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绮梦幻 > 正文
重生,后知后觉
作者:清梦雨夜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18-05-20 12:48:35 全文阅读

本以为这一生是自己掌握着命运,却想不到,是命运掌握着自己。本相信可以凭自己的实力逆天而行,却不想,这一切,只是在命运面前演戏。

华景莜院内,莜樊头部早已留出深红色的血液,这摊分外妖治的血红,让人看了都心感悲凉,筱樊却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个有着天使般面容的少女,正是韩家的嫡女韩莜樊。可虽说是嫡女,却也只是有名无实,父亲本就看她不惯,再加上二房姨娘近些年来在老爷子那里很是得宠,父亲便也由着她折腾,那姨娘心肠恶毒,膝下育有一子,名韩拓离,韩拓离不比韩莜樊出生高贵,却应母亲顾氏而深得父爱。

顾姨娘为了当上正室夫人,不知想出了多少阴险恶毒的计谋,逼得韩莜樊之母克死他乡,为了彻底将这个家族掌握在手心,她常常将韩莜樊弄得体无完肤,而这次,就是由她精心安排的。

她希望这次可以彻底斩草除根,让韩莜樊从这个家族中完全消失,如果成功的话,她相信她和她女儿今后的地位自是大增,想要将韩氏掌握在手,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这个世界不会给弱者任何机会,世界如此,人心亦是如此。

在顾姨娘看来,韩莜樊,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回手之力的人,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并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因为被雷鞭抽打过而向她低头。

本已被打到没有知觉的韩莜樊,慢慢地重新站起来,取之而代的,是极其陌生的王者气息,从前的韩莜樊,即便是被打到皮开肉绽,也绝不会多吭一声,更别提跟她对视了。

顾姨娘似是发现了韩莜樊的不对劲,光看眼神,她就能感受到,这个人,绝对不是韩莜樊!

顾姨娘感受到韩莜樊带给她的压力,手中的长鞭也不在挥动,只是怯怯地问∶“你不是韩莜樊,你到底是谁?”

韩莜樊居高临下地看着顾姨娘,那一刻,她好似地狱修罗一般,只见她慢慢张开嘴,说道:“你还没有知道的资格。”平静的语气,平静的态度,告诉着顾姨娘。

跟你说话,我不屑!

韩莜樊的态度,让顾姨娘瞬间恼怒,长长的鞭子又重新挥动起来,向韩莜樊那里抽去。

这一次,喊莜樊没有像先前一样,只见她徒手抓住了雷鞭,并将内力转化为一股黑气,顺着长鞭劈向持鞭人手中。

顿时,顾姨娘一阵狂喊,酷似一个泼妇,一旁的韩莜樊见了,阴森地笑了笑,道:“顾姨娘,如今,你已被我吸走了一半元气,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樊儿可把持不住下次会抽走您老多少元气呢。”

韩莜樊说得轻描淡写,压根就不把这当成一回事,还有意在她面前提顾姨娘,分明就是再告诉她。

你只是一个妾,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妾!

顾姨娘看着韩莜樊,心下恐惧,却也是怨恨至极。要知道,她当年为了练元气,可是没少吃苦,可如今,这么多年的辛苦居然被这个臭丫头一下子弄去了一半!

“韩莜樊,你虽为嫡女,到底还不是连一个婢女都不如?”顾姨娘虽然对她新生恐惧,可却并不将她放在眼里。

要知道,如若自己真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一切,又将是另一种情形。

韩莜樊看穿了顾姨娘的心思,她也明白如今自己的身份,想要站稳脚跟,必须要将阻碍自己前进道路的绊脚石一一铲除。

可如今还为时过早,因此韩莜樊也没有打算将顾姨娘怎么样。只是在她的记忆里稍稍做了一点改动,让她误认为自己还是那个懦弱无知的废柴。

韩莜樊身居高峰,远远的望向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前一秒的她本早已被奸人一枪杀害,可后一秒竟然来到了这个满是伤痕的世界。

这一世,我不求能获得亲情,只求获得一手遮天的权利。

原主的身体早已与她的灵魂融为一体,原主的记忆也源源不断地涌进自己的脑海,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一切都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

“呵,韩修叶,你虽为我父,可到底还是容我不能,即是如此,也休怪我今后不念父女之情了。”韩莜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越显得她妖艳动人。身上的衣服虽已破旧,可还是抵不住她周身的杀气。

韩家主院内,顾姨娘连同她的女儿韩拓离正在院中同韩老爷谈话,可就在这是,门却被韩莜樊轻轻打开,她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屋内,韩老爷见朝莜樊见了他非但不跪拜行礼,反而将他当做空气一般忽视而过,心里很不是滋味,叫道:“韩莜樊,谁让你这么随便就进来了?出去!”

可韩莜樊却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向里面走去,韩修叶见了,气得将银针从袖口射出,可韩莜樊却轻巧避过,银针射到了房梁上,柱子瞬间被腐蚀。“韩老爷子,素日里你就算看我不悦,这次,也不虚出阴招来治我死地吧!”

韩莜樊两眼有神,让韩修叶也愣了几秒,“逆子!最近我不怎么好好收拾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没好好收拾?韩莜樊冷笑,随口道:“顾姨娘的还不算吗?爹爹,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是个嫡女,你竟让顾姨娘来欺辱我,是有意提醒我自己身份低贱吗?”韩莜樊有意把姨娘和低贱两个词强调出来,望向顾姨娘,只见顾姨娘两手攥紧,面露凶光,而韩修叶则气得牙齿颤动。

他明白韩莜樊是有意要让他套上不仁不义的恶名,让他死于无形之中,好一张巧嘴,好一个毒舌啊!

一旁的韩拓离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说什么,她也只是隐隐觉得这个本连奴才都不如的懦弱,似乎早已换成了另外一种气势,另一种足矣让人臣服与她的气势。

韩莜樊见韩修叶不在发话,便继续向里屋走去,她凭借原主对母亲的记忆而寻到了一个藏在深处的机关。

清梦雨夜
作者的话

初次写东西,有点小紧张,希望大家能支持,么么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