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皇权 > 正文
第一章 刺杀
作者:巴山小顾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18-07-01 11:52:03 全文阅读

脸上微凉。

有什么从空中溅落而下。

雨滴?

他睁开眼,脑子晕乎乎、沉甸甸,就像是有万千小儿在脑内嬉笑打闹,相互拉扯,让他头疼不已。

他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声。

“说了戒酒,为何破戒?”

身体这状态让他不免想起年轻时宿醉醒来的滋味。

然后,一阵摇动,身子不由自主地摇动着,原本已经变得渐渐清晰的眼前世界又模糊了起来,像万花筒一般旋转着。

飞!

他在飞!

人在空中飞了起来,原本发着呆的他顿时清醒,旋转的世界变得清晰,大殿内,人们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跑着,个个面色惶急,不时有尖叫声、呻吟声、嘶吼声在耳畔回荡,就像是从极高极远的地方传来一般,听不太清楚。

下意识地挥动手臂,想要维持住身体的重心。

终究是无用功夫,在一股大力的加持下,他像出膛的炮弹一般向前飞去,一去不回,这让他想起了难得的一次坐云霄飞车。那种自己无法控制的感觉,他原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经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把自己从空中扔出去。

光!

剑光!

仿佛流星经天,划破长空飞坠而来,剑尖在眼前瞬息变大,夹杂着森冷的寒光,杀气凛然,扑面而来。

然后,有目光。

目光如剑。

漠然、无情、绝然……

神阻杀神、佛阻杀佛,哪怕山河挡道、我也一剑劈开!

他笑了。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现实也好,梦境也好,他能做的不多,唯有笑一笑,抬起手,擦了擦脸,一手鲜红。

嗤……

一侧有破空声响起。

一个瓷盘斜刺里飞了过来,夹杂着一股恶风,向着那持剑的女子飞了过去,女子的眼神一凛,剑光变幻,轻轻一顿,将瓷盘击中。

瓷盘被剑尖劈成两半截,悄无声息地掉落。

飞!

他仍然在向前飞!

向着那持剑少女飞了过去,就像是扑火的飞蛾。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

他被那人拽住,整个人也就失去了前冲的势头,失去了继续向前飞翔的力量,从空中坠落。

“砰!”

身子落地,发出一声闷响。

并未觉得多么疼痛,身下是厚厚的毛织地毯,绣着鲜艳的牡丹花,一朵朵绽开着,尽显富贵浮华气息。

视线内,跃入一双鞋。

在绣着金色花纹的红裙下摆内若隐若现的鞋,鞋尖高高翘起,像小船的船头。上面分别系着一双明珠,应该是采自南海的大珍珠,浑圆剔透。鞋上绣着许多金丝,组成非常繁琐的图案,似走兽,似飞禽……

抬起头。

目光落在了那双鞋的主人身上,那是一个身穿红色凤袍头戴凤冠的女子。

丰唇隆鼻,高高的额头,双眉如剑一般飞扬而起,插向双鬓,一双丹凤眼,不怒而威,这会儿,眼睛微微眯着,目光落在前方,透露着无情和漠然,那是一种另类的高高在上,就像所有的生灵都应该匍匐在她脚下。

转过身,坐在地毯上。

望向另一侧,先前扔出瓷盘然后一把将他从空中扯下来的人跃入眼帘。

那是一个穿着青色裙衫的女子,头上挽着高髻,插着一只金钗固定,她有着一张苍白的小脸,鼻头尖尖,嘴唇小小,细细柳眉下,眼若明珠,眼神中情绪万千流转,凄凉,悲伤,不忿,惶恐……

这女子让他似曾相似。

女子转头望着他,万般情绪转为了一丝绝然。

“妖妇,受死!”

一声厉喝,持剑女子疾奔而来。

青衣女子毅然回头,挡在了他身前,挺着胸膛迎向那疾刺而来的冰冷剑尖。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非常疼。

像是要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

脑海内,无数画面纷沓而至,仿佛不请而来的恶客,根本就不顾他的意愿,一瞬间,便将他的脑袋填得满满的,那一刻,头疼如绞。

有什么就要炸裂。

他颤抖着低下头,瞧见了自己的手。

苍白如纸,血花如梅。

这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

“扑哧!”

剑锋穿透肉体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呻*吟,那是生命渐渐离体的声音,绝望和虚无,空空荡荡,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就像是全世界唯一存在的声音,在这声音中,无数的景象,无数的画面融合在了一起。

颤抖着,全身颤抖着,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杜睿……

我是杜睿……

我没有了母亲……

他小声地告诉自己!

