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国山大王 > 正文
第一章 古墓
作者:默旋  |  字数:4771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快快快,墓地打开了,快,秦皇墓终于打开了。”一群身穿白色衣袍男女,满目激动冲进了墓穴。

秦皇墓,人如其名,乃华夏中最伟大的帝皇,是华夏第一位统一全国的帝皇。

对于这位帝皇,一直引起后世争论纷纷,有人称赞,有人说残暴,但不管说法如何,他的功绩是无法磨灭的。

当年中原分裂,各国不断征战,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但就在那时候,秦国在秦王嬴政的领导下异军突起,统一中原,成为千古一帝。

对于这位争议纷纷的帝王,死后的埋葬地也是极为神秘,不仅墓地就有数个,更分明墓、暗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使得后世无数盗墓都摇头感叹。

现在挖掘的这个墓,正是一个暗墓,当然,现在还无法确认,到底是不是真真正正的秦皇墓。

不过就是算不是真的主墓,葬品必定也不少,这对于那些考古研究者来说是有着不可衡量的价值。

这处墓更是惊动了有关部门的注意,为了这些出土文物的安全,更是派出精锐部队全副武装前来保护。

考古挖掘工作,一转眼已经持续一个月,为了文物不被损坏,考古人员都非常小心翼翼的,导致挖掘工作缓慢。

不过随着一件件文物的出土,没有人会感到枯燥不耐烦,特别是那些年老的教授,仿佛有无穷的精力,满脸红光不停的工作。

每当有一件文物出土,就会有数名精锐的战士护送去有关部门存放。

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这个墓地很大,至于又过了一个多月,来到一个陪葬群,那陪葬群很大,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头,而且陪葬群的石棺还是叠加起来的,有石柱隔离着,数目少说也有十万之数,陪葬群里还有淡淡的蓝光笼罩着。

考古人员打开石棺,发现里面都是身穿铠甲的士兵,那些士兵居然都没腐烂,如同刚死一般,精美的铠甲上居然还有疑似刀口创痕,显然那士兵是被杀死的。

考古人员连忙打开数个石棺,发现都一样,尸体都没有腐烂,不过身体上都有不同的伤口,士兵的武器被是放在棺内之中,不过并不是秦朝所崇尚黑色盔甲,而是与黑色相反的银白色,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此墓绝非秦皇墓,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秦朝哪位名将墓,可是秦朝名将应该是黑色盔甲才是啊!如果不是名将,难道是普通将军墓?可是也不像啊!哪位普通将军的墓穴会有那么多的陪葬群?不是普通将军,难道是其它国的名将?反正此墓疑点重重。

“你们快看啊!石棺上有一副壁画。”突然有人眼尖看见那些士兵的石棺上刻着一副画。

画中一个青年坐在一块巨石之上,脑袋向上,好像抬头看什么,而巨石之下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在训练。

目光转向别的石棺,果然如此,那副石棺也有一副刻画,不过画中还是那个年轻将军,还是哪块石头,那将军还是坐在巨石上,不过此时那年青将军并没有抬头看天,可那些士兵却是变了,不再训练,而是集合在一起,好像在聆听哪青年将军的话。

又看另一副棺,又变成哪年青将军带领士兵和敌人征战,看样子敌人好像是匈奴人。

这应该是墓主的事迹,不过看那些事件,史记居然都没有记载。

众人那是一个兴奋啊!难道这些是消失记载的历史大事?

众人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四处查看石棺刻画,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这些刻画的顺数被打乱了,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经过半天他们才走到陪葬群的尽头,石棺变少了,越往里走,地方越窄,棺也由石棺变成铜棺,百具,几十具,十具,不过显然越里面的人,生前越是不凡,那淡淡的蓝光也越浓烈,最后是一具透明的玉棺,那蓝光就是玉棺里面散发出来的。

这一天,深夜,还下着下雨,但却无法阻挡这些狂热的考古人员。突然电闪雷鸣,考古人员打开一个那玉棺时,一道阴幽光透过阴云,穿过雨层,直射棺中。

这一景象吓坏了那些考古人员,一个个呆呆看着那光束,这一景象让他们无法说明原因,虽然考古经常遇见过各种奇异的事件,但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神奇的景象。

其中一个老教授很快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打量棺内。

棺内居然有两具尸体,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依偎在一个男子怀里。不过让人可惜的是,男子并不是秦皇嬴政的尸体,那男子长像英俊神武,身穿银色盔甲,不仅盔甲还崭新无尘,让人惊叹的是,那俩具尸体保存完好无缺,容颜艳丽,如果不是胸膛已经不再起伏,众人都会怀疑是不是还活着,只是觉得两人是在睡觉。

