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租异能 > 第一卷 风云际会
第一章 西门清
作者:风雨旧曾谙  |  字数:4125  |  更新时间:2018-06-24 16:35:25 全文阅读

锦城,别称蓉城。

西南地区唯一一个副省级市,特大城市,古蜀文明发源地,华夏十大古都之一。

下午三点左右,位于锦城东北方向三环外,一座85年左右修建的小区内,一套位于小区中心6楼顶层的两居室。

房子很破旧,房间内也充满了与房子完美契合的年代感,花岗石的地砖到处坑坑洼洼,窗台的护栏生满了铁锈,铁栏杆上一盆仙人掌和一盆多肉全靠雨水养活;

窗外大树环绕遮掩也就没有窗帘,客厅内放着一张木头喷漆的黄色长椅和搁着一盆文竹的瘸腿儿玻璃茶几,加上放着箱式彩电的老式木头电视柜搭配得是相得益彰。

墙上被灰尘堆积显得漆黑的卫生间和厨房也是“相映成趣”,虽然如此但是房间内的东西给人的感觉却显得井然有序,很整洁,相互矛盾,却又彼此和谐。卧室中的衣物、被子也都是折叠起来整齐摆放的。

另一间卧室中,有一个书柜,上面放着很多的书籍,种类杂多,有风水学、格斗术、金融学、心理学、精神病人访谈记录等等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书籍,没有规则的摆放在书柜上,房间内还简单的摆放着一个木头的小书桌和一张80年代生产至今还屹立不倒已满是锈迹的椅子。

此时一名青年神情略显呆滞的靠在客厅的长椅上,拿着他从夜市地摊上淘回来的一个按理说20世纪就应该已经绝迹的印花白瓷杯喝着水,端杯的手指微微颤抖,暴露了此时青年内心是多么不平静。

“会有一个早已删了,却不会忘的号码…..”瘸腿儿茶几上的手机发出一阵铃声,在屋里回荡着,同时也在玻璃上疯狂的震动着,大有青年不接电话,它就敢把茶几震碎的气势。

青年揉着酸痛的三叉神经,犹豫再三还是拿起电话,放在耳边接通。

“喂!”

“西门大官人,你小子最近干嘛呢,是不是借了高利贷被追账,我说你小子缺钱给我说呀,我给你凑点呀,哥们儿再穷三瓜两枣的还有的吧,你至于去借高利贷嘛,那玩意儿能碰吗,你是不脑壳迷糊了,平时你小子不是挺机灵的嘛,咋就犯傻了,到底怎么回事,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出了事哥们也能帮着想办法不是。”

电话那头一阵激动的抢白,伴随着激烈的喘气声。

“昆子,我没借高利贷呀。”青年有点机械的回答到。

电话那头的人事青年上一个公司的同事,名叫李昆,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一共就5个多月时间,不过看的出来两人关系还不错。这年头所谓的朋友要是知道你出了事,不打你电话拉黑跟你断绝一切关系的都算“厚道”的了,更别说还打电话来提醒你,关心你出了什么事,还说要帮你一起解决问题的。所以青年心中也是一阵感动,但是神情却有点异常的冷静。

“没借高利贷,真的吗?今天有两个人到公司来把我约出去,说要在我这儿买两份保险,我还挺高兴得,你知道向这种送上门的生意在我们这种行业基本已经绝迹了,所以出去的时候我就多少留了个心眼,果然那两人聊了没几句,就把有意无意的打听你的事情,一下问你在公司表现怎么样了,人际关系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人,一般在什么地方玩之类。

我就察觉到不对,反应过来,这两人肯定不是来买保险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干嘛,但是这年头哪有西装笔挺的出来买保险,还戴副墨镜,把自己弄得像黑客帝国一样,更可气的是还掏出本小本做笔记,这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然后我就一问三不知,他们问着问那,我就说保险怎么怎么好。清子,你小子是不是把有钱人家闺女给祸害了,别人找你报仇来了。”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不知所云的抢白,这小子就是个话痨,把青年说无语了,这货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昆子,我没借高利贷,也没祸害别人闺女,总之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完全是懵的,然后呢,后面你怎么说的。”

显然李昆是很信任青年的,听他说完,好像也就不担心了,说实话这心只真大呀,接着就又开始白话上了。

“我能说什么呀,就哥这智商,肯定完美给你解决问题了,放心吧。”

青年闻言马上就提高了警惕,虽然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对他还是很了解的,这货每次说他完美解决了问题,其实就是干了件非常不靠谱的事情,青年吃亏上当过好几次了。

“快说,别扯犊子,到底咋说的,让我心里有点谱。”

“靠,居然不信任我,哥办事你放心,我跟他们说跟你已经好久都没联系了,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联系不上,不过想跟你联系,我也知道种方法,不过他们得请我吃饭才行,他们答应了,我就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植物园后面(公墓),第8排的第8个位置去,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烧了,然后单膝跪地大喊一句官人收信就行了,他们就问我是不是跟你的接头暗号,搞这么神秘,我说不是呀,其实你前几个月到外地旅游,出车祸就死了,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此人已死,有事烧纸的典故嘛。他们听完可能也意识到我在逗他们,起身就走,茶钱都没结,饭也没请我吃,两傻货太不厚道了。”

青年听完,无语了,彻底无语,他想过这货不靠谱,但是没想到这货的神经已经突破天际了,有这样的朋友也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高兴。

“靠,你个二缺,会说人话不,没事咒老子死干嘛。这事没完,不宰你一顿你还不知道我是你官人。”青年开玩笑的说道。

李昆笑嘻嘻的道“对你随时欢迎,哥就当赈济灾民了,不过我得提醒你呀,虽然我啥也没跟那俩二缺说,但是回公司才发现有好几人好像都经历了类似的事情,像把你整走的那个姓赵的犊子,保不齐他们说了什么对你不利的话,你自己小心点。”

