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秘密使命 > 正文
第一章 被除名的下士
作者:虎钺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18-06-12 12:55:03 全文阅读

华夏东北某地。

东北军区冰剑特种大队全体官兵齐聚在礼堂内,看着主席台上七位首长阴沉似水的脸,仿佛能够滴下墨来,往常激昂的军歌今天都显得格外压抑。

“难道杜威的处分决定下来了,看首长们的样子似乎不轻啊。”

“首长们怎么想的,杜威打伤的是调戏妇女的流氓,不奖励也就算了,怎么还给他处分?”

“应该不会太重,杜威刚刚在全军特战比武中拿了第一,虽然现在没有将功补过这个说法了,但总要考虑一下吧……”

虽然心里有诸多疑问,但在军人大会这个肃穆的场合,官兵们只能把疑问埋在心底,连交头接耳的动作都没有。

军歌奏罢,参谋长下达命令:“坐下。”

啪!

几乎是一个声音,所有官兵齐齐坐下,只有参谋长还站在原地,依旧阴沉着脸,严肃地喝道:“把杜威带上来!”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军队的各项处分虽然严厉,但其主要目的还是在于严明纪律,教育违纪者和部队,加强集中统一,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所以一般不会把处分对象如同罪犯般押到台上。而参谋长直接命令把杜威押到台上,意味着他的处分至少也是除名。

这怎么可能?

杜威刚刚夺得全军特战比武的冠军,真正的特战兵王,迎接他的是应该是立功受奖和提干,还有光明的大好前途,怎么可能就因为打伤一个调戏妇女的流氓,受到这么严重的处分?

礼堂里立刻响起了窃窃私语声,如果不是因为始终严明的纪律,恐怕都有人要替杜威鸣起不平来。

“肃静!”

参谋长一声怒喝,锐利的目光扫遍礼堂,礼堂里顿时安静了下去,而杜威也被两名头戴白色钢盔,腰扎白色武装带的纠察带到了主席台的右角。

佩戴着下士军衔的杜威长得很清秀,很难让人把他和特战兵王联系到一起,一周的行政看管,让他的面色有些憔悴,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坚毅而锐利,修长而健壮的身躯如苍松般挺得笔直。

主席台下的官兵看到杜威依旧挺拔的军姿,心中无不暗自惋惜,即使面临不公的处分,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是冰剑的一员,时刻准备做一柄出鞘的利剑。

“队司军字【2018】第015号命令!”

随着参谋长严肃的声音响起,主席台下所有官兵好像安了弹簧一样集体起立。他继续宣读着命令:“杜威,男,汉族,2015年9月入伍,现为东北军区冰剑特种大队第三中队九班班长,下士军衔,于2018年1月25日与地方人员发生争执,将对方殴打致重伤,给军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了教育本人,警示部队,经大队研究决定,给予杜威除名处分!”

竟然真的是除名!

台下的官兵不约而同地望向杜威,只见他的目光中没有半点悔意,依然坚毅如初。

“卸下杜威的肩章和领花!”参谋长命令道。

两旁的纠察立刻上前卸下杜威的肩章和领花,杜威则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操作。

“把杜威带下去!”

官兵们的目光追随着杜威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礼堂门外,仍然不愿收回。

军令如山,即使心中对杜威的处分决定再如何不满,他们也无力更改,只能用这种方式为他送行。

“都别看了,下面由政委作指示。”

参谋长的声音把大家的目光重新召唤回来,政委打开了身前的话筒,缓缓地说道:“同志们,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功不抵过,是我军纪律条令的一贯原则。杜威虽然在不久前夺得了全军比武冠军,为大队立了功,但并不等于他可以无组织无纪律……”

声音通过音响传出礼堂,杜威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旁边的一个纠察拍了拍他的肩膀,非但没有像之前在礼堂里那么严肃,反而有些忿忿地说道:“杜威,不用听他胡说八道!公道自在人心,我们都知道你受了冤枉。”

没想到,杜威却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他真的挺为难的。”

两个纠察同时楞了楞,不知道他这话从何说起,随后又恍然大悟——这事明明是大队首长们做错了,为了不引起公愤,还要拼命往回圆,可不为难怎么的。

“走吧,送我去收拾东西。”杜威说完向营房走去。

中队所有人都在礼堂开会,只有一个值班员,还是杜威班里的,看到杜威回来立刻高兴地迎了上来,问道:“班长,你可算回来了,没什么事——”

他话刚说一半,看到跟在杜威身后的两个纠察,说道:“两位班长,你们怎么跟来了,我班长不是还要关禁闭吧?”

