 古墓
作者:默旋  |  字数:7953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快快快,墓地打开了,快,秦皇墓终于打开了。”一群身穿白色衣袍男女,满目激动冲进了墓穴。

秦皇墓,人如其名,乃华夏中最伟大的帝皇,是华夏第一位统一全国的帝皇。

对于这位帝皇,一直引起后世争论纷纷,有人称赞,有人说残暴,但不管说法如何,他的功绩是无法磨灭的。

当年中原分裂,各国不断征战,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但就在那时候,秦国在秦王嬴政的领导下异军突起,统一中原,成为千古一帝。

对于这位争议纷纷的帝王,死后的埋葬地也是极为神秘,不仅墓地就有数个,更分明墓、暗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使得后世无数盗墓都摇头感叹。

现在挖掘的这个墓,正是一个暗墓,当然,现在还无法确认,到底是不是真真正正的秦皇墓。

不过就是算不是真的主墓,葬品必定也不少,这对于那些考古研究者来说是有着不可衡量的价值。

这处墓更是惊动了有关部门的注意,为了这些出土文物的安全,更是派出精锐部队全副武装前来保护。

考古挖掘工作,一转眼已经持续一个月,为了文物不被损坏,考古人员都非常小心翼翼的,导致挖掘工作缓慢。

不过随着一件件文物的出土,没有人会感到枯燥不耐烦,特别是那些年老的教授,仿佛有无穷的精力,满脸红光不停的工作。

每当有一件文物出土,就会有数名精锐的战士护送去有关部门存放。

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这个墓地很大,至于又过了一个多月,来到一个陪葬群,那陪葬群很大,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头,而且陪葬群的石棺还是叠加起来的,有石柱隔离着,数目少说也有十万之数,陪葬群里还有淡淡的蓝光笼罩着。

考古人员打开石棺,发现里面都是身穿铠甲的士兵,那些士兵居然都没腐烂,如同刚死一般,精美的铠甲上居然还有疑似刀口创痕,显然那士兵是被杀死的。

考古人员连忙打开数个石棺,发现都一样,尸体都没有腐烂,不过身体上都有不同的伤口,士兵的武器被是放在棺内之中,不过并不是秦朝所崇尚黑色盔甲,而是与黑色相反的银白色,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此墓绝非秦皇墓,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秦朝哪位名将墓,可是秦朝名将应该是黑色盔甲才是啊!如果不是名将,难道是普通将军墓?可是也不像啊!哪位普通将军的墓穴会有那么多的陪葬群?不是普通将军,难道是其它国的名将?反正此墓疑点重重。

“你们快看啊!石棺上有一副壁画。”突然有人眼尖看见那些士兵的石棺上刻着一副画。

画中一个青年坐在一块巨石之上,脑袋向上,好像抬头看什么,而巨石之下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在训练。

目光转向别的石棺,果然如此,那副石棺也有一副刻画,不过画中还是那个年轻将军,还是哪块石头,那将军还是坐在巨石上,不过此时那年青将军并没有抬头看天,可那些士兵却是变了,不再训练,而是集合在一起,好像在聆听哪青年将军的话。

又看另一副棺,又变成哪年青将军带领士兵和敌人征战,看样子敌人好像是匈奴人。

这应该是墓主的事迹,不过看那些事件,史记居然都没有记载。

众人那是一个兴奋啊!难道这些是消失记载的历史大事?

众人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四处查看石棺刻画,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这些刻画的顺数被打乱了,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经过半天他们才走到陪葬群的尽头,石棺变少了,越往里走,地方越窄,棺也由石棺变成铜棺,百具,几十具,十几具,不过显然越里面的人,生前越是不凡,那淡淡的蓝光也越浓烈,最后是一具透明的玉棺,那蓝光就是玉棺里面散发出来的。

这一天,深夜,还下着下雨,但却无法阻挡这些狂热的考古人员。突然电闪雷鸣,考古人员打开一个那玉棺时,一道阴幽光透过阴云,穿过雨层,直射棺中。

这一景象吓坏了那些考古人员,一个个呆呆看着那光束,这一景象让他们无法说明原因,虽然考古经常遇见过各种奇异的事件,但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神奇的景象。

