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雷魄天尊 > 正文
一、入世
作者:龙墓588  |  字数:4144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东海。毗邻市区中心的一处高楼大厦上空,暴雨滂沱。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街道上除了极少的车子匆匆忙忙开过去。早已没了半点人迹。要在这样的鬼天气出门,非得被淋成落汤鸡不可。

  就在这一恶劣天气降临的日子里,一辆红色的宾利小轿车缓缓地开过市区黄金一条街街道口,突然间雷霆大作,雨夜里,天穹裂开了一道细缝。呼啦一条模糊不清的身形刚一落地,砰的一声。

  嘎啦。

  刹车一响,红色小轿车停了下来。接着车门开了,穿着白色大褂的妙龄女子三两步奔了上去,她迟疑了一会儿,顾不得浑身上下湿淋淋的。美目不忍直视的朝着前方看去,意料之中的一团血肉模糊没有发生。

  “还好。应该没什么大事。”现场并无脑浆迸溅的画面,徐娇松了一口气。实际上她平常开车一向很慢,现在又是大雨天气,她自然本着安全第一。开得更慢了。

  “喂。你没事吧,有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去医院看一看。”

  不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碰瓷吧?徐娇见那人默不作声,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出了事故。不过被汽车这样的钢铁怪兽撞了一下,八成还是有事的。迟疑再三,她还是不放心,迈动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凑近了上去。

  “喂醒一醒。”

  眼看着黑发青年晕死了过去,徐娇再也不想其他,出于医生的本职,她摸了一下杨蛟的胸口、颈部等各处心脉。发觉他不似昏迷不醒,反而心跳强劲,像是擂鼓一般。不太像是被撞了的样子。

  “怪了,全身上下连血都没流一点。不管了,先把这死家伙运回去再说。”

  作为一线东海的在职女医生,徐娇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肇事逃逸,反正被撞了的他伤势不重。最多一轻微脑震荡。没啥大毛病。

  “这是哪里?”

  一回过神来的时候,杨蛟便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躺在一张绯红色大床上,身体被白色的医用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

  看清了手掌上下,似乎带了几分焦黑。他愣了一下神,转而想起来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传送过程中出了一点小意外杨蛟被雷霆击中,从天上掉了下来。码的,这个鬼蜀山真不是东西,白费了老子送他们四颗价值连城的洗髓灵丹。

  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结合跌落下来时被撞了一下的印象。他顿时猜出了整个事情大概,计上心头。杨蛟耳朵侧动了一下,听到了淅淅沥沥的水流声。

  不去理会其他,既然暂时有了栖身之所,就免去了麻烦。他心念一动,乾坤储物戒指里飞出了一团白光。整颗浑圆晶莹的白色药丸吞了下去。催动雷元化开,充沛的灵元自灵丹内四溢开来。

  “咦,什么东西好香啊?”浴室内,正涂抹沐浴乳清洗的徐娇鼻子动了两下,她闻到了一股不知名的异香。

  元灵丹,萃取了天地之精,融合上百种草木精华而成。对于修真者的外伤有奇效,杨蛟虽说有着更好的灵药,却也不会如此浪费。师尊留下来的灵丹到了现在,已经用去了九成,他有古药方,却不通炼丹之道。

  用一粒就少了一颗。是真正的消耗品。

  “奇怪了,又没了。”匆匆忙忙从浴室里跑出来,徐娇却已经闻不到那股奇香了,看了一下依旧躺尸似的杨蛟,她连叫晦气。不情不愿的搬起被褥来到了书房,只能凑和着对付一晚上了。

  就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了一室。

  夜里,杨蛟从“昏死”中坐了起来。下意识地开始准备今晚的功课,所谓功课自然就是借用玄法吐纳天地日月之精。

  师门不同于一般的修真界宗门,如昆仑蜀山之流,大多数以炼气为主,而他所在的冥莲宗共有四部心经。其中首选雷霆之道最为霸道。雷霆超越了世间五行,论攻击力,比肩上古剑修。因此杨蛟也是选了雷道。专修了一门耗时十数年才有小成。

