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至道红尘 > 正文
第一节浪荡子对酌幽人客,石雀楼百饮得仙缘
作者:纪老怪  |  字数:2524  |  更新时间:2018-05-14 18:46:01 全文阅读

经年忧独往,小轩窗,涂椒房,画意浓情、伊人怜孤蔷,常恨相逢时别日,迟迟相思,金樽雨落,谁忆赠帕香。

  神州历史,上不可追,只有些许民谣可做辨别,正所谓,天地初生有神州,三古互分成中域。

  在这方土地上各种神奇之事接连发生,这也才引出了后面这段故事。

  中域大地自古人道大兴,历任统治之人皆是凡人,至此时已然经历了十八大皇朝,一万八千年的岁月了。

  当然这也只是有史可查的,至于那些中古,远古的事情则早已经不可考究了。

  而当事时,正值大靖朝仁宗皇帝初登大位,其母赵氏文姬监国。说起来这大靖朝方才开国三世,原本应该是朝气蓬勃的时候,可是谁知道却因为赵氏掌权擅杀皇族,导致功勋旧老的不满,一时间天下大乱,内乱频仍,其中最严重的便是刚刚被平定下来的八王之乱。

  七年前,三月初八,时任征北大将军的安南郡公的李斯起兵谋反,一纸檄文,传搅天下,所有不满赵氏专权的皇亲故旧们,纷纷起兵,竟成了星火燎原之势,朝廷为平内乱,不惜向西域蛮族借兵,致使天下大乱。

  一时间,各种英雄人物纷纷登场,名将大帅,如汗牛充栋,不可计数。可是若要说在这八王之乱里,天下间最令人瞩目的,则是区区一介文人。

  而这个文人,正是当年替李斯书写讨伐檄文的军师祭酒季秋,此人出生于大靖开国公晋国公府,乃是国公季桓的三子。

  说实话,这季秋并不是此时才名扬天下,在八王之乱之前,他便已经算是臭名远扬了!

  要知道此时大靖开国尚且只经历了三世,国内好武之气甚浓。而晋国公又是天下闻名的军神,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想来这位季秋公子都应该是子承父业,从军征战,以全家族之名。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出生在武将世家的季秋,自幼却是好文,对武艺不屑一顾,就连兵法也只是观其大略,不求甚解。

  整日里在京城,浪荡不堪,寻花问柳,一向以风流才子自居,正可谓是飞鹰斗马,斗鸡斗狗,全然是一副纨绔子弟的作风。年幼时,甚至因为争风吃醋与当时还是太子却即将继位的高宗皇帝,在京城内最大的青馆醉花楼里大打出手。也正因为此事,素有才名的季秋在高宗皇帝及位之后,始终不得重用,庸庸碌碌的足足过了有十年之久。不过好在高宗皇帝命寿不长,满打满算也就才做了七年的皇帝,便驾鹤西去。

  而在仁宗皇帝继位之后,与两位兄长急急忙忙的去投效新皇帝不同,季秋则选择了远走东南,投效在自己童年时的至交好友李斯的麾下,只不过,即使是自己当年的好友,也只是看上了他的才名,只给了区区军师祭酒的官职,随即便置诸一旁。只是在造反时需要书写檄文的时候,这才想起了他。

  当然也正是这篇檄文,为季秋真正赢得了天下闻名的才名。

  而在李斯刚刚起兵的时候,正所谓是势如破竹,几乎要打到了司隶州去。一时间竟然形成了席卷天下的大势。

  不过,志得意满的李斯却下了一步昏招,自认为大势已定的他,居然在武洲宣布继承大统,自号武皇帝,这下子,原本尚且还可以戮力同心的李氏宗族皇族们,便一下子离心离德了,而素有军神之称的晋国公季桓的复用,更是令本就已经陷入危机的的八王叛军雪上加霜。