……

贞元十七年,五月十五。

这一天,是大唐郭皇后四十大寿。

她是大唐宫廷的后宫之主、在位十七年的英宗杜臻的结发妻子;也是大唐唯一的异性王曾经挽救大唐国运的信阳王郭令公的长女;同样是太子杜贤的亲生母亲;她就是郭玉琪,传说中凤凰入宅而生的贵女。

申时末,有黑鸦成群飞过大明宫。

郭皇后移驾前往万寿殿接受诸位王子公主贺寿之际,在丹凤殿的门口,有宫女暴起发难,发动了刺杀。

那个宫女的武艺十分高强,刹那间,也就冲过侍卫们的防护,杀到了郭皇后跟前。

刺杀发生的时候,杜睿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被众人推攘挤压下摔了一跤,伤了面门,一脸是血。。

他和其他那些未成年的王子不一样,那些王子还在接受宫廷教育,他却已经被打发出了宫廷。而且,并非和成年王子一起居住在十王府,而是在一个远离皇城名叫玄真观的道观修道祈福。

平时,每个月初一十五前往大明宫请安的差事也被免了,渐渐地,就像并不存在。

郭皇后过生,又是四十大寿,所有的王子公主都必须前来贺寿。

哪怕是杜睿,也不能例外。

所以,他一早就在魏岳的陪同下进入了大明宫,在一个偏殿候着,等着贺寿大典,贺寿之后再出宫去。

未时三刻,有宦官前来传令,说是郭皇后召他前往丹凤殿。

杜睿的亲生母亲蜀夫人原本是一个来自蜀地的小宫女,在浣洗院劳作,后来,被调到了丹凤殿,侍奉郭皇后。

侍奉当今,生下杜睿,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郭皇后的安排。

被当今宠爱的时候,她风光无限,被当今厌弃打入冷宫的时候,她被人所嫌弃,不过,无论处在哪一种状态,她都像从前一样侍奉着郭皇后。

这一次,自然也像往前那样守在郭皇后身边。

也是在她的恳求下,郭皇后这才召唤杜睿来丹凤殿,让她见一眼这个一年多未曾见过的亲生孩子。

不想,却让儿子陷入险境。

将杜睿扔过来的是丹凤殿的首领宦官烽火连城。

当时,他距离郭皇后有些远,救援不及,杜睿又近在咫尺,情急之下,也就抓住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神情恍惚的杜睿,把他向刺客扔了过去。

这是典型的以下凌上。

然而,烽火连城心里清楚,当今其实恨不得杜睿消失,这个孩子对他而言,是一种耻辱,要不然,也不会将杜睿赶出宫廷,自己这样做,或许会受到明面上的责罚,实际上,并无大碍。

将杜睿扔出去之后,烽火连城深吸一口气,身子像充了气一般膨胀起来,随后,如同大鸟一般飞起,无声无息地掠了过去,犹如鬼魅,人在空中,一枚细小的绣花针已然从手指尖飞了出去。

绣花针的另一头连着线,绕在了右手的食指套着的指环。

这时候,那刺客的长剑刺进了蜀夫人的胸膛。

很好!

时机正好!

一刺一拨,多少也会耽误点时间。

他能够及时赶到,阻止刺客接近尊上。

杜睿低着头,不停地颤抖,不敢抬起头,被一种巨大的莫名的悲痛纠缠着,他沉溺在水中,那情绪就像水草一般捆着他,让他无法挣脱。

终究,他还是抬起头。

望向了那个刺客。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宫女,眉目如画,长得非常清秀,一双柳叶眉轻轻飞起,英气勃然。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逢。

杜睿认得这眼神,他见过与之相似的眼神。

那是殉道者的眼神。

除了心中的大道,万般皆舍,万物可杀!

此时,她手里的长剑化为了一道闪电正向他的眉心落下。

因为,他挡在了她的面前,阻了她的路。

死亡?

再一次死亡?

一股浓烈的不甘心袭上心头!

杜睿身体内突然滋生了一股力量,僵硬的身体突然动了,向着一侧翻滚,让开了一条路,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顿时消散。

“嗤!”

一枚绣花针电闪而至,向着少女刺客的脖颈扎了过去,戴着血红高冠穿着斑斓锦袍的烽火连城夜枭一般无声无息飞了过来。

他及时赶到了!

“活口!”

大殿内有声音回荡,霸气果决。

“诺!”

烽火连城应着,声音低沉,并不像去势之人那般尖利。

剑尖仿佛流光,轻轻一转,刺中了绣花针,发出叮的一声轻响,绣花针疾飞而回,在空中荡了一圈之后,再次飞回。

就这点间隙,少女挥剑而回,向着自己的脖颈轻轻一勒,如此的绝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血花飞溅而起。

少女的身子仿佛没有线的风筝悄然坠落。

他的视线下移,然后,瞧见了青衫女子。

她卷缩在血泊中,身子微微抽搐着,离他也就四五步的距离,这会儿,正望着他,眼内的神采一点点消散,仿佛正从枝头飘落的花瓣。

她嘴角带着笑,笑容僵硬在脸上,就像是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妈妈……”

杜睿嘴里不自觉地说着,下意识地往那边爬去。

突然间,天旋地转。

他脑海中一片白茫茫,全身发软,就此倒下,昏迷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