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谴令 > 第三卷 照骗里的你
第七十五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作者:波斯鸢尾  |  字数:2810  |  更新时间:2019-03-01 23:24:40 全文阅读

那女人居住的地方,是个复式的格局。从阳台往里看,白监兵看见“蓝珍妮”正背对着他,在厨房里做饭。

他悄悄的打开阳台门,钻进了她的家。

白监兵挨个房间查看了一番,发现一楼没有别人。但很快,他就听见了楼上的脚步声。

他小心的从楼梯那儿爬了上去。二楼中间同样没有人,但有三个房间。白监兵刚想打开其中的一个门,“蓝珍妮”就走了上来。白监兵只得翻身跃起,藏在了屋顶没有阖上的隔板里,朝下看着。

蓝珍妮将第一个门打开,走了进去。她端着一只盛着饭菜的碗,放在了一张桌子上。

“吃饭了。”她说。

一个人从房间的最里面走到桌子前,拿起了那碗饭就开始吃。白监兵看到,那是一个男人,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些邋遢,神智好像也不太清楚。

“你就这么吃饭了,也不问问你女儿?”她讽刺道。

男人停了下来。这才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喊道:“女儿,女儿!我女儿吃饭了吗?”

“喏,饭菜在外面,你自己去送吧!”

男人忙不迭的将自己的饭菜放下,冲出去拿着外面桌上的饭菜,就冲进了隔壁房间。

“女儿!吃饭了!”男人将饭菜递给了屋里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女孩。女孩见男人来了,开口喊道:“爸爸!宝宝好饿!”

白监兵仔细一瞧,心中一惊。这不是失踪的露露吗?而这个中年男人像个流浪汉一样,怎么可能会是露露这个小富二代的父亲?

白监兵正在观察这一对父女,就听见第三间房忽然传来女孩的嘶吼声:“你放了我!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女人!”

“啪!”一个巴掌声响起,“蓝珍妮”吼道:“给我听话点!”

“听话?你这个疯子!我一直都那么听你的,就连发现了你的真面目,都没有揭穿你,只想让你给我多安排些机会,你倒好,直接将我囚禁起来了?蓝珍妮,不,你不是蓝珍妮,谁知道你是谁?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不仅囚禁我,还给露露和那个男人下药,让他们精神失常,给你演好爸爸乖宝宝的好戏,以满足你变态的需求!你是不是有病?!”一个女声愤怒的吼了起来。

“住口!”“蓝珍妮”与捂着耳朵,不愿意听下去?“他们就是父母俩,因为女儿不乖,父亲不疼她,所以关系不好。是我安排他们共同生活相互照顾的!他们关系可好了呢?”

“可笑!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露露的父亲!你给他们下药,想让他们按照你的引导去思考。我懂了,那天露露唱的那首歌里面,宝宝是她自己,娃娃就是你,爸爸就是那个男人!你让那个男人和露露装作是父女,每天在你面前上演一出父女和谐的戏,还经常虐待露露,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有!他们就是父母!他们是相亲相爱的!”“蓝珍妮”愤怒的给了对方一巴掌。“你这个贪心的女人!我给了你那么多,你却还怀疑我,跑到公司去找我?”

“我不去找你,怎么知道你是假冒的?你骗我去外地参加那个活动。其实就是想找机会悄无声息的把我囚禁起来吧?我告诉你,我虽然和父母说了要出来拍广告,但是我却和我表哥打了招呼,要是我没有每天联系他,他就会报警!”

“那有什么关系?那就每天联系他好了!”“蓝珍妮”笑着拿出了一只手机。

“你、你还给我!”女孩似乎挣扎了起来,动静有点大,却没什么用。“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那时候我给露露发微信,就是你用露露手机回复的吧?你怕露露失踪引来警察,就给学校那边打了招呼,怕我怀疑,还冒充露露给我发微信。后来和我见面也是为了更好的控制我,不让我发现问题。现在你也要这样对我吗?”