“恩,谢了昆子,我记住了。”

“那行,不跟你白话了,我这个月业绩还差点,我得去跟客户“谈情说爱”去了,对了你留给我的客户,是真不错,哥们儿呈你的情了,改天我们出来聚聚,挂了。”

准确的说这已经是青年今天回到家中之后,2个小时内接到的第27个电话类似的电话。

前两个电话青年还还没在意,以为谁在跟他开玩笑呢。但是随之就接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电话,不断有亲戚朋友给他打电话过来,说刚才有人向他们询问青年的情况,有问青年小学成绩的,有问小时候他怎么调皮的,有打听他怎么追女孩子的。

最离谱的居然还有去看他们家祖坟风水的,青年就握了一个草了。这尼玛是还想问问他是怎么继承下来祖宗传下来的基因嘛,青年抓掉了无数的头发也想不清楚到底是谁这么大能量花心思去调查他这么一个屌丝。

这样的事在不同的地方几乎同时发生,事无巨细,好像把青年到目前为止的人生全部都重新翻了一遍。

按照青年的性格,这种事如果只是关乎自身,估计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关键现在都牵扯家人和朋友了,还不是一个,还他妈几乎是所有的,包括他的一些仇人都接到调查了。

再不理出个头绪,估计一不小心祖坟都会被这一帮人给刨了,到那时就算这帮人不拿自己怎么样,估计父亲也得弄死自己,不死也得脱成皮呀。

青年百思不得其解,在房间内怒吼道:“老天爷,我已经够倒霉了,到处招小人还不够惨嘛,你特么这是非要玩死我的节奏吗。”说完青年一拳重重的砸在长椅上,他讨厌这种无助的状态。

青年发泄完后收起思绪,打算把最近发生的事都仔细得回想一下,看看到底是谁或者哪儿出了问题。

这时,瘸腿儿茶几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会有一个早已删了,却不忘的号码…..”

这次青年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抓过电话,看到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电话,愣了一下,心想这时候不会来个啥推销保险贷款之类的电话吧,如果是那么自己绝对会开骂的,正好让自己发泄一下情绪,于是毫不犹豫接了起来,口气相当不客气的说道:

“喂,谁呀?没事儿打什么电话,不知道电话费很贵吗!”

“请问是西门先生吗?”

青年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一个很厚重中年男声,感觉这声音中好像带有点莫名的笑意。就像那种恶作剧成功,然后让朋友猜猜是谁恶作剧的呀,然后忍不住笑的那种感觉。

“我不是啥先生,你谁呀,别告诉我你现在要给我推销啥东西,如果是劝你马上挂掉电话,不然你会很后悔的。”青年此时已经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语气很冲的说道。

“西门先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YN公司的负责人,我姓陆,你今天上午到我公司面试还记得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经过我们调查你已经初步通过我们考核,如果你方便的话,请一个小时内赶到公司,过时不候,如果你能赶过来,我们再继续谈。”电话那头好像也被激起了火气,也相当不客气的说道。

公司?陆?恩….青年现在脑袋有点懵,不过随之也反应过来了,讨好的说道:

“哦哦,陆先生,您好、您好。没问题,我马上赶过来。”

“好,我在公司等你,就这样了。”电话那头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青年马上抓起背包就冲下了楼,打车赶往那个陆先生的口中的YN公司,心想此时不管那帮人想干啥,总之找工作挣钱还是头等大事。

………………………………………………

青年名叫西门清,西门这个姓氏,在百家姓中属于小姓,但是由于宋朝一位“风流倜傥“的大官人做了一桩勾引红杏出墙来的壮举后,这个姓氏的知名度就广为人知了。

西门清今年25岁,1米78的身高,长得不算特别帅,但是很耐看,娃娃脸很清秀,出生在四川一个边远小镇中,现在与大多数挣扎在社会底层的青年一样平淡无奇。

西门清在用这个名字平稳的渡过了单纯如水的小学初中时期后,随着一部水浒传的反复重播,因为清与庆谐音,于是就光荣的多了一个外号“西门大官人”。

大官人的辉煌时代是在高中,架没少打课没少逃,但是成绩却贼好,由于发育较晚,只有一米五的身高和一副可爱清秀的面孔,外加一张抹了蜜的嘴,深受女孩子的欢迎,被女生们当成弟弟各种宠爱,当时看傻了班上多少男同学。

高考前一次意外受伤后,拖着重伤的身体参加高考后,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落榜了,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出院后两个星期他就开开心心的收拾东西去省会锦城读大学去了,丝毫没有因为落榜(原本轻轻松松考重本的成绩,只考了个二流本科)和受伤(可以评为2级残疾人)而影响到他没心没肺的心情。

但是至此之后事业方面就开始各种不顺…..

在大学为了生活做点小生意被同行举报无奈结束,出了大学后做过房产、金融产品、汽车、保险等销售工作,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一份工作时间超过了半年,第一份工作不堪受老员工欺负,就打了老员工一顿,才三天就被开除了;

第二份工作跟公司同事谈恋爱被举报,决定为爱情牺牲事业,就选择了辞职,结果也没能收获爱情,第三份工作偷懒睡觉却无意中撞破总经理的奸情,卷铺盖滚蛋了,最后一份工作因为业绩太好,顶头上司觉得没有安全感就对他使绊子,最后他选择跟上司选择了鱼死网破,现在算还在职的待业人员。

这几年西门清是干啥啥都不长久,就好像命运总是阻扰着他往前走,所以一直没能稳定下来,不停的换着工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