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远赴泗城

更新时间:2018-05-17 00:50:25字数:4127

许井村所在的那片山林早已换上了绿衣,而山间奔跑的动物们也是络绎不绝。太阳也火辣起来,这是盛夏的太阳。山下的许井村此时家家户户都没有人,他们都在为村子里那位热情,大方的猎户吊丧。对这位打猎本领数一数二的老人,他们心里只有感激和尊敬,现在却多了几分怀念和伤痛。

  在村子前面的小山坡上,一个新翻的墓地里正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位老人,他是凌岩。

  “小云,人都是要死的,你不要这么难过。”

  “是啊,小云,爷爷也不想看到你这样。”虎子娘抱着凌云,轻轻抚摸着凌云的后背。脸上的泪水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手上。

  凌云依在虎子娘怀里,内心剧烈的颤抖着。凌岩生前的场景还在他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轮回着,眼里的泪水已经哭干了,现在是每个毛孔在流泪。

  “唉!”墓前哀痛的氛围冲散了泥土带来的清香,每个村民都了解凌云的身世,他们不明白上天为何要这样折磨一个孩子。如果可以,他们愿意为凌云承受这一切,他们不忍看到那个依偎在虎子娘怀里抽搐的小身躯遭受如此大的打击。

  晚上在大娘吃过饭后,凌云回到了自己家中。大娘想要陪着他,却被拒绝了。他呆若木鸡似的坐在床边,油灯下那张苍白的脸憔悴不堪,原本精明闪亮的眼神也变得呆滞,消瘦的样子此刻更是脆弱无比。所有的过去,都化作了历历在目的细节,浮现在凌云的眼前。那些回忆仿佛触手可得,但却永远都无法再度拥有了。

  在凌云知道凌岩时日无多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痛,反而天天高兴地围着凌岩转。凌云是个懂事理的孩子,他希望凌岩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能安下心来,别再为自己担心。凌岩为他这个毫无血缘的孙子担心了十一年,而他能做的便是让凌岩安心的走。圆实的小手里紧紧握着一枚玉佩,那是凌岩给他的,并要凌云好好保管。凌岩告诉他这玉佩是凌云父母生前留下来的,做工不算精美,也没有什么雕饰,普普通通的一块玉璧。凌云不知道为何凌岩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给他,想来是怕凌云丢了。玉佩在哪儿都是贵重的物品,更何况还有着如此深刻的意义。

  到了丑时,凌云依旧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总觉得爷爷还睡在他身边。突然,他感到脖子有什么硌着他。他翻了翻炕,发现床下正压着一本书,那是秦仲阳送他的。看着这本书凌云眼睛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当自己跟爷爷谈论什么是修士时,爷爷表现得很不开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忽地,凌云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词语。

  修士。

  对!修士!

  凌云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急忙翻开书,那焦急的神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就是这个了!”

  “书上介绍说修士到了一定境界时,即便有人死去,也可以凝聚他的灵魂,起死回生!”

  “就是起死回生!我要让爷爷活过来!"他欣喜若狂地看着书中的话,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神采,他知道书里不会骗他,怀揣着一丝希望再度躺了下去,嘴角噙满了笑意。

  凌云知道现在是盛夏,快要到村民去城里的时候。而书中说在那些大的地方就会有修士的存在,他要去修道,就要找到那些有修士的地方。即便凌岩对他谈论修道的事非常抗拒,但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未升起,凌云便跑到村长家门口。

  “卫伯伯,卫伯伯。”凌云急迫地敲着门。

  “来了,来了。”村长的声音在院里响起,声音低沉,想来是刚起床。

  “小云?怎么这么早找大伯啊,有什么事啊?”村长揉了揉睡眼,打了个呵欠,他没想到凌云会来找他。

  “卫伯伯,村子里还要多久去泗城啊?”凌云满怀期待地问道,一夜未合眼加上过度的悲伤却依旧挡不住他脸上洋溢的红光。

  “还有两天呢,你想要什么啊,大伯给你带。”

  村长望着容光焕发的凌云,心中不禁松了口气;看来凌岩的死并未让他一蹶不振。只是这一大早跑来问的问题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太好了!”

