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古战神归来 > 第一卷:麒麟玉佩
第一章:少年孟昊
作者:北宫飞雪  |  字数:7606  |  更新时间:2019-01-30 22:29:58 全文阅读

在一座巍峨的山峰上,浓厚的乌云覆盖了方圆千里的天空,黑暗包裹了这片世界。

云层还在不断加厚下压,沉闷的气氛令人窒息。

一位头戴帝冠,身披血红战袍的中年男子,抬头怒视云层,双眼燃烧着炽热的战意。

此时,血袍男子帝冠碎裂,长发飞舞。浑身鲜血淋漓,孤傲的站在山顶上。

如同一杆刺破苍穹的长枪,锋锐贯通天地。

在雷劫区域的外围空间内,隐藏着八个黑袍蒙面人,似乎互不相识。

从每人体内涌动的浩荡仙威中可以看出,赫然各个都有仙帝修为。

为首之人脸色巨变,低声道:

“此人居然渡过了传说中的黑湮灭世劫,这个时代从没有人渡过此劫。只有在传说中的太古时期,顶尖天才才能经历此劫的考验。真不愧是仙界万年不出的绝世妖孽啊。”

“如果让他恢复伤势,后面一道雷劫根本挡不住他,接下来就是天道赐福,我们没有一点机会。”

略一沉吟,低喝道:

“夜长梦多,避免引来雷劫攻击,先使用威压困住他。动手吧!”

八道黑影一闪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在雷劫外围八个不同方向,悄然组成了八卦锁天大阵。

其实,血衣男子对这些人的行踪了如指掌。

在渡第七劫时,八人就隐匿在雷劫外围空间内。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此刻却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一旦引动雷劫,就无法中断,更不能逃脱雷劫锁定。

几人一直隐而不动,是在等待更好的出手机会。

心中思忖:

“自己在发现这批人时,就已给好友传讯。至今未见赶来,定是途中出了变故。”

“看来,他们的谋划十分缜密,绝不会允许他们赶来支援的。再拖下去,不知是否还有强敌到来,不能再等了!”

血袍男子看似身受重伤,其实只是一些皮外之伤,并未伤到本源。以他仙帝圆满修为,要想恢复伤势,消耗些许仙力便可。

显然,他是想引诱几人出手。

扫过隐匿在四周的八个黑衣人和锁天大阵,抬头看向天空,十几息间,雷云已达几十丈厚。

还在不停的汇聚,劫云中蕴含的恐怖能量,轻易能把这片仙界毁灭。

心中知道,这最后一劫不会那么轻易渡过。

可那又如何?对他血月大帝来说,这世上还没有让他感到恐惧退缩的东西。

他有十足的信心渡过最后一重雷劫。

空前的压力,激起心中无敌的战意。

一声张狂的大笑响起,冲着高空正在酝酿的雷云大喝道:

“哈哈哈!贼老天,来吧!看看你能把本座如何?”

“血月大帝,如你所愿!”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

劫云周围不同方向现出八个黑衣蒙面人,各自释放出恐怖的帝威。

威压涌出,沟连天地,交汇在一起,瞬间激活可怕的八卦锁天大阵,将血月大帝困在阵中。

血月大帝冷眼看着困住自己的锁天大阵,面色凝重。

此阵威力恐怖,但想靠此阵困住自己,还有所欠缺。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动手破阵,势必引来雷劫灭杀。

那时,二者夹击,自己性命堪忧。

凡事没有绝对,危机中也有一线生机,就看自己的运气吧!

冰冷的目光扫过八个黑衣人,沉声喝问:

“几位以仙帝身份,行此宵小之事,不怕道心有瑕,心魔反噬吗?”

“说出幕后指使者,就此退去,我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如何?”

“嘿嘿,血月大帝什么时候说话变得如此客气?既然我等现身,今日你难逃一死。何必多问!”

“交出那物,让你转世轮回!如若不然,定叫你魂飞魄散!”