其中一个老教授很快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打量棺内。

棺内居然有三具尸体,一个身穿红色喜服的年轻漂亮的女子,还有一个身穿白银盔甲身材火辣的女子,两个女子都是左右一个,依偎在最中间那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怀里。不过让人可惜的是,男子并不是秦皇嬴政的尸体,那男子长像英俊神武,身穿银色盔甲,不仅盔甲还崭新无尘,更让人惊叹的是,那三具尸体保存完好无缺,容颜艳丽,如果不是胸膛已经不再起伏,众人都会怀疑是不是还活着,只是觉得三人是在睡觉。

女子身穿绸纱玉服,面容漂亮,粉嫩弹性,仿佛风吹可破,是少数顶级美女。

身穿盔甲的女子则也是英姿逼人,而且她腰间还佩了一把战刀,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神采,反正两人都是各有千秋。

男子身着战甲,不过战甲虽然崭新,但依旧可以看的出战甲有些破损,应该是一个征战沙场死去的将军。

这棺中三人都非常年轻,看脸庞可以看出,男的不过二十三岁左右,女子也不过二十来岁,另一战甲女子则明显比另外两人大上一些,更加成熟。

对于如此庞大的墓群,墓主居然是如此的年轻,而且从随葬品,还有墓室的规模,以及两人的衣着可以肯定两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可根据随葬品可以肯定这墓是可考古人员查遍了所有的资料,所有的记载均无此人的任何记载。

要说此墓不是秦皇之期的,那也不可能啊!因为有人发现,棺中有此人死去时间的记载,正是秦朝文字小豪字体。

棺中除了女子和男子之外,随身物品就一把长剑和一块像玉又不是玉的东西,那块玉则放在那名男子腹部,而那幽光正是那块玉所吸引,让人称奇。

  其中一个考古人员把一米多长的剑拿起来,用力一拉,顿时寒光闪耀,锋利的剑刃散发阵阵寒光,让人发寒,可以肯定这把剑曾经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敌人。

  “这一定是一人让人敬佩的将军,不然现在的一切说不过去。”那考古人员小心把剑放回原位。

就在这时,哪个身穿银甲的女子的眼睛猛然张开,嗖的站了起来,拔出随身战刀,怒视着考古人员,怒声道:“尔等何人,胆敢闯进将军墓,打扰将军安息。”

“教……教授……这……这……这诈尸了……”

年轻的考古人员嘴巴不断打颤,现在发生的一切简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虽然他们考古的,见过许许多多奇怪的现象,这诈尸也有过传闻,但这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那名教授也是见多识广的,只是愣了片刻,立刻道:“大家别慌,这可能是幻觉,一定是是棺中的那玉发出的光芒让我们产生了幻觉,大家镇定。”

这时那古墓女子却不等他们讨论真假,横眉冷目,一脸杀意道:“我乃将军亲卫营,营队长,擅闯将军墓者死~”

说罢便往一个在哪里默念,这都是幻觉的年轻考古人员劈去,顿时鲜血四溅,一颗大好的头颅高高飘起,鲜血洒的周围数人都是一脸的鲜血。

“啊~,教授,这是真的,不是幻觉,快逃啊!诈尸了。”

周围的人顿时惊骇,四散逃窜。

古墓女子可不理会那些惊慌失措的考古人员如何惨叫,一个跳跃,直接跃到另一具铜棺上,一个低旋腿,直接一脚踢飞一个惊慌失措的男考古人员。

“啪啪啪”

数声枪响,那名古墓女子被连中数枪倒飞而去,不过还好她身上有盔甲防护,并没有因此丢掉性命,不过有一枪依旧打在她的手臂上,她的手臂护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破碎,子弹刚好从裂缝中沒入血肉,溅起一朵鲜红的血花。

古墓女子一脸疑重盯着那名教授,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受伤,不过她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威胁。

此时那名教授手中正握着一把手枪,正紧张指着古墓女子,生怕女子突然又暴起。

一名考古人员正躲在铜棺便,古墓女子的血刚好溅到他脸上,那名考古人员顿时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喜道:“教授,教授,血是热的,这个女子是活人,不是诈尸。”

教授听闻顿时一脸狂热,连忙道:“快,快,把这古女子围住,别让她逃了,小刘你快出去,把那些士兵叫进来,擒获这名女子,原来战国时期当真有长生不老药啊!原来秦始皇并不是异想天开,这就是证据啊!只要抓住这个女子,拿去研究,那我们将会为人类长生领域跨出重要的一步。”

这时有一名年轻的考古人员趁人不注意,小心翼翼从那名将军腹部上取下玉,放进自己怀中,周围的绿光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古墓女子本来与那名教授对峙,可突然发现绿光消失,抬眼看去,便看到一个人将玉塞进怀中的动作,顿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撕心裂肺大叫道:“不~”