  凌云紧握双手,抬头看着村长,激动地说道:“能带上我吗?我要去泗城修道,做一名修士,等我强大了我就能复活爷爷!”

  “什么?”

  村长被凌云的一番话吓得不轻,惺忪的睡眼顿时瞪得溜圆。修道,修士都是传说中的事物,是否存在还没有定论,他都不知道这世上还能不能找到修道者的身影,现在凌云却要去修道,简直是天方夜谭!

  “修士就是那种能飞的人,他们会……”凌云耐心地解释道。

  “不行!”村长打断了凌云的话,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在他眼里,凌云只是个孩子,还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他不忍心让凌云一个人在外,更何况还是要追求修道这种虚无缥缈的事物。再加上外面的世界残酷无比,若这孩子在外不幸身陨,让他如何向凌岩交代?

  “为什么?”凌云一脸的失望,疑惑地问道。

  “路途遥远,你身子不行,走不了那么远。”

  “没事,为了爷爷我可以坚持下来!”

  凌云倔强地看着村长,脸上的坚毅果断让他一怔,一时间他竟不忍心再拒绝这孩子了。但转念一想就又压住了那份不忍,他蹲下身子,静静地解释给他听。

  听村长的解释,凌云渐渐了解到村长的态度以及当初爷爷不高兴的原因了,可是他心里对复活凌岩的执着又怎能割弃?他需要另想一个办法跑出山村。

  凌云带着不甘的神情离开了村长家,一路上都在想着出村的事。忽然他抬起头看见秦仲阳跟村中几位叔伯正往山林的方向去,神情一动,大喊道:“秦二叔,你快来!”

  秦仲阳听到凌云的声音,便不解的向他走去,笑道:“怎么了?小云。”

  凌云一言不语,低着头便拉着秦仲阳往村长家里跑。

  “小云,你要带我去哪儿啊?”秦仲阳边跑边追问道。

  “马上您就知道了。”

  “卫伯伯,快出来!”凌云将秦仲阳带到村长家门口,冲院子里喊道。

  村长笑脸盈盈地走出来,以为凌云还未死心,正要想着怎么劝阻他时,却看到秦仲阳也站在门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不安的猜测。

  “卫伯伯,我知道秦大伯、秦三叔、秦四叔都在泗城,我让秦二叔跟我一起去,让他跟他们说一下,我就能住在他们家了。”凌云一扫颓势,在村长家门口欢呼雀跃着,嘴角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村长脸上苦意连连,这孩子似乎比他想象中要聪明。

  他看了看既惊讶又疑惑的秦仲阳,此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搓了搓手,道:

  “这……”

  “我这就回去收拾收拾!”

  凌云如脱兔一般跑回家中,只留下村长和秦仲阳二人,在风中面面相觑。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尽管村长劳费心力地劝说,可凌云对凌岩的那份执着却始终未变。他了解这孩子,活泼听话是他的外表,可内心则要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凌岩刚刚过世,这些天凌云悲痛欲绝的样子他是看在眼里的,现在好不容易地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他实在不忍将这份希望也破灭,只能祈祷凌云以后能安然无恙。

  凌云坐在推车上,望着许井村的方向,刚刚从凌岩过世的悲痛中挣扎出来,此刻却又双眼通红。他忘不了村口虎子娘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忘不了虎子抱着他爹不愿松手的样子;也忘不了每一位村民眼中的那份不舍。他坚定地相信,他能复活爷爷,同样也能复活每一位步入迟暮的村民们!

