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漠飞雪满弓刀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剑悬金山(六)
作者:祁连海东青  |  字数:3152  |  更新时间:2018-06-29 10:10:15 全文阅读

长长的马槊和戈戟,加上早已完备的壁垒,沟堑和工事使一批批冲上来的突厥人又一片片滚了下去,没有了战马的野狼之子,在攻坚战上占不到一点便宜,虽然他们已经竭尽全力,死伤累累,但唐军的防线依旧是固若金汤。第一轮冲击败下阵来。

“可汗,唐军早已经在山上修筑好了防御阵地,据险而守,占尽地利啊,我突厥铁骑善长野战而不善攻坚,在这样打下去,只怕……”

“住口”贺鲁喝住了劝谏的部将:“我军数倍于唐军,怎么会因为这个小小的困难而放弃?你去,亲自带队给我上,我就不信,这伙唐军这么能抗!快去。”

刚才劝谏的将领倒也没有犹豫,立刻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大叫:“大突厥的勇士们,难道你们的弯刀生锈了嘛?如果没有,就和我一起冲上山去,拿着这唐狗们试试我们的马刀,究竟锋不锋利,给我冲!”

突厥人的第二次攻击开始了,他们照旧顽强,还是不要命的进攻,贺鲁的督战队已经在后方拔出了弯刀,他们没有退路,整个前锋营,就像一群没有理智的丧尸,不顾一切的冲向山上的唐军士兵们,哪怕是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倒下,也没能挡住他们的脚步,终于,右边的山头上,秦广桓的军阵,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大股的突厥士兵立刻涌入,顷刻之间,唐军的第一道防线便被攻破,前沿数百名士兵与冲上来的突厥人厮杀在了一起,很快,唐军就被涌上来的突厥人堙没了,他们太多了,这几百唐军在这些人中间不到一会功夫就倒下了一大片,阵型的奔溃已如大木危危,狂澜即倒,没想到却在此时,唐军第二道防线的阵门突然打开,一支全副武装,铁盾长刀的部队杀将出来,他们为首那名队正虽然身材算不得挺拔,他却机灵活泼,刀盾娴熟,左挪右闪不过几下,没有骑马的突厥人便有好几个接连倒下,而他率队突破到已经乱的无法分清阵线的中部地区高喊:

“众军听力,跟我全部撤到后面的兵车和柜车后面!”

正在激战的唐军士兵们听到这声喊叫,纷纷脱离了正面的的敌军,向第二道防线撤退,而作为掩护部队,带着两支横刀队,给他们死死掩护的月歆,却顿时遭到了千斤的压力。

“将军,你看右边山上,秦都尉的第一阵线已被攻破!”

左边山上,孙麻子指着右边的山头,对焦急的对邹真道,而慕雪影望见右边山上的情形,更是激动,因为他的几个好朋友,和自己的亲姐姐慕若冰都在对面山上,情况不可谓不危险,他立马向邹真喊道:

“将军,你看对面山上,突厥人已经攻破一道防线了,我们得赶紧下去救他们啊!”

正在指挥防守的邹真这才回过头来,因为贺鲁自恃兵多,又为了防止唐军互为犄角的补防,同时对着两个山头发动了攻击,邹真望着对面山上的情形,心里也是紧攥了一把,但马上表现出了一位卫军中郎将该有的镇静:

“不行,此时我军反攻,必然会上贺鲁的当,再等等看吧。”

“邹将军,对面上山情况如此危险,一旦被破,我们这样守着孤山,不一样被击破嘛,将军,我们应该马上出兵反攻,缓解对面的压力,卑职愿为前锋”慕雪影急急的催促邹真,焦急心情不言而喻。

“不行,出兵前王将军再三嘱咐,一切调度听秦广桓的,想来他如此弄险用兵必有谋划,我们此时不听号令,贸然出兵,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可担当不起,再说,我们山头受到的攻击压力也不小,哪有精力去救援?”

“可是将军……”

“行了,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一个小小的旅帅,怎么这么目无上官,听着,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带着你的弓箭旅到前面去,一旦对面上山有了放箭的命令,你立刻给我连发,争取最大限度的杀伤,你要是能给我射死贺鲁,那才算是你的本事,而不是在这里指挥本将,明白了吗?”邹真开始训斥这个小旅帅。

孙麻子也劝道:“你就放心吧,别人不知道你秦大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嘛,他既然敢这么干,肯定有一定信心和充足谋划,你就放心去吧,你箭射的这么准,能多杀敌人才是,去吧。”