也不顾那个让她感到威胁的教授,直接扑向水晶棺。

就在这时棺中本来完美的两具尸体,飞速消融。

“不,不,不,不要,将军,不要~”

古墓女子慌乱的伸手想去抓住什么,可是棺中的那名英俊的将军,以及哪个身穿红袍喜服的女子便化为点滴光尘,消失在空中。

“不~”

古墓女子仰天悲鸣,两行泪珠从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滑落。

古墓女子缓缓低下了头,慢慢的转身看向在场的考古人员,那愤怒通红,充满杀意的眼神,已经狰狞的表情,让在场的考古人员都吓了一跳,那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们该死~”

古墓女子声嘶力竭怒道,便再次挥刀冲向在场的考古人员。

教授连忙对古墓女子的腿部开枪,可是已经见识过了对方的威力,古墓女子肯定有了防备,枪声一响,她便闪身躲避铜棺之下,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名考古人员身前,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其余考古人员一哄而散,纷纷往墓口冲去,只留下哪个教授与古墓女子对峙,

可古墓女子显然不想放过这些人,几个闪身又连杀数人。

这时,一队士兵快速飞奔进墓穴,古墓女子见那些士兵手中拿着一把把让她感到威胁的东西,才没有去追杀,反而是来到了先前那名将军水晶棺前。

泪水挂满了她的脸庞,一抹眼泪道:“将军,对不起,属下无能,就让这些人陪葬吧!”

古墓女子说完,用力推动水晶棺。

“咯叽”水晶棺被挪动之后发出咯叽的声响,

这时教授带着士兵缓缓的围住古墓女子,而古墓女子只是一脸怨毒盯着在场的所有人,并没有再出击。

“快,快,把她带回去。”教授催促着士兵道。

没有人注意到,那些铜棺,石棺的尸体居然快速的腐烂,随之烟消云散。

众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刚要惊呼,可墓穴中紧接着开始摇晃,坍塌。

众人来不及再管那名古墓女子,立马一窝蜂往外跑。

而那名女子见这些家伙要逃,顿时就不乐意了,如同幽灵一般,四处阻挠众人离开。

当所有人逃出墓外,感觉整个地面开始下沉,众人紧接抱紧文物,恨不得多长两条腿亡命奔跑。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他是这次派来保护考古人员的一名队长,见这山体摇晃,里面最重要的教授还没有出来,便直接冲进墓穴。

进了墓穴之后,便看到几名士兵正护着教授往外跑,可时不时要回头开几枪,也不知道后面有什么。

当下立刻大叫道:“你们带着教授先走,我来断后。”

那几人也没有犹豫,快速往墓穴外面跑去,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那人说出这话时,哪个古墓女子如同被雷击一般,一下子愣住了,疑惑盯着刚进来的男子,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那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

“将军,是你吗?”

古墓女子喃喃自语,泪水又忍不住滑落下来,脑海中出现一个英俊男子为她披上披风,教会她种种,还有那率兵出战的英姿勃发的场景。

古墓女子没有注意到,在她走神的时候,一根巨大的石柱从她头顶上砸落。

“小心~”

那名新进来的战士,见次快速扑上去,把女子扑到一边,两人滚落到一角。

古墓女子似乎对现在发生的危机毫无察觉,就静静盯着那人的脸庞看。

“将军,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这就是你吗?千年等待,万年情,亚梅终于等到您了,能见你一面,亚梅已经心满意足了。”

“姑娘,你说什么啊!什么将军?这里危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显然,这名战士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女子就是阻碍他们队员的不明东西,反而把她当成考古一员,至于这古代衣服,这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很多女子都喜欢穿汉服,谁又能说,不能让人穿盔甲来考古的。

古墓女子摇了摇头道:“将军,和氏璧已被取,亚梅也不能久存,最多一个时辰,亚梅便会化为星光消散,现在能与将军相见,亚梅已经非常满足了。”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更多的巨石砸落,这山体摇晃的更加厉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塌陷了。

“美女,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要赶紧离开,不然就走不了了。”士兵听着女子的话,差点吐血,直接抱起女子就向往外冲,心中却暗骂现在的电视剧害死人,他已经认为这女子已经是古装电视看多的脑残患者了,怪不得穿盔甲战衣考古,可这发病也要看时候啊!都不要命了啊!