为首黑衣人冷笑道。

血月大帝心知此事不能善了,再无废话。恐怖的大帝威压狂涌而出,与八卦锁天大阵轰在一起。

口中厉喝:

“回去告诉星月那贱人,想要那物,拿命来换!”

“轰!”

双方气机猛烈交锋,八个黑衣人配合生疏,显然是临时凑到一起前来执行任务,大阵只发挥出八成威力。

几次碰撞后,锁天大阵终是挡不住大帝威压,一声巨响后,撕开一道缝隙。

八人气机受损,闷哼一声,齐齐后退一步。

血月大帝身形一晃,直扑裂缝。

八人脸色苍白,互望一眼,全都露出惊骇的目光。

忽然发现血月大帝要逃,八人各施绝招,轰向裂缝处。

高空劫云翻滚,电闪雷鸣。

一道还在酝酿中的数十丈粗细的黑色劫雷锁定了血月大帝,刺眼的光柱从空中爆射而下。

黑暗被瞬间融化,天地间光芒耀眼。

血月大帝临近裂缝百米时,巨大的危机从空中而来,知是雷劫提前发动。

脸色一厉,生死在此一举!

喷出一口鲜血,施展秘术。速度顿时暴增一倍,瞬间接近裂缝。

眼见就要逃出大阵,裂缝内突然迎面射来八道狂爆帝威。

心中一叹,知道秘术争取的万分之一息机会已失。

被八股帝威一阻,巨大的光柱随后而至,将血月大帝淹没在劫雷中。

“轰!”

耀眼的白光中传出惊天巨响,狂爆的气浪瞬间摧毁大阵。

周围百米内的空间如同玻璃一般破碎,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

八个黑衣人同时惨叫一声,喷出一口心血,精神萎靡,脸色煞白。

气浪中心射出一道白光,没入黑洞不见。

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

“我会回来的!”

......

少年呼的一声,从床上坐起。

内衣被汗水湿透,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小脸煞白。

长吁一口气,平稳惊悸的心情。这是他重生以来,始终伴随着他的梦魇。

每次梦里都要经历八人的围攻,还有自爆肉身的痛苦。

心里知道,自己就是梦中的血月大帝,来自仙界东域。在自己渡九九神劫时,被人偷袭。无奈自爆肉身,真灵抗住爆炸能量,躲入麒麟玉佩中。

不料,却被恐怖的能量伤及本源,陷入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已在一具弃婴体内,被父亲抱在怀中。

前世的记忆只存下这短暂的梦魇。

每次思索前世记忆,都引发头疼欲裂,令人无法忍受,不得不放弃。

虽然自己是父亲从山下捡来的婴儿,但养父母对自己百般疼爱,犹如亲生,给自己取名孟昊。

小时侯,自己伪装的和普通孩子无异,经常假寐,父母至今以为自己不知捡来之事。

四岁时,父亲花重金请来秦皇老师儒家泰斗文天业教授学业。

一晃四年,自己也知道了所在世界叫“离原”大陆。人、妖、巫、鬼四族共存,人族略强。

人族域界又分为修真和世俗两界。

世俗界由三大帝国统领,自己所在地为大秦帝国青州境内青云府辖下清远城内。

父亲孟百万是清远城四大家族之一孟家家主。

四大家族的排位是按照拥有财力的雄厚程度而定,孟家只排在第三位。

最近,父亲一直愁眉不展。

前天偶然路过父亲书房,无意中听到里面传出争吵声。驻足倾听,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孟家主,我家老爷看上你那几间药铺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三日内不让出店铺,小心灭门之祸!”

接着传来父亲恼怒的声音:

“杨管家,我与杨家主几十年的交情,有什么想法,让他自己来谈!”

孟昊知道,那几间药铺,是孟家财富积累的主要来源。

杨家在清远城四大家族中排名第一,按理说也不敢如此欺辱孟家。

关键是杨家主的大儿子杨宇是清远城城主,手中握有上千的城卫军,谁敢招惹?