“哼!”“蓝珍妮”似乎不愿意留下来了,将门外放着的一碗饭端到屋里放在桌上道:“爱吃不吃,等你表哥来救你吧!”说着就转身去了露露的房间。

刚刚那屋里的女孩,便是露露无疑了。白监兵见当事人都在,悄悄溜下了楼,将门从里面打开,把江小晚和莫饱饱放了进来。

“待会我会控制住那女人,饱饱去救露露和那个男人,小晚去救张婉婷。”

交待完毕,白监兵又悄悄溜上了楼,只见那屋里,“父女”二人正在“幸福”的吃饭,“蓝珍妮”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

白监兵立即一个飞身跳到那女人身边,一把将她扣住,喊道:“上来!”

莫饱饱和江小晚立马冲了上来,救下了三人。

一个小时后,在警局里,闻讯前来的家人们纷纷前来。露露的父母正在路上,班主任先行赶来了。那男人是个流浪汉,没有人认领,而张婉婷的父母也都赶来了。

“蓝珍妮”的家人,此时也来到了警局。看到她的家人,白监兵等人愣住了。

因为来的人,一个是真的蓝珍妮,还有一个是与蓝珍妮十分相像的女人。

“因儿,你为什么要这样?”蓝珍妮哭道。假蓝珍妮原来名叫蓝因儿,是蓝珍妮的异卵双胞胎姐妹。女人是她们的母亲。她们父母很早就离婚了。蓝珍妮跟着母亲,蓝因儿跟着父亲。结果蓝因儿的父亲整日酗酒,天天对蓝因儿拳打脚踢。而蓝珍妮却在母亲那儿生活的非常好,最后还当了模特。蓝因儿朋友圈的照片,给张婉婷介绍的工作,都是她假借姐姐蓝珍妮的名义弄来的。

“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审问室里。白监兵问蓝因儿。“就算你羡慕姐姐的生活,借着她的名义谋取利益,那为什么又要去囚禁露露和那男人?”

蓝因儿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风光,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颓废。

“为什么?”蓝因儿苦笑道:“我就看不上那些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凭什么我要受到父亲的殴打,她们却能得到父亲大人疼爱?我也想要啊!你看!他们在一起多么和谐,就像我和父亲一样。看到了他们,我就觉得自己也和父亲那样幸福的生活。我就要看她演给我看,她就是从前的我,那个男人,就是我父亲!你看,他和他长的多像啊!”

“还有我那个姐姐!她呢?”蓝因儿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笑。“她过着令我艳羡的生活,那原本就应该属于我!我披上了她的外衣,在这世上行走起来,多方便啊!”

“你的父亲人呢?我们联系不上他。”

“联系不上?呵呵……”蓝因儿冷笑起来:“你们当然联系不上!他死了!他喝醉了酒,被我扔进河里去了!我杀了他!我杀了他!哈哈哈哈!我再也不用受他虐待了!哈哈哈哈……”在白监兵错愕的注视下,她的狞笑逐渐变成了哭泣:“不……不!我和他关系很好的。就像露露和她的爸爸一样。他待我很好,每天悉心照料,从不对我发火。我也喜欢爸爸,我的爸爸是我最爱的人……我爱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我爸爸呢?他去哪了?她是不是不要我了?”蓝因儿语无伦次的说着话。白监兵已经再难听下去了。

他来到蓝珍妮面前,开始听取蓝珍妮的口述:“我这个妹妹,从小就受到了虐待。她过的很苦,也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后来我做了模特,她却没有做成,当了空姐。她多次用我的名义骗取利益。到我没想到,她却会做出这种事。可能,她一直对于自己的童年耿耿于怀吧!她强行让露露和那个男人装作父女,大概也是为了弥补心中对于父亲的爱的残缺。”

残缺?看着精神错乱的蓝因儿,白监兵心情复杂。为了自己的残缺,就可以剥夺别人的生活吗?就算她是得了失心疯,却也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这种想法在白监兵的脑子里开始蔓延。他很快就想起了天谴令。法律治不了精神病的罪,或许……天谴可以。

糟糕!白监兵猛的惊醒了。他在想什么?在天谴到来之前解决问题是他的任务,结果他却动了其他心思。这天谴军的存在,实在是霍乱人心。

难道,这就是当年天谴军被解散的原因?

他陷入了思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