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 第一卷 万夫力
第六十六章 体面死法
作者:知白  |  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18-11-05 16:35:19 全文阅读

三艘求立国的战船被拖拽回湖见道的海港,队伍被立刻集合起来要求随时准备离开,求立人当然会猜到宁人抢夺他们战船的目的是什么,这三艘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求立人再抢回去。

绝大部分士兵都被要求留在熊牛战船上,在海港外面布防,在水师准备撤离的这段时间内,戊字营和湖见道找来的工匠全部进入了求立国的战船之中,就留在船里手绘,他们得到命令会随水师北上,在未来一年之内可能都不允许回家,要在安阳郡船坞里配合打造新的战船。

留在岸边营地里的人很少,校尉王根栋奉命带着三个十人队在营地外面四周设防,没有将军岑征的军令任何人不准出入。

而岑征的亲兵队在军帐外面围了一层,刀已出鞘,如临大敌。

从五品参将白秀走到军帐外面的时候停了一下,看了看这戒备森严的场面有些疑惑,他问了岑征的亲兵队正发生了什么事,那队正只回答了一句将军在里面等你。

白秀脸色微变,撩开帘子进入军帐后发现里面只有两个人,岑征坐在主位上,沈冷站在门口不远,依然是满脸的疲倦。

沈冷还没有来得及回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身上是一种很浓的腥臭味,在海水里泡了那么久,再加上汗味血腥味,不浓才怪。

“将军,这是怎么了?”

白秀笑着问了一句:“难道还怕咱们这军营里有求立国的人?”

岑征也笑:“倒是不怕有求立人,怕的是有人比求立人心更黑。”

岑征指了指椅子:“有件要紧事,坐下说。”

白秀道:“不坐了,站着听将军吩咐就是。”

岑征:“你还是坐下吧,我怕你一会儿站不稳。”

白秀眼神一凛:“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

岑征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在军中人缘也不算好,用王根栋的话说他就是一个一门心思往上爬的俗人,因为出身寒门所以格外在乎自己拼了命得来的地位,为了爬的更高甚至不惜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可是此时此刻的岑征,笑起来的样子却好像完全不是他一样。

“前些日子沈冷带着他的人在海边训练的时候,你问我,说沈冷带人坐渔船出海是要干嘛?我是如何回答你的?”

白秀:“将军说,他是在提前接触死亡。”

“是啊......还真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岑征拍了拍手,外面亲兵队正押着几个人进来,看装束都是本地的百姓,不过总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偏偏又一时半会儿的想不到这怪异在什么地方。

“沈冷。”

岑征叫了一声。

沈冷肃立:“卑职在。”

岑征指了指那几个被亲兵押进来的百姓:“你看他们有什么不妥之处?”

沈冷看了两眼后回答:“不是本地人,常年打渔的人肤色哪有这么白的,站着的时候右肩要比左肩低,那是长时间握刀的习惯。”

岑征嗯了一声:“白将军怎么看?”

白秀没有回答,立刻转身要走,可是才转身,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岑征忽然动了,当岑征动的那一刻沈冷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心说果然自己对这个世界上习武之人的判断还是太肤浅了。

快!

无法相信的快。

岑征的双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身子向前冲出去,双脚在桌子上一蹬,半空中翻了个身,距离计算的恰到好处,手肘向下狠狠的砸在白秀的后颈上,白秀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电光火石。

沈冷忍不住去想,若自己也这样做的话,能不能比岑征更快?

若自己站在那个位置,能不能挡得住这一击?

岑征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白秀:“你那天听我说完之后就派你的人出去,假扮成渔民,买了一艘船,还重金雇佣了十几个本地渔民,你想等着沈冷出海的时候撞翻沈冷的船,把他杀死在大海之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干干净净。”

他缓步走回去坐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来的半路上,宁武县袭击官补码头的那些人和你也有关系,杀了士兵李土命的人,和你的关系最密切,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吗?沈冷带着那些人的人头回来,你的脸色不对劲,然后你让沈冷把那几颗脑袋埋了......沈冷说什么来着?”