两个纠察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杜威笑着接过话来,说道:“小吴,他们送我回来的,我没什么大事,就是被除名了。”

“除名!”

小吴跳了起来,带着怒气叫道:“大队凭什么除你名啊,我去找他们说理去!”说着他就要往外跑。

“回来!”

杜威一把抓住他,板着脸训道:“你找什么找?不值班了?”

“班长,你打的是流氓,那是见义勇为,不奖励你也就算了,为啥要除名啊?我必须找他们说理去!”小吴倔强地说道。

“我那叫重伤害,大队首长只是给我除名处分,已经够宽大处理的了,你还找个屁找,是不是想让我判几年你才得劲儿?”杜威虎着脸说道。

“你打的是流氓,见义勇为还犯法,还有没有王法了!”小吴喊道。

“犯不犯法不是你说的算,也不是我说的算,现在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班长,就给我消停地呆着,一会儿帮我把被装交旧了。”杜威说道。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部队,配发的制式被装都要上交,在军队称之为交旧,杜威被军队除名更不要说了,他的个人物品并不多,很快就整理完了。

把需要交旧的被装交给小吴,杜威恋恋不舍地在队里转了一圈,然后在小吴含泪的送别下,跟着两个纠察离开了中队。

回到禁闭室,里面竟然有人,而让两个纠察惊讶的是,等待杜威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队长张信。

“大队长!”

两个纠察急忙敬礼,杜威虽然已经装上了便装,但还是跟他们一样行了个军礼。

张信还了个礼,对两个纠察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杜威聊聊。”

等到两个纠察离开,张信指了指椅子,说道:“坐吧。”

杜威依言坐了下来,说道:“张叔叔,你不是来送我的吧?”

冰剑大队里谁也不知道,杜威是已故的前任大队长杜向明的儿子,现在的大队长张信那时只是名中队长,杜威叫他叔叔再正常不过了。

“我怎么来了?我当然是来骂你的!”

张信黑着脸,指着杜威训道:“你小子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让我们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你知不知道政委刚才说话都前言不搭后语,差点都圆不回来了?官兵们都满肚子怨言,觉得我们处事不公,以后你还让不让我们开展工作了?”

“嘻嘻,这你可不能怪我,要怪你得怪上面。”杜威笑着向上指了指,很无辜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去潜龙还得这样啊,你当初又没和我说。”

提起潜龙来,张信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部队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精英,转身就去了其他部队。如果是一般部队也就罢了,偏偏杜威选择去的还是共和国最神秘的潜龙部队。

确切地说,潜龙并不是共和国的部队,至少对外界而言不是,共和国军队的序列里也没有它的编制,共和国也从不承认它的存在。它是一柄看不见的利剑,只在共和国最需要的时候,才会出鞘亮剑。

也正因为如此,杜威加入潜龙之前,必须先抹去自己的军人身份,所以才会有他被除名这出戏,那个所谓的流氓根本就不存在,冰剑大队的首长们成了背锅侠。

张信指着杜威鼻子训道:“你小子还有理了!比武结束你问都没问我,就跑去找董部长要求去潜龙,现在还怪上我了?冰剑有什么不好,你非要去潜龙?那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随时都有可能献出自己的生命!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以后怎么和你老爸交代?我告诉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董部长那里我去说,他和你爸也是老战友,肯定会同意的。”

杜威却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张叔叔,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更改了。而且你应该知道,没能加入潜龙是我爸爸生前最大的遗憾,我在他病床前答应过他,无论如何都要替他完成这个遗愿。”

老领导的遗憾张信当然知道,但是没想到杜威竟然想要继承他的遗志。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信知道自己再怎么劝说也没有用了。他只好长叹一声,拍了拍杜威的肩膀,说道:“既然这样,张叔叔也不拦你了,到了潜龙后自己多加小心,那里真的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杜威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张叔叔,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也不会给我们冰剑丢脸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