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大国轻工 > 弄潮
第1章:睡在1979
作者:蜀越  |  字数:327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第1章:睡在1979

“小同志快醒醒!”

“小同志快醒醒!”

.....

杨立民缓缓睁开眼睛,一张略微苍老的国标脸就出现在眼前。

脑袋还有些晕,不过大抵上已经恢复了几分清明,杨立民不禁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来。

中年人约莫五十岁上下,脸上五官棱角分明,剪着一个大平头,头上依稀可以看见几根白发杂然其中,上身穿着一件旧式的中山服,下身穿着一条‘的卡’布长裤,看起来很有精神。

看着他满脸关切的样子,杨立民觉得刚才耳边朦胧的呼喊声音就应该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看着杨立民睁开了眼睛,中年人紧忙道:“小同志,你这儿是去哪儿?车都已经快要终点站了,这可是最后一班车,要是错过了地方那可就麻烦了!”

“快到终点站了?”

杨立民不由得重复了一句,突然心里一惊,暗叫一声糟糕。赶忙朝着外边看去,只见车外绿树成荫、几辆自行车正缓缓前行,油亮的柏油路上那儿还看得见半点蓉城老城区的样子。

显然,正如中年人担忧的那样,他还真错过了站。

杨立民本是一名后世的女鞋设计师,算不上什么高大上的职业,但因为设计出来的作品朴实、大方深受大众喜爱。中单率非常之高,所以活的比较滋润。

可是让杨立民没有想到的是,自从设计部部长换成了那位喝过洋墨水的女人之后一切就变了样,不仅屡次嘲讽他的作品匮乏时尚元素没有新意,甚至就连这次国外撤销订单的锅都扣在了他的头上。

工厂生产力不足、品质严重下降从而导致订单撤销,关他一个设计师什么事?

可这女人居然偏偏搬出了一大堆道理,说什么正是因为他设计的鞋型工艺太过复杂,造成了技术部技转工作缓慢,工人更不能掌握如此复杂的工艺从而影响生产导致退单云云。

总而言之,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杨立民的设计原因才造成了这次事件。

杨立民有些想不通,凭什么自己勤勤恳恳搞设计,任劳任怨的工作,到头来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待遇。

郁闷之下他跑到酒吧借酒浇愁,不胜酒力后伏桌而睡,这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1979年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经过这几天的记忆融合,杨立民也清楚了这副身体的前身是一名皮革制造专业毕业的中专生,这次前往蓉城正是经过分配前往蓉城荣华制鞋厂工作的。

根据介绍信上面的地址,荣华制鞋厂位于蓉城城北,而此时显然已经出了城郊,这么看来还真是过了站点。

“是啊,再过去就是金花镇了!”中年人点了点头头,问道:“怎么,小同志,你该真不会错过站点了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现在这个点儿可没有回去的班车了!”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出行可没有后世那么方便,国家实行的还是介绍信政策,如果没有当地组织开据的介绍信简直是寸步难行,一不留神指不定就被群众举报然后当做盲流抓起来。

当然杨立民是有介绍信的,不仅如此还有一张荣华制鞋厂的用工通知,当然不需要太过担心被当成盲流,但是今晚住哪儿还真有些头疼。

“多谢这位同志了,不知道怎么称呼?”杨立民揉了揉有些发晕的脑袋,这都是穿越的后遗症,不过还是感激的问道:“刚才头有点儿昏可能还真错过了站,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距离蓉城城北的荣华鞋厂有多远?”

虽然杨立民对于后世的蓉城熟的不能再熟,可是别忘了现在还是79年好多地方没有开发不说,就连地名也有很大的差别。他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先锁定自己的大概位置,如果不远的话路上问问路走回去也是可行的。

“你要去荣华厂?哎呀,这里可是金花镇距离蓉北可有好几十里地呢!小同志,你这一睡可睡的真沉!”

中年男人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来,以他的阅历很快就得出了一些结论,说道:“哦,对了,我叫马向前,看你的年纪叫我老马或者马叔都行!我看你年纪不大,不知道去荣华鞋厂是探亲还是有其他事?”

