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邪皇地下城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落叶归根
作者:胡非不二  |  字数:3562  |  更新时间:2018-06-14 12:45:34 全文阅读

琼眼神凝重,丝毫没有察觉到老谭神情中一抹变幻。

她黑瞳中似燃起绿色火焰,这是瞳术发动前的征兆。

老谭第一次与精灵之瞳交战。紧张之余,仍少不了多手准备,原力防御仅是其一。

或退或战,老谭正在权衡再三。

退则可以苟活。暗夜精灵以瞳力拦他不得,血族伯爵以下等于废物。但整个村子的能源枢纽必将落入到黑暗联军之手,届时头上的光芒消散,黑暗笼罩大地,便是大屠杀的开始。试问整个村子,又有几人可以幸免?

战则必死无疑。老谭抵挡不住血族精英与灭魄之瞳的联合打击,他的一生将在这里化作句点。未尽之事,终成遗憾。

“是该作出抉择了!想不到我这一把老骨头,还有这么拼命的时候?”老谭失望的看着琼深邃墨绿的眼睛,喃喃自语。

“原本我只想断你一条手臂,现在我忽然改变了主意。那么接下来的一击,就直接结束战斗吧。”琼自信满满的说道。

她站立不动,目光锁定老谭的身体。

老谭身躯微微一颤,犹如被笼罩在了死亡阴影之中,四处皆是禁制,将他所有逃生的路径堵死。老谭深觉,敌人这一击,选择的应该是自己的心脏,随之他加大了原力防御。

琼眼中绿色之焰越燃越旺,瞳孔中绿色的部分一圈圈的扩大,而后到了一个临界点上再急速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点,它却莹莹发亮。

“去死吧,老东西!”

就是现在!

老谭快速的伸出左掌,似有一股未知的力量与远处的短剑完成了呼应,将其从地上拉起。剑刃在空中调整姿态,凌冽着寒光,急速朝着琼飞去。

它速度太快,直至化作了一道残影。当琼发现,为时已晚。

一道寒芒从琼的面前闪过。

啊!

琼的惨叫声,引来血族精英的观望。

鲜血从她的眼角缓缓流出,受伤的右眼紧紧闭合,看似被剑刃所伤,左眼安然无恙,需以双眼发动的灭魄之瞳未能成功,老谭躲过了致命一击。

老谭嘴角带着满意的笑容,情况和他计算的一样。

他一直都在寻找当前敌人的弱点。

从敌人的行为举止中猜测出对方在发动瞳术的时候需瞄准自己,睁开双眼,目不转睛,身体亦无法随意动弹。

瞳术虽强,发动苛刻,这就是面前敌人的弱点。

对方一动不动,形如靶标,老谭正好可以用短剑快击,从而逼得她闭眼。

这一击,欲斩杀而不得,美中不足,还不是因为老谭消耗过度,原力不够?

琼仅仅是被剑刃之外的原力伤到了眼角,瞎倒是没瞎,这很让老谭失望。

“居然在那个时候就....,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吗?”

琼回忆起来,“从敌人手臂被自己扭断,短剑遗落她身后开始,到对方以某明奇妙的手段收回长剑,从自己背后发动攻击,最后因疏忽而招致惨败。难道这一切都在对方的计算之内,一个老战将,哪里来的这种战斗智商?”

“我方才只是在赌罢了。结果是我赢了,虽然我不杀女人,但是今天,你休想从这里离开!”老谭杀气腾腾的说道。

他打算解决了失去瞳术的暗夜精灵,这是唯一的机会。

若是等血族支援过来,老谭再无杀她的可能。强敌虽多,总要先解决大麻烦。

琼睁着一只左眼,看出老谭的想法,觉得大事不好。

现在的她,失去了瞳术就等于失去了唯一保命的手段,在如此落魄的情况下对付一个剑术高强的人族战将,逃生几率极其渺茫,说不定自己会在此谢幕。

不丹见状,已在奔来的路上。暗夜精灵跟血族的关系不过尔尔,但血族怎可坐视不理,看着黑暗一族被人族所杀?

明明十几米的距离,却跟几十里那么远似的。血族援手,根本来不及。

老谭瞄准琼的要害,掌中掷出短剑。

不丹大惊道:“暗夜精灵,还不闪开?”

顷刻间,四下幽静!

一道残影直奔而去。

怎料,老谭突然身体僵直,口鼻喷血,连连往前踉跄了几步。

短剑在飞去的路上竟然也断成了几段。

一双蓝色的眼眸,如同幽禁之牢,将老谭的样子罩其中。

老谭连连吐出几口鲜血,勉强站稳。他望向琼的身后,一个女孩正站在那里,眼睛里冒出蓝色的火海,扑面而来,放佛要将他吞噬掉,烧个一干二净。

“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瞳力,咳咳咳...,难怪!”老谭在心里嘀咕着,拔腿就走,头也不回。

血族精英欲追逐老谭而去,却被一声柔声细语叫停。

“让他走吧!”

“殿下,真让他就这么走了,他可是把琼给...”谭雅看着琼的落魄样子,揪心重重的说道。

“我没事,只是皮外伤!”