  本命交修的雷丹一出,敏锐的灵识便感觉到了外界的异样。稀薄不堪的灵气之中夹杂着大片浑浊。

  直到这时候,杨蛟才意识到了大问题。师门玉简之中明确点明,地球已经日渐没落了,不复上古年间的辉煌鼎盛。

  追忆起往昔先秦时期的古炼气士,刑天、大禹、后羿等大能再也不会出现了。能够活下来的古代妖圣、大能都逃离母星,去了域外的地仙界。

  好吧。进了世俗界真的是自缚手脚,杨蛟不在希望有什么大的突破了。本命金丹敛去了大部分光彩,如明珠蒙尘自封了起来。

  他此次入世俗界,是为了找寻父母的所在。十几年前他意外得到了一粒血色珠子,自此迈入修真界。通过传送阵法,去到了灵界师尊紫阳真仙的洞府。

  师尊临走前,在玉简之中紫阳真仙曾经说过答案就在世俗界地球。杨蛟的生父曾数度回返,后来就在他年幼之时消失了。

  直到十七岁那年,他的爷爷也亡故,举目无亲的他被祖传的血色珠子传送去了灵界。自此他便一心沉浸雷道,踏入修真界之后就从未想过离开。直至金丹之劫御雷成功,再返俗世。

  杨蛟站起了身子,来到窗户处朝着外面张望。鳞次栉比的钢铁丛林都市里,他感觉很孤单。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世俗界变化太大。他早已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抛在了后头。

  一晃眼三个月后。修养了这样一段日子,杨蛟再大的伤口也痊愈了。他死皮赖脸的待在了徐娇家里,终于也是没了借口。再不离开的话徐大美女医生就要报警赶人了。

  这段时间下来他也充分了解了世俗界如今的变化,进入了高信息连通时代的地球科技日新月异,人们为了生活各自忙碌着。

  “妈呀。好累啊。”

  又是一个平凡的下班日,徐娇迈着沉沉的步子走进了出租房。见到床上的“趟尸”专业户杨蛟没了。她正诧异着,旁边的厨房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响。

  “唉,你这个人怎么还没走。姑奶奶撞了你不假,可是也白养了你三个月了。还不知足,小心我报警抓你。”

  “安了,安了。我做完了这顿饭。就走。临走前的告别晚餐。”

  一本正经地说完这句话,杨蛟开始颠勺,大火从锅里腾起差点烧了他的眉毛。

  “你……还会炒菜?你不是说自己失忆了吗?还死皮赖脸的老赖着不走。”

  “这个,是我爷爷教的。天生就会这样一手。好了出锅。四菜一汤。”

  厨房里阵阵馨香扑鼻,忙碌了一天的徐娇很没形象的脱去高跟鞋,饿死鬼一样趴在了餐桌前。

  “这是什么汤。好甜,你是不是加了什么佐料?不是一般的甜啊。”

  徐娇娇艳的俏脸多了一抹迷人的红晕,只是喝了一碗山药汤,她竟然有种醉酒的晕旋感。

  “没什么,加了一点人参参片。”杨蛟说着,用筷子夹了一口菜细嚼慢咽。说实话,养了三个月的伤,他也对这里有了一份感情。不舍得就这样离开。

  “人参。什么老参有这样的疗效,真是浑身暖和。”

  百年紫参呗。杨蛟暗自说了这样一句,出自灵界十万大山的异种紫参,可以算是一味灵药了。临行之前他为了报答徐娇的恩情,特意加了数滴灵参汁液进去。

  “这手艺,没话说了。你爷爷是饭店的大厨不成。熬汤、做菜都是一绝。”说着,晕乎乎的徐娇就坐在一旁睡着了。杨蛟所下的参汁液效果惊人的好,她的体质受不住灵参之力。自然晕了。

  “那…助你好梦了。”

  简单收拾了一番,杨蛟只得推开房门。朝着餐桌上的美女医生徐娇望了一眼,他喃喃自语。而后啪的一声关上门。出了出租房,他举目四顾,决定还是直接去老家看一看。虽说十几年过去了,老家应该还在吧。

  天色已黑,他左转右拐,去到了街道上的一处角落里。正准备解开体内大道金丹的封印。突然,一声空旷的枪响声传荡了开来。

  紧接着,哭喊声从左边不远处的街道传入了耳朵里。杨蛟大感奇怪,

  这是什么年代了还有持枪抢劫不成?