可当他抱着女子站起来之后,出墓穴的路已经完全塌陷了,能有三米长,这跳肯定是跳不过去了。

正当这名士兵焦头烂额的时候,自己怀中的女子突然一挣扎,便从自己怀中翻身下来,并且做出让他目瞪口呆的事,那名女子直接抱起他,然后一把往墓穴外甩。

士兵只感觉自己被什么冲力,直接带飞,快速的往墓穴口飞去。

“将军,如果事情再来一次,您一定要小心李宇,为了誓死追随您的数万将士,切记~”

那名士兵重重摔倒在地,连续滚了好几个圈这才停下来,

墓口出,几个士兵正焦急的往里看,突然看到一个人影飞出来,定眼一看,立刻大喜跑过去,道:“队长,你没事吧!”

那名队长还没有回答,这天摇地晃更加严重,几名士兵立刻架起自己的队长立刻往外奔。

等他们跑到足够的安全地方,回头看去,原先墓穴那山峰都在下沉,两边的山体都倒塌,死死的把原先墓穴填的严严实实的。

当振动不在,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看平地,周围的山峰已经不在,原先的墓穴更是不知道往下沉了多深。

那名队长立刻疯一般往墓穴方向冲去,大叫道:“里面还有人,还有人啊!”

士兵强拉着那名队长道:“队长,就算还有人,可你看看,这山都凹进去了,就算有人还能活吗?”

“怎么可能,我的命都是那个姑娘救的,要是早知道,我应该立刻强拉她出来才是,都是我害了她。”那名队长悲痛道。

士兵以为他说的是其她考古人员,毕竟美女学员还是不少的,不过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安慰这个队长了。

而那些考古人员则带着遗憾惋惜看着眼前的平原,墓穴还有很多壁画可以研究的,可现在看来已经毁的差不多了,还好其它文物都带出来了,也算是满载而归了,特别是墓主那块玉,可直接牵引幽光,按他们所见,更是可以完好保存尸体,可以让他们研究很久了,要是能把那玉研究透,那一定是个神奇不可思议的重大突破。

可以说那玉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为了安全期见,考古人员一众决定,加派人手先护送那玉回去再说。

一个老教授抱着装有玉的盒子,走到那一个为他殿后的军人队长身边,道:“同志,此物关系重大,请你们先行护送回部门,千万不能丢失啊!”

那军人行了个军礼,道:“教授请放心,我一定会把此物护送回去,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恩,保重,同志,一定要保护好此物。”老教授抓着军人的手道。

“恩”军人镇重点了点头,小心翼翼把木盒子放进保险箱,看了看墓穴塌陷的方向,鞠了一躬,一挥手,顿时十几人战士汇聚,拥护在那军人身边离开。

他是战士,战士以任务为第一要务,现在哪怕他心中再沉重,也不得不接受任务。

看着那军人的离开的背影老教授突然回过神来,咕噜道:“咦,那小伙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好像在那见过?好像和棺中那将军长的差不多?”

想了想又摇头苦笑道:“一定是最近工作太繁忙,还有刚才惊吓过度,精神一直紧崩的缘故,才造成这些错觉。”

  看着坍塌的墓穴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虽然墓穴已经坍塌了,心里也是有些遗憾,但结果还很不错的,毕竟他们挽救了很多文物,对于这些文物可以尽大的能力得到保护。

墓穴是挖完了,墓穴也塌了,可现场还有许多东西要整理,不管是资料还是数据和仪器要收拾的,还有最重要一点,他还有联系其他部门,重新挖土,把那名古墓女子给挖出来,正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有标本,就可以研究,不过这些他可不想说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要让军人先护送文物回去,毕竟更重要的东西还埋在地下呢!

那护送文物的军人叫默尘,也是先前冲进墓穴,然后被丢出来的那名战士队长,他的父母希望他不用被社会不良风气影响,才起这个名字,他还是一名精锐士兵,立下许多战功,因为此事重大,所以才派送过来做护送任务,当然其它战士则是他的队员,他也成为了这次任务的队长。

一辆军车飞快在山林里狂奔,因为是深夜又是远离人烟,所以道路上并没有车,一辆军车就这样开足马力,车上的战士都安安稳稳端坐车上。

手中的枪支散发寒冷的气息,如同随时准备嗜人。

默尘坐在副驾驶座上,警惕看着四周。突然他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大喊小心,离开抓住方向盘往边一打。

“轰”

