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 第一卷 万夫力
第五十章 你只需要配合而已
作者:知白  |  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18-11-05 16:31:23 全文阅读

沈冷在船上整理自己的行礼,忽然发现了一件不该出现在自己行囊里的东西......那块金子。

离开水师大营准备南下的头一天沈冷特意告假回了一趟家,和茶爷沈先生聊了很久,第二天一早又赶回水师大营报到,夜里的时候茶爷为他准备了洗好的衣服和用品,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茶爷把这金子放进行囊之中的。

沈冷想着也罢,自己把金子给茶爷的时候茶爷并没有表现的多开心,后来他和小胖子陈冉聊起的时候陈冉一个劲儿的骂他白痴,送女孩子礼物哪有这样的,给钱让她自己去买想买的东西,太粗暴了些,一点儿情调都没有。

想着南疆叶族的工匠最擅长的便是打造金银首饰,用这金子给茶爷打一支金簪,回程路过湖见道的时候再给先生买一些当地著名的白茶来。

陈冉靠在船上看着沈冷发呆:“想什么呢?”

沈冷笑了笑:“只是想到回去的时候给先生和茶爷都带些礼物,还有陈大伯。”

陈冉一拍脑门:“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我也得给我爹买些东西,再加上你的就是两份礼物,我爹一定很高兴。”

沈冷嗯了一声,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外面有人喊他的名字,沈冷出了船舱才注意到校尉王根栋以及其他团率差不多都在场。

“现在人齐了。”

王根栋对沈冷微微点头:“刚才岑将军派人来通知我去议事,我把将军的意思传达一下,将军说为了保证船队的安全,准备将船队分成两批,选出一艘船为先锋在前开路,剩下的船和先锋船保持三十里的距离。”

沈冷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嘴角一勾:“怕是咱们船要做先锋了。”

王根栋微微一怔:“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冷耸了耸肩膀:“属下胡乱猜的。”

王根栋道:“将军为了公平起见决定让我们几个校尉抽签,黑签红签,其中只有一支是红签,抽中红签的人为先锋。”

沈冷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所以校尉是第一个抽的?而且第一个就抽到了红签?”

王根栋甚至怀疑沈冷刚才就在场:“是的,你又是猜的?”

沈冷在心里叹息一声,心说哪有这般巧合的事,这不算什么巧妙的安排,只怕箱子里都是红签,但只要保证王根栋是第一个抽签的人,在王根栋抽出红签之后其他人自然就不必再去抽了,也就不会有人发现箱子里其实根本没有黑签。

如此说来的话,这次领队的将军岑征有问题?

沈冷想起来出发之前十天的夜里庄雍特意找到自己,要求自己保证这次南下抢夺求立国的战船必须成功,当时沈冷就在想,水师里到底有多少人是庄雍不敢信任的?

然而这次南下海疆的人都是庄雍亲自精挑细选出来,带队的五品勇毅将军岑征是庄雍的老部下,从五品参将白秀也是水师建立的第一天开始就跟着庄雍鞍前马后,这两个人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至于其他人,没有可以左右岑征想法的能力。

所以出问题的只能是岑征,或者是白秀。

沈冷歉然的看了王根栋一眼:“既然已经定了,再无别的办法,不过我觉得校尉应该有更妥善的安排。”

王根栋从军多年,沈冷反常的表现他当然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摆手对其他人吩咐了一声:“都去准备一下吧,先锋船职责重要,不要误事,沈冷留下。”

其他团率抱拳垂首,转身离开。

王根栋等人都走了之后问沈冷:“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

沈冷道:“是我连累大家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喊你过去抽签你就抽到了红签,不过是沐筱风还不打算放过我罢了。”

王根栋大概也已经猜到,心中极为不满,当然这不满不是针对沈冷的,而是对沐筱风......那个纨绔子弟完全不顾及大宁水师将士的安危,也根本没把国法军律放在眼里,水师南下海疆这是多重要的事,涉及到了未来水师的存亡,沐筱风居然敢在这么重要的任务里横插一脚。

“也不是没有办法。”

沈冷道:“熊牛战船两侧分别悬挂着一艘飞鱼,校尉大人把两艘飞鱼给我,我带我的团在熊牛之前开路,若是真有什么问题,校尉不用救我,只需保证熊牛战船不出意外。”

“不行!”

王根栋眉头一挑:“大宁的军人,不管是在战兵还是在水师,都没有抛弃自己同袍的事发生过,我若是连手下人都护不住,算什么合格的校尉。”

“对手很屌啊......”