他看向沈冷。

沈冷回答:“大宁的军人,容不得仇人入土为安。”

岑征嗯了一声:“这才是大宁军人应该有的态度,而不是你当天的表现。”

岑征摆了摆手:“沈冷你先回去吧,把你留下只是想让你看看,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很温和,但骨子里如毒蛇。”

沈冷肃立:“卑职知道,宁武县官补码头将军让卑职带着人去突袭水匪营地,就是想看看谁会给那些人送信吧。”

岑征笑起来,点了点头:“我只对白秀一个人说了。”

沈冷继续说道:“将军看起来似乎是看不上卑职,甚至有些针对卑职,可卑职知道,将军对卑职很照顾。”

“知道就好,回去之后记得跟提督大人说一声谢谢。”

岑征道:“你先回去吧。”

沈冷肃立行礼,然后出了军帐,外面阳光明媚,有些刺眼。

岑征让亲兵把军帐的门帘关好,他看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来的白秀:“已经到了从五品,何必再做那样龌龊的勾当?我知道你们湘宁白家近些年崛起的很快,以你们家族的力量捧你做到从五品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可能你这样的人和我这样的人对于官职的理解永远都不一样吧。”

白秀笑起来:“所以呢?将军想怎么样?将军只比我高半级,你没有处置我的权利,大不了把我关起来押送回去,就算是提督大人也没有直接处置我的权力,得知会吏部和兵部......”

岑征坐在那摇头叹息:“这就是你们这样的人最后的嘴脸了吗。”

他站起来走到一边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捧着一个红木木盒出来放在桌子上,当白秀看到那木盒的时候脸色一瞬间就变得惨白无比,仅剩下的那一丝丝被假装骄傲冷静遮挡住的求生欲望也烟消云散。

“通......通闻盒!”

“是啊,想不到吧?”

岑征打开通闻盒,从里面取出来一张纸展开:“我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你说的没错,我只比你高半级,提督大人也不能直接把你怎么样,可陛下呢?”

他走到白秀身边,把那张纸递给白秀:“如果你死的不够体面,白家脸上不好看,提督大人的脸上不好看,吏部兵部都不好看,然而这些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的脸上不能不好看,你得谢谢沈冷......沈冷给了你一个体面死的好借口,我们和求立人打了一仗。”

白秀拿着那张纸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抬起头看看岑征又低头看看那张纸,嘴唇都变得有些发紫。

“还有件事得告诉你,白尚年被陛下降一级罚俸三年,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陛下为什么要罚他,如果他不够聪明的话,得到你的死讯,他也会明白的。”

岑征坐下来缓了口气,脸色也平和了不少:“为了一个沈冷,值得吗?”

白秀摇头:“确实不值得,完全不值得。”

岑征嗯了一声:“你我在军中协作多年,纵然算不得知己也算得上朋友......我会为你上请军功,史官会把你的名字记下来,没有一丝瑕疵。”

白秀深呼吸,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然后撑着地面站起来:“谢谢。”

他看了看身边岑征亲兵的腰间佩刀,沉默片刻把刀子抽出来架在自己脖子旁边:“最后有件事想问将军......为什么,你会有通闻盒?”

岑征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回答:“你听过开枝散叶天边流云八个字吗?”

白秀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释然:“怪不得,你是哪个?”

岑征道:“你知道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吗?我可能是任何一个,也可能任何一个都不是,你要明白,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闻盒。”

白秀点头:“有理。”

然后他横刀自刎,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岑征吩咐亲兵:“把人抬出去吧,然后让人都知道,之前的激战之中将军白秀受了伤,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是!”

亲兵们过来将白秀的尸体抬了出去,大帐里只剩下了岑征自己。

岑征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通闻盒,眼神迷离,自言自语的说道:“开泰哥哥就要来南边做第一任平越道道府了,可惜,没机会见上一面......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大帐外面,亲兵们押着那些装扮成渔民的人跪下,一排亲兵手起刀落,人头掉下去,血流如注。

很快,尸体被亲兵们抬走,只剩下沙子上那褐色的血迹。

岑征走出军帐抬起头看了看,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心情也变得舒畅了不少。

他走到军营门口的时候,看到了远处那个少年正在拎着一桶水往自己身上浇,那少年的后背上有一道一道的旧伤疤痕,这让岑征有些不解......那家伙进入水师之后虽然受过伤,可哪里会有那么多?

他不会想到,在道观里那将近四年的时间,沈冷经历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磨练。

不是训练,是磨练。

沈冷如魔鬼一样训练他的兵,为的是不让自己手下人轻易的死在战场上,沈先生比沈冷还要魔鬼,因为他绝对不允许沈冷死掉。

而那个假装面冷的少女,多少次躲在自己房里掉眼泪,走出房门的时候又是一脸演技拙劣的无所谓。

就因为岑征这稍稍驻足,沈冷猛的回头,那是一种天生的敏锐警觉。

他看了岑征一眼,这一眼让岑征心里一紧。

那一眼,不似豺狼虎豹,远胜豺狼虎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