女子身穿绸纱玉服,面容漂亮,粉嫩弹性,仿佛风吹可破,是少数顶级美女。

男子身着战甲,不过可以看的出战甲有些破损,应该是一个征战沙场死去的将军。

这棺中俩人都非常年轻,看脸庞可以看出,男的不过三十岁左右,女子也不过二十来岁。

对于如此庞大的墓群,墓主居然是如此的年轻,而且从随葬品,还有墓室的规模,以及两人的衣着可以肯定两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可根据随葬品可以肯定这墓是可考古人员查遍了所有的资料,所有的记载均无此人的任何记载。

要说此墓不是秦皇之期的,那也不可能啊!因为有人发现,棺中有此人死去时间的记载,正是秦朝文字小豪字体。

棺中除了女子和男子之外,随身物品就一把长剑和一块像玉又不是玉的东西,那块玉挂在女子胸前,而那幽光正是那块玉所吸引,让人称奇。

  其中一个考古人员把一米多长的剑拿起来,用力一拉,顿时寒光闪耀,锋利的剑刃散发阵阵寒光,让人发寒,可以肯定这把剑曾经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敌人。

  “这一定是一人让人敬佩的将军,不然现在的一切说不过去。”那考古人员把剑放回原位。

那考古人员又小心翼翼从女子脖子上取下玉,就在这时棺中本来完美的两具尸体,飞速消融,化为点滴光尘,消失在空中。

没有人注意到,那些铜棺,石棺的尸体也随之烟消云散。

众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刚要惊呼,可墓穴中紧接着开始摇晃,坍塌。众人赶不上感叹,立马一窝蜂往外跑。

当所有人逃出墓外,感觉整个地面开始下沉,众人紧接抱紧文物,恨不得多长两条腿亡命奔跑。

等他们跑到足够的安全地方,没有看出,原先墓穴那山峰都在下沉,两边的山体都倒塌,死死的把原先墓穴填的严严实实的。

当振动不在,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看平地,周围的山峰已经不在,原先的墓穴更是不知道往下沉了多深。

众人带着遗憾惋惜看着眼前的平原,墓穴还有很多壁画可以研究的,可现在看来已经毁的差不多了,还好其它文物都带出来了,也算是满载而归了,特别是墓主那块玉,可直接牵引幽光,按他们所见,更是可以完好保存尸体,可以让他们研究很久了,要是能把那玉研究透,那一定是个神奇不可思议的重大突破。

可以说那玉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为了安全期见,考古人员一众决定,加派人手先护送那玉回去再说。

一个老教授抱着装有玉的盒子,走到一个军人队长那里,道:“同志,此物关系重大,请你们先行护送回部门,千万不能丢失啊!”

那军人行了个军礼,道:“教授请放心,我一定会把此物护送回去,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恩,保重,同志,一定要保护好此物。”老教授抓着军人的手道。

“恩”军人镇重点了点头,小心翼翼把木盒子放进保险箱,一挥手,顿时十几人战士汇聚,拥护在那军人身边离开。

看着那军人的离开的背影老教授突然回过神来,咕噜道:“咦,那小伙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好像在那见过?好像和棺中那将军长的差不多?”

想了想又摇头苦笑道:“一定是最近工作太繁忙,还有刚才惊吓过度,精神一直紧崩的缘故,才造成这些错觉。”

  看着坍塌的墓穴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虽然墓穴已经坍塌了,心里也是有些遗憾,但结果还很不错的,毕竟他们挽救了很多文物,对于这些文物可以尽大的能力得到保护。

墓穴是挖完了,墓穴也塌了,可现场还有许多东西要整理,不管是资料还是数据和仪器要收拾的,这也是为什么要让军人先护送文物回去,毕竟军人才是武力的保证。

那护送文物的军人叫默尘,父母希望他不用被社会不良风气影响,才起这个名字,他还是一名精锐特种兵,因为此事重大,所以才派送过来做护送任务,当然其它战士,只是普通的战士,所以他成为了这次任务的队长。

一辆军车飞快在山林里狂奔,因为是深夜又是远离人烟,所以道路上并没有车,一辆军车就这样开足马力,车上的战士都安安稳稳端坐车上。

手中的枪支散发寒冷的气息,如同随时准备嗜人。

默尘坐在副驾驶座上,警惕看着四周。突然他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大喊小心,离开抓住方向盘往边一打。