“琼阿姨,虽然无碍,疗伤还是要紧,片可不能耽搁,那我们就此回去。”

雯说完,已转身离开。

老谭捂着胸口,极速飞奔。见身后无人追来,这才放慢了脚步,查看自己的伤口。

他整个胸膛惨不忍睹,衣服莫名少了一大块,能看见胸前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如同被人刺了一剑剜去了大块肉。鲜血趁机汹涌而出,他以原力封住脉络,勉强阻止了流血,为此还可撑住一段时间。

他受伤的地方,可是心脏,而他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说明那蓝色的火焰,把他的心脏彻底摧毁了,结局已定。

老谭并未去思考女孩的身份,弥留之际,允许他做的事情不多。他用衣服遮盖伤口,朝着家的方向平缓走去。

巍邪等了许久,正起身打算去找老谭。

他既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听得见,看到着。村子外响着轰隆隆的战鼓,震的整个土地抖颤,随后鼓声停止,喊杀声隐约传来。带伤的民兵丢掉武器,不顾一切,玩了命似的往西面逃。

这一切现象,说明村子正在经受一场灾难。老谭去干了些什么,还用多想?

看见老谭的影子由逃生的人群中逆流而来,巍邪快步相迎,心里顿时更安分了不少。

“老谭,村子里发生了何事,可是同人发生了战斗?”巍邪隔着十几米大喊。

“小兔崽,少废话。马上给我滚回去收拾东西。”

老谭见到巍邪,一时感触涌上心头,但嘴上还是骂骂咧咧的。

“干嘛?”

“让你少废话!”

老谭走到巍邪跟前,瞪着大眼睛,一脚踢过去,竟被巍邪轻巧的闪开了。

“怎发这么大脾气?我又没得罪你!”巍邪呲牙嘟囔着。

“快去照我说的办,把我的石板拿来。”

“照顾的好好的呢,你不用担心。”巍邪说完,一溜烟跑回去,钻进了老谭的卧室,取出了石板。正当他出门,听得轰隆一声,只见打铁用的火炉冒着滚滚烟尘。老谭被罩在里面,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

“日子不过了吗?这次居然疯的如此厉害,把炉子都给踢翻了?”

巍邪无奈的跑过去,只见老谭弓着后背蹲在地上,用手搬开碎石块,挖开下面的黑石灰,目光急切,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小崽子,你给我记好了,这两样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说着,老谭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出火炉下方灰烬。

平整的地面,赫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长方形的洞。

“一样是石板,这我知道!那么另一样是什么东西?这东西有这么重要?”巍邪怀揣石板,敲了几下。

“少罗嗦,这不就又多了一样?”

老谭掘开黑洞,从中取出一个石盒,将其抱在怀中,移至外面的空地上。

巍邪凑近了瞧,看不出所以然。

石盒可谓是非常普通了,外表被火熏得漆黑,长有一米左右,宽有半个手掌。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个装剑的匣子,大小尺寸,刚好吻合。

果不其然,老谭一掌击碎了石盒,从中显出一把灰头土脸的长剑来。

它比老谭的短剑要长上少许,通体狭长而窄,有点弯曲,跟常见的剑有所不同。剑身蒙上了一层灰,看不出本来面目。它分正背,一端有刃,一端无刃,刃处有反光,看似锋利无力。背部平整,紧随剑刃的流线形,剑面两侧各有平行的浅槽。

与其说这是一把剑,它更像是一把刀,却要比刀更加笔直,介于两者之间,掌握了很好的平衡,是剑中的异类。

剑柄上方是一个形状奇怪的护手,像是张着嘴的某种猛兽。剑舌上雕琢着十字形的纹路,凹凸有质感。

“接着!”老谭将长剑扔回来。解释道:“它的名字叫做“村雨”,当初为你父亲持有,加上你怀中的石板,他只给你留下了这两样东西,而我照顾你这几年,能给你的也就它们了。”

巍邪将剑拿在手中,一脸惊愕。这剑居然跟自己如此的搭配,有所共鸣。

接在手中的一刹那,竟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从剑身转移到巍邪的手中,让他感觉在自己的手上有另外一只大手握着,整个手臂流淌着强大的力量。而且剑的重量、长短、质感无一不与巍邪契合,宛如量身定制,恰似多年失散的老友。

轻轻吹去它身上的落灰,长剑真容方才清晰浮现。在剑面两侧凹槽上下,刻有细细的不规则的花纹,像是裂痕斑驳的碎瓷片,引得人对它的坚韧度产生质疑。

“真是好剑!我父亲留下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才给我?”巍邪情不自禁的说道。

老谭缓缓坐在地上,碎碎念念道:“你懂什么?其实本打算再晚几年才告诉你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你给我听好了。你的父亲是个真正的英雄,力战黑暗种族而不退缩,杀的他们人仰马翻,那叫一个爽啊!不过,他是个固执的人,一直都在寻求一个答案。他为此而离开村子,生死未卜。他把你托付给我照顾,只留下了这石板和长剑,只怕有更深层的含义,这些我也不清楚,你只能自己去发掘了。”

巍邪看了眼左手的石板,又看了眼右手的长剑,顿时手足无措,思绪紊乱。这让他猜,他能猜出什么?

“老谭,既然你已经说了,那就在多说一些吧。”巍邪问道。

老谭不答。

等他抬眼,只看见老谭闭上了眼睛,胸前的衣服裸露开来。一个血窟窿出现在他的眼中。

“老谭?”

巍邪失声大喊,脑子里一片空白。伸手去碰他,老谭的身体则跟一片风烛残年的落叶,无声无息的掉在了地上,平静的躺在了满是血迹的泥土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