  因此,这场当年看似将要席卷天下的叛乱,也不过是持续了区区八年之久。不过经此一役之后,刚刚开国还尚在初生之期的大靖却因此国力大伤,再加上四周边患频荏,天下间竟有了一副民不聊生的残酷景象,正所谓是千里无鸡鸣,十里遍白骨。

  当然,至于其后仁宗皇帝是如何清除外戚,中兴大靖,攘除边患的则是另一番故事,亦都是后话了,此文暂且不表。

  而在八王被平息之后,作为军师祭酒的季秋,也因此朝廷通缉的要犯,只能躲在了南境之地的钟山里。平时活动的范围最多也就是钟山脚下的几个不大的小城。

  雨下的颇大,如银珠玉屑般纷落而下,冲擦着官道上的青石路面。一匹快马飞驰过条条街道。

  健壮的马蹄溅起了不少泥水。

  而骑在马上的则是一位黑衣着身的年轻人,宽大的袍子隐住了身形,不知是男是女。

  “驾!”黑衣人双腿用力一夹,示意胯下的骏马加快速度。

  果然,这是一匹极通人性的宝驹。原本就已经十分迅捷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四周的景物飞速后退,在恍惚间给人了一种飞行的错觉。

  也不过是片刻,马儿已经奔出了二十余丈。

  街道上只有熙熙攘攘的几家店铺,略显着一丝莫须有的荒凉。

  只跑了一会,奔驰的马匹放缓了速度。

  目的地可能要到了。

  马儿停在了城南的一幢华美的建筑旁,俨然是座不小的酒楼。

  石雀楼!

  黑衣人缰绳紧扯,并没有停留,直接跳下了马背。

  大厅里冷冷清清的没有多少客人。

  只是在四面坐着几桌。

  柜台边是无精打采的掌柜的,有些困倦的打着哈欠。

  “掌柜的,仙儿姑娘还在唱吗?”

  黑袍褪去,露出的是一位年轻的公子,面容清俊,身形消瘦。两撇修剪的颇为精致的小胡子,再加上眼神里面的沧桑,到是真有几分风尘浪子的感觉。

  “啊!是季公子呀!仙儿昨日被人赎走了了,做了个有钱人的小妾,那有个新姑娘,叫梦离。”

  掌柜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公子,抬手指向了四五丈外的一帘纱帐。显然,这位季公子是这里的常客。

  “仙儿嫁人了?那就让梦离姑娘来首《虞美人》吧!只是不知道她能有仙儿几分的水准!”

  名为季的公子随手扔给了掌柜的二十两的打赏,眼底里却闪过了莫名的怀念。

  “好好好,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您还是只听这一首曲啊!”掌柜的连应了三声好,絮絮叨叨的退下了,语气中满是怀念。

  换个熟悉的人来到此地,一眼便会认出这位季公子便是被朝廷通缉了多年的季秋。

  “你今日怎么迟到了!季秋!”

  看着走进酒楼的季公子,坐在大厅深处的老者淡声说道,手中的折扇一开一合的抖动。

  “让长者久候,实在是抱歉,我的错,我的错!”

  黑袍尽数褪去,季秋清俊的面容带着些许愧疚,也许是多日宿醉的原因,此时的眼中还泛着红气。

  “我有些忘了时日了,不知我俩在这石雀楼里喝了多久了!”

  那位老者仿佛并不在意季秋的迟到,而刚才的询问也不过是闲聊,此时看到季秋坐下,便举起酒杯,有些醉意朦胧的询问道。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潆回。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沈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琴声四散,古筝的曲调婉若天音般直冲耳道。

  在不远处的纱帐里,传出了阵阵歌声,语气轻柔,別有一番滋味。

  “时日吗?让我想想!”

  季秋倒是被这个问题勾起了兴趣,颇有些认真的思索了起来,顿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自从那日与先生相识于山中,并且相约来这石雀楼喝酒,到今日正好是第一百天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