“轰”

一枚火箭弹擦着军车的边边狠狠打在道面,瞬间把道路砸出一个大坑。

“敌袭”

默尘一阵后怕,又不是他及时打了下方向盘,那现在这辆军车一定会变成火球。

默尘看到在他们四周出现十几个亮点,知道大事不好了,对方不仅有高杀伤性武器,人数也不少。

开车的战士立马踩足油门往前冲,车上的战士立马趴在车内,举起枪对着赶来的车辆进行对射。

这时就体现了平常训练的好处就出来了,对射没一会,就有一辆车被干掉司机而撞翻在地。

对方可能看见自己有人员伤亡了,火箭弹不停的发射,不过好像有什么顾忌似的,只是瞄准车轮地下射。

“快快快,冲出去。”默尘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车辆,急忙道。

他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围着自己不放,难道是手里的东西?可是不应该啊!怎么隐秘的事情,对方怎么知道,又怎么会安排如此多的人?

可他来不及多想,只能用自己的枪法干掉前来的敌人,可车里地方太窄,无法施展自己的身手,只能被动还击,所以他直接爬上车顶,趴在车顶上对射。

默尘专挑司机下手,效果也是很明显,司机被干掉,没人掌控车辆,那么快的速度只能是车毁人亡。

“卧倒”

默尘大叫,一支火箭弹狠狠撞在军车后车轮上,顿时整个车都掀翻起来,连滚数十米远,里面的战士显然活不成了,运气好不被炸死也被车压死。默尘比较好运一点,车翻时候,直接被甩出数米之外的山坡下方,不过一只脚被摔断了,身上也浑身是伤痕累累。

不过更悲催的事情还要来临,因为他已经没有子弹了,只有几颗手雷,脚断了,跑也跑不了,而他此时已经被人团团围着了,全都是手持武器蒙着脸的汉子。

“你们是谁?敢攻击军人,不怕被灭吗?”事到如今,默尘反而镇定了。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走。”人群中走出一个蒙面男子,大概是个头目。

默尘点了一根烟,打开保险箱,拿出个小木盒,取出里面的玉佩,玉佩就像引石般,立马出现一道幽光从天而降,直射他手中的玉佩,不骄不躁,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对,赶紧给我,我保证不会伤害你。”蒙面男子看到那玉,顿时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夺过来。

听到这话,默尘心中一沉,一股怒火喷发,这玉石出土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能有那么快的速度,非常明显,考古队里面有人把这消息发了出去,出卖了他们。

“兄弟,不是我说你啊!东西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何必为了国家的东西,丢掉自己的性命呢!这样吧!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再给你一百万美金,这是你一辈子都赚不来的,怎么样?”蒙面男子诱惑道。

此时,默尘和蒙面人都不知道,在地球外空,七大星球缓缓旋转,基本汇合成一条直线,而城市新闻更了连连播道的话题。

时隔数百年,几大星球将汇聚一线,形成非常罕见的七星连珠。

此时默尘拿着玉石,嘴角带着点点微笑,道:“你想要这个东西?”

  “是是,只要你给我这个东西,我可以保证可以放你离开。”那蒙面头目激动道。

  默尘的伤口不断流着鲜血,伤口流出的血水沾染到玉佩上,奇怪的是,那血水居然被吸收进玉佩里面,外面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光泽。

默尘没有被这一景象吸引,周围的蒙面人也没有注意到这点,不过那玉石被他们看到眼里散发强烈的欲望,那是贪婪的目光,身体不由自主的接近默尘。

“快快快给我,只要你给我,我保证你会享受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荣华富贵。”那头目更是激动的说,眼里全是默尘手中的玉佩。

默尘根本不理那头目,个自说自己的: “我爸妈曾经对我说过,男人要言出必行,既然我说过谁要想夺这东西,那就过来先要我的命再说吧!”

“呃,赶紧杀了他。”那头目突然意识到不对,立马向后跑。

“不用跑了,一起上路吧!路上也可以做伴,哈哈……”默尘松开另一只手,居然是一颗手雷。

“啊!疯子。”蒙面头目大惊失色,他后悔啊!没事挨那么近干嘛,现在想拼命跑,可是都已经来不及了,手雷轰然炸响。

爆炸过后,现场留下一地碎肉,无一活口,这一目更好被刚从车里爬出来一名幸运不死的战士看到,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爆炸那瞬间,天空中一到光束从天而降,一闪而过劈在默尘身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