到底是孩子,慕雪影听孙麻子这么一分析,立刻心里就有了底,随即带着手下八十多名弓箭手向一线而去。

孙麻子旋即转头观察对面,却发现,刚才本来已成劣势的唐军突然反攻,以几支横刀队为主的大约百人左右的队伍,左突右砍,立刻把马上被撕破的口子补上了,坚硬的铁盾和早已准备好的柜车转眼间便设置好了一道防线,,将尾随而来打算乘机涌入的突厥人拦在了外面,而已经进入阵内的大约三四百突厥兵却遭到了唐军的反攻。转眼之间已经溃不成军。

“将军你看,对面山上口子封住了。我就说嘛,秦都尉肯定行。”孙麻子有点抑制不住的激动,作为投军多年的一名老兵,没有什么比看到唐军能打胜更高兴,哪怕是唐军占了一定的优势,也足以令他激动不已。

邹真也认真的观察着,他也为对面山上的唐军能扳回一城而高兴,但他却面不改色。

“将军你看”此时邹真身边的传令兵急急喊道:“对面山上旗号挥动,令我部放箭牵制敌军。”

邹真顺着旗号望去,果然是秦广桓放箭的号令发出,脸上显出了难以控制的激动,自言自语道:“这个秦广桓,果然是个将才,去,命令我右卫诸部及永州府兵,给我放箭,一线阵地发起反攻”

“诺”传令兵扬长而去。

“将军”孙麻子有些着急:“秦都尉没让我们反击啊!”

“你个孙麻子,怪不得你四十多岁了才混个折冲果毅,秦广桓这样布置是什么道理你看不出来吗?”

孙麻子一脸疑虑。

“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那我告诉你,他这一招高啊,他用最精锐的几支横刀队截断了那些攻入阵型的突厥人的退路,在让后面的军队反冲锋,这样一来这些突厥人被诱入彀中,一定逃躲不了被全歼的命运,而后面的突厥指挥官肯定不愿意让这种局面出现,所以负责挡住突厥后军的几支横刀队的压力会很大,所以他才命令我部放箭,以吸引贺鲁的注意力,分散他的压力,而我这边一旦放箭,右边山上的压力就会骤减,我在命令前沿的部队反击,这样就能更快的帮助他消灭那些突厥人。这区区两三千人,居然发挥两三万人的作用,真将才也”邹真不住的点头。

“还是将军你高啊,我这才看出来。”孙麻子又发挥了他在军队这么对年学的回应上官的套话技术。

“哎呀,你可省省吧,我邹真不吃这一套,你到前面去,看着你弓箭旅的那个宝贝,告诉他,他要是再能射死一个万夫长,我保他连胜三级。”

“诺!”

从左面山上突然倾泻而下的铺天盖地的箭风失雨,以及山上唐军的灵活而又迅速的反攻,让攻山的突厥人员急剧减少,而右边山上的唐军居然在防守没有丝毫优势的情况下,给突厥人打了一场小型的歼灭战,面对固若金汤的唐军军阵,一向勇往直前的突厥武士,又一次改变方向,向后溃败。

“你看,突厥人退了”一直再前面阻挡敌人的月歆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将沾着的胡子带下了半拉,赶紧捂住了嘴巴,接连好几场战斗,她立功不少,也变得比以往更加成熟了,他虽然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子,但也是朝廷专设武备苑里的优秀学员,武艺精湛,善使横刀,虽然他在秦广桓和廖彬面前是个可爱的小师妹,但由于师父李佐善的缘故,他是除了他们两人在外在武备苑里待得时间最长的学员,所有教员的的本事他几乎学了个遍。论谋略只低于秦广桓,武艺也是名列前茅,对于正常的武备苑学生而言,队正这个职务对她来说,简直太小了。

“是啊,不过他们还有下一场的攻击,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啊”慕若冰将自己的横刀插在了地上转头看着月歆说道,秦广桓的这个亲兵队长的武艺,也让在场的唐军士兵吃惊不少,正是在封住口子的关键时刻,他们突然杀到,犹如神兵天降,逼退了后续的突厥人。

这边突厥人刚退。秦广桓的军令立刻传遍全军:立刻恢复阵型,加固壁垒工事。

金山大营的正前方,扎扎和市里斤只有不足万人,根本没有能力去攻营,为了防止唐军出营反击,他们将部队后撤了四五里,列阵等待贺鲁回援,可是,他们没有等到全歼唐军的贺鲁,等到的却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唐骑兵。

扎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袖子擦了擦重新看,铺天盖地的唐军骑兵,红衣玄甲,槊闪寒光,风卷黄旗,烈烈作响,他们伴随着飞扬的尘土向他的军阵冲来,骑阵中间,一名大将手持马槊,身上的明光铠嚓嚓作响,身后的一面大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萧”字。不错,这是苏定方的前锋萧嗣业的一万玄甲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