  汹涌澎湃的金丹真元从丹田气海涌来,杨蛟大喜,身子从地面上腾的一下飞了起来。本不愿去管什么闲事,但是认准了方向的他好巧不巧地就正朝着左侧窜了出去。

  御气而行,这需要极高深的功力支持。当然古金丹修士完全可以办得到。与天地二桥相互沟通了的他做不到源源不断,最起码横渡出去数千里是可以的。

  “嗖”的一下,杨蛟已经飞了上去。遥望北边站定,趁着夜色他准备一口气飞回去。正好一边飞一边找。

  “呜呜呜。妈妈。我好疼啊。我好疼。”

  “喂,附近有没有,来人啊。救命啊,有医生么快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

  隔了老远,悬浮在高空中的杨蛟一眼望下去。修炼了有成的他神目如电,只见一对年轻母女躺倒在地。大片、大片殷红的血水流淌了一地。

  “妈妈,婷婷好疼。妈……妈、”母女俩躺倒在地,孤独无力的看着时间流逝。她们分别中了一枪,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留着双马尾,粉雕玉啄似的小脸惨白,嘴里一直在喊疼。而那位母亲,不顾自己的伤口,颤抖的双手苍白无力地捂住小丫头。试图将其从死亡边缘拉回来。至于周围的人流,早已哄然一声散开了。

  正对面的楼层里,一家珠宝店被一伙盗匪闯入,母女二人正是被其流弹所伤。如此状况,他要是不去援手,任凭其流血过多的话,恐怕就要死人了。

  “玛的,先救了人再走也不迟。”

  杨蛟一敛自身真元,轰然落地,身形顿时化成了如同一道电光。

  嗖的一下,他已经来到了母女俩近前,乾坤指环紫光一闪,一根牛毛似的纤细毫针电射而去,刺入了小丫头的颈部动脉。丝丝缕缕的金光入体,封堵住全身气血流窜。

  截脉之术。俗话说医武不分家,杨蛟是一修真有成的古修士,自然懂得一些记载在医书中的点穴手法。不过他用牛毛细针代替,他双手连连动作如穿花蝴蝶一般炫目。成功封住了母女俩的大出血。

  之后,他以真元轻轻振动,两颗带了血的银色子弹瞬间破体而出,飞了出去。

  “妈妈,疼啊,……婷…婷好疼。”

  子弹被吸出,那股撕裂般的疼痛让小丫头又清醒了。当见到了杨蛟的时候,名为婷婷的小女孩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不要哭。”

  “恩人。谢谢。”伤口不再流血、陷入了半休克状态的中年母亲连连点头,朝着他感谢。

  “没事了,你忍着痛给医院打急救电话吧。”杨蛟正要站起身,一只带血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裤腿。

  “哥哥救我。婷婷疼。”

  梨花带雨的小丫头充满期待的目光,天真无邪而又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垂泪。杨蛟纵使心坚如铁,也不可能不去动恻隐之心。

  于是,离开的计划又泡汤了。

  不大一会儿,数辆警车呼啸而来。路人报警,发生了特大抢劫案的附近警局立即赶到了。

  “快,这边,救人如救火。”

  东海市中心警局前,好心人杨蛟成了功臣。然而,当查看其档案资料之时,他竟然是一黑户口。

  “你,家住何处啊。为什么没有户籍信息,你不会是偷渡过来的吧。”

  杨蛟十七岁开始修真,在那之后真实年龄就隐没了。十几过去了依旧这幅模样,容颜不老。

  “你小子不会是离家出走,逃到了东海吧。老实说,你这可是一黑户。好吧看在你救人的份上,宋队,这家伙是黑户。”

  负责给他录口供的年轻警察笑了,转头就去了办公区。不多时一位英气逼人、年芳不足二十的女警官走了出来。

  “你还真是一黑户啊,好吧。救人一命,功过相抵。我来替你办一张本市出入的通行证。”

  美艳、肤色白净的女警妙眸生波,对于杨蛟自投罗网的举动,她也是差点气笑了,因为救人而进了局子,进一步被查出来是不明来历的黑户。这可真是一则奇闻。

  “姓名、年龄、住址一一给我交代清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