俨然就是清远城的土皇帝,平日里飞扬跋扈,欺压他人惯了,怎会把孟家放在眼里?

猛然想起,过了今夜就是杨管家所说的三日期限的最后一天。

坏了!别是今晚就要动手吧?

看看天色,已是午夜子时。

正在孟昊胡思乱想时,突然,院落里响起数声惨叫。

凄厉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令人不寒而栗。

孟浩心中一颤,暗道:

“果然提前动手了!”

“嘭!”

一声巨响,房门被巨力撞开。

一个手持钢刀的黑衣大汉闯进屋中,手中刀光一闪,携带着疾风直奔孟昊面门。

八岁的孟昊心中毫无畏惧,心知此刀不是自己所能抵挡。

虽然跟随文师学习四年,儒家并非修真门派,以易算、符篆、等趋吉避凶驱邪捉鬼为主业。

对这等江湖仇杀,也无能为力。

暗叹一声,自己侥幸重生,还未杀回仙界,就要憋屈的死在这里。

命运何等捉弄人,居然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既然避免不了死亡,又何必重生!

罢了,人生如梦,梦里梦外都是客;此刻梦醒,又是新梦的开始。

双眼微闭,等候死神的降临。

就在刀光临近面门几寸时,锋利的刀气刺的孟昊额头生痛。

一息过后,并未感到刀身撕裂身体的痛楚。

睁开双眼,不知何时,文师站在自己身前,两根手指夹着刀锋,微微一抖,

“咔嚓!”

一声脆响,在孟昊惊异的目光中,长刀断为两截。

大汉面露惊恐,向后倒退三步,才稳住身形。

只听文师低喝一声:

“滚!”

大汉如遇大赦,转身仓皇逃走。

孟昊急忙拉住文师衣角,恳求道:

“师傅,快救救我父母,他们不会武功啊!”

文师略一点头,一股巨力将孟昊托起,转眼消失在房中。

瞬间巨力消失,孟昊发现自己站在上房的大厅内。

耳中传来父亲的怒吼声:

“杨总管,你们强取豪夺,还想杀人灭口,不怕大秦律法吗?”

文天业一进大厅,就被一道强横的精神力锁定,眉头微皱,放出精神力搜寻。

“嘿嘿,大秦律法?还管不到清远城内,清远城施行的是杨家律法。你有今日,都怪你不识时务,怨不得别人,动手!”

孟昊见父母被几个黑衣人按在地上,旁边一个黑衣人抽出手中钢刀,直奔父亲而去。

一时间,怒火腾起,目眦欲裂。飞速冲向手持钢刀的黑衣人。

怒吼着:

“放开我父母!”

黑衣人转身看向飞扑而来的孟昊,一摆手中钢刀,狞笑一声:

“小崽子!老子先送你走!”

说罢,迎着飞奔而来的孟昊,挥出手中的屠刀。

眼见孟昊就要命丧刀下,孟百万夫妇发出凄厉的嘶吼:

“放过我儿子!求求你们了,杨管家,要什么都拿走...”

“住手!你杨家想造反吗?”

随着一声怒喝,人影一闪,孟昊已被来人抱在怀中,间不容发的脱离刀光范围。

文天业放下孟昊,一挥大袖,凭空刮起一股凶猛的劲风,将持刀黑衣人和按着孟昊父母的几人震飞。

孟昊扑向父母,将母亲从地上扶起。看着脸色惨白,伤痕累累的双亲,双目喷火,怒视着周围众多满脸惊骇的黑衣人。

咬牙说道:

“杨家,只要我孟昊不死,今日之仇,日后必要你们加倍奉还!”

稚嫩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内响起,似凭空滚过一道惊雷,令众黑衣人心头一颤。

“嘿嘿!小崽子,还想着日后报仇呢?做梦吧!杨爷我今日斩草除根!”

