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谴令 > 第一卷 异样
第一章 称骨算命(一)
作者:波斯鸢尾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18-06-01 15:59:07 全文阅读

白监兵一进屋,就后悔了。

土黄色描金暗花的墙纸衬的夕阳的颜色更加昏黄。木质的家具清一色涂成沉闷闷的黑色,横平竖直的桌椅摆设和压抑的色彩无一不彰显着主人的枯燥无趣。沙发扶手上难得的雕了镂空的花,可惜上面铺着的麻质灰色坐垫已经泛白发毛了,看起来有些颓废。

屋里唯一的亮色,就是玄关处一溜的玫粉色水晶门帘。但材质看起来很廉价,和整个屋子的装修风格全然不搭,别扭极了。

若不是因为敲了门,已经惊扰了主人,白监兵万万不会迈进这屋子一步。他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缘由,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掀开了那可笑的水晶门帘。

“叶先生在吗?”白监兵硬着头皮喊道。

“稍等。”一个慵懒的声音从一扇玻璃门后面传来,紧接着白监兵就听见了“哗啦啦”的冲水声。

这难不成是马桶的声音?白监兵暗自猜测。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白监兵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他穿着一双咖啡色皮质拖鞋,一条肥肥的卡其色西装短裤,上身套着一件印满了花鸟椰子树、旅游景点随处可见的大T恤,T恤的衣摆一半掖在西装短裤里面,另一半松松垮垮的垂在外面。他的头发有一点长,乱蓬蓬的四处乱翘,两只胳膊肘向外抖动着,似乎正在洗手。

很快,他大概是洗好了手,两只手抬起来甩了甩,脑袋转了转,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可他又很快放弃了寻找,两只手放下来直接在自己屁股上抹了两把,西装短裤上立刻出现了两个明显的水渍。

如果不是因为耳濡目染养成了根深蒂固的良好素养,白监兵真想扭头就走。

这就是网友口中说的叶大师?称骨算命、一眼通天的著名通灵师傅叶斗?

还有这充满了单身男人独居特色的屋子,真的就是高人施法通天的地方?不是应该燃香净手古色古香,或者贴满黄色的符纸画满红色的狗血,就算拿根毛笔在路边摆个摊也行啊!这种老屋出售家具齐全拎包入住的既视感是什么鬼?

叶斗在白监兵忍无可忍之前终于转过了身。他看起来不到四十岁,下巴上有些邋遢的胡渣子,皮肤倒是很白净,却显得两只眼睛下面挂着的重重黑眼圈更加明显了。他笑起来露着上面两颗门牙,看起来有些阴森。

“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我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让您久等了。”他伸出了一只湿漉漉的手,悬在白监兵面前。

白监兵尽管极力控制着,还是没忍住轻蹙眉头。刚才他……果然是在蹲马桶……而且那只手,前一秒还从他的屁股上抹过……

“呵呵……”似乎猜到对方不会接他的茬,叶斗淡定的缩回了手,从白监兵看不见的那面墙后头摸出了一顶帽子卡在头上,这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姑且不论他为什么要在房间里面戴帽子,但凭那帽子墨绿墨绿的颜色,就能让白监兵琢磨上好一阵子。

绿帽子啊……

他却不甚在意,直接越过白监兵来到客厅,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中间,还拍着沙发坐垫对白监兵挤眉弄眼的说:“来些儿坐。”

白监兵没理他,只搬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叶斗依旧是“呵呵”了两声,像是习惯了他的冷淡,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茶几上扣着的茶杯翻过来,从茶壶里倒了黄澄澄的茶水出来,递到白监兵面前。

“那么,我们开始吧。”他扶了扶并没有歪的帽子,靠在沙发靠背上极其随意的翘起了二郎腿。

白监兵皱了皱眉。他其实已经放弃了找叶斗答疑解惑的念头。毕竟他的秘密太过诡异,不能轻易向人透露。

更何况他的身份……

若不是被这个秘密困扰了多年,又他也不至于偷偷摸摸在网上搜索。几乎搜便了所有关键词,他好不容易从一个帖子里找到了和他类似的情况。在帖子的最下方,一个以一串数字和英文字母拼凑的网名旁边,留下了叶斗的姓名和地址,并夸赞其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师。

他在网上搜索叶斗的名字,毫无线索。

这也是他前来找叶斗的原因。不起眼的网友,不出名的算命先生,偏僻的地址,正好适合他敏感的身份。

想到这,他又抬眼看了看眼前的男人。邋遢,品味差,没范儿……

可他想不到还能去问谁。这难以启齿的秘密,也许只能向这个男人诉说。

“我有一个朋友。”想了想,他还是采用了相对委婉的方式开口。“他的体质,有些不同寻常。”

“嗯哼?”叶斗示意他继续说。

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口:“他有些……有些……无坚不摧。”

说罢,他抬头去看叶斗的反应。只见叶斗本来笑眯眯的眼睛忽然瞪得溜圆,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这位朋友,他……脸皮太厚?”

他的语气太过严肃,以至于白监兵5秒钟过后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在……调侃。

“叶先生!”白监兵难掩怒意,猛的站起身道:“我想我可能来错了地方。”

“别啊。”叶斗“咯咯”的笑着,声音阴森森的有些骇人,同时伸出一只手搭上了白监兵的肩膀。

白监兵向来不喜与人接触,下意识就要避开,那只手却施了力,将他硬生生压回了椅子上。

白监兵心下大惊,面色一寒。

他体格本就比常人健壮,又是军人出生,经过部队的训练与实战,力量与身手在军中可谓是出类拔萃,难逢敌手。方才他虽未用尽全力,可叶斗的手只是轻飘飘的那么一搭,肩上就如同压着一把千钧重的铁锁,令他毫无反抗的机会。

他几乎可以预料,即使他使出全力对抗,也未必能躲开那只手的压制。

收起眼中的震撼与怀疑,白监兵抬起头对上叶斗的视线,一字一句道:“叶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