  从村子出发,翻过村旁的那座大山,便是一片草原。草原上能依稀看见不少牧民正赶着牛羊,他们四处为家,牛羊到哪儿,他们家便在哪儿。

  赶了一天的路,凌云在推车上模模糊糊地睡着了,按照村长的估计,明天下午便能抵达目的地了,凌云离他的修道梦又近了一步。

  泗城。

  如果说村里每逢过年过节是凌云见过最热闹的场景,那泗城百姓的平常生活每天都会是过年。凌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城池究竟是什么样?他感觉自己的两双眼已经不够用了,惊奇地望着这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泗城。

  村长让村民们自己去换取物品,自己和秦仲阳则带着凌云去找秦家三兄弟了。一路上村长不停地跟凌云介绍,看着凌云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十分不舍。

  秦家三兄弟开的酒馆在一个小角落里,酒馆不大,却很干净。一阵寒暄过后,秦家三兄弟便知道秦仲阳的来意。

  “没问题,你把凌云交给我,我一定会让他觉得自己还在山村里一样!”秦家老大秦伯阳拍拍凌云脑袋,笑道。

  听得秦伯阳这么说,村长二人悬着的心也放了下了,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没人照顾凌云,现在有了三位叔伯就可以放心了。

  第二天,村长便带着村民们他踏上了返途。

  凌云在秦伯阳口中得知,修士在泗城里不多,要想修道则要去宿庭学院。宿庭学院是两百年一位叫宿庭的修士创办的,学院曾在泗城有着绝对的统治权,可随着宿庭的坐化,学院慢慢没落了。今天的宿庭学院被泗城城主府所掌控,渐渐演化成城主府选拔和训练人才的地方,只是学院的模式还未曾更改。秦伯阳告诉他,学院每年九月才会招纳新生,现在已是盛夏,让他安心等待。

  在这“漫长”等待中,凌云了解到,泗城跟许井村一样,隶属于东言月的最西边,周边大大小小的村子部落,都只能在这儿换取生活用品。泗城东部则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山脉,据说里面有很多灵兽和珍宝。

  从小在山村长大的凌云,好奇地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不时地抬起头,他很好奇,怎么看不到会飞的修士。

  枯燥。

  不过,盛夏的泗城每晚都会很热闹,在这热闹中凌云终于等来了宿庭学院的开学季。

  宿庭学院坐落在泗城的南边,学院大小约莫两个许井村。每年的招生季都是学院最热闹的时候,除了泗城里的人家,还有很多周边村子部落里的孩子。

  秦伯阳早早地带着凌云排好队,交了一百金币的学费,又办理些手续,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酒馆事务繁多,他陪不了凌云多久。凌云带着行李,在带路学生的带领下找到了西边的宿舍。

  宿舍是二层的楼房,共有四排,全是供新生居住,等到来年,便换到别处,凌云的宿舍是最后一排最后一间。宿舍很小,却是要住四个人。不过凌云倒是并未在意,他在意就只有自己何时能修道。简单将宿舍收拾了一下,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等着别人的到来。可是他等到晌午时分都见不到一个人进来,反而隔壁的人都满了。凌云很是奇怪,不过也未多想,关上门,往食堂的方向去了。

  根据规定,新生报道的下午就必须要到道场集会。导师便是在道场传授道法和心得。而对真正格斗的技能则是在学院东边的修炼场。

  凌云吃过饭便直接去了道场,根据学长们的指认很快就找到了位置。

  道场是在一个巨大的建筑中,最里面有个一米高的道台,道台后面的墙壁上苍劲地写着一个“道”字;道台中央放着一个蒲团,想来是导师坐的地方;而道台下则是学道者们所坐的地方,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百来个蒲团。凌云在中间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生们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不一会道场便坐满了人。道场顿时变得热闹起来,每个人都带着好奇的眼神四处张望着,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就在这时,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出现在了道台上,热闹非凡的道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数百双眼睛齐齐地望着这位老人。

  老人看着这些纯净无邪的眼神,温和而高亢的说道:

  “孩子们,欢迎来到宿庭!”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冰花之狱》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冰花之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三章 远赴泗城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冰花之狱”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