一枚火箭弹擦着军车的边边狠狠打在道面,瞬间把道路砸出一个大坑。

“敌袭”

默尘一阵后怕,又不是他及时打了下方向盘,那现在这辆军车一定会变成火球。

默尘看到在他们四周出现十几个亮点,知道大事不好了,对方不仅有高杀伤性武器,人数也不少。

开车的战士立马踩足油门往前冲,车上的战士立马趴在车内,举起枪对着赶来的车辆进行对射。

这时就体现了平常训练的好处就出来了,对射没一会,就有一辆车被干掉司机而撞翻在地。

对方可能看见自己有人员伤亡了,火箭弹不停的发射,不过好像有什么顾忌似的,只是瞄准车轮地下射。

“快快快,冲出去。”默尘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车辆,急忙道。

他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围着自己不放,难道是手里的东西?可是不应该啊!怎么隐秘的事情,对方怎么知道,又怎么会安排如此多的人?

可他来不及多想,只能用自己的枪法干掉前来的敌人,可车里地方太窄,无法施展自己的身手,只能被动还击,所以他直接爬上车顶,趴在车顶上对射。

默尘专挑司机下手,效果也是很明显,司机被干掉,没人掌控车辆,那么快的速度只能是车毁人亡。

“卧倒”

默尘大叫,一支火箭弹狠狠撞在军车后车轮上,顿时整个车都掀翻起来,连滚数十米远,里面的战士显然活不成了,运气好不被炸死也被车压死。默尘比较好运一点,车翻时候,直接被甩出数米之外的山坡下方,不过一只脚被摔断了,身上也浑身是伤痕累累。

不过更悲催的事情还要来临,因为他已经没有子弹了,只有几颗手雷,脚断了,跑也跑不了,而他此时已经被人团团围着了,全都是手持武器蒙着脸的汉子。

“你们是谁?敢攻击军人,不怕被灭吗?”事到如今,默尘反而镇定了。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走。”人群中走出一个蒙面男子,大概是个头目。

默尘点了一根烟,打开保险箱,拿出个小木盒,取出里面的玉佩,玉佩就像引石般,立马出现一道幽光从天而降,直射他手中的玉佩,不骄不躁,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对,赶紧给我,我保证不会伤害你。”蒙面男子看到那玉,顿时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夺过来。

听到这话,默尘心中一沉,一股怒火喷发,这玉石出土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能有那么快的速度,非常明显,考古队里面有人把这消息发了出去,出卖了他们。

“兄弟,不是我说你啊!东西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何必为了国家的东西,丢掉自己的性命呢!这样吧!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再给你一百万美金,这是你一辈子都赚不来的,怎么样?”蒙面男子诱惑道。

此时,默尘和蒙面人都不知道,在地球外空,七大星球缓缓旋转,基本汇合成一条直线,而城市新闻更了连连播道的话题。

时隔数百年,几大星球将汇聚一线,形成非常罕见的七星连珠。

此时默尘拿着玉石,嘴角带着点点微笑,道:“你想要这个东西?”

  “是是,只要你给我这个东西,我可以保证可以放你离开。”那蒙面头目激动道。

  默尘的伤口不断流着鲜血,伤口流出的血水沾染到玉佩上,奇怪的是,那血水居然被吸收进玉佩里面,外面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光泽。

默尘没有被这一景象吸引,周围的蒙面人也没有注意到这点,不过那玉石被他们看到眼里散发强烈的欲望,那是贪婪的目光,身体不由自主的接近默尘。

“快快快给我,只要你给我,我保证你会享受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荣华富贵。”那头目更是激动的说,眼里全是默尘手中的玉佩。

默尘根本不理那头目,自说自己的: “我爸妈曾经对我说过,男人要言出必行,既然我说过谁要想夺这东西,那就过来先要我的命再说吧!只是那姑娘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上香,哎,算了,路上看到她再跟她说谢谢吧!”

“呃,赶紧杀了他。”那头目突然意识到不对,立马向后跑。

“不用跑了,一起上路吧!路上也可以做伴,哈哈……”默尘松开另一只手,居然是一颗手雷。

“啊!疯子。”蒙面头目大惊失色,他后悔啊!没事挨那么近干嘛,现在想拼命跑,可是都已经来不及了,手雷轰然炸响。

爆炸过后,现场留下一地碎肉,无一活口,这一目更好被刚从车里爬出来一名幸运不死的战士看到,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爆炸那瞬间,天空中一到光束从天而降,一闪而过劈在默尘身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