人群中走出一个黑衣中年人,嘲讽的目光盯着孟昊,阴狠的说道。

“看来你们杨家是真没把大秦皇帝放在眼里啊!”

文天业闪身挡在孟昊身前。

“呵呵,知道秦皇老师文大先生在此,小老儿恭候多时,我们比划比划如何?”

人群中走出一个长着两撇鼠须的瘦小老者,一双小眼中,精光爆闪,盯着文天业阴笑道。

文天业一见此人现身,已知方才用精神力锁定自己的就是此人。瞳孔收缩,盯着老者拢在大袖中的双手,面色凝重:

“想不到世俗界两个小家族之间的争斗,竟引来修真界一流势力唐家堡的参与。”

“毒蜈蚣难道不知修士不得参与世俗界凡人之间争斗的规矩吗? 还是说,你毒蜈蚣有挑衅修真界诸家超级门派的实力?”

“嘿嘿,文老鬼,不要拿大帽子压我。杨宇乃我女婿,我来此纯属个人行为,与唐家堡无关。这并未违反修真界规定。”

“倒是你文老鬼,冒然插手两家争斗,何苦来哉,不如就此退去。否则,今日就要试试小老儿的千毒万幻手能否顶住你大乾坤符的威力。”

文天业脸色难看,心知自己不是老者的对手。看着孟昊一家绝望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篆,眼睛盯着瘦小老者。

“毒蜈蚣,我手里的符篆想必你也认识,想玉石俱焚,你就动手试试。我保证,杨家不出三日灭门,你也逃不过大秦供奉的追杀。否则,收起刀剑,咱们谈谈?”

瘦小老者死死盯着符篆,脸色凝重。

小眼睛转了转,收回目光,哈哈大笑:

“文大先生开口,面子是一定要给的,说说你的条件吧。”

说罢,一挥手,众黑衣人收起武器,退出大厅。

只剩下老者与杨管家两人。

杨管家凑近老者,刚要说话,老者凌厉的目光盯来,只好讪讪的默立一旁。

“今日杨家惊动唐长老,如果让诸位空手而回,恐怕你唐长老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你看这样如何?三天内孟家离开清远城,一应财产暂归杨家保管。二十年内杨家不得追杀孟家之人,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徒儿自会了结这段因果。”

杨管家上前一步,低喝道:

“不行!今天,孟家人必须死!”

文天业轻蔑的看着杨管家,一脸嫌弃的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杨管家满脸通红,刚要反唇相讥,耳边响起一声怒喝:

“滚一边去!”

瘦小老者瞪了杨管家一眼,转身哈哈大笑:

“文老鬼,你就这么相信你这徒弟?还是问问他自己吧。”

说着,一双小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孟昊。

想要找出此子有何过人之处,能令文老鬼如此自信。

孟昊看着瑟瑟发抖的父母,苍老的脸上满是悲愤,灰白的头发似乎又白了很多。

移开目光,看着文师,语气坚决的道:

“不用二十年,我孟昊在此发下天道誓言。”

举起右手,庄重的说道:

“苍天作证,十年后的今天,我要让今夜带给孟家灾难的人血债血偿!如违此誓,人神共弃,天道不容!”

话音刚落,天空中滚过一道雷声,众人心中大惊。

此誓已记录在天道之中,到时必要应验。

不是今夜这些杨家人得到报应,就是孟昊灰飞湮灭。

文天业心中一叹:

“这孩子有些心急了。”

瘦小老者心中一喜,收回目光,盯着文天业,郑重的道:

“希望文老鬼说话算话,否则,即便被大秦供奉追杀,我也要先杀了孟家三口。”

说罢,一挥手,带着众黑衣人离去。

“毒蜈蚣,约束好杨家人,如果孟家出事,可别怪我不遵守约定。”

身后传来文天业的声音。

瘦小老者身体一颤,头也不回的离开孟家。

刚走出孟家,杨管家凑过来问道:

“唐爷为何放过他们?须知放虎归山,必成大患呀!”