荣华鞋厂在蓉城算不上什么大企业,但是占着国营这块牌子在蜀中轻工厅里面能拿到不少诸如军胶、布鞋之类的订单的。

再加上有着一大批技术熟练的老工人打底,这几年可谓是红红火火羡煞了旁人。

当然,荣华厂无论做的再大,但是对于蜀中这样一个人口大省来说,其制造能力还是远远不能满足整个蜀中民用的,因此作为蜀中省的省会,蓉城除了荣华鞋厂事实上还有好几个鞋厂,而马向前正好同样也在鞋厂工作,不过不是荣华厂而是是位于金花镇爱民鞋厂。

金花镇这个名字杨立民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要知道这里在后世的时候可谓是如雷贯耳享誉全国,被誉中国鞋业三洲一都的西步鞋都。当初杨立民当时所担任设计师的工厂就坐落在这里。

只不过现如今的金花镇却显得非常落寞,没有川流不息的物流车,也没有雄伟西部鞋城,更没有规模庞大的成千上万家鞋业,有的只是几条空旷的街道和一片绿油油的庄稼。

“嘿嘿,车上不注意睡着了,不过我倒是不是去荣华厂探亲的!”杨立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既然马向前都说了叫他老马或者马叔,这个老马肯定是不能叫的,这不是摆谱吗?

不过杨立民到底是活了两世人,虽然还算不上圆滑但是到底也不是一般刚出身社会的人小青年能比你的。当下杨立民就打蛇随棍上,开始介绍起自己。

“不瞒马叔您说,我叫杨立民,是毕业分配到荣华厂参加工作的,看来今晚只能呆在金花镇了,待会儿下车还得劳烦您帮忙指点下镇上的旅店在什么地方。”

知道了现在的大概位置,杨立民总算稍微安了点儿心,只要到了金花镇下车,至少国营的旅店还是可以对付一晚的,到了明日再坐车前往荣华厂报道也耽搁不了太多时间。

“恩,原来是来参加工作的高材生啊!”马向前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作为鞋业界的老前辈他除了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迷糊了点儿,大致印象还是不错的。

于是他道:“镇上到是有一家旅店,不过住一晚可要五毛钱,再加上吃点儿东西估计得要一块多钱。不瞒你说,我就在镇上的爱民鞋厂工作,你现在还没参加工作身上估计也没带多少钱,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安排你去厂里的招待所对付一晚,不过吃饭可就需要你自己掏钱了!”

供应科其实就是以后的采购科,主要负责的是厂内生产材料的采购和组织。马向前作为爱民鞋厂的供应科科长也算的上是中层干部了,对于安排人住一晚厂里办的招待所其实也算不的什么,更谈不上以权谋私。

杨立民没有想到马向前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能把自己安排进招待所,心里也是高兴不已。

这年头的旅店因为是国营的关系服务态度不好不说,条件也很是一般,可厂办的招待所就不一样了。

厂办的招待所主要的服务对象一般是上级的领导或者有关系的供应、兄弟单位,对于这些特殊人群的接待显然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所以在硬件和服务上无疑比旅店高出了太多。

而且听马向前的口气有他打招呼住招待所是不用花钱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无疑就给杨立民省了至少五毛钱。

要知道这年头一般一个三.级工不算上福利的话,一个月也就那么三十来块钱,而五毛线差不多就是半天的工资了,可以这么说马向前这份人情可不小。

杨立民当下便感谢道:“那就多谢马叔了,等我工作了以后一定请你喝酒。对了马叔,你既然能安排我住进招待所,想必在厂里边也算是领导了,这次去蓉城应该是办事吧?”

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对于马向前的好意杨立民自然也需要报以关切。

“我那儿算的上什么领导?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供应科科长罢了,要人没人,要权没权,天天求爹告奶的难啊!”说到这儿,马向前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愁容,仿佛被杨立民的这句话问穿了心事又抱怨道:“你看看,为了点儿面料我去轻工厅跑了三次,又去物资厅跑了两次,一帮子人你推我我推你,都快半个月了硬是没解决。”

“哦?难道厂里边的生产材料轻工厅和物资厅都不管的吗?”

杨立民有鞋好奇。按照当时的规定,工厂组织生产是省轻工厅负责调配的。

而物资厅则按需发放生产的任务量来发放材料,然后工厂按需生产,可以说一切都是在严格的管控中进行。

可是马向前说轻工厅和物资厅两不管,就无疑有些显得违背了原则。

毕竟工厂生产是天经地义,可是无论是轻工厅又或者物资厅总得供给材料吧?要是没有材料那还不让一个个工人对着下料台干瞪眼?

“那到不是不管!”马向前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说来这事儿也怪我们厂里,技转那边技转的时候没给鞋样标码给标错了,然后下料车间那边也没注意,结果下料全都下完了才发现小码全下成了大码,而大码的料全下成了小码,几千双鞋的材料几乎报废了一半。我这儿去要的不是计划内的材料,轻工厅和物资厅互相打太极拳推来推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蜀越
作者的话

新书开坑,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如果你喜欢,收藏、推荐都来一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