沈冷靠在船舷上说道:“沐筱风不弄死我不会善罢甘休,没必要因为我搭上咱们这一标营的人。”

王根栋道:“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我不喜欢。”

沈冷哦了一声:“那这样,还是由我的人分乘两艘飞鱼在前边开路,有问题的话熊牛支援,我猜着沐筱风也没有别的什么本事了,不过是继续收买大运河上的水匪对我下手而已,可这大运河上的水匪最强者不过是连云寨那些人,左右不过几百人的分量,打死他们也不敢直接对咱们的船队下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我单独调出去。”

沈冷道:“估计着还会有沐筱风派来的高手混在里面,临江水战咱们也不至于怕了,校尉带着熊牛在后边看着就是,若出了问题就来支援,或是向后急退与船队汇合,总不能误了兄弟们的性命。”

王根栋点了点头:“你不会只想到这些,对不对?”

沈冷笑起来:“当然不会,将军有地图吗?”

王根栋点头:“本来我这个级别是没有地图的,不过我既然为先锋,就向岑将军讨要了一份,还要还回去的。”

沈冷伸手:“来看看。”

王根栋将地图取出来铺在甲板上展开,沈冷蹲在那仔细看了看,然后把手指放在其中一点上:“最适合袭击我们的地方是这里......”

“这是......”

王根栋脸色一变:“这怎么可能,这是大运河上每隔三百里就会有的官补码头,过往的官船和正经商船都会在官补码头补给,每个官补码头至少有三百精锐厢兵驻守,水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去官补码头行凶?”

“校尉你看,官补码头两侧都是分支水路,方便从地方上运送补给到码头,水匪的船可以轻而易举的抵达码头,据我所知官补码头虽然号称有六百精锐厢兵驻守,但实际上是轮守,两个标营的厢兵轮换休息,也就是说当值的厢兵只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沈冷继续说道:“水匪若是混在商船里进入官补码头,厢兵极难甄别,混进去几十个人就够了,到了晚上里应外合,拿下官补码头不是问题,我们的船是先锋船,第一个到官补码头进行补给,而按照常理来说我们到了官补码头是根本不需要戒备什么的......”

王根栋听了之后一脸的忧虑:“如果真的被你猜中的话,咱们不进官补码头不就完了?”

“不!”

沈冷认真的说道:“水匪操船之术极为灵活,而且个个水性极好,所以真要是在大运河上开战的话,咱们的船太大了反而不方便,如果船队不支援我们,我们会被水匪的小船如蚂蚁啃老虎一样把咱们活活咬死,但只要在陆地上,咱们大宁的战兵怕过谁?”

王根栋:“你有想法了?”

沈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一个,不太成熟。”

王根栋叹道:“你笑的都像是一只老狐狸了,还不成熟?”

沈冷道:“校尉若是信我,那我就把想法说说,若是不信我......”

王根栋一皱眉:“哪儿那么多屁话,说!”

沈冷:“哦......”

与此同时,连云寨中。

聂垣坐在客位上抱拳:“现在可以恭喜一下了,白大当家。”

原来连云寨的二当家白占云脸色难看:“你这样贸然行事,我在江湖上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脉络都会被你毁了。”

“不足挂齿。”

聂垣淡淡的说道:“拉拢一个沐筱风,比你构建一个江湖网要有用处的多,这是大宁,不是那些屁大点的小国,在江湖上谁也做不到一呼万应,就算是做到了,大宁战兵随随便便开过来就能横扫,连渣都剩不下。”

“再说你拉拢的那些绿林道上的人用处就更不大了,正经的江湖门派都必须得有大宁朝廷的门碟,命脉在朝廷手里攥着,谁敢放肆?绿林道上的人见不得光,家族里的人也不屑用他们,难道你自己就没有想过.....若你真的有那么大用处,家族也不会把你派到江湖上摸爬滚打......”

白占云猛的站起来:“聂垣,你一个外人,没有资格对我白家的事白家的人品头论足。”

聂垣冷笑:“还是要看能力的,我不姓白,但在白家的分量比你重的多你信不信?别那么大的火气,我这是给你了一条明路,这件事做好了,将军那边还能忘了你?把你从江湖转到仕途,你是亏了还是赚了?至于这连云寨几百号人,死了就死了,死不足惜。”

白占云的脸色变幻不停,最终也没能说出些什么,颓然的坐了下来。

聂垣轻蔑的哼了一声:“这就对了,我和你之间不会有太多交集,何必很僵硬?将军不允许出现意外,如果出了意外第一个死的是你,然后才是我......这件事从现在开始我负责,你只需要配合就够了。”

白占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冷着脸说道:“那就请聂先生吩咐。”

“官补码头。”

聂垣的嘴角一勾:“谁也不会想到我们在官补码头动手。”

白占云脸色大变,嗓子都哑了:“你他么的疯了吗!”

聂垣看向他,眼神里杀机一闪:“我以后若是再听到你对我说话这样不客气,你信不信我能掐灭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未来,还有你家族那不入流的分支一脉一并掐断?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这件事,我负责,你配合。”

白占云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很久之后缓缓松开。

“你继续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