瘦小老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即,脸现怒容道:

“蠢货!以后说话过过脑子,文老鬼手中拿着儒家至宝万里传音符。就你刚才那几句话,传到秦皇耳中,会给杨家招来灭门之祸。”

冷哼一声,继续道:

“那三个凡人也算老虎?吹口气灭他数次,何足为虑!”

众人转眼消失在夜色中。

孟府大厅内,文天业看着脸色苍白的孟百万夫妇。

叹息一声,歉意道:

“我不是那老者的对手,未能保住孟家财产,不知离开清远城,可有落脚之地?”

孟家主连忙道谢:

“今日多亏先生仗义出手救我一家性命,天亮后我们就回祖地张家庄,那里还有几间祖宅和百亩良田,度日无忧。”

文天业转眼看向满脸怒气的孟昊道:

“我与昊儿说几句话,你们先休息吧。”

孟昊跟着文天业来到书房,文天业转身看着孟昊,温声道:

“是不感到很憋闷?很愤怒?很想得到强大的力量,手刃仇人,发泄心中的怒气?”

孟昊使劲点头,眼中冒着仇恨的怒火。

文天业淡淡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弱肉强食,道理永远掌握在强者手中。要想报仇,就要先学会隐忍,当你具有覆灭唐家堡的实力时,再谈报仇吧。”

说完,眼神看着孟昊的变化,发现孟昊的怒火已经消失。

惊讶一闪而过,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道:

“将我教你的符篆画给我看。”

孟昊连忙坐到书案前,铺上符纸,开始画符。

半个时辰后,将画好的两张符篆递给文师。

文天业看着上面的符篆不住的点头,当看到第二张符篆时,眉头时皱时缓。

微微向符纸注入一丝文气,文气顺着线条游走,所过之处,线条尽皆亮起。

随着文气走过所有的线条返回,整个符纸上的线条全部散发着明亮的光芒。

线条越来越亮,仿佛具有生命,脱离符纸,悬浮在空中。

渐渐变大,当直径达到一米时,方才停止膨胀,静静地悬浮在身前,散发着淡淡的威能。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灵秀,竟将隔空刻符,改画在符纸上,克服了临阵刻符的弊端。”

文天业朝着符纹张开五指,掌心射出一道光束,吸引着空中符文向掌心飞来。

符文逐渐缩小,光芒却越来越亮,刹那间,化为一个耀眼的光点,消失在手心。

低头略一沉思,双手相握,不停地捻动,掌心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随着捻动的速度加快,掌心散发的光芒也越来越强,口中不停地念着咒语。

少顷,双目一瞪,脸色微微涨红,暴喝一声:

“万物归原,成!”

摊开双手,掌心出现一块温润的玉佩,散发着淡淡的莹光,观察良久,满意的点点头。

从怀里拿出一条古迹斑斑的链子,穿过玉佩,制成一条项链。伸手挂在孟昊的脖子上,项链顿时隐入体内不见。

“这是为师送你的礼物,此项链自带隐匿动能,能护住你的心脉,阻止阴邪侵蚀。将我教你的古圣经、圣人篇章、易算数、背诵讲解一遍。”

说罢,文天业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

心中叹道:

“我这弟子,不是早夭之相。可惜我修为有限,只能帮你护住心脉,解除不了你身上的隐患。希望日后早遇高人,帮你化解吧,几年内应该伤及不到性命。”

孟昊眉头不皱,朗朗背诵起来,每篇背诵完毕,按照自己的理解解读一遍。

大约过了顿饭功夫,孟昊将功课背诵解读完毕,文天业满意的点头。

“我们儒家一派,讲究的是心有正义,才能培养出高深的文气。”

“想要有成,首先要学会做人。身正、心正、才能气正。”

“我观你文气已入门,以后注意养身、养心、养气。”

“琴棋书画,你的功底都很扎实,日后要勤加练习。”

孟昊不住的点头。

待文天业说完,抬头问道:

“师傅,修真的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你不问,我也打算把修炼的常识详细给你讲一下。”

“我们凡俗界,把修炼分为练气(养气),蕴气、蜕凡、后天四个境界。据说,进入修真界的修真门派,可以修到种道(先天)境界,先天境界是世俗叫法。”

“达到此境界后,能飞天遁地,不是凡俗界的武道所能抗衡的。炼气期分为九阶,蕴气期以后,每期只分初、中、后、巅峰、圆满五个等阶。”

“四个境界中,最重要的是炼气期,这期间主要是为以后修炼打好根基,直接影响以后修炼的成就高低。炼气期的气海开辟到多大,在先天期之前,即便晋级也不会再增大。”

“炼气期是吸纳灵气开辟和扩张气海的期间,也是凝练体内灵气,蜕变为罡气的时期。蕴气期是将体内罡气凝练到极致,产生罡芒后,通过天地煞气洗礼,被煞气同化,蜕变为煞气进入蜕凡期。此时,人体潜能得到开发,寿命开始延长。”

“蜕凡期是凝练体内煞气,由于煞气属阴,凝练到极致,蜕变为先天阴炁,进阶为后天期。后天期凝练体内先天阴炁到极致,阴极阳生,产生一丝先天阳炁。”

“ 吸纳天地之阳,培养阳炁,当达到体内阴阳平衡时,进行相容,生成先天紫气。也就是种道期修士所说的体内真元。据说紫气生成,凡体蜕变成道体,体内凝出道种,踏入种道期(先天)。”

“为师现在还没修出一丝先天阳炁,以后如何,也是道听途说。”

说完,文天业哈哈大笑,伸手揉了揉孟昊的头顶。

不舍地道:

“可惜,为师除了儒道功法外,没有其他修炼法门。儒道并非修真界门派,不能帮你实现十年之约。你也听说魔祖分魂转世,大劫将至的传言。一定要尽快把修为提上来,才能在大劫中保全性命。”

“你所刻画的一级纸符,只能克制一些低级的野鬼邪祟,对活人没有一点作用,不能作为保命手段使用。后年又到各派招收弟子时期,可惜,最低年岭要求十三岁以上,你年龄不到,只好参加十三岁那年的考核。”

“也好,这几年好好修炼为师教你的功法,打好根基。”

“本想过几天再走,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已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你我师徒暂且别过吧。”

说完,老者身形模糊,消失不见。

孟昊大惊,急声喊道:

“师傅,别走。徒儿舍不得你!”

耳边传来师傅的声音:

“傻徒儿,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缘我们再聚。

谨记:踏青莫救人,

端阳宜远行;

仇人身边卧,

日久自现形。

欲知身家事;

踏步江湖中。

切记!切记!书桌上有一封信,代我送给你的父亲。”

片刻后,孟家主接过孟昊递上的文师书信,回房急忙打开观看,只见龙飞凤舞的几个字映入眼帘。

“佣金就免了,活人不使死人钱!”

孟家主两眼发呆,双手一抖,信件掉落地上。

吃完晚饭,孟昊劝慰父母几句。孟家主夫妇见儿子如此懂事,怒气消减不少。

孟昊习惯性地来到书房,看着往日里坐着文师身影的藤椅,再没有那熟悉慈祥的面容。

心中涌起一股酸楚,这是自己重生八年来,第一次感到难过。

走过去坐在藤椅上,双眼迷离,回想着八年来脑海里时常出现的画面。

那八个黑衣仙帝是谁?

星月贱人又是谁?

心中暗暗发誓:

“早晚有一天,我会回到仙界,星月,还有那八个黑衣人,等着迎接我的怒火吧!杨家,也配做我的仇人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